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三十五章 绿袍老魔
    刚才那一击,张墨已经感觉到体内的那股纯阴之气蠢蠢欲动了,这会儿体内的纯阳之力消耗了一些,那团在丹田内的纯阴之气便开始不安分起来。

    血鬼奴一见张墨脸色不对劲,当下也毫不客气的再次冲了上来。

    血鬼奴再次张嘴,一道血箭又一次激射而出,直刺向张墨的水神盾。

    张墨脸色微变,伸手一拍储物袋,手里顿时多出一张符纸,随即将符纸朝血箭打出。

    轰!

    符纸在半空中化为一团火焰,形成一条身形模糊的火蛇,这火蛇长约六尺有余,有成人手臂粗细,裹挟着一阵呼啸声直接吞没了血鬼奴的血箭。

    扑哧!

    血箭被这道火蛇给扑中,瞬间就化为一道白雾蒸发不见了。

    血鬼奴见血箭被破,心中也不恼,直接欺身上来,伸出暗红色的指甲一把就挠在了张墨的水神盾上面。

    啵!

    水神盾被血鬼奴的指甲挠得一阵晃动,只是水神盾看上去摇摇欲坠,可是还是顽强的挡在张墨的面前。

    张墨再次一拍储物袋,一颗下品灵石立即被他握在左手上,同时体内灵力疯狂的注入水神盾。

    原本被血箭腐蚀的有些暗淡的水神盾立即开始恢复光亮。

    那络腮胡果然没有骗我。张墨看见水神盾竟然真的能用灵力修复,心中暗喜,同时手中的灵力灌输更加的卖力。

    血鬼奴眼中凶光一闪,暗红色的指甲一遍遍的挠向张墨的水神盾。

    水神盾立即一阵晃动,摇摇欲坠似乎要破碎开来。

    张墨脸色微变,体内的灵力疯狂的抽动涌入水神盾,同时左手将那块已经吸干净灵气的下品灵石扔掉,又换上了一块下品灵石。

    随后张墨右手一捏印决,水神盾立即开始围绕着他身体开始疯狂的旋转起来。

    这一旋转,血鬼奴的攻击效果立即大大减弱。

    张墨也勉强撑了下来,幸好血鬼奴是炼制出来的练气十八层,不能使用法器和法术,否则换了任何一个练气十八层的修士上来,分分钟可以用法器或者法术直接将张墨轰杀成渣,等阶的差距过大不是靠经验就能弥补的。

    说到底血鬼奴是空有一身练气十八层修为却不能使用法器和法术的冒牌货,当然若是能再进一级的话,血鬼奴自带的技能也能强化,到时候攻击力也会跟着提升。

    血鬼奴也知道张墨是欺他不会使用法器和法术,当下气的哇哇大叫,随后他忽然一咬牙直接退了开来。

    只见血鬼奴的双手开始结着诡异的印决,同时嘴里念念有词,随后他的手指往前一点,在他的面前顿时荡起一阵阵的血红色涟漪,这涟漪一波波的扩散过去,直接无视水神盾的防御,没入到张墨的体内。

    张墨心中一惊,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红芒。

    周围不再是阴气缭绕的阴魂谷,而是变成了一座小村庄,此时的小村庄已经是炊烟袅袅,各家各户都在准备着晚饭。

    张墨正站在一间破落的黄泥铸造小屋前,小屋内有男人的咳嗽声和女人的叹息声。

    这时候张墨已经泪流满面了,他知道这个男人的咳嗽声是因为抽旱烟引起的,他知道女人的叹息声是因为家里的负担太重的缘故。

    这便是张家岙,他侥幸转世重新开始的地方,也是在恢复记忆以后他立志要离开的地方。

    可是即使是离开了大半年,张墨的心里却依旧记得父亲那略带沉闷的咳嗽声和母亲那无奈的叹息。

    斑驳的木门被打开之后,张墨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正是姐姐张莹。

    “莺莺姐!”张墨有些激动的叫着张莹的小名。

    “你是……谁?”张莹一脸疑惑的问道。

    “阿姐,你怎么了,我是小碗啊?”张墨心中一沉说道。

    张莹再次打量了一下张墨,脸上充满戒备的说道:“你休要胡说,我家就我一个女儿,哪来的弟弟?”

    听到张莹的话之后,张墨如遭雷击般的呆立在原地。

    而此时,血鬼奴也再一次来到张墨的面前,原本还急速旋转护着张墨的水神盾此时已经失去灵力支持,掉落在地面上,同时张墨的两眼呆滞,显然还陷在血鬼奴的幻境当中。

    血鬼奴桀桀怪笑一声,伸手便想捏向张墨的脖子。

    张墨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血鬼奴心中暗喜,当下便抓着张墨的衣领一手提着一脸呆滞的张墨,准备上前把韩馨和少年道士的精血吸食干净。

    “少女的鲜血是如此的鲜美,两个都是……嘶,嘿嘿!”血鬼奴将猩红的舌头往嘴唇上一舔,立即露出尖锐的獠牙,准备咬进韩馨的脖子,一饱口福。

    忽然一直神情呆滞的张墨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手掌中赫然多了一团似小太阳般的光球,张墨直接将这光球按进了血鬼奴已经张大了的血盆大口当中。

    咕咚!

    血鬼奴猝不及防下竟然直接吞了下去,随后张墨便直接从血鬼奴的手中挣脱了下去。

    咔嚓!咔嚓!

    血鬼奴的头顶竟然开始裂开,他的身体内似乎有一抹光亮要挣脱出来。

    张墨跌坐在原地,脸色灰暗,体内的那团纯阴之气没有了纯阳之力的牵制,直接暴走开来,在张墨的经脉中肆意的游走,纯阴之气所过之处,所有的经脉都镀上了一层黑色,这是阴气过于浓郁导致的。

    刚才的幻境中,张墨一开始也没能挣脱出来,只是到最后一刻他才醒悟,因为他在离开张家岙之后,曾经让万剑帮中一名底层的弟子给家里送过银子,根据那名弟子所说,张父收到银子和张墨的亲笔信之后,在村中买了一块地开始修建瓦房,现在若是张墨回去,家中应该是铮亮的瓦房而不是先前的土屋。

    最重要的是他姐姐一定不会忘记自己,因为小时候张墨经常和张莹打架,后来张墨长大了,他姐姐反而对他很好,有什么好吃的都留给他,过年的新衣服也是他姐姐给做的。

    纯阴之气已经开始在张墨的全身蔓延,此时的张墨通体乌黑,整个人犹如从煤炭堆中钻出来一般。

    轰!

    一声炸响之后。

    血鬼奴最终被体内的那团纯阳之力给撑爆,化为漫天的血雾,这可是集合了张墨体内所有的纯阳之力凝聚而成的光球。

    纯阳之力本身就对天下邪秽之物有着克制作用,一开始张墨的纯阳之力没有奏效,那是因为纯阳之力不够的缘故,此长彼消,这会儿他拼着体内纯阴之气爆发的危险将全身的纯阳之力凝聚成球,打入血鬼奴的体内。

    只是血鬼奴虽然被灭,张墨此时也并不好受,纯阴之气反噬,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神识都有些背这股浓郁的阴气给侵蚀,彻骨的寒意让张墨逐渐的失去了意识。

    就在血鬼奴爆体的一瞬间,那绿袍老者蓦然睁开了眼睛,随即勃然大怒化为一道绿芒激射出洞府。

    绿袍老者的遁术极快,在空气中几乎成了一道绿色的线条。

    周围的一些灵兽、鬼修和魔修纷纷惊疑不定的躲了起来,因为绿袍老者的灵压大开,金丹期的修为一览无余。

    仅仅片刻,绿袍老者就到了血鬼奴爆体的地方。

    只见绿袍老者手捏印决,嘴里念动着玄奥的符咒,随后他伸手一指血鬼奴爆体的地方,原本还未消散的血雾竟然强行融合在一起,只是融合的速度极慢,不过最终一头新的血鬼奴又重新融合而成,只不过这头新融合的血鬼奴浑身暗淡无比,没有浓郁的血光,身体更是呈现透明的状态,几乎看不见他的身躯。

    做完这一切之后,绿袍老者这才扫了一眼地上的张墨和韩馨他们,在扫到张墨时,绿袍老者的眉头跳动了一下。

    “纯阴之气!”绿袍老者面露喜色的说道。

    绿袍老者袖子一抖,血鬼奴直接被收入其中。

    同时绿袍老者一个闪身到了张墨的身边,一把就抓住了张墨的衣领直接提起了张墨。

    接着绿袍老者看了一眼依旧昏迷不醒的韩馨和少年道士,直接弹出两团油绿色的火球分别袭向韩馨和少年道士。

    “贼子敢儿!”一声闷雷般的响声在绿袍老者耳边响起,同时一道身影急促闪现,赫然是一位身穿道袍的中年道士。

    这道士一出现直接就弹出两颗金橘色的火球分别迎向绿袍老者那两颗油绿色的火球。

    四颗火球两两相撞,竟然犹如水火相遇般激烈的沸腾起来。

    最后竟然在空中形成两颗巨大的火球,随后又急剧的缩小,最终化为乌有。

    “嘿嘿,茅山的道士,你们难道想挑起正魔两道的战争?”绿袍老者嘿然一笑说道,似乎不在意自己的火球被阻挡的事情。

    中年道士眉头一皱,说道:“将你手中的人放下,我可以不追究你想要杀我正道小辈的事情。”

    “可笑,可笑。”绿袍老者轻笑一声,一拂衣袖,脚底一抹油直接化为一道绿芒激射至空中,随后几个闪动之后便不见了踪影。

    这绿袍老者说走就走,其干脆利落的态度让中年道友直接愣在原地,随后只能在心里暗叹一口气,为那名被带走的人默哀一番。

    中年道士一拍腰间的灵兽袋,顿时一道金光闪过,一头通体赤红如狮子般的灵兽跳了出来,这灵兽脖颈间有一个灵兽环套着,所以一出来便顺从无比。

    中年道士将少年道士和韩馨一起提上他的灵宠,随后在其灵宠的一声怒吼声中,飞快的离开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