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四十章 满载而归
    绿袍老者一抬手就抛出一把墨绿色的匕首直接扎在黑蛟尸身的硕大头颅上,随后灵力催动,墨绿色的匕首直接将黑蛟的头颅剖开,露出了白花花如豆腐般的蛟龙脑。

    “你先把蛟龙脑收好。”绿袍老者笑着收回了匕首道。

    张墨此时也不再矫情,伸手一拍储物袋,立即拿出一个洁白的玉盒,然后将蛟龙脑分割成小块,小心翼翼的装进玉盒当中,这一下他炼制珍珠灵目的主材料竟然意外的凑齐了。

    只要回到武陵郡再去将一些寻常的辅料买到手,张墨便可以着手炼制珍珠灵液,不过在这之前,张墨决定将珍珠灵目的运用口诀先融会贯通,到时候只要配合着珍珠灵液洗眼,珍珠灵目神通的便可炼成,当然这只是初级的珍珠灵目,张虎说过他给张墨的是残缺的珍珠灵目炼制方法,想要提升灵目等阶必须要寻找剩下的炼制之法,不过对于张墨来说,寻找剩余的炼制之法,还为时尚早。

    张墨拿了蛟龙脑之后,绿袍老者袖袍一挥,直接将黑蛟的尸身卷入衣袖,随后对张墨说道:“七日之后,你来我的洞府将体内的纯阴之气逼出,我也会让你离去。”

    “是,前辈。”张墨面露喜色的说道,在这里虽然有绿袍老者指点,修炼速度也十分迅速,可是张墨还是怀念武陵郡和富阳县,毕竟人是群居为主,修仙者号称断情绝性,却也难免会心生寂寥,做一个有情绪的修仙者也没有什么不好。

    七日之后,张墨穿着一件黑色的贴身软甲,被绿袍老者送到了阴魂谷的谷口。

    “这黑蛟软甲炼制的时间不够长,火候还有些不够,而且炼制的材料是黑蛟尾部的鳞片,所以只能承受筑基后期修为的攻击,若是你下一次能带着我的后人过来,我会再炼制一件黑蛟鳞甲,到时候必然会选用黑蛟脖颈周围的逆鳞铸造,足可抵挡金丹中期修为的人全力一击!”绿袍老者临别时对张墨说道,同时绿袍老者也将他当年遗留在北部草原后人的资料复制在玉简中交给张墨。

    “多谢前辈!”张墨诚恳的说道,随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阴魂谷。

    再次走出阴魂谷的张墨皮肤明显的变白了许多,这是因为半年时间都在绿袍老者的洞府中几乎不出来的缘故。

    “老毒头,你别吵吵行不?”一出阴魂谷,毒尊者便在张墨的耳边开始唧唧歪歪,他想要张墨去大秦国的南蛮之地,去弄那个毒箭木,好早点开始修炼万毒真经。

    “嘿,小滑头你可别不知好歹啊,老夫可不是稀罕你,不过你越早弄到毒箭木,可以越早开始修炼万毒真经,到时候你也能在修仙界站稳脚跟了,况且你体内的纯阴之气已经被那老头弄走,没了顾忌,你还等什么?”毒尊者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你以为我说走就能走啊?”张墨一脸无奈的说道,“我可是万剑门的弟子,这次被困阴魂谷半年可能就已经出问题了,门派中要是发现我不镇守在帮派内,我就麻烦了。”

    “万剑门,就是那个自称逍遥的自恋狂创立的门派?”毒尊者一脸不屑的说道,“不过他的万剑诀倒是有些门道,当年我们也比过几场。”

    “你就吹吧,我们万剑门的祖师逍遥侯是一千多年前的人物,而且他最后可是飞升神界了,就凭你金丹期修为也能和他比试?”张墨自从和毒尊者混熟了以后也发现这老头其实本性不怎么坏,就是人贱了点,十分**,多嘴了一些,外加爱吹牛。

    “不信拉倒,话说你答应过我,到了武陵郡就去找女人的。”毒尊者的语气中透露着几分猥琐道,若是此时他能露出表情的话,张墨一定会反胃。

    “就你现在的样子,怎么找女人?”张墨有些惊讶的问道。

    “嘿嘿,小孩子懂什么,找女人是不好的,像我这样的老头子去去还是可以的嘛。”毒尊者‘义正言辞’的说道,好像说要找女人的是张墨而不是他一样,“山人自有妙计,到时候你只管付钱就好了。”

    在绿袍老者洞府的半年时间里,张墨和毒尊者两人亦师亦友,当初一开始毒尊者夺舍的芥蒂早已经荡然无存了,两人的关系也十分的融洽,经常互开玩笑。

    “好吧,回到武陵郡再说。”张墨有些无语的说道。

    “小滑头你回到武陵郡最好不要拿出血饮刀,否则的话,以你现在的实力却拥有顶阶的法宝,后果你也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毒尊者忽然语气一正道。

    “放心好了,我没那么傻。”张墨看到前面的传送阵,立即收敛神情道:“我要去传送阵了,先不瞎聊了。”

    “武陵郡,别忘记了答应我的事。”毒尊者的声音再次传来,最后便不再传音。

    张墨走上前去说道:“我要回武陵郡。”

    “是你!?”原本盘膝而坐的道士顿时有些惊讶的起身,随后他打开了随身携带的一副画像,在仔细确认了一遍之后,立即掏出一枚纸鹤,对着纸鹤轻语一番,随后将灵力注入纸鹤,这纸鹤立即冲天而起,化为一道火光消散在天空中。

    “道友这是做甚?”张墨看见道士的动作,下意识的拉开了一些距离,同时伸手轻抚储物袋,两颗下品阴火雷珠已经暗扣在手里,一旦对方有所异动,张墨不介意赏他两颗阴火雷珠尝尝。

    道士一见张墨如临大敌的模样,急忙解释道:“道友不要紧张,是我们少掌教说过一旦见到你之后便飞鹤传音给他。道友是少掌教的朋友,少掌教只是想见你一面而已。”

    听到道士的话,张墨仔细的观察了一遍道士的脸上表情,确认道士没有撒谎之后,犹豫了片刻,这才将两颗下品阴火雷珠放回储物袋,表情稍缓的说道:“是我多心了,不过我想先回武陵郡,不知道道友可否为我传送?”

    这道士说的少掌教,应该就是半年前张墨和韩馨遇到的那个少年道士,不过张墨却总觉得这个所谓的少掌教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对于这种人,张墨一向来是不喜欢过多打交道的,因为这类人最容易引来麻烦。

    所以张墨决定一回武陵郡就立即将炼制珍珠灵液的辅料凑齐,接着就离开武陵郡回富阳县。

    “当然可以。”道士有些热情的说道,毕竟对方是能和少掌教扯上关系的人,道士的语气中也带着一丝热情,更重要的是对方竟然拥有练气六层的修为,如此年纪便有此修为,前途自然是光明的。

    张墨掏出一块下品灵石递给道士,道士直接推开灵石说道:“既然道友是少掌教的恩人,传送费用就不用再缴了。”

    “如此,有劳了。”张墨爽快的收回灵石,走到了小亭子中。

    道士催动法阵,没一会儿张墨便消失在一阵白光当中。

    轻微的眩晕过后,张墨出现在武陵郡城门口的传送亭中,附近看守传送亭的依旧是那个长时间处于昏睡状态的老头。

    张墨刚从传送亭中走下来,那老头竟然抬起头,睡眼惺忪的说道:“小道友竟然回来了,看来也是福缘深厚之人,善哉。”

    老头说完之后直接趴回去睡觉,张墨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老头,即使用天眼术扫过去,老头的修为只有练气五层而已,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既然对方没有什么恶意,张墨也懒得探查老头的隐私,当下也不再停留,直接离开。

    “半年内直接从练气三层升到练气六层,身上竟然还有魔气,啧啧,真是令人看不透的小子啊。”老头闷头轻语道,只是这时张墨已经走的很远,根本听不得老头说的话。

    武陵郡依旧繁华如故,不过大街上明显多出几分金戈之气,一队队盔甲鲜明的骑士呼啸而过,他们身上的盔甲都带着一层淡淡的血腥气,显然是刚从战场上厮杀下来的。

    在武陵郡的郡守府中,李修远正皱眉看着府内的一个房间,半年前的事情立即又浮现在他的脑中。

    半年前,他收到看守阴魂谷传送亭弟子的飞鹤传音,说是少掌教独自一人进入阴魂谷。

    原本他打算派一个得力的弟子前去保护,后来刚巧大秦国发动对大楚国的战争,临时需要抽调武陵郡中的军队和修仙者参战。

    最后李修远不得不亲自前去阴魂谷,而把那名得力弟子留下来听候朝廷的差遣。

    不过李修远也庆幸自己亲自赶去,因为他在阴魂谷竟然遇到了一名金丹后期修为的魔修,在带回少掌教之后,李修远立即用万里符通知了道门的现任掌教岳不君。

    随后身为岳不君亲生儿子的少掌教岳扬竟然一意孤行,要去阴魂谷找张墨,岳不君震怒下直接将自己儿子禁足在郡守府中。

    可是半年时间里,这岳扬也是执拗,竟然一直不肯低头认错,岳不君曾告诉过李修远,若是岳扬认错就放他出来,可是这岳扬一直不认错,李修远也只能看着干着急。

    当然现在有一件更麻烦的事情来了,半年前那个被魔修抓住的小子竟然回来了!

    李修远看到岳扬的房间,头脑就有些隐隐作痛,有些事情他真的就想撒手不管,这边朝廷战事吃紧,还要抽调兵马,他这里还有管掌教父子的矛盾,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李修远最终长叹一声,转身离开,他不想再管了,反正朝廷密使今天刚到,点名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