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行祸天下 > 第269章 升堂(上)
    刑部大堂。

    姜云正式开堂审案,不同于地方县衙,两侧衙役不曾端着水火棍,反而腰胯长刀,手持刀柄而立,氛围上更显肃穆。事关皇家,姜云特地让鑫谷负责书案记录。

    刑部审案,按说是不能有百姓随意进入旁听的,但这规矩压不住凌云阁,堂外熙熙攘攘地站着二三十个年轻姑娘,皆是一席翠绿色衣衫,长剑悬腰,静立而待。

    一切准备就绪,姜云拍下惊堂木,大声喝道:“升堂!传原告!”

    在两声中气十足的“威武”声中,唐家夫妇互相搀扶着走上堂来,他们年纪不算太大,但这一刻已等待了许久,心神激荡之下,步子显得有些颤抖。行至堂下,两人屈身下跪,异口同声道:“草民拜见大人。”

    姜云没坐过大堂,也不知审案流程,待原告上堂后,他一时想不起说话套路,窒了窒,索性想哪说哪。他整了整面色,沉声道:“堂下所跪何人?”

    唐舟率先开口道:“草民唐舟,身旁之人是草民之妻。”

    这些姜云早已知晓,他装模作样地朗声说道:“有何冤情,细细道来!”

    “回大人,草民乃是淮安府人士,祖上数代皆是贫农出生,老实本分,从不做那违法犯纪之事,平平淡淡的过日子。草民膝下只有一女,名叫唐小雨,年方十七,自幼尚武。机缘巧合之下,拜入凌云阁成为记名弟子。就在一个半月前,小雨奉师门之命,入城采购,却于京城郊外遇上了歹人。光天化日之下,被人虏劫而去,惨遭。。。惨遭凌辱而死,恳请大人为草民做主。”

    事情已过去了一段时间,然而一旦提起,唐舟还是情难自禁,短短几句话便已老泪纵横,唐妻更是泣不成声,一眼不出只顾抹泪。堂外那二十多个年轻姑娘,同时浮上了愤然之色,捏住剑柄的那一双双小手微微颤抖着,看得姜云一阵心惊胆颤。

    可千万别闹出什么事才好。

    姜云轻咳一声,连忙挂上了同仇敌忾的表情,再次拍下惊堂木。“简直岂有此理!这还是我大周的朗朗乾坤吗?这等无法无天之辈,究竟是何人?”

    “据说。。。据说是当朝太孙殿下。”

    “哦?”姜云愕然道:“莫不是道听途说?太孙乃我朝皇储,岂会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非是本官不愿与你做主,只是此事听来未免有些匪夷所思。你当人能确认那行凶之人,就是皇太孙?”

    “草民确认。”

    “既然确认。。。”姜云沉吟片刻,拍下惊堂木道:“来人,传太孙殿下上堂。”

    一炷香后,太孙姬启运在两个衙差的护送下,漫步走上刑部大堂。

    姜云放眼望去,这姬启运年约二十二三岁的模样,生的剑眉星目,面如冠玉,倒是一个翩翩美少年,上堂之后,长生而立,面色不悲不喜,一声不吭。

    姜云站起身来,行了一礼道:“下官见过太孙殿下。”人家虽是嫌疑人,但身份摆在那里,该有的礼节断不能少,这点他还是懂的。

    “你就是姜云?”姬启运瞄了他一眼,淡淡道:“本宫听说过你。不必多礼了,皇爷爷既让你负责审理此案,有话你只管问,不用有所顾忌。”

    “多谢殿下理解。”姜云重新坐了下去,开口吩咐道:“来人,给殿下搬张椅子来。”

    “这狗官!一看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东西!”

    “就是,哪有原告跪着,被告坐着的道理!”

    堂外传入一阵不满的议论嘈杂声,姜云充耳不闻,待姬启运入座之后,他才朗声问道:“殿下,现有唐舟夫妇,状告你虏劫其女唐小雨,继而。。。咳,那个将其凌辱至死,可有此事?”

    “有。”

    承认的这么干脆?这倒把姜云弄的一愣。“殿下可是没听清楚本官的话?你要知道,一旦坐实此事,即便你是当朝皇储,本官也得依法判你死刑。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此乃常理。”

    “确有此事。”姬启运重申一次,忽然话锋一转,道:“但真实情况,与原告的说法略有出入。”

    “那就请殿下将当日的情况复述一遍,说与本官参详参详。”

    姬启运回想片刻,这才说道:“本宫当日微服出宫游玩,在京城郊外的确遇上了一位叫唐小雨的姑娘。那女子虽年纪不大,但相貌却极其美艳,本宫一见之下,甚为倾心,故而上前攀谈。”

    用词不当啊!这叫攀谈?你尼玛叫搭讪!“殿下,您这身份,做出这种事来,似乎有些不妥吧?”

    “有何不妥?本宫二十有二,尚未纳妃,遇见倾心女子后想要认识一番,此乃人之常情。”姬启运理所当然地回道。“不过,呵,说来好笑。本宫从小到大都不曾被人拒绝过,反而在那姑娘处碰了个钉子,既然人家不愿搭理,本宫也非厚颜无耻,仗势欺人之辈,当下便转身离去了。”

    “后来呢?”

    “后来?”姬启运回想片刻,这才说道:“本宫游玩了大半日,业已劳累,便在郊外寻了一处茅舍,打算歇息片刻,养足了精神再启程回宫。但不知为何,先前那位姑娘却主动寻上门来,本宫经不住诱惑,便与她在茅舍之中行了那周公之礼。”

    喂!喂!你又用词不当啊!什么周公之礼?这尼玛是苟且之事!这不要脸的东西!

    “之后呢?”

    “之后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姬启运一脸惋惜地摇摇头道:“几度翻云覆雨,那姑娘不知为何忽然口吐白沫,任凭本宫如何救治,最终还是撒手而去了。”

    跪于堂下的唐舟闻言,忍不住激动地嚷道:“你胡说!小雨虽自幼尚武,但草民家教甚严,她岂会抛去男女之防主动寻你!还。。。还做出这等不知羞耻之事!人都已经死了,你莫非还要毁了她的名节不成?”

    “肃静!”姜云拍拍惊堂木。“本官尚未问话,不可随意插嘴!”

    待唐舟闭嘴之后,姜云接着说道:“殿下,原告所言不无道理。那唐小雨先前已拒绝与你交谈,可见对你不感兴趣,如何还会主动寻你,自荐枕席?”

    “本宫当时也甚为疑惑,奈何一见倾心在先,面对这等美景相诱,如何还能把持的住?故而不曾多想。”姬启运面不改色地回道:“只是事后方知没这么简单。是本宫的侍卫胡新恒,为了讨好本宫,自作主张,给那姑娘下了春药。在药物影响之下,她这才主动献身。实不相瞒,本宫的确很是喜欢唐小雨,甚至事后还想过,干脆将错就错,将她纳之为妃,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只是那唐小雨似乎有些功夫在身,胡新恒生怕她伤了本宫,药量上不免重了几分,这才导致了眼前这般谁都不愿意见到的结局。”

    姬启运长叹一声。“本宫心中,甚为哀伤。”

    这人不是真情流露,就是大奸大恶!姜云看着他的模样,心中开始不确定起来。那一声叹息中隐含的哀痛,听起来不像是故意做作,也没有必要做给别人看。他对唐小雨,或许当真有几分出自内心的喜爱。

    这不难理解,唐小雨的模样的确讨喜,而且很轻易便能勾起男性的占有欲,姜云亲眼见过她,这种感觉深有体会。

    怀璧其罪啊!她若是稍稍难看一些,或许便不会有此劫难了。

    姜云暗叹,重新将注意力转回案件之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