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极夜破晓 > 第三十六章 受伤(上)
    时间飞逝,转眼就到了十二月的中旬,虽然高三的学习是有那么一点紧张,但是比起在市里的日子,这里还是太闲适了,不过我倒是没有任何因为这悠闲的时光而懈怠的想法,我还是那个我,但是周围的环境却在发生着变化……

    十二月十八日,圣诞节的一周前,就在所有人都在为这个西方的节日节日而提前高兴的时候,我们的身边却传出了一个噩耗——钟离学姐的母亲过世了。

    在这之前,钟离学姐的母亲就一直在住院,身体很不好,需要靠呼吸机才能维持。而在十二月十八日当天,那所医院发生了一个大规模停电事故,原因还没能查明。而很巧合的是,本来应该是有应急供电设备的医院,在那天也没能派的上用场。最后,钟离学姐的母亲,因呼吸衰竭导致的缺氧而死。

    这件事钟离学姐一开始是没打算告诉我们的,想来也是不想因此耽误我们的学习,不过却还是被我和唐乃萱发现了——在钟离学姐请假的第二天,我们上门拜访了她,无法隐瞒的她终于是说出了实情。

    虽然对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的确不会产生太大的悲伤,但是想到钟离学姐被玩弄的命运我还是不免的感到沉痛。但是我这种人从小就对亲情没有太大的概念,所以安慰钟离学姐的事情也就只能交给唐乃萱了。而我则退出了哭声渐起的屋子,在钟离学姐的家转了转。

    钟离学姐原来的那个家我没去过,而这个家我也是第一次来,可以看得出来,整个家都整理相当的好。跟我不同,虽然在原来那个家的时候,我也有一个人长时间在家的经历,但是我整理的东西也只包括我所使用的东西罢了。至于其他那些我不会去用的东西,或许一两周才清理一回。

    和我的家差不多,这个家也感受不到多少亲情的气息,这或许也是这个家的确太缺少这方面因素的缘故吧。而家里通用的家具之外,唯一能让人感觉到钟离学姐之外的存在的,是摆在电视柜旁的一个立式的相框,里面放着一个青年男人的相片。

    我拿起这个相框,看到里面的青年男人正抱着一个小女孩,两人笑的都很开心,我想这就应该是钟离学姐和她的父亲了。虽然相片是很久以前的东西了,但是保管的却很好,丝毫看不出陈旧的痕迹。只是这张照片看的稍微有些奇怪,虽然是竖着照相机拍摄的,但是长度却好像有点短。

    我放下相框,冲着照片鞠了一躬。此时屋内的哭声也渐渐小了下来,我微微打开房门才发现,现在还在大声哭的是唐乃萱,而钟离学姐却成了那个安慰人的角色。由于心智上面成熟度的不同,这个角色竟然互换了,我对此也只是露出了一抹苦笑。

    那之后,我带走了还沉浸在悲痛之中的唐乃萱,而钟离学姐在我的劝说下,也同意我将这件事告诉给灵异社的全体成员,然后我们会全体出现在她母亲的葬礼上。这也是我们目前唯一能对钟离学姐,对她的母亲所做的一切……

    “咚咚咚!”平缓的敲门声响起,屋里传来了一个询问的声音:“是叶枫吗?乃萱没在家呢!”

    “吱~!”伴随着微微刺耳的响声,有些年头的金属防盗门被从里侧打开,里面探出了一个脑袋——是一个中年妇女,脸上的皱纹已经显现出来了,从一缕缕隐约可见的白发之中,甚至能感觉到一些苍老的气息。若不是唐乃萱说过她也是独生子女,我现在甚至会认为她是妹妹什么的,毕竟看到她母亲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显老了。

    “阿姨好!我是唐乃萱的同学,我是送她回来的。”我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后退一步以让唐乃萱的母亲能够将门彻底打开。

    “诶?乃萱的新朋友啊!快来快来!”唐母一边热情的说着,一边打开了大门,不过在看到我的状态的时候,却是呆住了:“这孩子,怎么了?”

    我转过头看了看我背上的唐乃萱,微笑着说道:“受了点小伤,然后还有点其他的事,可能是累了,就睡着了。”

    “那真是辛苦了!快进来,快进来!”唐母初步了解了情况之后,立刻催促我进屋,虽然我想先脱掉鞋再往里屋走,但是背着唐乃萱却不允许我做这样的事情,我只好现将唐乃萱平方在她的床上,然后在立刻返回客厅脱掉鞋子。

    “同学,你说乃萱受伤了,要不要紧啊?”由于还不太了解状况,唐母显得有些慌张,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大事,不过能不能帮我找一块毛巾?平时擦脚或是擦身上的那种就可以。”

    唐母立刻帮我找来了毛巾,而我则是走到厕所用冷水江毛巾浸湿,在将里面的水拧干。走到唐乃萱的身边之后,先是用手轻拍了两下她的脸颊,让她醒了过来。

    “诶?这是在哪了?”糖耐还是有些不清醒,眯着眼睛向我问道。

    我微微一笑道:“已经到你家了。先醒一醒,因为后面会有点凉,可能还会有点疼,不过也只能忍一下了。”

    “诶?”唐乃萱还没完全弄明白我在说什么,而我则是已经撸起了她的裤腿,缓缓将其左脚的袜子脱了下来。这之中唐乃萱还抖动了一下,不过却也因此吃痛,不敢再动了。至于我,则是将冷水浸过的毛巾,轻轻的敷在了唐乃萱的左脚脚踝上。

    “呜呜呜~~~!”不知道是因为凉还是因为疼,唐乃萱的身体开始颤抖,但是却也看的出来,她在极力的控制自己,不让自己的动作过大,免得让脚步的伤势扩大。

    虽然唐母问我还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可是这种小伤的确也就只需要一个人罢了,不过因为太过于关心唐乃萱,在我跟她说过不需要之后,她仍是带着担忧的目光守在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