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三十四章 血鬼奴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之后,少年道士悠然醒转。

    他一醒过来就看到两张期待的脸,当下也顾不得脑中隐隐作痛,坐了起来说道:“这蛇莓果确实有效用,两位道友可以放心服用了。”

    说完之后少年道士也不管张墨他们俩个,直接盘膝坐下开始吸收残存在经脉中的蛇莓果药力。

    张墨看了一眼韩馨说道:“还是让我先来,我比较心急,你帮我护法吧。”

    韩馨知道张墨的心意,是想替她试验药力,虽然少年道士已经试过,不过论熟悉程度,自然是张墨与自己熟悉了,当下也点头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会护住你的!”

    张墨随即盘膝坐下,将掌心上的蛇莓果放入口中,这蛇莓果一入口腔中就化为一团温热的气息顺着咽喉下去,随即便至张墨的四肢百骸。

    刚才之所以提出先吞服蛇莓果,这是因为张墨在握着蛇莓果时,隐隐的感觉到体内的血液竟然有些沸腾,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不过张墨却知道这蛇莓果他服用的效果一定会比韩馨和少年道士要好。

    果不其然,一开始温热的气息在融入张墨的四肢百骸之后,张墨体内血液中一丝暗金色的血液开始汇集起来。

    紧接着,这团暗金色的血液便开始吸收已经散到张墨全身各处的蛇莓果所化的温热气息。

    瞬间所有的蛇莓果精华全部被张墨体内的那团金色血液给吸收过去,这金色血液立即开始泛出一层光亮,随后这团金色血液立即混入张墨的血液当中,充入张墨的四肢百骸。

    在一旁的韩馨只看见张墨的体表竟然泛出一层细密的七彩鳞片,不过转瞬即逝,随后张墨的体表也开始泛出一层黑色的液体,不过张墨体内析出的黑色液体明显比少年道士要多,持续的时间也要长一些。

    最后张墨同样感受到一股暖流直冲脑门,不过幸亏他的神识比一般人强大,所以只是感觉到一阵眩晕,并没有昏倒。

    随后张墨睁开眼睛对韩馨说道:“你也可以服用了,这蛇莓果的确有效果。”

    资质的提升,最显著的改变就是吸收灵气的速度加快了,这样你就能比别人修炼的快一些。

    随后韩馨也盘膝坐下,直接吞服蛇莓果。

    张墨也顾不得一身的腥臭,起身在一旁护着韩馨。

    不过韩馨和少年道士的时间差不多,不过她最后也没有晕过去,只是发出一声娇吟而已。

    三人既然已经吞服了灵果,自然也不会在这里多呆一会儿,少年道士将自己身上一半的东西装进之前陈姓魔修的储物袋中,同时赵姓魔修的储物袋也一同放了进去。

    接着将这个储物袋暗中递给张墨,张墨也没有客气,直接就拿过来,放进自己的储物袋中。

    三人刚走没一会儿,就有一道红色的影子疾驰而来,最后漂浮在空中。

    正是绿袍老者的鬼奴,此时的鬼奴哪有半分的奴隶模样,他的脸上狰狞异常,整个身躯全部殷红如血,指甲十分的尖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

    “这里有生人的味道,有三个人,嘿嘿,刚走没多久,看来我可以饱餐一顿了。”鬼奴深吸了一口说道,那双暗红色的眼睛里透露出兴奋的光芒。

    而此时的张墨为了赶时间,直接拿出了葛标给他的外围地图,然后带着韩馨和少年道士一起往阴魂谷谷口赶去。

    张墨一拿出方寸地图,少年道士和韩馨的表情各不相同,少年道士是欣喜,因为张墨的方寸地图上竟然有标注,这显然是已经探过路的地图,有这样的地图在手,基本是没有太大问题了。

    韩馨则是有些幽怨的看了张墨一眼,不过张墨回以一个无奈的笑容之后,韩馨也不追究了,毕竟张墨一开始拿出地图到现在拿出来,根本不影响她采摘寒阴梨。

    不过途中张墨也藏了一个小心思,他想借机去摘一些彼岸花,毕竟珍珠灵目若是能炼制成功,日后用处也不小,在修仙界中灵目神通本来就不多,那是因为大部分的灵目神通需要耗费时间和精力去升级和培养,不过一旦灵目铸就,好处自然也十分的明显。

    日后在与其他高阶修士争斗时,若是有一个灵目神通在,便可破除一些幻境和幻术,看破阵法的漏洞,甚至还能影响对方的心神,起到出奇制胜的作用。

    当然张墨并非是一个独断专行的人,他在去之前也问过韩馨和少年道士的意思,韩馨自然是举双手同意,少年道士虽然有些不愿,可是现在他还要靠张墨带他出去,所以犹豫了一会儿也只能答应。

    张墨伸手点开标注了彼岸花所在的绿点,方寸地图顿时浮现一抹亮光,随后一个光秃秃的小山丘出现在张墨的面前,张墨看了一下方向,便直接往标注的地方赶去。

    片刻之后,张墨便来到那处小山丘,抬眼望去,山丘上密密麻麻的长满了一种四瓣白色小花在阴气的萦绕下,显得异常显眼。

    张墨小心翼翼的在周围转了一圈,确定没有灵兽守在附近之后,立即摘了数十朵的彼岸花然后直接塞进木盒子里,再丢进储物袋中。

    正当张墨准备离开时,一道红色的影子闪过。

    韩馨和少年道士只发出一声惊呼,就双双躺倒在地,生死不知了。

    “桀!桀!小子,你若是乖乖的跟我回去,我就不折磨你,否则的话!”红色的影子显出高大的身形,正是绿袍老者派出来的鬼奴。

    “血鬼奴!”张墨的瞳孔一缩,惊呼道,这是一种邪恶异常的炼制方法,用的是生魂和七七四十九名修仙者的全身精血,利用秘法直接炼制而成。

    传闻炼制这种血鬼奴的人,每一个都不得好死。

    不过魔修中人依然乐此不疲的去炼制血鬼奴,这是因为血鬼奴可以提升等级,若是其主人的修为提升之后,再弄到比血鬼奴现有等级再高出一个等级的七七四十九个修仙者的精血,用秘法炼入血鬼奴身体中,便可让血鬼奴等级提升。

    通常来说,从血鬼奴的实力便可大致的判断出其主人的实力强弱。

    而这头血鬼奴竟然拥有练气十八层的修为,那么他的主人应该具有筑基期的修为了。

    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了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张墨一头雾水,不过此时的他也没有心情去管这些,不解决眼前这头血鬼奴,恐怕他便再也没有机会去考虑其他的了。

    血鬼奴见张墨叫破自己的来历,当下也失去了耐心,直接裹着一丝血腥味扑向张墨。

    张墨拿出那把火云剑,同时祭出了水神盾,水神盾在灵力的灌注下立即幻化为一道幽蓝色的盾影挡在了张墨的面前。

    随后,张墨挥动火云剑,体内的灵力灌注,火云剑上红芒一闪,一道炎热的剑芒一闪而出,直接斩向血鬼奴。

    “哼,雕虫小技也敢来献丑?”血鬼奴嘲弄的说道,同时他伸开手掌,将尖锐的指甲撑开,直接抓向火云剑的剑芒。

    呛!

    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

    血鬼奴的暗红色指甲竟然直接抓碎了火云剑的剑芒,不过血鬼奴的身体一震,显然也吃了点暗亏,毕竟火云剑是一件顶阶的法器,它所发的剑芒又岂是能如此轻易对待的?

    试探了一下之后,张墨和血鬼奴立即拉开了距离。

    随后血鬼奴厉啸一声,嘴里喷射出一道血箭,直刺向张墨的面门。

    这血箭长不过几寸,通体散发着一股浓厚的污血,看模样定然是有污秽法器的作用。

    张墨看到血箭,脸色微变,正犹豫的时候,血箭已经刺中水神盾。

    啵!

    一声闷响。

    血箭在水神盾的表面爆开,顿时一道腥臭无比的污血直接洒在了张墨的水神盾上面。

    原本还灵气昂然的水神盾,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暗淡起来,张墨相信血鬼奴的血箭若是再来一下,自己的水神盾恐怕就要报废了。

    不过这个时候若是撤去水神盾,怕是会正中血鬼奴的下怀。

    张墨将火云剑收起,同时调集体内的纯阳之力,右手捏一个剑诀,直接对准血鬼奴一指指出。

    一道如阳光般耀眼的光束直接激射而出,血鬼奴从光束中感受到一丝威胁,当下也挪动了身体想要避开。

    “斩!”张墨断然一喝,原本擦着血鬼奴肩膀的光束竟然直接横着切了过去。

    血鬼奴的身体发出大量的白烟,呲呲作响。

    同时从他的左边肩膀到右边胸口为止,整个身体出现一道两指宽的剑痕,一时间血鬼奴的身体就这样分成上下两半无法愈合。

    张墨看到血鬼奴如此模样,心中也暗松了一口气,正准备上前再补上一下时,血鬼奴的红色眼珠竟然滴溜溜的一转,随后他的身体竟然如粘稠的血液一样滴落在地,慢慢的出现了一个和原来一模一样的血鬼奴。

    “嘿嘿,很好,你打痛我了,我决定让你好好享受一下我发明的游戏!”血鬼奴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狞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