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极夜破晓 > 第三十八章 方泽的感情
    “情……情书?”唐乃萱攥着手里的几个信封,不可思议的大叫道,顿时吸引了还留在班里的所有人的目光。

    “喂喂!班长!让你不早点处理,这下让你一年级的女朋友看到了,回去可有你受的喽!”

    由于唐乃萱的夸张反应,类似于这种的声音不断在周围传出,好在现在已经是放学之后好几分钟了,这要是一个普通的课间,所闹出的闹剧肯定也就不只是这种程度的级别了。

    虽然情况着实有些尴尬,但是我却也是见怪不怪了,打趣着对他们说道:“那你们还看什么?还不赶快回家,信不信我记仇之后在班主任那边参你们一本?”

    “好喽好喽!电灯泡什么的我可不当!只可惜了那帮痴心的姑娘喽!”一个同学这样说着的时候,仅剩不多人也都开始快速离开教室,而他们看向我也都是那种‘祝你好运’之类的调侃性的目光。

    待人群彻底走完之后,唐乃萱凑到我的身边,小声的问道:“喂!启虹,你哪来的这些东西?”

    “也许是风太大刮过来的吧。”我耸耸肩道:“这周末不是圣诞节了么,可能就稍微多了一点。”

    “稍微?”唐乃萱瞪大了眼睛问道:“你的意识是这东西原来就有了?”

    “第一封的话,应该是开学第二周的周五。”我直言不讳的回答着。

    “我的天……”唐乃萱好像是听到了什么重磅新闻一样,单手扶额,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我看她半天也没有动地方的打算,就先行站起身来说道:“走吧,毕竟今天已经晚了不是吗?”

    “哦,好。”一开始,唐乃萱好像是根本没听到我在说什么,只是机械性的点了点头,不过她立刻回想到了一件事,转身向我问道:“对了!那些……那些情书你要怎么处理?”

    “说实在的,其中的一部分名字我都不认识呢。”我无奈一笑道:“不过就这样放着或者丢掉肯定是对人家的不尊重,所以我决定回家才慢慢拆开读,然后每封信再回信一封。”

    我回头看着那些被放在桌子上的情书说道:“不过那些没写班级的也就要费力查一查了,但愿是别有重名什么的。”

    “挨……挨个回信?”不知怎么的,唐乃萱好像是听到了比刚才那件事还要让她震惊的消息,加之此时班里已经没有我们以外的任何人了,所以她这次的叫声也就只能用‘肆无忌惮’来形容了。

    “你没搞错吧?”唐乃萱把手贴在了我的额头上,看来是想看看我有没有发烧。不过就是这个动作,却让她身体一抖,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我连忙上前扶住她,不过唐乃萱的平衡性也很好,其实就算没有我的帮助,也不至于因此而摔倒,不过倒是还能看到她隐隐咬牙的痛苦表情。我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脚踝上的伤还没好,你就淡定点吧。”

    “这……这还不是……”唐乃萱又急又痛,有些说不出话来,虽然她还想逞强,不过在我的一再坚持之下,她也终于是同意让我扶着她走到灵异社。

    而走出教室门口的时候,唐乃萱低着头,轻轻的问道:“刚才说的……不是骗我的吧?”

    “不是哦。”我很自然的回答道:“当然那句‘大风刮来的’是不包括在内的啦。”

    “好吧……”说完之后,唐乃萱也不再提问,而是默默地被我扶着到了灵异社……

    “咚咚咚!”我和唐乃萱停在了灵异社的门口,我伸出手敲了敲门。

    唐乃萱一脸疑惑的看向我道:“你知道里面有人?”

    我则是用手指了指脚下说道:“这不是还没干呢吗?”

    对此,唐乃萱虽然表示理解,但却仍是有些佩服我的洞察力。

    即使片刻,门就被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方泽,而他也看到了我扶着唐乃萱的样子,不由得因此皱着眉问道:“你这是又怎么了?”

    “一点小伤而已,还用不着木头你来关心!”对于方泽的问候,唐乃萱却是一点都不领情,反倒是直接顶了回去。对此我也只能露出一抹苦笑,然后给方泽试了一个眼色,后者倒也是立刻会意,不再询问了。

    在那之后,我将唐乃萱放在了凳子上,然后边吃边给方泽、方沫兄妹讲述昨天的事情,其中包括唐乃萱的伤势以及钟离学姐的家事。不过考虑到某社长以后的颜面问题,那些丢人的细节部分我就一概略过了。除此之外还有钟离学姐的规划我也没提,因为钟离学姐现在还不想让我们两人原来的关系以及因此所带来的问题显露,所以我和她商定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将由她自己给我们来讲明。

    “噗!”虽然我已经略过了最丢脸的部分,但是方沫还是不由得笑喷了,她颤抖的拿着筷子向唐乃萱问道:“乃萱学姐你当时是不是向前扑到,来了一个狗啃泥?”

    “才……才不是呢!”不知道是脚踝还很疼,还是记恨我将这件事告诉给了方泽,唐乃萱在吃饭的时候一直都在颤抖,而在方沫这一激之下,更是气的连本就没有的事情,也不能立刻的否定了。

    不过相比起在这个时候还能挑起欢乐气氛的方沫,方泽的脸就显得阴沉的很多了,他放下了筷子,默默地看着面前的墙壁,自言自语道:“钟离变成这样了么……”

    我从侧面看向方泽,就已经能从他的平视前方的眼神中感到无比的悲痛和深深的无奈,那种感觉是那么的真实,就连极少有这种感觉的我也不由得被其拉入其中。但是呢,即使如此,我感觉到的不过也只是‘方泽的感情’罢了……

    虽然当天的午餐最后还是显得有些沉闷,但是好在也远没到不欢而散的程度,而关于另外两个尚未通知到位的人,我们准备在电话里面联系,毕竟此等大事,还是早些准备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