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英雄联盟之神级召唤师 > 第4章 :究极无敌大变身
    6川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在梦中,他身处于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空间内,忽然一颗泛着金光的小珠子漂浮在了他的身周,6川伸手捧起那颗珠子的同时,一股光明将所有的黑暗给驱散。同时周围的景象也显现了出来。

    6川赫然出现在半空中,以一种上帝般的视角,鸟瞰着脚下的世界,那是一片富饶美丽的土地,无数的人们就居住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之上,他们勤勤恳恳着耕耘着,将这片土地打理的美丽干净,他们无忧无虑。耳旁还能听见一阵又一阵的欢声笑语。

    “这是哪里……”6川低声喃喃着,他低头朝着脚下看去,而就在这个时候,画面忽然一转,一抹黑色从远处的天边缓缓侵袭,如同一张落入了墨缸中的白纸般,不断被染上漆黑深邃的色彩。

    黑暗的色彩迅的腐蚀侵略着6川脚下的大地,转眼间,耳旁的欢声笑语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无尽的绝望与哭喊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耳边。

    脚下的大地被腐蚀的只剩下枯萎的颜色。

    这时候,6川所处的空间像是被人大力拉扯过一般,急剧的拉伸,就连一直在鸟瞰着脚下世界的6川本身,都变成了一个极为渺小的蝼蚁。

    他抬头望去,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难以言状的庞然大物,如同他鸟瞰那脚下的世界般鸟瞰着他,那个庞然大物身上散着令人心悸的气息波动。

    6川从看到它的那一眼起,整个心中都被极度的绝望给占据,说不上为什么,但却感觉到了一股无力,仿佛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它的掌控,逃离不了这个空间被它所支配的事实。

    这种恐惧的感觉,就连6川坠崖的那一刻,被那杀人如麻的佣兵践踏的那一刻,都没有体会过,他没有一刻像是现在这样绝望,绝望头皮麻木,绝望到手脚冰凉。

    就在这个时候,6川脑子中忽然“嗡”的一颤,那颗被他捧在手中的小珠子再次光芒大盛,从中漂浮出了无数道气息,钻入了6川的身体内,6川心中的恐惧在那一刻瞬间烟消云散,同时他还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与勇气。

    与此同时,一张张熟悉的脸颊在6川的脑海中缓缓浮现而出,他顿时恍然,咧开嘴角轻笑了笑,低声喃喃道,“原来……是这样啊,我懂了,我会带着你们所有人的力量,去战胜它的。”

    说罢,6川缓缓抬手,轻轻的朝着半空中一抓。

    “呲啪!!!”眼前的景象,连同那庞然大物一起,如同破碎的镜子般碎裂了开来,烟消云散过后,6川又身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此时,在不知道多遥远的另外一个空间内,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先知,未来的幻影已经传递给他了吗?”

    “已经传达到了,只是我却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无数块未来碎片……瓦洛兰大6的未来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只怕是我也无法预知。”

    “传递到就好了,上天已经替我们选出了人选,那么剩下的,就听天由命吧。”

    ——

    “啪!”6川脸上多了一个五指印,将他从睡梦中打醒。

    “谁?谁偷袭我!”6川捂着脸从地上跳了起来,左右环顾了半天,才看到眼前一张俏脸泛着微红的迦娜,以及她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手。

    “你打我?”6川瞪着迦娜。

    “呵,没杀了你就算是好事了,本还担心你这家伙死掉了,刚凑近一看,你就……就……”迦娜实在不好意思把刚才的场景再复述出来。

    本来念在他赶跑了那帮家伙还帮自己解开了圣物结界的份上,趁着他昏迷的这段时间守在他身边,以防一些密林中的魔兽把他给叼走什么的。

    结果原本睡的还算安稳的他,忽然一下就开始乱动了起来,仿佛在做什么噩梦一般。

    迦娜见状有些于心不忍,刚想上前看看他到底什么情况的时候,谁知道那家伙伸出手一把就抓住了自己的……胸部。

    嘴里还念念有词说着什么‘我会带着你们所有人的力量去战胜它的’这样不知羞耻的话语。

    迦娜一听就怒了。

    什么玩意儿?你还想让多少人摸老娘的胸?

    所以她也很干脆,一巴掌把6川给扇醒了。

    “我怎么了?难不成还摸了你的胸?这么气愤。”6川没好气的说道,任谁在睡觉的时候被人一巴掌扇醒,都会生气的。

    结果话音刚落,就看到迦娜那一张俏丽的脸蛋逐渐阴沉了下去。

    6川顿时意识到不好,“我刚才难道在昏迷的时候……真的摸了你的……”

    “闭嘴!!!”迦娜额头青筋暴起。

    “好好我闭嘴。”6川连连妥协道。

    要真是摸了她胸部,被扇了一巴掌的话,倒也不算亏,毕竟在6川那个世界,‘摸一下漂亮的大姐姐胸部只被扇一巴掌而已’这样的好事要是传出去,肯定会有无数吊丝排队等着被扇的。

    唉,说多了都是泪。

    “对了……那群家伙跑了?”6川扯开话题道,他依稀的记得自己在昏迷前,好像是赶走了那群佣兵。

    在看到迦娜轻轻的点了点头后,6川又道,“那你的那啥圣物呢?也拿到了吗?我刚才本来是想帮你拿的,但是一触碰到就被反弹回来了。”

    6川说话间,迦娜从身后掏出一根泛着玉色的细长法杖,那法杖浑身上下流转着不凡的光芒,以及隐隐存在于其中的强劲风意。

    “可能是需要风精灵族血脉继承者才能支配它,我一取就将它取下来了,不过虽然说拿到了,但是却没有办法使用。其中似乎还有什么封印,依靠我自己的力量却是没有办法解开它了。”迦娜柳眉轻皱,她在得到法杖过后也尝试过动一些风系的能力,但是强度并没有被提升。显然法杖的能力没有被开出来。

    “能拿到就行,以后多琢磨琢磨,肯定能研究通透的,我在家里没事就玩玩什么3d定制女仆,一开始也不会玩,后来多摸索就……”6川忽然现自己说漏嘴了,就赶紧住嘴。

    迦娜疑惑的看着6川,“3d定制女仆?什么意思?”

    “呃,没什么没什么。”6川赶紧摇头。

    “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家伙隐藏的还真够深的啊,居然能以一己之力对抗六名黄铜五星的武士,我还真是看走眼了。”迦娜眯眼上下打量着6川。

    被迦娜这么一提醒,6川顿时想起了自己昏迷前,险些被那中年男子给杀掉的时候,是一颗神奇的小珠子救了他,他急忙摸了摸胸口,现贴身的衣服里,的确是有着一颗半个掌心大小的珠子,因为6川从坠落过后就一直处于跑路的阶段,所以他都没怎么注意,这小珠子是从什么时候在他身上的都不知道。

    6川旋即又联想起了刚才的那个虚幻飘渺的梦境,梦境之中的那颗珠子,与自己怀里的珠子是一模一样的。

    “那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更早之前珠子显形的时候,那段在我脑海中回荡的声音……抵御虚空……改变的钥匙……不是很懂,不是很懂你们这个世界的套路。”6川一脸疑惑的掏出小珠子在手中翻过来翻过去的,只不过现在的小珠子上黯淡无光,就说它是一颗最下品的宝珠都会被人嗤笑。

    “这是什么东西?”迦娜见6川手中的珠子,顿时好奇的问了一句,6川回过神来急忙把珠子给塞进怀里,仿佛生怕被迦娜给抢走似得。

    虽然没弄明白,但这珠子里一定隐藏着什么力量,否则刚才自己早挂掉了。还是谨慎小心的好。

    “呵,要想抢我趁你昏迷的时候就可以抢走了,还用等到现在么。”迦娜不屑的冷哼一声,一脸鄙夷的看着6川。

    “好好好,你无私,你伟大,圣物你也拿到了,按照约定,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6川耸了耸肩。

    迦娜将一缕丝别过耳廓,看了6川一眼,迟疑道,“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德玛西亚?我去那边有事要办,两人结伴,也算有个照应。”

    经过刚才6川展现的强大实力,对于目前还处于追杀中的迦娜,跟6川组队是一种最聪明的选择。

    不过咱们的6川同学表示。

    奶奶个腿的,刚才还想杀老子,现在一看老子牛逼起来,就抱大腿了?

    我会答应吗?

    会答应吗?

    “德玛西亚你自己去吧,我只不过路过旅个游,见你可怜顺便救你一手罢了,不用谢我,记住我的名字,雷大锋。咱们有缘江湖再见。”6川做了一个男人都喜欢做的事情,装逼。

    他本来想挫一挫这小妞的锐气,两人同行,总得有一个拿主意的,他想让迦娜知道知道,结伴可以,但自己才是老大,她不过是个小跟班。

    喝洗脚水……啊不对,端洗脚水的那种。

    “不要脸。”结果迦娜并没有讨好6川的意思,而是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之后,扭头就走,仅仅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她就消失在了这片密林之中,度之快让6川膛目结舌。

    “跑的还真快啊这小妞,不过是开个玩笑啊,难道说这个世界的妹子都不开玩笑吗?”6川有些无奈的摸了摸脸颊,抬头望了一眼已经逐渐拉下黑幕的夜色,在这密林中逗留了也挺久了,是时候该找一找回去的路了。

    按道理来说,既然能穿越过来,那就应该有回去的路,6川想再折返回那片初次登录的湖,这时忽然一阵阴森的冷风拂面,让6川浑身都打了一个寒颤。

    “这瓦洛兰大6的温差也太大了吧。白天还好好的,晚上就这么冷了么。”6川双手抱胸,摩擦了一下肩膀,刚打算扭头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睛在盯着他。

    紧跟着,这密林丛中又多出了许多双绿色的眼睛,以及一阵阵低沉的咆哮声。

    6川极为不幸的遇到了一个狼群。

    “你……你们这些野兽,以为我会怕你们吗,刚才老子可是打跑了一群壮汉。”6川咽了咽口水,从怀里摸出那颗小珠子横在胸前,摆了一个非常帅的姿势,嘴里念念有词道,“宇宙究极无敌大变身!!!愚蠢的兽类,你们趁现在跑还来得及,呵呵呵。”

    三秒钟过后……

    6川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不动,手中黯淡无光的珠子没有任何的反应,一阵冷风袭来,狼群们的毛肆意摆动,眼中幽光更盛。

    “咕咚……”6川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对着眼前的一群狼干笑道,“嘿嘿……那啥……几位大哥们想必只是来散步的吧?小弟只是路过,就先不打扰几位狼大人的雅兴了,哈哈……哈哈哈……麻痹!救,救命啊!迦娜你在哪里啊!”

    密林间传来一阵凄惨无比的呼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