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十五章 拼船
    扬州是大秦国的水之州,水系发达,从富阳县到武陵郡,张墨选择了水路这条大家都习以为常的方式。

    此时的他自然不知在富阳县正有个陷阱等着他,不过在坐船的方面,张墨遇到了一点麻烦。

    “我出三倍的价格让他下船!”一个嚣张跋扈的声音响起。

    张墨本不想多事,不过奈何富阳县到武陵郡的船家就剩下一艘了。

    原本已经谈好价格包下船只的张墨却被一个嚣张跋扈的年轻人给拦住了,这年轻人穿着一件棕色的纱衣,看上去像极了和尚的袈裟,不过他的头发却没有剃掉,而且看模样也不像是个出家修行的和尚。

    不过这也不足为奇,大秦国很多人都会在一些大寺院挂个俗家弟子当当,出家人虽然号称出家修行,不过既然还在大秦国的范围内就难免有各种的人情和压力,所以很多大寺院的俗家弟子里就鱼龙混杂,这也是佛门高层无奈的地方。

    张墨只是冷冷的看着对方不说话,同时眼中白光微闪,瞬间就看透了对方的实力:同为练气三层。

    不过张墨此时已经收敛了气息,以对方练气三层的实力自然是看不出张墨的实力,只当张墨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凡是有个先来后到,这位客官莫要让小老儿为难。”船老大哭丧着脸说道,“要不,两位拼个船吧,船钱我一分不加,就照之前小哥的价格来。”

    原本嚣张跋扈的年轻人原本想拒绝,可是犹豫了一会儿便答应道:“好,你快点开船就好,莫要误了我的大事!”

    既然对方答应了,张墨也不想节外生枝,当下也点头答应。

    幸亏船只够大,两个人坐也不显得拥挤,只不过两人谁也不想理会谁。

    张墨干脆闭上眼睛不去理会对方,对方虽然不爽张墨的态度,不过一想到他后面要办的事情,脸上竟然浮现出一抹笑容不再说话了。

    咯吱!咯吱!

    船老大慢悠悠的摇晃着船桨,小船便驶出码头,开始往武陵郡的方向漂去。

    因为是小船,所以大约要耗费一天的时间。

    张墨抬头看着小船的棚顶,心里想道:万剑门走的是剑修之道,剑修一开始占便宜,金丹期之前恐怕同阶罕有敌手,不过若是到了金丹期,大家都有本命法宝,那么剑修的优势就不明显了,这也是万剑门衰落的最主要原因吧,不过我现在不用考虑这么多,只须将剑诀修炼起来就好,只是这万剑诀倒有些门道,竟然想到万剑归宗的法子,只是实现起来颇有难度。

    一想到万剑诀,张墨便闭眼内视丹田,在他的丹田内有两样东西,一样是绿豆般大小的乳白色气旋,而另一样则是一把虚幻模糊的迷你小剑,只是这小剑极细小,看上去犹如一根头发丝般粗细。

    在丹田内凝聚剑灵,万剑诀大成之后,可齐发万道灵剑,张墨不由的感慨万千。

    旁人都以为万剑门靠的是剑,可是张墨在修炼了万剑心法和万剑诀之后才知道,万剑门依靠的是深厚的法力和丹田内凝聚出的剑灵。

    这剑灵会随着张墨的实力增长而增强,初时可能只能剑气外露,到后来便能剑气离体,最后甚至能斩山断河,甚至破碎虚空都有可能。

    当然达到最后境界的就只有传说中创立万剑门的那位师祖逍遥侯,此人原本是一位侯爷,后来因缘际会下走上修仙之路,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不但开宗立派自创绝学,甚至传闻他已经飞升神界,拥有神位了。

    不过飞升神界的事情谁也不能肯定,毕竟要想知道真相就只能飞升神界,而一旦飞升神界,就不能再回来,那样即使知道了也无法回来说道。

    张墨自然不会多想,眼前他最主要的还是默默的依靠一些丹药提升实力,然后再弄几套像样的法器。

    落凤坡的事情过后,张墨迫切的想弄点保命的东西,只是奈何手里没有足够的灵石,只能一步步来,先去弄点药材,炼制点丹药或者固本培元液之类的东西卖掉换取灵石,然后再去采购一些上等的法器,这也是他这一次要去武陵郡的真正目的。

    而这一次张墨想要卖的就是洗髓丹的简配版洗髓液,虽然没有洗髓丹那样霸道的效果,不过胜在药性温和,而且效果也不是特别差,最主要是配置的药材珍贵,完全是一些常见之物。

    之前的张墨一直没想着这么快就去炼制丹药,毕竟他不想这么早就暴露自己的炼丹天赋,不过现在看来,形势逼人啊。

    天色微黑,船老大挂了一盏灯在船头依旧在河水中前行。

    不过坐在张墨对面的年轻人此时却动了,只见他伸手往外一点,顿时一抹亮光从他的指尖升起,闪烁了三次,停歇一次,再闪烁三次,停一次,三遍之后,年轻人才停手。

    张墨的脸色微变,暗叫不好,看来对方似乎要和什么人接头的模样,而看对方的模样,张墨并不觉得对方在接头完之后会放过自己和船老大。

    不等张墨反应过来,水里忽然传来一声响动。

    片刻之后,船上就多了一个身材妖娆的少女,少女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曲线玲珑剔透,最主要的是脸上带着一丝魅惑的神情,眼神更是闪着丝丝媚惑,一头秀发正湿哒哒的滴水,她刚才是从水里出来的。

    张墨在少女出现时手中法决一捏正想动手,在天眼术看到少女只有练气一层的实力时便又放松了开来。

    那穿纱衣的年轻人很明显的咽了一口唾沫,眼中满是贪婪的欲望,然后才收回眼光问道:“东西带来了么?”

    少女看了一眼旁边的张墨,皱眉道:“怎么还有外人?”

    穿纱衣的年轻人嘿然一笑道:“你先给我看看那东西再说,不要多事。”

    少女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从腰间接下一个用防水布包着的盒子。

    一见这盒子,穿纱衣的年轻人就有些激动,同时他的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杀机。

    一直没吭声的张墨原本想动手,不过在看到少女拿出来的东西之后又停顿了一下,他想看看,这盒子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夜色渐黑,船老大将船锚抛下,准备休息一晚,不过他很自觉的没有进船舱内,只是坐在船头抽旱烟,浑然不知船舱内多了一个人。

    少女打开层层油布,露出一个黝黑的木盒子,在打开木盒的瞬间,少女忽然用手遮住木盒对穿纱衣的年轻人说道:“我要的东西呢?”

    穿纱衣的年轻人嘿然一笑,从怀里摸出一根灰色的树根递过去说道:“这是你要的锁阳,定能解阴邪之毒。”

    张墨的眉头一跳,心中不以为然,若说效果,锁阳定然不如朱果,只是现如今朱果稀少,所以才用锁阳代替罢了。

    “现在该把你的东西给我检查一下了。”穿纱衣的年轻人见少女检验完之后,伸手说道。

    少女将锁阳用油布包好然后系在腰间,这才将木盒子打开。

    一阵光亮随即从木盒中升起,张墨只觉得眼中闪过一丝乌光,在木盒的当中竟然盛着一颗龙眼般大小的黑珍珠。

    如此大的黑珍珠当真是稀罕之物,而且张墨还注意到黑珍珠上泛着丝丝黑气,明显还有其他的奥秘在其中。

    穿纱衣的年轻人有些激动的拿过盒子,伸出手指捏起黑珍珠,在眼前打量了一番,这才略微动容的称赞道:“黑贝妖珠,三百年成型,一旦成型必然会有异动,啧啧,你的运气真是不错,能得到这样的宝物,只可惜……。”

    听到这话,少女有些愕然的看着穿纱衣的年轻人问道:“可惜什么?”

    “可惜,你就要死了!”穿纱衣的年轻人目中闪过一丝狠戾,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袭金光亮起,赫然是一根降魔杵。

    这降魔杵一出现就冒着金光,散发着一股让人不可侵犯的气势,直接朝少女的额头上砸去。

    不过穿纱衣的年轻人法力似乎有些欠缺,降魔杵上的金光有些不稳。

    张墨此时也顾不得一旁的少女,在穿纱衣的年轻人祭出降魔杵时,张墨就暗中叫苦,这年轻人明显又是一个仙二代或者大门派大家族的重要子弟,否则不可能有这样的装备。

    只是张墨也知道,这穿纱衣的年轻人明显就是私自外出的样子,所以这会儿只要做的干净,也有可能瞒过去。

    于是张墨在降魔杵出现的一瞬间,直接施展了移形换影到了穿纱衣的年轻人身旁。

    “你也是修仙者!”穿纱衣的年轻人惊声尖叫道。

    张墨面无表情的手捏手印,同时向穿纱衣的年轻人胸口一指,一道拇指粗的冰柱直刺纱衣年轻人的胸口。

    做完这一切之后,张墨并没有停歇,手印再次变化,法力倾泻而出,一道酒杯口粗细的身形模糊的火蛇出现直扑向纱衣年轻人的头颅。

    叮!

    那冰柱首先刺中纱衣年轻人,只不过发出一声金玉相接的声响,冰柱赫然断裂开来,散落在船上,显然纱衣年轻人身上的衣服是一件不错的防御法器。

    不过随后而来的火蛇却直接吞噬了纱衣年轻人的头颅,这纱衣年轻人猝不及防下,整个头颅化为飞灰。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纱衣年轻人就只剩下一具无头的尸体扑到在船内。

    原本纱衣年轻人拥有数件威力不错的法器,即使再不济也能顶上一会,绝不会如此轻易被灭杀,他吃亏的就在一开始没有看出张墨是修仙者,后来张墨施展的又是修仙者所摒弃的身法,被张墨一近身就慌张了,这也是这家伙临战经验不足的缘故。

    就在纱衣年轻人死去的一刻,武陵郡的一座宅子里的大堂,一块玉佩随之裂开,在大堂内的一个须发皆白穿着棕色纱衣的老者顿时睁开眼睛,露出道道精光,怒道:“谁竟然敢杀我们顾家的人!我定要将他抽经扒皮,挫骨扬灰!”

    言毕,纱衣老者伸手一指那块已经碎掉的玉佩,在法力灌注下,竟然在玉佩的上方显出一副虚拟的地图出来,然后在地图的一条河流上突然闪现出一个红点,红点闪过之后,这一副虚拟地图立即消散无影。

    虽然虚拟地图和红点出现时间不长,不过纱衣老者却已经全部记下,当下便叫来家主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