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六章 万剑帮
    青元殿,这是万剑门的主峰大殿的名字。

    同时这也是掌教平时处理门派各项事务和修炼的地方,此时的偌大青元殿内正有一个手脚粗大,身材异常宽阔的中年男子端坐在椅子上,在他的身后一副人物画像栩栩如生,画的是一位腰挂葫芦,背着一把长剑的年轻人,这人便是万剑门的创始人逍遥剑仙。

    这中年男子便是现任的万剑门掌教李元吉,一身修为已经到了结丹后期的巅峰,眼中时不时有银色的光芒闪动,让人望而生畏。

    此时的李元吉正把玩着手里的一块洁白的玉佩,这玉佩通体洁白,上面刻了一把迷你的小剑,正是万剑门弟子人人都有的本命玉牌。

    “五年后的狩猎场试炼该如何是好?现如今门派内的精英弟子稀缺无比,到时候如何与其他门派较量?如果派一些内门弟子过去,恐怕只是送死而已,毕竟狩猎场试炼是没法控制的。”李元吉的眉宇间有着一抹忧虑之色。

    “掌教,新晋弟子张墨带到。”一声带着恭敬和畏惧的声音响起,张墨已经被这位冷漠的师兄带到了青元殿。

    “好了,你先退下吧。”李元吉收敛心情一挥手说道。

    “是,掌教!”那名师兄领命离开。

    张墨将头低下不敢直视李元吉,对方身上的气势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把头抬起来吧,我听说你是闯了开启了恶鬼缠身的迷魂阵进来的,让我看看你的灵根。”李元吉语气缓和的说道。

    张墨也不敢违抗,伸出手递给李元吉。

    一双宽大而细腻的手轻轻的掐住自己的手腕,张墨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好像被扒光了一样,毫无隐私可言,这种感觉仅仅一闪就过,片刻之后李元吉收回了大手。

    张墨并不知道的是每一位入门的弟子都必须经过掌教的探查,不但是最终确定灵根,而且还是为了防止一些宵小和魔道中人混入其中。

    李元吉沉吟了一声对张墨说道:“你的神识比一般人强,可能这是你能闯过迷魂阵的原因吧,只可惜灵根不怎么好,不过只要你努力,一定会有所成就的!”

    “谢掌教夸奖。”张墨小声的应道。

    李元吉也不再多说,伸手一指张墨的额头,牵引出一丝张墨的气息之后迅速的将这道气息打入玉佩之内,一个玄奥的符文闪烁之后,本命玉牌便炼制成了。

    “希望以后你能让万剑门名震吴国!”李元吉十分诚恳的说道。

    这让张墨心中升起一丝激动,不过这激动也仅仅一瞬间而已。李元吉只不过例行公事的话而已,估计每个新进弟子都会听到同样的话。想通这些张墨的心里也没有了太过激动,只是脸上却表现出一副要为门派肝脑涂地的模样。

    “好吧,你先下去吧,记住要好好修炼,莫要丢了万剑门的名头。”李元吉一挥手说道。

    “是,掌教。”张墨转身离开。

    张墨离开之后,李元吉的脸上显出一抹疑惑自言自语道:“我怎么感觉他好像没有中迷魂术?算了这大概是错觉吧,他只是个寻常的普通人而已。”

    每一个弟子在进门时都会受到掌教的迷魂术洗礼,这是为了在新晋弟子当中灌注门派的重要性,当然也仅仅是在心底种下一个潜意识而已。

    不过最让人惊讶的是李元吉竟然没发现张墨拥有炼气期一层的实力,而把他当做还没修炼的普通人,这才是最让人震惊的事情。

    张墨一出青元殿就立即暗松了一口气,刚才面对李元吉时,他差点就崩溃了,因为他不但要隐藏自己的实力,同时还要对抗对方的迷魂术,好在他的神识强大,修炼的无名仙诀也神奇无比,竟然瞒过了拥有结丹后期修为的李元吉。

    三日后,张墨出现在吴国的扬州的富阳县,吴国本来就是一个水系繁多的国家,这扬州更是河流繁多,其中最主要的一条河流贯穿扬州,是人工开凿的运河,叫做扬州河。

    万剑门在此控制的势力叫做万剑帮,同时还有一些世家大族。

    此时的富阳县城中一片歌舞升平,万剑帮所在的一处阁楼内一片香艳,四面环坐着的都是一些跺一跺脚就能让富阳县城震一震的人物。

    坐在正对门口主位上的是一名身穿青色长袍,背上一把长剑的老者,此时的他正一脸无奈的任由一名衣衫半透明的女子在身上游蹭。

    在他的左边是一个脸上胡须如钢针般竖立的魁梧大汉,这人便是万剑帮的帮主雷豹,一身的外家功夫已经练到极致,浑身刀枪不入,一双大力金刚掌更是凶猛无比,不知有多少人饮恨在他的掌下。

    此时的雷豹正一手一个抱着,左啃右亲不亦乐乎,不过若是细细观察下却能发现他的目光始终在对面的人上打转。

    和雷豹相对而坐着的是一位身穿士子服,头戴纶巾的细瘦男子,此人的眼睛又细又长,看面相便是精通算计之人,正是万剑帮的智囊吴永。

    吴永的眼睛也若有若无的瞥向雷豹,两人的视线对视了一番之后又迅速的离开了。

    其余下面的人都是一些万剑帮的重要角色,因为出身帮派,所以他们根本也没有太多的讲究,一个个早就探入姑娘的怀里肆意的探索,整个酒宴一片靡靡之音。

    “雷帮主,今日是老朽交差回去的日子,帮主能为老朽举办如此盛宴实在是让老朽感激不尽。”首座上的老者开口对雷豹说道,“不过老朽不胜酒力,还请帮主见谅。”

    老者的话虽然说的比较漂亮,不过并没有一丝商量的语气在里面,反而带着一些命令的味道在其中。

    雷豹的脸上闪过一丝怒色,不过随即又恢复了正常,接着一把推开身边的女人端起酒杯笑着对老者说道:“裘兄在此多年对我等照顾有加,今日离别之际,还请裘兄尚我几分薄面,让我敬裘兄一杯。”

    老者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不过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心情也大好,当下也不再计较,板着脸说道:“那便如此,喝完这杯酒我就先回去了。”

    雷豹也不多说,直接一口就干掉了杯中的酒,然后眼巴巴的看着裘姓老者。

    裘姓老者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就喝了下去。

    眼见裘姓老者将酒喝下,雷豹顿时露出一抹兴奋之色,他和一旁的吴永对视一眼,一同点了点头。

    裘姓老者喝完酒之后起身就想离开,谁知道突然两腿发软直接跪倒在地。

    一股黑气涌上裘姓老者的面颊,到了这个时候他自然也明白是雷豹他们在酒里面动了手脚。

    不过修仙者体质强悍,一般的**是不能起作用的。

    裘姓老者立即稳下心神,盘膝而坐,开始催动体内灵气来驱除在体内肆意游走的毒。

    只是裘姓老者虽然在俗世呆了一段时间,却忘记了一个道理,想要杀他的雷豹会放任他逼出体内的毒液么?

    只听得雷豹一声闷哼,手掌顿时变得一片金黄,正是金刚掌催动到极致的表现,雷豹直接将手掌印向裘姓老者的胸膛。

    另一边,吴永的手一抖,一把精钢打造的扇子直接割向裘姓老者的身体。

    碰!呛!

    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响起。

    雷豹和吴永的脸色都有些发白,因为吴永的精钢扇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而雷豹则感觉自己好像打在了一堵结实无比的砖墙上,不过虽然他们两人伤不了已经将身体淬炼的十分结实的裘姓老者,可是裘姓老者被这样一打岔,心神一晃下,毒气瞬间升至他的面孔上面。

    “这里的人都得死!”

    裘姓老者怒喝一声,喷射出一口乌黑的鲜血之后,立即不过身体的情况直接催动背后的长剑想要将场的人全部斩杀。

    若是真让裘姓老者催动背后的长剑,这大厅内的所有人恐怕都会人头落地性命不保,不过就在这时,一股香风扑向裘姓老者,随即裘姓老者便捂着眼睛倒在地上哀嚎。

    原本已经祭出离体的长剑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最后一刻竟然是原先一直在裘姓老者身上磨蹭的女子拔下自己的发簪刺入了裘姓老者的眼睛,直接给了裘姓老者致命一击。

    没多久,裘姓老者便没了声响,同时他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融,并且冒出一阵阵的黑气。

    此时的雷豹和吴永后背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们之前一直都做了充分的准备,可是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修仙者的实力,差点就被全部干掉了。

    “哈哈,死了,他已经死了!”雷豹忽然狂笑道:“我们万剑帮终于可以摆脱他们了,吴永你速速安排帮中的兄弟开始收拾细软我们准备离开。”

    雷豹没有发现的是吴永的眼中闪过一丝讥讽,同时周围的万剑帮的帮众都开始向吴永的身后靠拢。

    就在雷豹发现不妥的时候,一声有些青涩的声音响起:“请问这里是万剑帮总堂么?”

    顿时所有人的眼光都被吸引到门口,一个身穿青色长袍,面上带有稚气,看上去忠厚老实,腰间挂着一个储物袋的少年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少年正是前来接替裘姓老者的张墨,吴永在看到张墨身上的长袍上绣着的玄铁小剑时,眼中闪过一抹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