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极夜破晓 > 第二十三章 午间协议
    令我意外的是,在第二天的早晨,叫我去一起吃饭的不再是唐乃萱了,而是方沫。不过说实在的,昨天才有过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今天就来主动找我,这发展是不是有些快了?不过这对我来说却是一个求之不得的好消息,不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先应下来才是正确的方针吧。

    为了不让唐乃萱扑个空,我还是特意联系了一下她。而正当我拿起手机的时候,却也收到了来自唐乃萱的信息,原来是她几天有事先回去了,让我自己解决吧。

    看来,她也不知道方沫会来找我这一件事。他快速的将这件事编辑成一条信息发了过去,之后立刻招呼了一下一直站在我身边的方沫:“不好意思,久等了。”

    “作为补偿,午饭可要分我一些哦!”方沫戳了戳我,而我也是点头笑了笑。

    不过和持有自制便当的方沫不同,我的午餐还必须去食堂现买才行,虽然让一个还没吃午饭的女孩子跟我绕这么一圈会有些不好,但是后者执意如此,我也不好多做劝阻。

    那之后,就如我预料般的那样,在我和方沫进入屋内的时候,方泽已经等候多时了。和唐乃萱在一起的时候不同,我和方泽的互相的问候简单利落。当然了,因为人员的变动,就连吃午饭时候的所伴随的事情都不一样。

    在唐乃萱在的时候,我们多半都是会聊一些有关学校和班级的日常话题。而今天,则是由方沫主导的对于午饭本身的交流,不过这之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话都是有方沫自己说的,而我和方泽只是偶尔接上一句罢了。

    方沫不停的在我和方泽的饭盒之中搜刮着她看起来不错的食物,不过为了不至于让我们两个吃不饱,把她的饭盒里面那些不好吃的当做‘等价交换’给了我们。虽然说是说是不好吃的,但是却也只从方沫她自己角度来看的。如果客观的评价的话,方沫饭盒里面的吃的,并不没有任何一种会被划分到‘难吃’一类。

    不过由于和我喜欢的方向不太一致,我对这些下了一番功夫的食物兴致却也不是很高,但这毕竟是对方的手制便当,就算是只能流于表面,我也必须装出其是一件完美作品的样子。

    “听唐乃萱说,你也经常自己做饭?”在方沫吵闹的间隙,方泽向我发问了,内容倒也是一个适合在餐桌上面提起的话题。

    虽然这是一个事实,但是谦虚可是最为宝贵的品质,所以对此我也只好微微一笑道:“很多时候还是会在外面买现成的快餐,毕竟我的手艺不怎么好。”

    “不,谦虚还是不必了。”他摆了摆手,做出一副很正经的样子说道:“因为我想向你请教一下一些外国菜的做法。”

    虽然我第一次给唐乃萱做的是咖喱饭,第二次也是有些偏向西式的肉酱面,但是就这样说是外国菜是不是就有些过了?在我的主观推测之中,这应该是都是唐乃萱没有跟方泽说清楚而导致的误会。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在做一些外国或是偏向外国风餐点的能力,确实是要比做一些中国本土菜系好很多。虽然我不是简单主义者,但是传统中式菜对我而言,也着实是有些繁琐费时了。

    而眼前的方泽既然如此决绝的向我提出了请求,我不接受的话也说不过去,但是为了不让自己被抬得太高,我也想到了一个好方法,便立刻开口道:“其实,我发现方泽你做的这些菜也都很不错,所以我们可以互相学习。要不单方面的教你,还要向你收学费可就太过意不去了,这就当我们两个互交学费了吧。”

    “嗯,这件事就先就这么定下,具体的时间和地点以后再说吧。”此话结束之后,方泽便几乎没有什么话了,整个场面又开始继续被方沫主导。而对于方沫责备我们二人谈话的方式太过正经这一点,我也只好点头认错了。

    不过就在这个我们已经快要吃完饭的时候,又有一个人推门而入了,而我就算不转头过去看,也听从声音上面分辨出来这是钟离学姐。

    不过学姐一进门就一脸歉意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刚才被班里的女生拉去一起吃午饭了。”

    “没什么,我们也还没吃完。”方泽那边倒是表现的无所谓的样子,而正在我和好奇他们要做什么的时候,还是方泽先开口说道:“既然人已经到期了,那我们就边吃边说好了,这样也不会耽误多少午休的时间。”

    学姐坐在了我的旁边,微笑着向我问候了一下,而对面的方泽也好像是在等待我们一样,直到我们两个重新将视线转回到他的身上的时候,他才开始继续讲:“那么,跟上个学期一样的规矩,我们这次的运动会配合项目以及场地的届时的承包方面的事项……”

    只听了两句,我便已经明白了,原来这是在讨论一个月以后的那次运动会的事情。虽然运动会本身是竞技为主的班级竞赛,但是这不妨碍其中包含了许多班级互相协助的要素,而这次谈判就是为了我和方泽这两个班在运动会可以形成一个互利共赢的联盟体系。

    据我推测,这类谈判应该是年年都有的,而且不局限于我们两个班,而去年的夏季运动会是由方泽和我们班前班长已经钟离学姐进行的商议,而那个时候方泽应该是看中了钟离学姐的能力,两人便第一次组成了联盟,而这次他又理所当然的找到了钟离学姐。而我,同时作为A班的班长以及灵异社的一员,在这方面更是属于局内人了。

    不过我承认,一开始有些轻视方泽了,我原本以为这会是一场在灵异社团员内部的友好协商,但是实际上从另外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寸土寸争来看,这并不是一场过家家式,而是一次真正的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