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我当皇帝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收复全境
    赵风拿起第一份竹筒,仔细的看了看。

    都是赤漆密封好的。

    证明中途没有其他人,打开过。

    赵风打开竹筒盖。

    倒出里面的竹简。

    仔细看了起来。

    里面有拿下望都的具体过程。

    因为上次赵风要反贼赎回张纯幼子一事。

    反贼内部出现了矛盾。

    所以一直不和。

    尤其是又听到了北方张纯战败的消息。

    差一点,就直接向赵风投降了。

    好在,又收到北方的消息。

    张纯、丘力居又打败了骑都尉公孙瓒。

    这才重新稳定下来。

    没多久。

    又收到北方消息。

    幽州牧断了反贼张纯的退路。

    使反贼张纯,无法返回中山国了。

    虽然反贼表面上,依然保持稳定。

    暗地里,很多人都起了小心思。

    这次田丰、典韦、周仓、黄邵、张武。

    兵临望都城下。

    反贼方认为张纯大势已去的人。

    立马打开了城门。

    弄的另一方人马,措手不及。

    全部被俘虏。

    下面还有附有一份名单。

    哪些是主动投降的。

    哪些是被俘虏的。

    赵风看完田丰送来的竹简后。

    拿起了张辽送来的竹简。

    依然是用竹筒装着。

    用赤漆密封。

    赵风打开竹筒。

    到处里面的竹简。

    看了起来。

    蠡吾的经过就简单了很多。

    蠡吾县令,一看势头不对。

    携带钱财,已经提前跑了。

    蠡吾县丞,有样学样。

    拿着钱财,也跟着跑了。

    县尉率领守城的士兵,把县丞的钱财全部抢了。

    然后就往河间国逃离。

    等于蠡吾已经没人守城了。

    张辽和薛俊,轻松拿下蠡吾。

    赵风看完竹简后。

    转头看向赵狗蛋:“每人打赏两百钱。”

    “在去派人叫甄尧过来一趟。”

    赵狗蛋一拱手:“遵命。”

    说完,就从左袖口,掏出个钱袋。

    丢给了传令兵:“你们两人去分了吧。”

    两传令兵一拱手:“谢赏!”

    说完,就退出了议事厅。

    赵狗蛋,也跟着退出了议事厅。

    翌日。

    赵风又收到捷报!

    张辽和薛俊拿下蠡吾后。

    没有休息,第二天就拿下了安国。

    拿下安国后,整个中山国超过一般的城池,已经被赵风收复了。

    当天中午,收到张武和黄邵的捷报。

    唐县也已经被拿下了。

    当天下午。

    又收到周仓和典韦的捷报。

    蒲阴也已经被夺了回来。

    等于整个中山国,只剩下北平和广昌,两个县城了。

    赵风虽然十分高兴。

    但也没有得意忘形。

    因为这一切,都是预料之中的。

    反贼张纯的兵马,都调往了幽州。

    如今中山国,根本没什么守卫兵马。

    不出意外。

    拿下北平和广昌,也不会太费什么功夫。

    那么可以在年前。

    收复中山国全境了。

    也好让大家过个安稳年。

    常山国,都城元氏。

    相府议事厅。

    一守卫快步走进议事厅。

    单膝跪地,一拱手:“报!”

    “府外有一暗哨求见。”

    “他说,他是从毋级赶回来的。”

    “有要事汇报!”

    中山国相藩鸿点了点头:“传进来。”

    守卫一拱手:“喏。”

    说完,就起身退出了议事厅。

    不一会。

    暗哨走进议事厅,单膝跪地,一拱手:“见过国相!”

    “属下深入中山毋级。”

    “得到惊天的大消息。”

    常山相藩鸿听后,来了兴致:“快快道来。”

    暗哨整理了一下话术:“根据属下从中山毋级打探到的消息。”

    “毋级已经被九门县令赵风,收复了回来!”

    “不但如此。”

    “还听闻,九门县令,开始对新市、汉昌方向用兵。”

    “据闻,不但新市、汉昌已经被拿下。”

    “就连上曲阳、安熹,也已经被拿下了。”

    常山相藩鸿,赶紧拿出地图。

    仔细的看了起来。

    突然大叫道:“赵风小儿,这是要合兵都城卢奴了。”

    “他好大的胆子!”

    “不来常山国的解围也就罢了。”

    “居然敢私自用兵,收复中山国?”

    然后盯着暗哨:“可有证据?”

    “你可敢用项上人头担保,此事为真?”

    暗哨点了点:“属下特意留意了,从毋级出来的粮队。”

    “每隔两天,就有粮队出来。”

    “还有差不多一千人护送粮队。”

    “此事应该为真!”

    常山相藩鸿,环顾一圈:“诸位如何看待此事?”

    “要不要奏请陛下。”

    “治九门令私自纵兵的大罪!”

    一身穿绿色缣衣的儒士,行了一揖:“只怕奏请陛下,也没什么用。”

    “就更别说治罪了。”

    “如今大汉,烽烟四起。”

    “有人能平叛,陛下高兴还来不及。”

    “怎么可能会去治罪?”

    “说不定还会被重用!”

    “职位立刻比使君还高。”

    一身穿蓝色缣衣的儒士,行了一揖:“九门令只是没有接受使君的军令。”

    “使君如何知晓,九门令就没有接到他人的命令呢?”

    “如果九门令是依令行事。”

    “使君之举,岂不成了笑话!”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使君无意中,得罪了一大批人。”

    “比如,九门令立此大功。”

    “加官是肯定的,说不定还会封为侯爵!”

    “使君这么做,肯定把九门令得罪了。”

    “其次,如果九门令是听令行事。”

    “那么使君,就把九门令身后之人,也得罪了。”

    “能越过使君,直接给九门令下令之人。”

    “官职肯定不低!”

    常山相藩鸿,一拍案己,看向没有说话的人:“诸位也是这个意思吗?”

    看到没人搭话。

    常山相藩鸿怒道:“诸位难道就不认为。”

    “赵风小儿是私自用兵的吗?”

    “大汉律法,私自用兵者。”

    “军法处置!”

    “我意,立刻把此事奏报陛下。”

    “如果不严惩赵风小儿。”

    “以后岂不是人人都可以私自用兵了?”

    “不能助长此风!”

    中山国,都城卢奴。

    相府议事厅。

    一传令兵,快步走进议事厅,一拱手:“报!”

    “周司马我要传来捷报!”

    “已经拿下了北平。”

    “典军侯,不日便可返回”

    赵风大笑道:“好!”

    “看来年前收复中山国全境,是没什么问题了。”

    然后转头看向赵狗蛋:“打赏他两百钱。”

    赵狗蛋一拱手:“遵命。”

    说完就准备掏钱。

    赵风转回头,自语道:“能不能年前收复中山国全境。”

    “就看张武和黄邵的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