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三十七章 血饮刀
    张墨还没有细看,就从‘小山’中飞出一道红色光芒直扑面门。

    待张墨看红芒是一柄造型古朴的血红色小刀时,这红芒已经没入了张墨的额头当中,随后张墨的神识中便多了一名身穿血色长袍的驼背老者。

    “哈哈,本尊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一个神识符合要求的人啦!”驼背老者忍不住放声大笑道。

    张墨听到驼背老者的话当下也心中暗叫倒霉,看这驼背老者的模样,定然是一位魔修,而且还是一个蛰伏已久的魔修魂魄。

    “小子,你能被我毒尊者夺舍也算是你的运气,你这具肉体我会好好利用的!”驼背老者说完直接化为一团血球扑向张墨。

    张墨想也不想的调动体内的纯阳之力包裹住自己的神识,毒尊者所化的那团血球在包裹住张墨之后立即发出嗤嗤声响。

    “啊!你竟然是纯阳之体!”毒尊者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退了开来,此时的他已经决定离开张墨的身体,回到血饮刀中去。

    只是这时张墨又岂会放任他离去,在他的操纵下,纯阳之力化为一只大手直接捏住了毒尊者的魂魄。

    毒尊者的魂魄犹如果冻般被纯阳之力形成的大手捏得便了形,同时他的魂魄开始嗤嗤作响,显然这纯阳之力对毒尊者魂魄的伤害很大。

    “英雄饶命!”毒尊者鬼哭狼嚎的喊道,哪有一丝刚进入张墨体内的豪气。

    只是这毒尊者也是倒霉,当年他因为善用奇毒,而且为人小肚鸡肠,但凡有人得罪他必然被他惦记,而且无论对方是谁,打得过的直接打杀,打不过的则暗中下毒,着实坑杀了不少正魔两道的修仙者。

    奈何这家伙本身修为也有金丹后期,而且善使奇毒,再加上他遁术奇快,一开始大家也只能忍了这口气。

    可是后来这家伙得罪的人越来越多,同时也越来越猖狂,最终被正道人士围剿,无奈下只能将肉体自爆,魂魄寄存在他的法宝血饮刀中,此后这血饮刀便流落各地。

    虽然这中间也有其他修士得到过血饮刀,可是最终都因为神识不够强大而未能被毒尊者看中。

    最后毒尊者所附身的血饮刀阴差阳错的落入陈姓魔修手中,而陈姓魔修又意外身亡,毒尊者因为魂魄附身血饮刀时间过久,现在魂魄已经衰弱无比,若是再不夺舍,恐怕就要直接灰飞烟灭,连轮回的资格都没有了。

    为此他才在张墨一打开储物袋不加辨认就直接进行夺舍,谁曾想到他的运气如此之差,直接遇到了拥有纯阳之体的张墨,从而被克制的死死的。

    “说一个我不杀你的理由。”张墨对于之前毒尊者想要夺舍自己,心中也充满了惊怒,这会儿他的心底杀机浮现,自然也不会太客气。

    “我的全身家当都被我用法阵藏起来,若是没有我指点一定不会被他人找到,我可以将这些家当全部奉献给你。”毒尊者立即开口说道,“另外我还可以教你血饮刀的使用法决,还请英雄饶命!”

    “订下魂契吧,不然我无法信任你。”张墨皱眉说道。

    毒尊者一听魂契,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所谓魂契,便是人类和灵兽签订的主仆契约,这种契约一旦签订,除非主人飞升神界,不然契约会一直存在,而且身为仆人不能违背主人的意愿,否则主人神念一动,便可将仆人神识中的契约引爆,直接灭杀仆人的魂魄。

    毒尊者犹豫了一会儿,纯阳之力形成的大手却没有消散,一直紧紧的握着他的魂魄,让原本就十分衰弱的毒尊者立即咬牙决定答应张墨的要求。

    “我答应你,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否则我拼着魂飞魄散也要让你好受。”毒尊者有些不甘的说道,毕竟任谁都不想做仆人,即使是灵兽也是一样,所以收服灵兽会用上灵兽环。

    “你先说你的要求吧。”张墨自然不会轻易的答应毒尊者什么。

    “若是与你签订魂契也行,我希望道友能弄点彼岸花来强化的魂魄,否则我的魂魄就要消散了。”毒尊者苦笑着说道。

    一听彼岸花,张墨心中一喜,不过表面上却露出一副犹豫不定的神色,然后才答应道:“好,我答应你。”随即撤掉了纯阳之力所化的大手。

    毒尊者见张墨答应自己,当下也不罗嗦,直接双手捏印决,嘴里开始念念有词的念叨着一些诡秘的咒语,同时在他的头顶上立即冒出一窜血红色符文形成的锁链,这锁链一形成,张墨也开始动了。

    张墨做的事情和毒尊者有所不同,他手上同样也捏了一个印决,不过他的头顶并没有冒出血红色符文形成的锁链,而是一团雾蒙蒙的神识。

    在毒尊者锁链从上到下将其自身全部缠住时,张墨也将头顶的神识打入毒尊者身上的锁链内,一时间锁链上玄奥的符文闪烁,张墨和毒尊者同时皱眉。

    片刻之后,光华收敛,缠在毒尊者身上的血红色符文锁链已经消失不见,同时不见的还有张墨的那团神识。

    张墨此时的感觉很奇妙,毒尊者就好像是他的傀儡一样,自己可以操控他的生死,心念一动,便可引爆魂契,使得毒尊者魂飞魄散。

    不过这比傀儡术要高明许多,因为毒尊者不是一个不会思考的傀儡,他是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魂魄。

    “主人,还请尽快给我一朵彼岸花,免得我魂飞魄散。”毒尊者的老脸如核桃表面的纹路般盛开,看着张墨一脸谄媚的说道。

    “你叫我公子吧。”张墨听得一阵恶寒,急忙让毒尊者改口。“你先从我的体内出来吧。”

    “是,公子。”毒尊者连忙改口说道,同时身形一晃,已经出了张墨的体内,之后便化为一道红芒钻入血饮刀。

    待张墨再次睁开眼睛时,在他的面前漂浮着一把古朴式样的猩红色迷你小刀,正是毒尊者的血饮刀。

    “公子现在想要催动血饮刀必须要练成血刀决才行,而且即使练成了血刀决,公子也不能发挥血饮刀真正的威力。”血饮刀上传来毒尊者的声音,他很快就适应了自己的身份,人老成精,只要能继续存在下去,丢了老脸又不算什么。

    “血饮刀是你的本命法宝吧?”张墨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迷你小刀问道。

    毒尊者嘿然一笑道:“是也不是,这是我无意中从一名得罪我的同阶修士那里得来,此刀若是吞噬精血之后便可威力大增,同时此刀也能容纳魂魄,所以得到血饮刀之后我便把这刀随身携带,不过我并没有滴血认主。”

    “你没有滴血认主?这是为何?”张墨有些好奇的问道,既然是毒尊者的同阶修士,毒尊者要抹去上面的神识印记重新滴血认主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的外号是毒尊者,其实我修的也是奇毒一道,我的法宝就是那些奇毒,其他法宝对我来说只不过是鸡肋而已。”毒尊者傲然说道。

    “奇毒?能让修仙者中毒?”张墨一直好奇毒尊者口中所说的奇毒是什么,一般来说,修仙者体质强悍,很少有**能侵害到修仙者,这是之前张墨的认知。

    毒尊者有些恼怒张墨的怀疑,当下便用教训的口气说道:“含沙射影毒,万毒榜排名第一百位的奇毒,产自灵兽短狐,修仙者若是中了此毒便会身体筋急,头痛、发热,最后暴毙而亡。”

    “即使你口中说的奇毒如此厉害那又怎样?难道你还能随身带一只短狐,在与人打斗时让短狐上前撕咬对方么?”张墨故作不屑的说道。

    这一下可激怒了毒尊者,他犹如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声音尖锐的说道:“你当我是怎么得了‘毒尊者’这个外号?我自然有方法提炼毒液,然后融入体内灵气,与人争斗时,若是对方不曾防备,便可利用奇毒伤人于无形之中。”

    “我不相信。”张墨依旧嘴硬的说道。

    “你竟然敢怀疑我?”毒尊者此时也浑然忘记了自己已经是张墨的仆人,身上戾气大增,那血饮刀滴溜溜的在空中旋转起来,随后激射出一道绿芒直接没入张墨的额头。“好好参悟这《万毒真经》便可知老夫所言不虚了。”

    张墨心底暗喜,表面上却依旧装作不信的模样,随后开始参悟毒尊者打入他神识中的万毒真经。

    这万毒真经开篇便是介绍天下间各种奇毒之物,这其中有灵兽之毒,也有草木之毒,更有金石之毒,各种毒物层出不穷,让张墨看的眼花缭乱。

    随后在这万毒真经中还有一部功法,竟然是以自身肉体为阵眼,奇毒为阵法辅助之物奇思妙想至极的一部功法。

    这万毒真经中说道若是能炼成此阵法,在对敌时,敌人一旦被笼罩在阵法之中便会中毒衰弱,当然这也取决于奇毒的强弱,奇毒越强,则阵法实力越强,反之则越弱。

    除去这部功法之外,这真经中还有各种毒物的提炼和保存之法,同时还有几种驱使毒物的法门诀窍,因为内容庞大繁杂,张墨一时间也不能全部看完,只能先存放在神识中准备慢慢参悟。

    张墨大概可以确定毒尊者所言不虚了,有这样的功法存在,敌人中招简直防不胜防,莫说同阶修士,即使是高出几个等阶的修士也未必能讨得了好。

    “此功法的确神奇。”张墨由衷的感慨道,毒尊者听到之后立即傲然接受道:“这功法是一名上古散修所创,我当然若不是得到这本万毒真经,又如何能纵横修真界,闯下偌大名声呢?”

    嘿嘿,若是没有这坏名声,恐怕你还不会陨落呢。张墨心中腹诽道。

    “不过我必须得提醒你,一旦修炼万毒真经,就会因为奇毒入体造成身体内毒素积累过多,情绪也会变得极不稳定,否则你以为我没事干四处结仇啊?”毒尊者随后解释道。

    毒尊者的话让原本心情激动的张墨一下子就蔫了。

    “有办法解决么?”张墨问道,他在万毒真经上并没有看到这些,显然这是毒尊者自己钻研出来的。

    “除非你……我差点忘记了你是纯阳之体,这样一来,万毒真经对你就没有影响了!”毒尊者失声说道,语气中带着羡慕嫉妒之意十分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