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四十一章 东窗事发
    武陵郡,顾家大宅中。

    顾家的家主伸手为爪,直接抓住跪在他面前老头的额头,随即他的手上绿芒浮动,这老头则浑身抽搐,最终顾家家主面色阴沉的松开了手,这老头便直接扑倒在地,两眼呆滞无神的躺着一动也不动。

    如果张墨在这里他一定能认出来这被顾家家主辣手搜魂的老头便是那日载着他的船老大,只可惜现在的船老大已经因为顾家家主的搜魂术而变成痴呆了,令人没想到的是,号称半个佛门弟子的顾家竟然会搜魂术这种歹毒的魔道功法,当真是让人唏嘘感慨。

    “把他拖下去吧。”顾家家主神情冷漠的说道。

    立即有人过来把已经没有了意识的老头拖了下去,顾家家主闷哼一声说道:“竟然是一个小毛孩,哼,既然你来了武陵郡,那么就别想回去了!”

    “传令下去,全城通缉此人!”顾家家主一甩手,手中赫然多出一份玉简,一名顾家的子弟接过玉简,里面赫然是一名少年的影像,正是张墨的样貌。

    至此,张墨击杀顾家精英子弟的事迹已经暴露,而张墨直接却浑然不知。

    而且在武陵郡中还有另一股势力在找他,那便是道门,少掌教岳扬虽然被现任掌教禁足,可是派几个人来找张墨却还是能做到的。

    只可惜几名身穿道袍的道门弟子急冲冲赶到东城门时,张墨早已经离开,而这几名道门弟子在守了一会儿之后,立即兵分几路进城搜寻张墨。

    张墨本人此时却刚刚离开金不换的客栈,在给金不换两人留下两瓶洗髓液之后,张墨拒绝了金不换二人的挽留,直接离开了客栈。

    随后张墨去了一趟坊市,将炼制珍珠灵液所缺的辅料直接采购齐全,同时他直接去了三清拍卖行,将一份药材的清单交给拍卖行的人,叮嘱拍卖行的人尽快将清单所列的药材收集十份。

    做完这一切之后,张墨并没有立即消停,而是在夜色渐黑的时候套上了一件宽大的斗篷,找到了一家幽静的茶楼点了一杯茶开始悠然自得的喝起了茶水。

    这茶楼看上去平淡无奇,不过店中的客人却挺多,让人奇怪的是每一个客人都穿着形式各样的斗篷,大部分的人都遮挡着脸庞不让其他人看见,有些甚至直接带了一个面具,只有几个人直接抛头露脸毫无顾忌的打量着周围的人,不过这些抛头露脸的人实力均为不凡,竟然都是练气十层修为的人物。

    张墨只是静静的品着杯中的茶水,手里把玩着一颗表面铮亮的鬼眼菩提,这鬼眼菩提修炼时佩戴不但可消解心魔,更可使得佩戴者平心静气,有缓和心态的用处。

    待夜色渐浓时,街上已经没有行人时,那几名抛头露脸的人立即站了起来说道:“欢迎诸位道友来地下拍卖场,在这里你可以买卖任何物品,我们的宗旨是只要你敢买,我们就敢卖,只要你能拿的出来,我什么东西都敢收!”

    这几位一说完,便给在场的人都发了一块鬼头令牌,令牌上一个狰狞的鬼头正咬着一颗血红的珠子,珠子上赫然有一个编号,张墨的这一块编号为九五二七,这令牌通体阴凉,摸上去非金非木,材料特殊,张墨一时间也看不出令牌的材质。

    “请大家妥善保管鬼头令,此令牌是我们地下拍卖行的通行证,日后各位道友若是在其他地方也可凭此令牌进入拍卖场。”众人接过鬼头令牌之后,立即有地下拍卖行的人解释这令牌的作用。

    张墨来这地下拍卖行想要做的就是将身上顾家子弟的那些东西出手掉,同时将陈姓魔修和赵姓魔修储物袋中那些没用的东西和功法拍卖掉,同时他还想收集一些有关于毒箭木的消息,而且张墨也想收购一些类似小回春丹的丹方。

    在拿到鬼头令牌之后,有熟悉地下拍卖行的人立即将灵力注入鬼头令牌,随即鬼头令牌便激射出一道灰蒙蒙的光芒罩住那人的脸庞,随后那人便将斗篷掀开,他的脸上竟然被一团灰蒙蒙的光芒蒙住,旁人怎样也无法看清楚他的原来面目。

    这人如此一弄,顿时引起连锁反应,所有人都纷纷效仿,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摘下面具或者斗篷,唯独有几个人依旧戴着斗篷或者面具不为所动。

    这其中就有张墨,刚才张墨原本也想跟随大流,不过毒尊者却传音告诉他,这种障眼法最容易被识破,只要拥有筑基期修为的人便可直接破掉,所以张墨听从了毒尊者的意见,直接戴上了面具。

    那几名地下拍卖场的人看张墨他们不使用鬼头令牌遮挡面容,反而用自身带的面具,表面上表现的波澜不惊,实际上心底却有些惊讶,因为地下拍卖场的人会专门配备一种灵液,只要涂抹在眼中便可透视鬼头令牌所制造的障眼法,当然这是秘而不宣的,否则那些参与地下拍卖的人怕是要找地下拍卖行算账,因为他们原以为安全无比的障眼法竟然能被地下拍卖行窥视,那样一来他们买卖那些来路不明物品时自然会被地下拍卖行知道,这样一来地下拍卖行便会掌握到某些人的秘密,若是趁此要挟的话,后果必将不堪设想。

    当然张墨因为毒尊者的一句话而躲过了一劫,地下拍卖行的人也不会因为几个人不愿意用鬼头令牌就为难他们。

    “左边为买家通道,右边为卖家通道,请大家有序进入吧。”地下拍卖行的人指着茶楼大厅的左右两扇门说道。

    张墨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先进入买家通道,在跨入门口之后,张墨立即被一团柔和的光芒包裹住,随后整个人阵轻微的眩晕,周围的场景一变,竟然来到了一个偌大的会场当中,这会场呈扇形,在会场的最前端是一个半圆形的台子。

    张墨环视了一圈周围,大部分都是用鬼头令牌的障眼法遮挡住自己的面容的人,为了低调起见,张墨找了一个不起眼的靠墙角落坐了下来。

    刚一落座,腰间的鬼头令牌便浮现一阵黑芒,随后座位上的皮套上也同样浮现一阵黑芒遥相呼应,张墨好奇的回头一看,自己的座位上赫然多出一窜数字,正是自己鬼头令牌上的数字九五二七。

    “嘿嘿,道友是第一次来地下拍卖行吧?”一个自来熟家伙立即凑了上来说道,“这鬼头令牌和座椅上的一些东西是成套炼制的法器,一旦持有令牌的人坐在座椅上之后便可直接进行临时认主,如果你有看中的东西,加价的时候只需要按动座椅上的按钮即可,如果你拍卖成功,宣布拍中的也只是你的数字而已,其他人是不知道何人拍走东西的。”

    经过这自来熟的家伙一番解释后,张墨这才明白这鬼头令牌和座椅的玄妙,不过同时张墨也为地下拍卖行的奢侈行径所震撼到,竟然将座椅和令牌都炼制成法器,这是何等的阔气,要知道这会场的座椅少说也要五百个以上。

    “你以为这些人真有那么阔气?”自来熟的家伙嘲弄的说道,“地下拍卖行,顾名思义是不可见光的,他们拍卖的东西要么来路不正,要么就是邪魔外道的魔器,每一次拍卖他们抽头五成,嘿嘿,这样一来,他们还不赚得流油,羊毛出在羊身上,花点灵石炼制一些不入流的法器当座椅有算的了什么?”

    张墨有些意外的看着面前这个不戴面具,身材干瘦的年轻人,再伸手一抹脸上,面具还在,心中有些纳闷这家伙为什么会和自己闲聊那么多,而且听这家伙说话,似乎对地下拍卖行颇为了解的模样。

    “别怀疑了,我那天在三清拍卖行见过你,后来你消失了半年,本来我也离开武陵郡了,只不过恰巧这一次又有事回来,刚好我又要来这里淘点东西,而凑巧又遇见你,所以就和你打个招呼。”身材干瘦的年轻人笑着说道,“我叫余羽,是一名一品炼丹师,我看道友也懂一些炼丹术,所以想和道友交流一番。”

    张墨紧盯着余羽,对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虚假,笑容很真诚。

    “我叫张墨,我只是对炼丹术比较感兴趣而已。”张墨虽然不知道余羽是否真的想和自己交流一下,可是下意识的觉得对方是一个可靠的人。

    “哦,道友觉得一个只是对炼丹术感兴趣的人能炼制出洗髓液这样的精品丹液?”余羽似笑非笑的低声说道。

    张墨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沉声说道:“道友这话是什么意思?”

    自己拍卖洗髓液的事情只有三清拍卖行的人和李修远知道,李修远不可能四处说,那么就只有三清拍卖行的人泄露了自己的秘密,这让张墨心中有些恼火。

    “道友莫要乱想,我是服用了明目丹才透视了拍卖行的晶石。”余羽看到张墨脸色变化,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大嘴巴惹恼了对方,当下急忙解释道,“这明目丹可以短时间内提升目力,透视一些法阵或者幻术,道友若是喜欢,我可将丹方拿出来供道友参考。”

    “你先把丹方拿来我看看吧。”张墨的眉头一动,淡然说道,对方如此讨好自己,显然是有所图谋,不过张墨也不担心,对方的修为和自己一样,以张墨现在的手段,只消将那颗中品阴火雷珠和数十颗下品阴火雷珠引爆,金丹期的修士猝不及防下也要吃个暗亏,所以张墨并不担心对方有什么阴谋,他只需要见招拆招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