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五十七章 白丁会
    张墨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王剑道:“你不怕得罪齐挺?”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况且……。”王剑话说一半就停住了。

    “况且什么?”张墨有些不解的问道。

    “况且你这家伙到时候恐怕又要出去,不在门派里面,齐挺他又暗算不到你。”王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说道。

    “王师兄说那么多话,恐怕是有什么东西要和我商量吧。”张墨也不想和王剑绕弯子,直截了当的问道。

    “嗯,之前还吃不准你是什么情况,不过现在可以肯定了,你是没有任何根基的白丁弟子。”王剑忽然收敛表情,脸上显出严肃的神色说道,“所谓的白丁弟子,就是上一代没有修仙者亦或者和修仙者搭界的修仙家族,你、我都是白丁弟子,在所有的门派当中都会有这样一群弟子存在。”

    “而这群白丁弟子往往都会受到排挤和歧视,若是不结合起来,恐怕难以在门派中站稳脚跟。所以为了大家能获得更好的待遇也为了同为白丁弟子的我们不再受欺负,我们的前辈组织了一个叫白丁会的组织。”

    “白丁会,师兄是想让我加入白丁会吧?”听到这里,张墨自然也明白了王剑找自己的原因了。

    “嗯,张师弟你好好考虑一下,这会儿快要轮到你上擂台了,等排位战结束以后,你再回复我吧。”王剑又把眼睛眯起来说道。

    等张墨抬头时,擂台上已经站了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家伙冲着他露出一副傻乎乎的笑容。

    “编号九五二七,若是再不上来,这场直接算九五二六胜出!”擂台上的血剑堂仲裁厉声喊道。

    “来了!”张墨应了一声之后,便直接跳上了擂台。

    这时他才看清楚了之前季灵介绍的血刹是何模样,长得十分结实,浑身筋肉微微凸起,看上去极具爆发力,更重要的是他的眼中闪着一丝血光,冷不丁看去竟然好像一双野兽的眼睛,只是脸上却显出一副傻乎乎的笑容,这让张墨感到十分的怪异。

    “开始!”血剑堂的仲裁的话音一落,血刹就开始动了。

    而此时的大厅前坐着的掌教和三位堂主也正在注视着擂台,黑**忽然一指记名弟子的擂台说道:“血屠你的侄子也上擂台了,你觉得他会输么?”

    黑**的一句话立即把葛老和血屠的注意力吸引到记名弟子的擂台上面,葛老露出一丝玩味的神色,李元吉也面露微笑,唯独血屠有些不快,黑**当着大家的面叫破血屠侄子的身份,无非就是想让大家知道,血屠徇私让自己的远房侄子进了门派。

    “这个不争气的家伙若是输了的话,我会亲自出手教训他!”血屠的语气有些生冷。

    “那么我们就放点彩头吧。”黑**笑吟吟的说道,“听说血屠你弄了点天外玄铁,我就拿血玉和你对赌。”

    “你的鼻子倒很灵,赌就赌。”血屠满不在乎的说道,“那块天外玄铁虽好却不如血玉符合我的血剑,看来这一次我要给我的血剑添一样好材料了。”

    “老夫能否也加一注。”葛老忽然开口说道。“我就和黑**一样,赌令侄会输,老夫要你手里的那一株千年的寒冰草,我若输了,直接给你一瓶大回春丹。”

    “好,难得葛老如此慷慨,血某也恭敬不如从命了。”血屠的眉头煞气一显,怒极反笑道。

    “咳咳,小屠,我也想加个注行吗?”李元吉笑着问道。

    血屠伸手就抓住座椅的扶手,咔嚓一声,座椅的扶手直接被捏碎,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既然师兄也想送东西给我,那师弟我也不会客气了,师兄若是能将紫金精拿出来,这赌注我也接了!”

    李元吉一听血屠说紫金精心中就起了个突突,这紫金精可是炼制法宝的好材料,只要在飞剑中加入这东西,便可使飞剑异常锋利,同时也能更加的坚固。

    而且像天外玄铁一样,这紫金精也是极为稀少的材料,对于金丹期的修士来说也是珍贵之物。

    李元吉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道:“师弟真会说笑,有紫金精我早就自己用了,那会留着不用呢,可否换一样东西呢?”

    “师兄若是不肯,那赌注就此作罢!”血屠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李元吉的脸色微变,最终还是觉得此事有些冒险,只好作罢不提。

    擂台上,血刹已经将他的飞剑祭起,一柄通体血红色的小剑悬浮在半空中,而张墨面前悬浮的则是一把普通至极的飞剑,这还是张墨临时随意的买了一把,他不想用火云剑,虽然万剑门中不一定有人能认出火云剑,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本着谨慎的原则,张墨在回来前就特意去买了一把卖相一般,可是材料却异常坚固的飞剑来用。

    同时张墨也将葵水木盾祭出,这葵水木盾刚才已经曝光了,张墨自然也没有必要掩饰了。

    “剑影三分!”血刹低喝一声。

    他的血剑发出一声轻鸣,随着灵力的灌注,血剑蓦然分出两个虚影,正是万剑诀当中的低阶法术,剑影三分,可以将飞剑分出两个虚影,用以扰乱对方和增加攻击力。

    张墨也学着葛布的模样,直接盘膝坐在地上,将葵水木盾撑开,接着从腰间的储物袋里掏出一瓶丹药倒出一颗丹药在手心里,随后直接扔进嘴里,咬得嘎巴作响。

    “这家伙难道是某个长老的私生子么?”

    “他竟然也学葛布师姐,真是奢侈,啧啧。”

    周围的弟子立即议论纷纷。

    而大厅前方坐着的高层则神色各异,李元吉是懊悔不已,黑**和葛老都眉开眼笑,血屠自然是垂头丧气,同时也对张墨暗恨不已。

    在擂台上,血刹看见张墨如此阵仗,心中也有些恼火,当下催动着血剑和两道剑影不停的斩击在张墨的葵水木盾上。

    呛!呛!呛!

    葵水木盾上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

    只是血刹的血剑连同两道剑影始终无法攻破这道看似柔弱的淡蓝色盾影。

    “欺人太甚!我会让你瞧瞧我的厉害!”血刹的眼睛立即变得通红,整个人忽然渗出了一层的鲜血。

    “不好,他要用血祭术了!”黑**有些担忧的说道。

    “这小家伙还真是够狠的,一旦使用了血祭术,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将实力从炼气期提升到伪筑基初期,可是使用过后他不但实力会倒退,而且经脉也会受损,严重的可能还会一命呜呼。”葛老一面说一面看着血屠的表情。

    只可惜血屠的脸上根本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眼中反而带着一丝深深的兴奋之情。

    “血祭术!”

    血刹低沉的说道,同时手上印决变化极快,身体表层更是渗出一层血雾,这层血雾在他的体表开始凝集在一起,随后在血刹的面前形成一个个玄奥的符文,这些符文一个个没入血刹的体内。

    每没入一个,血刹的脸色便苍白几分,到最后,血刹的脸几乎已经没有了血色。

    这一切过程虽然多,发生的时间却是极快的。

    “百剑斩!”

    血刹手上印决再次变化,体内灵力瞬间便一抽而空全部灌入到血剑当中。

    嗡!

    血剑发出一声龙吟之声。

    随后以血剑为中心竟然卷起了一股剑刃飓风,这股剑刃飓风狠狠的撞向张墨的葵水木盾的盾影。

    “快躲开!”有好几个人同时叫道。

    不过张墨却视若无睹,他当时可是亲眼见识过葵水木盾抵挡过更强的攻击,血刹虽然将自身的实力提升到筑基初期,可是却是伪筑基初期,无论是灵力和其他各方面都不能与真正的筑基初期修士相比较,所以血刹的攻击根本及不上上一次张墨在拍卖会现场时拍卖方牵出来的那头灵兽攻击。

    轰!

    一声巨响。

    血红色的剑刃飓风撞在张墨的葵水木盾盾影上,这淡蓝色盾影开始晃动了几次之后,最终破散,正当血刹欣慰自己的攻击奏效时,在淡蓝色盾影后面又出现了一道淡棕色盾影,稳稳的抵挡住了剑刃飓风。

    这股剑刃飓风和这道淡棕色的盾影撞击时发出令人挠心的声响,张墨不停的往嘴巴里塞着恢复灵力的丹药,额头上也浮现一抹细汗。

    “不好,快布阵封住,否则那些剑气溢出会伤到周围的记名弟子!”李元吉见势不妙立即一个闪身准备出手。

    呛!

    血刹的这一击最终被张墨的淡棕色盾影给挡住,不过因为剑刃飓风的威力不小,消散开来的剑气四下分散,擂台上一片狼藉,地面上全部都是一道道深深的剑痕,就连那名血剑堂的仲裁也大汗淋漓的祭出护盾抵挡。

    那些处在周围的记名弟子一个个目瞪口呆,如此大的打斗场面他们还没看见过,有些人直接呆住了,有些机灵的则将护盾祭出,那四散的剑气眼看着就要在记名弟子擂台周围肆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