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四十五章 误打误撞
    那粉红色灵力大手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张墨那道暗红色剑芒斩成两截,张墨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兴奋之色,这粉红色灵力大手绝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打散。

    “小子,你是道门的人?”果然,那个粉红色灵力大手再一次凝聚在一起,不过那人却没有再次攻击张墨,而是出口问道。

    张墨并没有答话,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从外面闯进两名身穿道袍的年轻道士,那粉红色灵力大手在两名年轻道士进门前便直接消散无影。

    “谁人在此闹事?难道不知城中禁制私自斗法么?”两名年轻道士一出现就声色俱厉的说道,同时眼光在众人身上徘徊。

    那些围观的人一见道门的人出现,齐刷刷的往后退了一步,原本就比较靠前的张墨自然鹤立鸡群的被独立出来。

    “是你在此私自斗法么?”年轻道士中的一人上前一步问道。

    张墨还没回话,另一名年轻道士立即指着张墨惊呼道:“你不就是我们少掌教的恩人么?”

    随后张墨便在众人咤异的眼神下,跟着两名年轻道士一起出了**楼。

    张墨一走,毒尊者的眼中泛出一丝异色,当下也跟着悄然离去,到了门口之后,毒尊者直接化为一道淡淡的黑影回到了张墨的腰间那把已经缩小成迷你形状的血饮刀上面。

    围观的众人一见张墨离去,顿时一哄而散,唯独那庆爷眼中露出一丝杀机,手背上青筋暴露,看样子是不会善罢甘休。

    躺在地上的红梅一看庆爷的模样,眼中一亮,立即上前挽住他的胳膊说道:“庆爷为了奴家而惹上这么**烦,奴家真是过意不去,晚上就让奴家好好的伺候庆爷吧。”

    “我程庆还不需要女人可怜!老子也不会白玩,哼!”程庆的脸色变得极差,一把就抓住红梅的手腕说道,“我可是青城子的入室弟子,那个小兔崽子一定会后悔惹上我的!”

    程庆一甩衣袖一脸怒气的离开**楼,原本还一副楚楚可怜模样的红梅一见程庆离开,嘴角上立即挂上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

    **楼的三楼,红梅毕恭毕敬的对童子模样的人说道:“师尊,那两人虽然有些问题,可是其中一人竟然会魔道功法,想来应该是某位魔修失去了肉体所以附身而来。”

    “魔修,既然是同道的话,倒也不怕他了。”童子模样的人低沉的说道,“你退下吧,那件事你一定要加倍小心,事关重大,不得马虎!”

    “是,师尊!”红梅面色凝重的答道。

    而此时的张墨却已经被两名年轻道士带到了李修远的郡守府,大秦国实行郡县制,郡守大部分都由修仙者担任,县城的县令则不一定。

    郡守相当于这一郡的土皇帝,拥有决定郡内官员去留,组建军队的权力。

    这郡守府也修建的十分宏伟,门口两座威严的石狮子,同时还有两名身穿道袍的道士看守大门。

    两名年轻道士带着张墨上前,掏出腰牌递给看守的两名道士。

    张墨明显的感受到这两名看守的道士身上有股煞气,看样子都是经过血的老手。

    “这一位是?”检查过两名道士的腰牌之后,看守道士指着张墨问道。

    “这一位是少掌教的恩人,少掌教差我们去找他回来,说要当面酬谢恩公。”其中一名年轻道士解释道。

    “嗯,既然是少掌教的恩人,虽然可以不用腰牌通行,可是我们还是要测试一下。”看守道士一听是少掌教的恩人,口气也缓和了几分,不过依旧坚持要测试一番才能放行。

    “这段时间进出郡守府的检查比平时严了好几倍,不知道是为了何事,师兄可知道原因?”年轻道士倒也没有不满,莫看两名守门道士年纪仅仅比他们大一点而已,这些人可是参与过正魔两道争斗的狠角色,他们是从道门中特选出来的精英弟子,不但打斗厉害,而且一个个手里平均都沾染了三条或者三条以上魔修性命。

    “嘿嘿,师弟还是莫要多问的好。”这看守道士一瞥张墨,嘿然一笑说道。

    原本一直默不作声的张墨暗叫可惜,不过既然人家不愿意说,张墨也无法让人家开口,只能坦然上前一步。

    看守道士拿出一个盘子形状的法器,伸手打入一道灵力,随即这盘子法器上光芒大盛直接笼罩住张墨的身体,片刻之后光芒消散,看守道士露出一丝笑容说道:“道友可以进去了。”

    在两名年轻道士的带路下,张墨来到了郡守府的内院,这是郡守李修远居住的地方。

    “我们少掌教就在前面的房间,请道友自行上前吧。”两名年轻道士说完便退了下去。

    张墨看了一眼两名年轻道士说的那个房间,在房间的门口隐隐有一股灵力波动。

    禁锢阵法!张墨一眼就看出少掌教所在的房间被人施了禁锢阵法。

    犹豫了片刻之后,张墨还是上前说道:“在下黑土,不知少掌教何在?”

    “**友竟然从那老魔手中逃得性命,当真可喜可贺。”屋内传来一声略带激动的细柔的声音,赫然是半年前与张墨在阴魂谷有过交易的道门少掌教岳扬。“在下道门少掌教岳扬,我想道友是否也该告诉我真名了?”

    听到岳扬的话,张墨沉默了一会儿,正想告诉岳扬真名时,房间内忽然传来一声轻叹道:“哎,如今我被禁足,自然也不能当面感谢道友当时的救命之恩,若是道友能帮我一个小忙,岳扬当感激不尽!”

    “什么小忙?还请岳道友明示。”张墨可不会立即就答应别人的要求,他是一个不会轻易应承别人的人,当然也是一旦答应他人之后便会竭尽全力去完成对方要求的人。

    “这是我半年前答应给道友的报酬!”从屋内忽然飞出一个储物袋,张墨伸手接过储物袋,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放了五十万下品灵石。

    “我的法器并不适合道友,所以我把储物袋内的法器之类的都折算成灵石交给道友了。”岳扬的声音再次从屋内传来,“这里面还有小回春丹的丹方,这算是我的诚意。”

    张墨在储物袋中随意一扫,立即就发现了一个玉简,当下也直接握着玉简查看里面的内容。

    片刻之后,张墨露出满意的笑容说道:“的确是一张丹方,具体的功效只能等炼制出丹药之后才能知道,不过道友的诚意我已经感受到了,还请道友说说要我帮什么忙?”

    “道友且放心,只要道友帮了我这个小忙,我定然不会亏待道友的。”岳扬神情激动的说道,“我只要道友往‘乾’位上全力一击便可。”

    岳扬说完之后,屋内立即传来一阵响声,随后在屋顶上便浮现出一副八卦图,这八卦图通体泛着金光,正牢牢的将小屋镇住。

    张墨毫不犹豫的抽出火云剑,对着乾位就是一剑,拿东西,自然也要替人办事,张墨倒也不会抵赖。

    火云剑的暗红色剑芒直接斩在小屋上方的八卦乾位上,立即发出一声轰鸣。

    随后这八卦图便金光溃散,最终小屋内传来一个极其兴奋的笑声:“哈哈,我终于出来了!”

    面白唇红的岳扬再次出现在张墨的面前,在张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岳扬一把就抱住了张墨。

    “谢谢**友,这张两仪符就当是你帮我的报酬。”在张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岳扬便往后退了一步,同时将一张墨绿色的符纸塞到张墨手里。

    “两仪符?”张墨皱眉问道:“这符有何作用?”

    “这是一张中阶符纸,可用于隐匿潜行,可以瞒过金丹期修为之下的修士。”岳扬笑着说道。“好啦,我该走了,你如果再不走,待会儿就有麻烦了。”

    “哼,你的胆子倒不小,竟然敢破掉我们掌门的阵法!”一个如闷雷般的声音传来,一道青光随即而至,赫然是武陵郡守李修远。

    李修远原本也想置身事外,只是禁制阵法被人从外面破掉,他即使想躲也躲不了。

    “咦,竟然是小道友!”李修远露出一抹好奇的眼神说道,“罢了,你们两个快走吧,这事情我管不了。”

    张墨略带感激的对李修远施礼说道:“多谢前辈。”

    岳扬则直接闪身离去,过后才有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谢谢……李叔……我走……了。”

    “哎,你最好别和他搅合在一起,否则会有**烦的。”李修远面色一正说道,“话已至此,希望你好之为之吧。”

    说完之后,李修远再次化为一道青光离去。

    只留下张墨在原地苦笑,他也不想和岳扬纠缠在一起,刚才岳扬抱着他的时候,差点让张墨有种崩溃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墨猛力的摇了摇头,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走出了郡守府。

    刚一出郡守府,张墨就感觉储物袋里的鬼头令牌开始震动,当下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拿出鬼头令牌,上面赫然有一条地下拍卖行发来的消息:已经有毒箭木的消息,请道友来茶馆验收。

    有毒箭木的消息了!张墨心中一喜,直接换上斗篷匆匆去了地下拍卖行所在的那个茶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