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二十三章 拍卖会
    在张墨离开三清拍卖行之后,没多久,武陵郡中有名有姓的修仙者和四大家族分别收到了一个三清拍卖行的拍卖清单,其中便有了张墨的洗髓液。

    玄武大道上,一座明黄色的建筑傲然挺立,正是四大家族的顾家。

    顾家的家主一脸恼怒的看着一群身穿黑色劲装的子弟喝骂道:“你们这么多人过去,连个线索都没有!真是没用的废物!”

    一干顾家子弟噤若寒暄,没有一个敢出声的。

    “去把那条河上的所有船夫都集中起来盘问,一个都不能落下!”顾家家主神色俱厉的说道。

    “是!”那些顾家子弟立即如释重负的领命离去。

    哎!顾家家主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若不是死的那个是有望进入护国寺的族中子弟,镇守族中的老祖也不会如此在意。

    而这个担子只能由他这个家主承担,老祖虽然震怒,却不会为了追凶的事情忙碌。

    “家主,这是三清拍卖行送来的下次拍卖物清单。”身材臃肿的管家拿着一份金光灿灿的单子走了进来。

    顾家家主伸手接过清单,手中灵力输入,金色的清单顿时焕发出一阵金色的亮光,随即上面便浮现出一样样东西,有法器、丹药、功法……一应俱全。

    每一样东西都有底价和介绍,用途和效果都写的明明白白。

    咦!

    顾家家主忽然轻呀了一声,一旁的老管家顿时上前问道:“怎么了家主?”

    “你来看看这个。”顾家家主指着清单的末尾上说道:“这东西虽然对一些已经在修炼的修仙者没有用,可是却是培养后辈的好东西,恐怕一些小门派和我们的老朋友也会抢着要。”

    老管家扫了一眼末尾的那样东西,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字:洗髓液,底价一千九百九十九块下品灵石,功用,洗经易髓,可供初入修仙大道的普通人洗经易髓,剔除体内杂质,效果堪比洗髓丹,却无洗髓丹的副作用。

    这三清拍卖行竟然直接把底价从一千五提升到一千九,当真是坐地起价。

    “这东西家主可要拿下来,这对日后顾家的发展可是很有用处的。”老管家看完之后说道。

    顾家家主手指轻弹一下清单道:“嘿嘿,全部拿下怎么可能,别忘了这武陵郡是谁掌控的?即使是陆家也不能独吞,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四家平分的时候陆家多拿一些罢了。”

    就在顾家家主接到清单以后,鲁家、虞家和陆家的家主也同时收到拍卖清单,他们都同样收到了清单,当然所有的家主也都注意到了清单末尾的洗髓液。

    其中看似和道门关系最为牢靠的陆家家主自然是信心满满,而鲁家家主和虞家家主则和顾家家主一样,颇感无奈,他们知道在最后平分时,恐怕陆家又会趁机多要一些。

    这一日,三清拍卖行门口人来人往,所有人的腰间都挂着一块令牌,令牌的颜色却各有不同,大部分是黑色的和张墨收到的那块一样,一小部分是铜质的黄色令牌,偶尔有一两个银色令牌,不过已经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原来这三清拍卖行所发的令牌暗藏玄机,黑铁令牌最为普遍同时也是最不值钱的,不过即使是这样,寻常散修和其他门派弟子想要进入三清拍卖行也需要在三清拍卖行消费满一万下品灵石方可得到一块黑铁令牌。

    而黄铜令牌则是需要消费满十万下品灵石才能获得,至于白银令牌则是需要认证,必须有三清拍卖行的大掌柜认可才能发放,而传说中的黄金令牌在武陵郡根本没有出现过,甚至有人说三清拍卖行根本就没有黄金令牌,黄金令牌只不过是一个噱头而已。

    而三清拍卖行如此煞费苦心的弄出这样的等级,无非是想要给那些可靠的大买家一些超越普通买家的享受,令牌等级越高,能享受到的东西也越多,白银令牌已经可以免去所有的佣金,否则你在三清拍卖行买东西也要被抽取一成的佣金。

    在看到诸多人都挂着黑铁令牌走进三清拍卖行之后,张墨也准备将储物袋中的黑铁令牌拿出来,之前他一直躲在金不换的客栈内苦修,只可惜收效不大,虽然无名仙诀的修炼速度奇快,可是也不能一步登天,所以现在的张墨在琢磨以丹药来提升实力的法子。

    只不过他打算在赴韩馨之约后才考虑丹药的事情,而且想要炼丹,他还需要一个上好的丹炉,另外药材也是十分的重要,前一世张墨在深山潜修,虽然药材的质量上乘,年份够足,可是却不够齐全,而在武陵郡中,只要你有灵石,什么样年份的药材都能买到。

    “闪开,闪开!”一个十分粗暴的声音响起,一辆华丽的马车横冲直撞的从大道上冲向三清拍卖行的门口,声音正是马车上的车夫发出的。

    所谓狗仗人势,有时候狗腿子比主人更嚣张,即使如此。

    莫要小看车夫,马车的车夫便是最贴近主人的小人物,若是你要见一个大人物而又没有熟人引荐,那么你可以试试去找大人物的车夫,没准就能见到那个大人物了。

    马车的车夫此时浑然不顾张墨还呆立在街道中,竟然想直接冲撞过去,若是张墨是一个普通人的话,恐怕这一撞就会直接要了他的小命。

    只是张墨不是。

    车夫刚刚露出一丝狞笑时,面前那个穿着普通,看上去颇为忠厚老实的少年竟然突兀的消失在原地。

    车夫有些惊讶的揉了揉眼睛,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马车忽然失去平衡直接往前一倾,整个马车斜着砸在地上,车夫被马车的冲击力震的生疼,摔在地上直接吐了一口鲜血。

    车夫刚回过神就看到拉马车的大宛马已经睁着眼睛躺在他的面前,顿时吓得往后一退。

    张墨有些恼怒的看着车夫,刚才若是换一个普通人来肯定避不过去,幸好他用移形换影及时避开,同时出手直接击毙了拉马车的大宛马,给了车夫一点教训。

    “你的身手不错。”一个声音淡淡的响起,张墨看到马车上走下一个两鬓斑白的中年人,这中年人一下马车就拿锐利的眼神盯着张墨看,仿佛要将张墨整个人看透了一般。

    这种如剑刺般的眼神让张墨心中骇然,不过他也知道对方肯定是用某种神念秘法在刺探自己,当下也将自己的神念固守不让分毫。

    而在一旁吓的有些丢魂的车夫则完全被中年人无视了,看来是有其主必有其仆,这主仆二人都是无情冷漠之人,车夫漠视他人性命在大街上肆意驱使马车,而他的主人则无视自己仆人的伤势。

    “阁下的马车似乎有些不受控制啊。”张墨感受到中年人的目光之后并没有在意,中年人那两道如剑光般的眼神在寻常人看来可能压力很大,会有一种被刺穿的错觉,不过依仗着神念比寻常人强一倍的张墨自然不可能中招。

    “嗯,有些门道,不过少年人还是收敛点好,否则很容易半途夭折。”中年人见张墨轻松应对自己的神念秘法,顿时心中有些惊讶,一时间拿不准张墨的底细,只好带着一丝威胁的说道。

    “多谢阁下教导,不过我想年轻人还有夭折的机会,年纪大了,恐怕连机会都没有了。”张墨反击道。

    中年人的眉头浮现一抹煞气,在武陵郡有多久没人和他这样说话了?这个看上去仅仅十几岁的少年竟然敢如此嚣张?

    中年人倒是有些忘记了,是他的马车先冲撞了张墨,现在他倒反过来认为张墨嚣张了,真是反咬一口的典范。

    “哟呵,陆兄你的马车怎么散架了?”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在一旁响起,随即一个身材魁梧穿着一层黑色纱衣的人出现在张墨和中年人面前。

    张墨一看到穿黑色纱衣的人就眉头微跳,这武陵郡中只有顾家的人才会如此。

    来的正是顾家家主,而之前两鬓斑白的中年人正是四家中实力最强的陆家家主。

    陆家家主一见顾家家主出现,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没好气的一甩衣袖就转身离开了。

    张墨自然也不想在原地多呆,从储物袋中拿出黑铁令牌就匆匆走进了三清拍卖行。

    “有趣,陆家的家主竟然被一个半大的小孩子折了威风,若是在其他地方,恐怕这小屁孩会被他直接弄死吧,不过在这里,他可不敢这样做。”顾家家主颇为兴奋的说道,陆家家主受挫,对他来说就是好事。

    “这里是怎么回事!”一声带有震慑性的声音响起,一个身穿道袍,头上盘着发髻,手中握着一根拂尘的中年道士出现在门口,其他人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的。

    “郡守大人来了。”顾家家主一看到这道士立即上前施礼问好。

    这道士竟然是武陵郡的郡守李修远,道号一清,一身修为已经是金丹初期巅峰。

    他怎么会来这里?顾家家主有些惊讶的在心中暗道,往常三清拍卖行拍卖什么东西都不会惊动这位郡守,难道是为了洗髓液?

    一想到这里,顾家家主的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嗯,顾家的小子,你们顾家的那个老秃子呢?”李修远颇为随意的问道。

    他虽然看上去只有四十岁左右,实际年龄却有几百岁了,因为驻颜有术,这才看上去不显苍老,所以他称呼顾家家主为小子也不算过分。

    顾家家主的嘴角抽动一下,敢叫他家老祖为老秃子的恐怕就只有这个郡守了,不过他却不敢有所不满,反而更加恭敬的回答道:“老祖身体尚好,现在都在灵堂静养。”

    “老秃子本来有机会……哎,可惜了。”李修远欲言又止的说道,“你找人收拾一下,门口是脸面!”

    “是。”顾家家主毕恭毕敬的答应道,只是李修远已经化为一阵清风消失在原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