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十四章 纯阳之力
    啊!

    张墨终于忍不住痛呼一声,身体就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此时的张墨浑身赤红,整个人冒着一阵阵白雾。

    他只觉得自己好像要被由内到外烧着了一般,之前服用的那些辅助药材竟然完全没有效果了。

    其实原本的朱果本来也不会出现这种问题,关键是之前七彩毒蟒在吞服朱果时,它的血液染到了剩余的朱果上面,并且渗透到朱果内,而张墨毫不知情的状态下就吞服了渗了七彩毒蟒鲜血的朱果。

    朱果掺杂了七彩毒蟒的鲜血,这加了料的朱果又岂会如此简单?

    张墨双眼通红,整个人已经失去控制的在地面上翻滚。

    无意中张墨翻滚到朱果藤条附近,张墨的手臂在挥舞中被朱果的藤条缠住,瞬间,张墨整个人都被墨绿色的朱果藤条缠的结结实实。

    体表传来一股阴凉的气息,顿时让燥热无比的张墨清醒了几分,在看到是缠在自己身上的朱果藤条起的作用以后,病急乱投医的张墨直接张嘴开始嚼食朱果藤条。

    在吞食了几口朱果藤条以后,张墨立即察觉到丹田内升起一股阴凉的气息开始缓解全身的炽热。

    有用!张墨歪打正着,心中大喜,立即开始吞食朱果藤条。

    只要体内的那股热流开始肆虐,张墨就张口吞食藤条,如此往复之后,仅仅几个时辰过去,体内的那股热流就彻底被张墨吸收了。

    这时夜色已深,张墨的体表开始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光芒,这光芒看上去有些微弱,不过却带着一丝阳刚之气,正是吸收了朱果之后产生的纯阳之力。

    这纯阳之力天生可以克制阴邪秽物和一切魔道功法,当然前提是对方的实力和自己相当或者只比自己高出些许方可,若是对方的实力超出太多,克制的效果就不怎么明显了。

    只是张墨在感受到体表的纯阳之力之后脸上阴晴不定,似乎在做着什么决定。

    犹豫了片刻,张墨直接抓起朱果藤条扯下剩余的一颗朱果直接塞进嘴里一口吞下。

    马上,朱果化为一团灼热的气流在张墨的体内肆虐,而已经有方法压制的张墨不慌不忙的开始吞嚼朱果藤条,用以压制体内的朱果药力。

    就这样,循环往复,张墨竟然将七彩毒蟒留下来的朱果吞服一空。

    墨绿色的朱果藤条也被服食的只剩下一截根部,此时已经是破晓之时,正是天色正黑的时分,同时周围枉死的那么多人残留的怨念凝聚,落凤坡内一片鬼哭狼嚎之声。

    而张墨却如一盏灯塔般耀眼,整个人散发着如阳光般的光芒,他的体表已经有一层看上去有些刺眼的光芒,在这光芒照耀下,落凤坡内的那些怨念全部消融。

    太阳从地面升起,张墨终于将体内的朱果全部消化掉。

    张墨伸手一指,顿时一道光芒刺向地面。

    扑哧!

    那血红色的石子被张墨的那道光芒刺中,立即浮现一个孔洞,孔洞的周围还散发着丝丝的白烟,显然张墨激射出的这道光芒温度不低。

    纯阳之体!张墨心情有些激动的看着地面的那颗被击穿的石子,他冒险吞服所有朱果之后得到的竟然是传闻中的纯阳之力外放,这是体内纯阳之力达到顶峰的征兆。

    一般只有阳年阳月阳日阳时阳分出生的人才拥有此种天赋,这种人一出生就拥有旁人无法企及的纯阳之体,成年后若是有人教导,便可利用自身的纯阳之力外放对敌,一般的人因为拥有的纯阳之力不够是无法做到纯阳之力外放的,他们只能在体表形成一层护罩而已。

    拥有巅峰纯阳之体的人可以将体内的纯阳之力外放,就如张墨一般,而且这纯阳之力不但对魔道中人有极大的克制作用,即使是正道中人也会被其所伤。

    欣喜过后,收了外放的纯阳之力,张墨这才收敛心情,准备离开。

    不过在清晨的阳光下,张墨忽然被一道七彩的光芒晃道眼睛,循着七彩光芒看去,张墨赫然发现在前方有一片血迹和一批大若手掌的七彩鳞片,这七彩的光芒正是阳光照射下,这些鳞片反射之后形成的。

    这七彩鳞片便是七彩毒蟒身上掉落的,虽然数量不多,不过胜在足够大,若是拼起来,炼制一套贴身护甲还是可以的。

    张墨立即上前将所有的鳞片收集起来塞进储物袋,这才匆匆离去。

    就在张墨离开之后不久,落凤坡再次迎来了一群人,这群人身穿制式盔甲,一个个面容严肃,腰挎宝刀,背着铁胎弓,一言不发的在落凤坡内行进。

    “将军,没有活口,全部死了,看手法这里有修仙者和灵**战的痕迹。”一名身材魁梧的人对着一个身材细瘦的人禀告道。

    “孙付……的尸体找到了么?”被称作将军的人迟疑了一下问道。

    “找到了。”

    “抬过来看看。”

    身材细瘦的将军蓦然转身,露出一张和孙付几分相似的脸庞,他的眼中闪着一丝悲伤,不过很快就按捺下去,他的脸上有几道伤疤,两鬓斑白,身上有一股军人独有的气势。

    在底下人抬着孙付的尸体来到这身材细瘦将军的面前时,他的手还是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哎,除了孙付的尸体,其余的都就地掩埋吧。”身材瘦弱的将军暗叹了一口气道。

    万剑帮,我定要去问个清楚!身材瘦弱的将军自言自语道。

    而此行最大获利者张墨此时已经回到了万剑帮,不过张墨并没有说什么,雷豹也很明智的选择了不问。

    回到密室的张墨有些犯难了,炼制盔甲可是炼器师才能做的事情,他虽然能炼符却不会炼器,想要弄一套称心如意的贴身盔甲还得找一个炼器师。

    而富阳县这种小地方显然是不会有的,只能去郡以上的地区才行。

    太远的地方张墨不想去,所以统领富阳县的武陵郡正是合适的地方。

    张墨想到就做,第二日便向雷豹要了盘缠直接去武陵郡,他对雷豹说有事要去武陵郡一趟,没有说具体的事情。

    张墨没想到的是他这样一去,反倒躲过了一劫。

    因为在他走的第三日,万剑帮就被一群人控制住了。

    雷豹有些惊恐的看着坐在主位上的一名细瘦男子,这男子身穿儒袍,身上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正是先前在落凤坡将孙付带回来的那名将军。

    “孙强!你竟然回来了!”雷豹有些失声叫道,他依稀记得当年孙付未当上家主时,孙家有一个性格暴戾,能力不弱的竞争者孙强。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孙付忽然当上了家主,而孙强就此不知所踪。

    “你竟然还记得我?”孙强有些意外的看着雷豹道:“也罢,这次我也不想惹麻烦,你告诉我在你们万剑帮的那个小子去哪儿了,我就放过你们。”

    雷豹面露难色的说道:“将军知道我们万剑帮是谁人庇佑的么?”

    孙强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翳,笑道:“你当我不知你们这些门派都是那些修仙者控制的么?不过即使这样,哪有如何,我可不惧他们。”

    听到孙强的话之后雷豹脸色大变,心中思量再三,还是叹了一口气道:“若是如此,我也不能告知将军,若是等那人回来,知道我所做之事,恐怕我也没有活路了。”

    雷豹也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此时说出张墨下落能获得一时平安,可是若是张墨回来后知道他出卖他,相信张墨也不会放过他。

    况且雷豹觉得孙强说不怕修仙者的话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他并不觉得孙强能斗得过张墨。

    孙强脸色一沉,一拍手说道:“若是你不顾忌你家里人的性命,大可拒绝我的提议,当一条忠诚的好狗。”

    雷豹一看到自己的老婆孩子都被孙强底下的士兵按住,顿时睚呲欲裂的吼道:“孙强你身为朝廷将领竟然做出此等下作之事,真是枉为将军!”

    孙强蓦然起身,身上的气势一散,同时伸手就掐住了雷豹的脖子,把脸凑到雷豹的面色说道:“想我孙强在边疆对敌,杀人无数,我只知道赢了就能活下去就有钱能花,有妞可睡,可是死了什么都没有,别再罗嗦了,我的耐心有限!”

    “他去了武陵郡!”雷豹面若死灰的喊道。

    “武陵郡!?”孙强的瞳孔一缩,一松手放开了雷豹,有限忌惮的重复道。“武陵郡的郡守是道门的李一峰,这家伙可是个疯子,我身为儒门的人去他的地盘抓人,恐怕会有麻烦。”

    雷豹听到孙强的话有些云里雾里,道门和儒门乃是大秦国最为厉害的修仙门派之一,和他们并列的便是佛门。

    佛、道、儒三足鼎立,控制着整个大秦国的军队、地方官员和信仰。

    表面上三家都和和气气,其实暗地里争斗不休,三家都为了各自的利益明争暗斗,伤亡颇多。

    而张墨因为所在的门派万剑门不过是一个没落的小门派,再加上前一世张墨是一个不出世的散修,所以对于掌控大秦国的这三个势力,张墨并不是十分清楚。

    孙强思虑再三后,立即将脸松下,笑吟吟的对雷豹说道:“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刚刚惊魂未定雷豹暗叫不好,可是眼下的这种情况也由不得他做主,只能乖乖的认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