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原因、幕僚
    十一月已经是寒冬。冬至节刚过不久。窗外干枯的树叶稀疏。寒风凛冽,屋内的炭盆上架着一个小锅,煮着炖的烂熟的羊肉,热汽腾腾,脂香流溢。

    贾环有点好笑的看着吃肉喝汤的白师爷,微微的抿了一口热茶。他从黛玉房里出来到前院中来见白师爷。白师爷的第一句话是,“贾孝廉,我还没有吃饭。”

    贾环倒不会吝啬一顿饭。琢磨了下,吩咐元伯备了一锅羊肉,备了好酒与果盘。与白师爷分席相对而坐。他很好奇白师爷来的目的。毕竟是贾雨村的心腹幕僚。

    白师爷吃饱喝足,净手净口之后,拱手道:“谢贾孝廉款待。在下来此是有个问题想要请教贾孝廉。贾孝廉年纪轻轻,于权谋一道,造诣极高。你是怎么将贾府尊给贬谪的?”

    这个问题,他百思不得其解。他给贾雨村贾府尊做幕僚,结果连东主怎么被人干掉的都没弄明白。这个问题不弄明白,他都没脸再去给人当幕僚。

    贾环目视着近五十岁的白师爷,一副老吏模样,喝口茶,淡淡的道:“不过是在上报给朝廷处罚奏章中添上贾雨村的名字。他尸位素餐、同流合污不是假的吧?”

    白师爷默然无语。

    黑不黑?这才是真正的黑。“莫须有”那种罪名简直是弱爆了。

    明朝嘉靖年间的首辅,大奸臣严嵩为杀明朝第一硬汉杨继盛。耍了一个很阴险的手段。要知道,嘉靖同志向来是不好糊弄的。而严嵩将杨继盛的名字添加在一份嘉靖必定会批复死刑的奏章后面。奏章的前两个名字是:闽浙总督张经,和浙江巡抚李天宠。

    他的东主贾雨村被干掉的情况与此类似。贾环在宁翰林上报的处罚金陵粮案的结果的奏章之中,添上了贾雨村的名字。怎么运作的他不知道,但结果就是贾雨村贬谪。

    当然,杨继盛、张经、李天宠这都是青史留名的忠良贤臣。他的东主贾雨村是当不起“忠良贤臣”这四个字的。贾环的反问,他是没法回答的。

    情况是什么个情况,他心知肚明。贾府尊收钱时从来都不会手软,办事时是难得糊涂。东主贾雨村之败,归结起来一个原因:与贾环交恶。

    半响,白师爷长叹一口气,长身而起,拱手道:“谢贾孝廉如实相告。在下亦有一件事要提醒贾孝廉。你设计贾府尊,恐怕令舅老爷心中不满。需得注意一二。”

    贾环干掉了贾雨村。这件事,贾环并没有和王子腾通气。而王子腾一直很重视贾雨村。红楼原书中,王子腾举荐贾雨村入京,最终官至大司马。大司马是兵部尚书的雅称。九卿之一。其重视程度可见一般。

    用官场术语说:贾环干掉了王子腾派系中的中生代强力人物。王子腾心里怎么想的,可想而知。

    白师爷对京中王统制的心思揣摩的很到位,所以提醒贾环一句。说完后,道:“在下告辞。”

    他到贾环这里来,其一,是豁出去为了寻求失败的“真相”。其二,其实想谋求一份差事。贾环的老师,新上任礼部尚书张安博、淮扬巡抚沙胜的幕府中,他都可以胜任。他的东主贾雨村给他推荐的几个幕府的位置他并不想去。

    但是,贾环坦然相告,以及所展现出来的心智、能力,令他不敢、不想在贾环面前玩策士的手段——他进来就对贾环说没有吃饭,便是吸引注意——免得自取其辱。

    贾环坐在案几后,双手捧着茶杯,仿佛才回过神,开口挽留道:“白幕友留步。不知道白幕友接下来可有去处?”他对白师爷的剧本、套路还是很清楚的。战国策、史记里面写的清清楚楚。策士面见游说对象的第一句话是:我特为救“XX”而来。白师爷将他干掉贾雨村的后果点破,令他对这名老吏有些好感。

    白师爷诧异的停步,没想到事情峰回路转,看着贾环,如实的答道:“贾府尊推荐的几个席位,我兴趣不大。打算先回绍兴闲居一段时间。”

    贾环点点头,“我有个推荐,不知道白幕友是否愿意屈就。家父官居通政司右参议,幕府之中缺乏熟悉实务的人选。”

    白师爷愣了下。

    贾环的父亲就是荣国公府的嫡次子贾政。当今贾皇妃的父亲。这位置当然好得不能再好了。而且,听贾环的意思,这是要进去当“谋主”。与他在贾府尊的幕府地位相当。更难得是贾环对他的信任。他是“对头”贾雨村的心腹幕僚啊!

    白师爷郑重的向贾环躬身再拜行礼,道:“在下必定不负贾三爷所托。”

    贾环就笑,“白师爷言重了。我不日就要返回京城。白师爷愿意的话,可以随我一起返回京城。”

    确实是言重了。白师爷估计不知道他所调用的政治资源,大部分时候都是不通过贾政的。即便白师爷不忠心,影响也不大。

    而他临时起意给贾政收罗一个有实际处理事务能力的幕僚,也是因为政老爹在雍治十三年会给皇帝点了学政:于八月二十日启程。大脸宝在大观园里撒欢的日子,就是贾政在外当官这两年。

    恰好白师爷是没有功名的读书人,估计与贾政谈的来。真要给政老爹找一个秀才当师爷,估计他也不自在。再者,贾政与贾雨村的关系其实还不错,应该能接受。

    接下来的一两年间,是贾府政治博弈的关键节点。贾环是不大可能有精力帮忙处理贾政的事务。当然,贾政在学政任上是干的不错的。他坏事是坏在粮道官任上。

    贾环和白师爷聊了一会,话题是薪资待遇问题。贾政这个招牌,对师爷们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老牌的勋贵世家子弟、皇妃的父亲。并且,贾家现在是准一流的勋贵。就等元春升贵妃,就是烈火烹油之势。贾政的前途肯定不会止步于正五品的通政司右参议。但薪资还是要给足。

    白师爷离开府衙后亦无去处。贾环留了他在家中住下。让元伯好好招待白师爷后,贾环回到后院黛玉的卧室中,在衣柜的镜子前,看着黛玉、晴雯、如意整理、打包书籍。微微有些沉吟。

    白师爷的询问,其实让他想起权衡的问题。要干掉贾雨村的理由,根本不用思考。看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这个二五仔必须要干掉。而且越早越好。

    从权利博弈的角度来说,不管金陵粮案的风波有多大,朝廷的处罚力度,有一个上限。龙江先生上报的处罚名单,不可能是无限制的添加人名上去。

    为此,贾环放弃了将郑国公邓鸿添加上去想法。邓鸿的拿捏、恶意、对苏诗诗的欲望都是不加掩饰的。但两害相权取其轻。他最终还是选择贾雨村。

    他实在不能容忍贾雨村借助贾家、王家的政治资源升上去,最好在贾府抄家时反咬一口。而且,贾雨村升到京城后,与贾赦狼狈为奸,将猪队友作死的能力放大数倍。他如何能忍?

    当然,贾环和龙江先生也没有为邓鸿遮掩的想法。邓鸿确实参与了操纵粮价。怎么公关,付出多大的代价,这个可想而知。郑国公邓鸿的事情留待日后吧。

    至于,王子腾的不满…

    贾环正思考时,耳边传来黛玉悦耳的声音,“环哥,你在想什么?”

    贾环回过神,就见黛玉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的面前,一双清亮的美眸探询的看着他。身穿着浅粉色的长衫,娇俏婀娜,娇花般的少女。此刻,精致的小脸上有一点不忿、娇嗔。

    晴雯在黛玉身后对着贾环抿嘴偷笑,美丽的大眼睛斜着,提示道:“三爷,你刚才在想谁啊?”她自是向着三爷的。

    贾环禁不住失笑,他刚才想起了苏诗诗临别前的那个吻,或许脸上有些情绪流露吧?说道:“一些往事。妹妹的书籍整理好了吗?”

    黛玉点点头,细声道:“差不多了。环哥,最新一期的金陵简报怎么没送来呢?”

    今天已经是十六日了。一般十五日就要刊印出来。她在上面发表了一首诗。

    贾环拍拍额头,“呃…,忘了。我们过两天就走。我让报社那边停止送报纸过来了。我一会要去山长家中道别,帮你要一份过来。”

    黛玉看得金陵简报都是他亲自过滤、剪切后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艳情故事、凶杀案、露骨的广告肯定不能给她看。

    见贾环恍然的模样,黛玉禁不住展颜轻笑,“哦。”有一股怡人的妩媚风情流泻出来。在下午四点许寒风呼啸的冬季里,仿佛将光线晦暗的卧室中点亮。

    …

    …

    贾环晚饭在山长家中吃的。纪鸣、田师爷与席。这是道别的一餐饭。贾环喝了一点酒。

    饭后,张安博叫贾环到他的书房中。张承剑泡了茶送进来,关上窗户阻隔窗外的寒风。又点了炭盆,让布置的文雅的书房中变得暖和起来。

    张安博峨冠博带,形容清廋,叹口气,道:“子玉此去京城,一路顺风。明年的春闱大比,定要取得好名次。国朝虽然不讲出身,但高名次的进士日后的仕途会轻省些。子玉争取成为翰林、庶吉士,最不济也要成为御史、给事中。”

    虽然贾环耽搁了这两个月,但他看过贾环最近的卷子,中进士不会有问题。关键是名次。要取中前十,恐怕需要一定的运气。

    贾环行礼道:“弟子谨记。”

    张安博捻须一笑,打趣道:“我要你谨记的可不是这件事。唉,算了,不说了。你去吧,我在金陵无须牵挂。国子监的改革我会推行下去。”

    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但是他这个弟子恐怕难以做到。他为人宽厚,不拘细节。倒不会因此而教训贾环。

    贾环老脸一红。他知道山长要说什么。

    “山长,珍重!”

    贾环再拜而别,辞别长者。这一去,再见山长就不知道是那一年。希望,他回京之后,不会失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