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转世修仙记 > 第六十三章 花蛮部落
    原本属于拉卡拉部落的寨子此时一片宁静,不过寨子里却充斥着各种战斗遗留下来的痕迹。

    在寨子的最中心处有一个金字塔形的祭坛,正是拉卡拉部落之前的祭祀居住的地方,现在已经被花蛮部落的大祭祀占为己有了。

    花蛮部落的大祭祀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头,此时的他正佝偻着身子端坐在祭坛内的一个房间里,在他面前的是一名年富力强的中年人,头上戴着七彩羽帽,正是花蛮部落的酋长。

    “大祭祀的身体还好吧?”酋长浑厚的声音响起。

    “咳咳,老头子我还没那么虚弱,不过拉卡拉部落的大祭祀倒也是个人物,临死还反噬了我一下。”大祭祀咳嗽了一声说道。

    “那是自然,您老的附身神祗可是赫赫有名的金螂异神,速度堪称一流。”花蛮部落酋长略带恭敬的说道,“这一次虽然我们损失了不少族中勇士,可是能得到这样一座灵石矿也是值得的,若是利用的好,我们甚至能进入百盟中任职,到时候我们花蛮部落定然会水涨船高,更上一层楼。”

    说到激动处,花蛮部落的酋长更是红光满面,两眼放光。

    大祭祀倒是比较镇定,可是略微颤抖的双手也出卖了他心里的想法。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原本成熟老道的两人也显得有些冲动和盲目。

    轰!

    石室的门忽然被一道青色的风刃给切成两半,同时这道风刃横切向石室中的大祭祀和酋长。

    “大胆狂徒!”大祭祀低喝一声,手上忽然浮现一道绿芒,紧接着整条手臂便冒出一层的绿色光芒,远远看去竟然似一只巨大螳螂的前臂。

    大祭祀将手臂一弹,那只巨大螳螂的前臂往前一夹,竟然直接将迎面而来的风刃给夹住,随后大祭祀一用力,这青色的风刃便应声碎裂开来。

    烟尘散去之后,一名皮肤微黑的少年后面跟着一名身穿劲装的少女一起走了进来。

    这两人正是张墨和拉卡拉,他们悄然潜入,按照拉卡拉的指示找到了祭坛所在,潜入之后,一路过来,张墨沿路施展雷霆手段将守卫和护殿武士全部解决掉,然后才直接冲进石室。

    “敢问上仙是何门派?可是下面的人招呼不周?”酋长先上前一步问道。

    大祭祀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住没有说话。

    “就是他们两个,杀了他们!”拉卡拉指着花蛮部落的大祭祀和酋长尖声叫道。

    “原来是你这个拉卡拉部落的余孽!”酋长轻呼一声道:“今天你就别想再逃跑了!”

    “大祭祀,出手吧!”

    随着花蛮部落酋长的一声低喝,大祭祀也开始吟唱一些声调古怪的咒语。

    “快攻击祭祀,他要施展神祗附身了!”拉卡拉有些担心的喊道。

    花蛮部落的酋长狞笑一声道:“想要和大祭祀过招,先陪我玩玩吧。”

    咔嚓!咔嚓!

    花蛮部落的酋长原本就壮实的身体竟然开始变得更加的强壮,同时他的虎牙变得更加的尖锐,额头上竟然显出三道黑色的横纹,同时他的指甲开始变得尖锐锋利,泛着一层白色的寒光。

    “烈虎附身!”

    随着一声类似猛兽般的吼声从花蛮部落的酋长嘴里喊出之后,张墨便觉得眼前一花,花蛮部落的酋长化为一道劲风直扑张墨的面门。

    而这一切不过发生在一瞬之间。

    花蛮部落的酋长张开右手,将手掌撑大,那尖锐锋利的指甲在空气里发出一声尖啸,裹挟着丝丝的破空声直接抓向张墨的脖子。

    “小心!”拉卡拉大声的喊道。

    张墨轻笑一声,抬手就甩出巴掌大小的葵水木盾,迎向花蛮部落酋长的手爪。

    呛!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声响,花蛮部落酋长的手指甲犁过张墨的葵水木盾。

    咦!

    花蛮部落的酋长发出一声惊讶的声响,同时他的嘴巴一张,嘴里竟然含着一团暗红色的小火球。

    “小心他的烈焰之刃!”拉卡拉深知花蛮部落酋长的招数,见状立即大声的喊道。

    “晚了!”花蛮部落酋长轻吐一口,原本含在他嘴里的那团暗红色小火球竟然直接化为一道一丈多长的烈焰之刃,横切向张墨的脖子。

    花蛮部落的酋长不知道用这招偷袭了多少对手,有近五成的人都死于这招之下。

    对于这招,花蛮部落的酋长信心很足。

    拉卡拉甚至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刚才张墨的注意力看似都被花蛮部落酋长的那一抓给吸引过去了,可是实际上张墨的心中起了一丝警戒,在花蛮部落酋长吐出烈焰之刃时,张墨便觉察到一丝苗头。

    移形换影!

    当下,张墨毫不犹豫的施展了一次移形换影,瞬间就离开了原地。

    嗤!嗤!

    那道烈焰之刃失去目标后,切在石室的墙壁上,犹如热刀切牛油般轻松的将厚重的石室内壁切开,同时还留下一片焦黑的痕迹。

    张墨伸手就打出三道符纸,随后又抽出了火云剑,将体内的灵力灌注到其中,虚空一斩,一道暗红色的剑芒立即斩向花蛮部落的酋长。

    那三道符纸先后爆开,三张符纸竟然都是有迟缓作用的寒冰符,一时间石室内的寒气旺盛,连哈口气都能看到白雾。

    而正面面对三道寒冰符的花蛮部落酋长更是不堪,他整个人竟然直接被冻住了,唯独眼睛还在滴溜溜的转动着,同时他的体表更是附着着一层白霜。

    随后张墨的那道暗红色剑芒也如影随形,横着斩向花蛮部落酋长的身体,这一下若是斩实在了,恐怕花蛮部落的酋长就会一命呜呼了。

    “竖子敢儿!”随着大祭祀的一声大喝,整个石室竟然出现一丝颤动。

    张墨回头看了一眼,面前竟然站了一只金背绿身的大螳螂,细看下,大祭祀正处在这金背绿身大螳螂的脑部。

    这只大螳螂足足有两人多高,通体散发着一丝诡异的力量,两只绿色的大钳不但锋利异常,还带有锯齿,一开一合间发出咔咔声响,令人心慌。

    大祭祀自然不会坐视酋长被杀,所以附身一成功,大祭祀就操纵着金背绿身大螳螂往前一步,伸出绿色的大钳往前轻轻一挡。

    “叮!”

    一声金铁交接的声响之后,张墨的那道暗红色剑芒只让金背绿身大螳螂的大钳晃动了一下就消散无影了。

    张墨暗叫不好,立即将葵水木盾撑起,随着灵力的涌入,一道一人多高的淡蓝色盾影立即浮现在他的面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淡蓝色盾影就被大祭祀操控的金背绿身大螳螂的前肢狠狠的斩中。

    “转!”

    张墨低喝一声之后,立即催动淡蓝色盾影开始绕着自己旋转,大祭祀一出手,他就知道对方的身手一定很敏捷,若是不将盾影旋转开来的话,恐怕是无法抵挡住大祭祀的攻击。

    叮!叮!叮!

    果不其然,片刻时间,张墨就听到一连串的金铁交接声从周围传来,而且都是不同的部位。

    这淡蓝色盾影只不过撑了一会儿就有些不支,这让张墨和大祭祀两人都十分的吃惊。

    大祭祀吃惊的是以他的实力,原本可是堪比筑基中期的修仙者,即使受了伤也还拥有筑基初期修仙者的实力,可是现在自己的攻击竟然被只有炼气期修为的张墨给挡住,这当然让他吃惊了。

    张墨吃惊的是,这淡蓝色盾影竟然如此迅速就要溃散,这可是之前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这也让张墨的心里收起了一丝轻视之心,百蛮部落能和大秦国偌大个帝国抗衡到现在,看来并非是侥幸,他们本身的实力也是相当重要的。

    “千刃斩!”

    大祭祀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随后他操纵的金背绿身螳螂开始密集的挥舞着前肢,一道道绿色的光刃从各个角度斩向张墨的淡蓝色盾影。

    仅仅片刻,张墨的淡蓝色盾影便被攻破了。

    只是大祭祀的笑容还没浮现,张墨的灵力灌注下,一道淡棕色的盾影再次浮现,这让大祭祀的心中有些恼火。

    这样下去不行,必须得想个办法。张墨注看着依旧猛力攻击淡棕色盾影的大祭祀心里有些焦急。

    若是再这样耗下去,输的一定是自己,大祭祀的附身时间可是有一炷香的功夫,以现在这个节奏来看,张墨一定撑不了那么久。

    “尝尝我的阴火雷珠吧!”张墨伸手一抹储物袋取出一把阴火雷珠,放缓了盾影的旋转速度之后,瞅着一个空隙直接将手中的阴火雷珠扔向大祭祀。

    “阴火雷珠!”大祭祀大叫一声,“你是魔修!”

    张墨倒没有心情和大祭祀聊天,而是手掌一番,一颗犹如鸡蛋般大小的阴火雷珠赫然浮现在掌心,这是一颗中阶的阴火雷珠,足以威胁到筑基期的存在,不到万不得已张墨是不想动用的,毕竟这是一张一次性的底牌,用了就没有了。

    嗡!

    张墨扔出来的那一把阴火雷珠已经集中爆开,石室内顿时盛开了一朵黑色的蘑菇云,这蘑菇云当中还掺杂了一些油绿色的闪电,看上去有些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