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二十七章 地图和鬼眼菩提
    在去落魄男子家里的路上,张墨得知了他的名字叫葛标,他和他的妻子都是散修。

    葛标的家离坊市不远,在降下法器之后,张墨便跟着火烧屁股一般的葛标进了他家里。

    修仙者讲究缘分,张墨觉得自己和葛标有缘分,所以自然而然就想着出手帮忙,不然的话他是不会有闲心去帮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毕竟这世道上有一部分人喜欢的是恩将仇报,你救了他,并不一定会获得感激,反而迎来对方的獠牙。

    葛标的家里弥漫着一股不知名的味道,家中凌乱不已,唯独他妻子的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

    “**友请进。”葛标一到他妻子的房间门口就恢复了平静,轻轻的拉开房门对张墨说道。

    张墨跟着葛标进了房间,只是张墨一进房间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浓郁的阴气,纯阳之体的张墨自然是不会惧怕这股阴气的,身上纯阳之力涌动,这股阴气立即被排斥在张墨的体外。

    随后张墨便看到一身黄色光芒的葛标,他正用自身的灵力抵御着这股阴气,只是葛标正惊讶的看着张墨,显然之前他并没有提醒,打的就是想试探张墨的心思。

    张墨虽然心里不爽,可是也没有办法,毕竟对方能仅凭自己的一道纯阳之力就信任自己,这基本是不现实的。

    “**友莫要心存芥蒂,我已经完全相信道友的能力了!”葛标没等张墨说话便立即上前道歉,态度极为诚恳。

    既然对方认错了,张墨也没有必要追究,毕竟葛标拥有练气十八层的修为还能如此对待自己,保持一颗平等之心,这已经让张墨心生好感了,这会儿自然也不会过于较真。

    修仙界中修为高深之辈拥有寻常修仙者无法企及的实力,开山劈海,神通极大,这就极容易让这些人产生视其余低阶修仙者如蝼蚁的感觉,而那些为大修士对自己的态度愤愤不平之辈,往往在自己拥有了高深修为之后反而会更加变本加厉的对待低阶修士,这便是人性之弱点。

    最难的是一直保持一颗平常心!张墨心中暗叹道。

    张墨凝视着躺在一张淡黄色玉床上的女子,只见这女子通体散发着丝丝黑气,脸色如墨,若不是有底下的那张玉床散发着的微弱阳火之力在抑制着女子身上的阴气,恐怕不出一个时辰,玉床上的女子便会被阴气腐蚀一具行尸走肉。

    “看来夫人体内的阴气颇为难缠啊。”张墨心生感慨的说道。

    “哎,当时若不是为了救我,她将那件护身法器给了我,也不会被突然爆发的阴气冲入体内了。”葛标黯然的说道,“无论如何还请**友出手一试,无论成功与否,我都会赠送道友一份阴魂谷最外面一段可供炼气期修为行走的区域地图一张,这地图是我和我妻子费劲心机才画出来的,里面标注了一些危险区域和一些有宝物和药材存在的地方。同样我还会赠送道友一颗百年份的鬼眼菩提。”

    “鬼眼菩提?”张墨的眉头一跳,有些疑惑的问道:“在下愚昧,不知这鬼眼菩提是何灵物,有何妙用?”

    “这鬼眼菩提号称阴魂谷三大宝,菩提本是佛家之物,却长在极阴之地的阴魂谷,鬼眼菩提兼具了阴阳两种属性,竟然拥有了可以安静凝神,抑制心魔的作用,只须一百年以上的鬼眼菩提就拥有这种功效。”

    在听到鬼眼菩提可以抑制心魔时,张墨的眉头一跳,心中暗道:我转世重修全部因为错信他人,这一世虽然一直没有出什么问题,那是修为较低的缘故,若是修为提升之后,没有可抑制心魔的东西,恐怕迟早会出问题。

    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即使传说中的神界也有喜怒哀乐,所以修仙者一直要面对的就是自己的心魔,若是不能克制心魔,何谈大道?

    “好,那我就尽力而为。”张墨不动声色的说道。

    葛标立即将地图和鬼眼菩提递给张墨,张墨也没有客气,接过方寸地图和鬼眼菩提立即查看起来。

    方寸地图是修仙界的一大发明,这是结合了炼器和阵法的一种奇妙物品,不用时只有巴掌大小,一旦注入灵力便可迅速变大,显出山川河流,地形地貌都是按照原地的比例缩小。

    张墨颇为好奇的将灵力注入这方寸地图,那巴掌大的方寸地图立即幻化出一阵黄色光芒,随后在张墨的面前就浮现出一片山谷的地形,只是这山谷整个笼罩在黑漆漆的阴气之下,唯独在最外层有一小块地方是明亮的,上面的树木之类清晰可见,而且还标注了许多红点和绿点。

    这会儿张墨也不能跑去阴魂谷验证,所以在见识了一番方寸地图之后便直接将这方寸地图放进储物袋。

    接着张墨将鬼眼菩提拿起来仔细打量了一番,这菩提通体漆黑,呈圆锥形,大小约和一颗大红枣差不多,中间赫然有一只眼睛,只不过细看下却能发现,这只不过是类似于眼睛的痕迹。

    而张墨在握着这鬼眼菩提时,整个人都觉得无比的舒心,仿佛一切都可以放下,一切都可以忘记一般,心中也泛起一丝从来没有想过的宁静。

    “这鬼眼菩提的确有些门道。”张墨露出一丝笑容说道,不过他也并没有急着戴上,而是将鬼眼菩提放进了储物袋,然后收敛表情走到了玉床的旁边。

    葛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有一种想看又不敢看的感觉,就怕张墨失败,让他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

    张墨此时自然不知葛标的心情,他的眼神只在葛标的妻子身上扫了一遍,随即就伸手握住了葛标妻子的手臂,同时手上的纯阳之力就直接往对方的体内注入。

    只是这一次并未出现如张虎那时的情况,葛标妻子体内的阴气不但精纯而且浓郁,张墨的纯阳之力竟然直接被吞噬掉了。

    阴阳调和,谁强就吞噬谁。

    很明显张墨的纯阳之力还不够强,所以一注入葛标妻子的体内便被对方的阴气所吞噬了。

    葛标的心忽然沉了下去,因为他看到了张墨的表情是有些难以置信的。

    不过下一刻,葛标的心再次被提了上来。

    因为张墨沉寂了一下,直接将纯阳之力全部激发出来,此时的张墨就好比一颗人形的小太阳,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丝丝灼热的白光,这是纯阳之力大量外泄造成的。

    紧接着张墨那冒着白光的手臂便开始注入纯阳之力到葛标妻子体内,一旁的葛标很清楚的看到他妻子手上的阴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下去。

    有戏了!葛标神情激动的在一旁看着。

    而张墨却分毫都不能放松,此时的他也感觉到葛标妻子体内的阴气十分的难缠。

    这股阴气竟然像是她自己体内一直存在的一般,胶着在她的全身各处,十分的顽固,而且张墨明显的感到这股阴气退下并非是因为自己的纯阳之力的缘故,似乎是在蓄谋着什么。

    此时的张墨有些后悔自己硬揽瓷器活了,因为很明显葛标妻子体内另有玄机,绝非是单纯的阴气入体。

    只是现在的张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因为葛标妻子体内的阴气竟然开始集合起来,最终这股阴气竟然在葛标妻子的体内形成了一颗核桃般大小的漆黑小球,这小球一出现就直接激射向张墨的手。

    而张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手一直被吸附在葛标妻子的手上,可是突然一下子他就能移开手臂,只是掌心上蓦然多了一颗核桃般大小的漆黑小球。

    不等张墨反应过来,这核桃般大小的漆黑小球就直接钻进了张墨的体内。

    啊!张墨惨叫一声,顿时觉得掌心被一股阴凉的气息侵入,瞬间这股阴凉的气息就到了他的丹田。

    这惨叫是张墨被这不明物体侵入体内猝不及防下发出的,只是这核桃般大小的漆黑小球在进入张墨的丹田之后,竟然安安稳稳的呆在张墨的丹田里并没有兴风作浪。

    张墨急忙内视丹田,他有些哭笑不得的发现自己体内的纯阳之力正包裹着这颗由阴气形成的黑色小球,这黑色小球正被张墨体内的纯阳之力逐渐消磨,只是两相交接下,赫然有一丝丝张墨不能察觉的细小黄色气体产生,这一股气体一产生便立即钻入了张墨丹田那乳白色的小气旋中,直接消散无影了。

    从葛标妻子的阴气化球,到张墨被这阴气球钻入体内,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葛标在一旁看得是惊心动魄,不过最终他妻子体内的阴气是被清除干净了,可是这阴气却转移到张墨体内。

    张墨虽然没有觉察到任何的不妥,可是任谁在体内多了一样不明物体,都会非常的不爽,当下张墨便脸色阴沉的问道:“葛道友是否还有什么事情没和我说?”

    “没有啊,刚才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我夫人体内的阴气怎么进了你的体内。”葛标有些迷茫的说道。

    张墨看到葛标一脸的迷茫,心中也有些犹豫着该不该相信他。

    这时一个软糯的声音响起:“这位道友莫怪我夫君,是妾身没有告诉他,妾身是纯阴之体。”

    这声音一响起,葛标便激动的跑到玉床前抓住声音主人的玉手说道:“菲儿你终于算醒了!”

    事已至此,对方既然不是刻意隐瞒,张墨又岂能怪罪他们,再说了,以对方的修为,即使张墨要怪罪也得掂量一番才行,最后只能长叹一口气,只能自认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