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三十六章 阶下囚与交易
    张墨再次醒来的时候,最先印入眼睑的是一个蓬头垢发的老头,这老头一身绿袍,整个人散发着森森寒意,正打量一件艺术品般的打量着张墨。

    “你是谁?”张墨吃力的从一张石床上爬了起来,此时的他浑身酸痛,整个人好像散架了一般。

    绿袍老者嘿然一笑道:“没想到你竟然是纯阳之体,只是你的体内竟然有纯阴之体的那团本源纯阴之气,若是没有我出手,你一定会被阴气反噬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绿袍老者便是之前派出血鬼奴想要将张墨抽魂炼魄的人,同时也是那头变异长臂灵猿的师傅。

    张墨伸手一摸腰间,储物袋还在,不过此时的他体内灵气荡然无存,纯阳之力倒是恢复了不少,不过原本肆意游走的那股纯阴之气竟然再次安稳的被封在丹田之内。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张墨内视自己的丹田,赫然发现那团纯阴之气被一股黑气组成的玄奥符文给困住动弹不得,当下便开口称谢道。

    张墨原本就是一名散修,没有少年道士那种正魔不两立的思想观念,他最主要坚持的便是自己心中的原则,这原则就是一把衡量好坏的秤,好坏与否,全凭张墨自己的判断。

    眼下这绿袍老者出手救了自己,张墨于情于理都要道一声谢,他是不会得了便宜还卖乖,做出翻脸喝骂正魔不两立的事情来。

    绿袍老者脸色微变,他原以为张墨会对自己破口大骂,毕竟一直以来修仙界中魔修和自诩正道人士的正道中人都是势不两立,双方见面都是直接红眼厮杀,所以绿袍老者才会一见中年道士就直接开溜,倒不是他打不过中年道士,而是他不想做无谓的争斗。

    “你和那些自诩正道的伪君子不一样。”绿袍老者暗叹一口气道:“只可惜你杀了小六,你要知道我是他师傅,虽然他只是一头灵兽,可是却和我颇有缘分,如此一来,我只能杀你偿命了。”

    一听绿袍老者的话,张墨那会不知这绿袍老者是那变异长臂灵猿的师傅,修仙界的散修大都是奉行一师一徒制度,所以师徒间的感情是亦父亦师,基本上师徒感情都是深厚无比的。

    通常只有那些修仙门派才会有一师多徒,师徒间的感情便会薄弱许多,当然这两种做法都有利有弊。

    一师一徒制度,师傅能将精力全部放在徒弟身上,因材施教,缺点是这样很难找到称心如意的弟子,而且一旦弟子的品性不好,亦或者提早陨落,那样就会使得师傅之前花费的心血付之东流。

    一师多徒制度,师傅的精力毕竟有限,每个弟子所能获取的知识也有限,所以有天赋的弟子能自行领悟,触类旁通,一般的弟子只能碌碌无为的过一辈子。弟子的实力良莠不齐,容易出人才也容易造成一些弟子情绪低落,修为低下。

    当然事无绝对,门派中为了应对这种情况也**了弟子的等级,一旦成为入室弟子便能获得师傅的全力栽培,只是成为入室弟子的条件十分苛刻,同时因为门派中人数众多,入室弟子也不只一个,比起一师一徒制度还是逊色不少。

    张墨一听绿袍老者的话心中一沉,不过随即他的脑中却闪过一丝光亮,如果绿袍老者要杀他,那为什么还要费力将自己体内的纯阴之气压制住呢?很明显绿袍老者是有他的目的和想法的。

    一想到这些,张墨心里便有了一些底气,接着张墨便辩解道:“杀死令徒的的确是我,不过我只是最后补上一刀的人,真正的凶手是那个小道士,我相信你也探查过我的实力,难道你觉得以我的实力能将令徒打成重伤?”

    张墨的这番话让原本就有些怀疑的绿袍老者立即相信了几分,他的弟子他自己心里有数,若不是对方超出实力太多,基本上都能逃得性命,以张墨练气三层的实力,绿袍老者一开始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所以他才会要对张墨抽魂炼魄,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只是在遇到张墨以后,绿袍老者看中了张墨体内的纯阴之气,所以才一直忍耐着没有动手。

    原本绿袍老者想直接将张墨击毙,然后将他体内的纯阴之气引导出来直接吸收炼化,只是这一股纯阴之气在张墨体内肆虐了一番之后,竟然和张墨的身体有了一丝契合度,强行引导出来很有可能导致这股纯阴之气溃散,所以绿袍老者才会将张墨体内的纯阴之气封印起来,等着张墨醒来。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最终绿袍老者开口说道:“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张墨心中一凛知道对方要说的重点来了,当下也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应对。

    “我看中了你体内的纯阴之气,对于我们魔修来说其实很大一部分都是依靠阴气修炼的,而纯阴之气,即使是对我这样修为的人也十分有效。”绿袍老者的语气中丝毫不掩饰对纯阴之气的渴望,“如果你把体内的纯阴之气给我,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当然也可以给你一些修炼上的指点。”

    听到绿袍老者的话,张墨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迟疑的问道:“敢问前辈我如何将体内的纯阴之气交给你呢?”

    绿袍老者脸色浮现一抹赞许的神色,张墨虽然看上去年纪仅有十几岁,可是为人处世却十分的老道。

    “你尽管放心,我会教你一套《玄阴决》来控制体内的纯阴之气,只需要将《玄阴决》练到第一层,你便可将纯阴之气逼出体外了。”绿袍老者胸有成竹的说道。“怎么样,现在总没有疑惑了吧,我虽然是一位魔修,不过说话也算话,你尽管放心好了,我不会食言的。”

    “嗯,多谢前辈不杀之恩。”张墨点头答应道。“晚辈自然相信前辈是一个一言九鼎之人。”

    听到张墨的话之后,绿袍老者微微一笑,伸手一拍储物袋,顿时取出一个玉简递给张墨说道:“这是玄阴决第一层的心法,你可以先看看,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来问我,好了,我要修炼去了,这第一层练成最快也要一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你也可以问一些修炼上的事情,虽然我是一位魔修,可是其实大道是相通的。”

    绿袍老者说完之后便消散在张墨的面前,张墨这才暗松了一口气,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玉简,一面打量着周围,这是一处简陋的石室,屋内除了一张石床外就只剩下一张简陋的石桌,可以说是毫无美感和享受可言。

    不过前一世身为散修的张墨自然也不会计较,本来散修就不会在意这些,只有俗世中的修仙门派才会讲究享受和美感。

    当下张墨便将玉简放在石桌上,同时伸手将腰间的储物袋摘下,打开之后取出两个乌黑的储物袋,正是陈、赵两位魔修的储物袋,同时还有少年道士储物袋中的一半东西。

    张墨这时也才明白绿袍老者为什么没有动他的储物袋,以对方金丹期的实力,自己储物袋里的东西又怎么能入得了他的眼界?

    张墨并没有急着去看陈、赵两位魔修的储物袋,而是先扫视了一番自己的储物袋,这一次虽然损失了一些符纸和水神盾,可是却有获得了数十枚的寒阴梨和彼岸花,同时还有一颗保存完好的灵杞子。

    虽然一开始张墨并不觉得珍珠灵目能立即炼成,可是现在他却找到了三味主材料中的两味:灵杞子和彼岸花,只需要再弄到龙脑即可。

    至于辅料的琥珀、紫砂之类的却是十分容易找到的东西。

    关键是现在龙脑难找,张墨已经决定放弃龙脑,用蛟龙脑代替。

    如此一来,张墨只需要再弄到蛟龙之脑便可炼制珍珠灵目所需的珍珠灵液,到时候只需要修炼珍珠灵目的神通时配合以珍珠灵液洗眼,那么珍珠灵目便可炼成。

    如果按照原计划进行,张墨倒可以去三清拍卖行看看,花点灵石将蛟龙脑给拍卖下来,不过现在看来,这个计划却要搁置下来,只能等脱身之后再做打算。

    看完自己储物袋中的东西之后,张墨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陈、赵两位魔修的储物袋上,说起来张墨才是最大的赢家,不但顺利拿到寒阴梨,而且还吞服了可以改善体质的蛇莓果,最后还获得了两位练气六层修士的储物袋和少年道士储物袋中一半的东西。

    张墨随意的打开一个储物袋,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倾倒出来。

    哗啦啦!

    张墨的面前顿时堆砌出一座小山起来,功法秘技,下品灵石,全部都在一起。

    随意的抓起一块玉简,侵入神识一看,赫然是一本炼体的魔功,名叫《真魔炼体》,这是依靠阴气来锤炼肉体的功法,不过这本魔功只能修炼到练气十八层,没有筑基期以后的功法。

    随意的翻找了一下之后,张墨发现这个储物袋中除去一些下品灵石和各种低阶魔功之外就没有任何法器和雷珠,当然也是正常现象,毕竟赵姓魔修是一位炼体士,所以法器对他来说没多大用处,反而一些招式秘法会有用处。

    赵姓魔修的储物袋中最值钱的就是这本《真魔炼体》其余的下阶功法根本没有太大的价值,张墨看完之后便将下品灵石收了过来,这家伙手头也不宽裕,竟然只有五万下品灵石而已。

    当然张墨以前做散修在深山中苦修,交易用的都是以物换物的方法,自然不知道灵石的难得。

    随后张墨又打开了陈姓魔修的储物袋,在他的面前直接形成了一座两倍于赵姓魔修的小山。

    真可谓人比人气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