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英雄联盟之神级召唤师 > 第10章 :佣兵团
    “呕!”狭小的厕所内,回荡着6川撕心裂肺的干呕声。

    一声接着一声,仿佛要把肠子都给呕出来一般。

    随后,6川拧开水龙头,不断的用手捧起水泼在脸上,拼命来回的搓着脸颊,想把脸上的血渍给清洗干净,想把一双手上的血腥味给洗去。

    一边又一边,直到他的衣领都被水给打湿,头前的刘海都被粘成了一簇一簇。

    6川这才停下了动作,仿佛脱虚了一般的,脸色苍白,无力的靠在墙边,身体缓缓顺着墙壁缓落。

    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杀人了?

    他不敢去回想刚才所生的事情,那个家伙临死前那恶毒的眼神,那顺着伤口缓缓流淌出来的破碎内脏,都如同一把冰冷的锥刺,狠狠的扎在他的心头上。

    杀人,这对于6川来说,不仅仅是不敢做,更是从来都不敢想的事情。

    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如果在自己手中被扼杀,那该是怎样的一种负罪感?

    6川不是杀手,不是刺客,更不是一台杀人机器,他做不到流露出那种冷淡到近乎与麻木的神情,看着一个人在自己面前倒下,永远也站不起来。

    “好点了吗?”这时候,一道声音冷不丁的从门口传来,吓的6川一个激灵,猛然扭头朝着厕所门口望去,才现是迦娜抱着胳膊倚靠在门边上,淡淡的询问着。

    “我……没事。”6川双手抓着头,将脑袋埋在双膝上,声音听上去非常的疲惫。

    “没事的你,可不会像现在这样沮丧。是自责?”

    “是……也不是……”6川苦笑道。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刚才不动手,那么死的人就会是你,还有我。他的实力至少在黄铜3星。”迦娜轻叹了一口气道。

    “这种问题我也考虑过,可是我……”6川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一般,说不出来,咽不下去。

    “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多余的怜悯是会葬送掉自己的性命的。”迦娜冷冷的瞥了一眼6川。

    6川喉结动了动,终究化作了一声苦笑,“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杀了人啊,说点自私的话,我不会去管他的死活,他生前有着怎样的经历我也不想知道,他有没有深爱着的,被深爱着的人,我都不想知道。我只是知道我杀了人。我剥夺了别人活下去的权力,这是只有刽子手才会做的事情,而我现在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刽子手。”

    6川的声音随着情绪慢慢增大,他继续激动的说道,“或许以后的某一天,我从梦中被惊醒,看到的是一双血淋淋的手,那是我自己的手,我用那双手剥夺了别人的生命。或许我在面对我的家人,我的朋友的时候,我都会抬不起头来……”

    或许在迦娜看来,6川的这种表现,有点太过于懦弱了,在瓦洛兰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里,如果你不变得更强的话,那么你就会被永远的踩在脚底下,无法站起来。甚至还会被人抹杀掉。

    可是在6川接受的教育中,所有的理念,所有的现实,都在告诉他,杀人是绝对的错误,是无法被原谅的错误,杀人犯们都会或多或少的出现精神扭曲,而杀人成魔的杀人犯们,都已经成为了无法被人理解的疯子,恶魔。

    气氛在这一刻凝固了,沉默了许久的迦娜,将耳边一缕丝别过耳廓,望向了一旁轻声道,“我也杀过人,在我们风精灵族被灭的时候,我也曾杀过几个入侵者,可是我却不觉得那是错误的,因为他们让我失去了我最亲的人,我最亲的人倒下了,我对他们说:你们快站起来吧,站起来我们一起逃离这里,我们隐居在山林里,与世无争,不去奢望其他更多的东西。可是……”

    说到此时,迦娜有些哽咽,眼圈悄然泛红,“可是你觉得他们还会再站起来吗,他们还会再听见,哪怕是我说的一句话吗?”

    6川沉默了。

    或许迦娜说的有几分道理,如果换做是自己最亲的人呢?自己看着他们的死亡,难道真的因为杀人是一种极端的错误,而去无动于衷吗?

    或许在最亲的人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恐怕但凡有良知的人,都会拼上自己的努力哪怕性命,不惜一切代价去挽回吧?哪怕是杀掉那个威胁者,担上法律的责任。

    在法律面前,无亲情可言。

    可是在亲情面前,何尝不是无法可言?

    “杀人从来就不是一件对的事情,哪怕在战争之地的诺克萨斯,也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可以随意杀人。但是如果是为了自己所要保护的事物,那么仅仅只是杀人这样的事情……”迦娜别过脸去用手抹掉眼泪,抽泣道,“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啊……”

    看着眼前抽泣的佳人,6川心中一动,一种模糊又清晰的感觉渐渐涌上心头。

    他仿佛明白了一些什么。

    “抱歉,让你替我担心了。”6川咬了咬牙,扶着墙站了起来。

    “我只是为我死去的亲人们而伤心。”女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她可以在上一秒钟哭的梨花带雨,也可以在下一秒钟安若自如,仿佛什么都不曾生过。

    除去那已经泛红的眼圈。

    “好了,不谈这让人沉重的话题了,事情已经生了,或许在这里,我要重新接受这里的规则,任何游戏都是如此,不接受规则的人,只会出局,不是么?”6川此时想明白了很多,身上的担子也没有刚才那么重了,他轻轻的笑了笑。

    即便是迦娜不说,但是6川心里也明白,迦娜对他说那番话的意义,有多半都是为了开导她。

    这个精灵或许真的不像是她表面上的那么冷淡,那份冷淡只是一种对任何人都不信任的戒备,如果能够窥探到她的内心,或许那会是一颗透明无瑕的水晶。

    “对了,那个小妞呢?”6川又问道。

    “刚才房间里的那个么?已经被人接走了,听说她是德玛西亚的公主,而且还是唯一的一位,因为被禁足在皇宫内多时,所以私下偷偷跑出来玩,怕行踪泄漏出去,这才故意不带上精锐的侍卫。刚才来接她的那位侍卫,气场隐隐已经达到了白银阶,如果是那侍卫在身边的话,或许也不会生这么多事情了吧。”提起黛米,迦娜也有一丝感同身受的怜悯。

    如果当时不是6川拼了命的护住她,或许她早就死在那里了吧,如同自己被杀掉的族人一样。

    再耀眼的公主,死的时候可都不会太漂亮。

    想到这里,迦娜倒是有些诧异的看了6川一眼。

    这家伙,似乎救人不分缘由。哪怕把命搭进去,都要先救了再说。这么傻的人到底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不过,或许这也是一向从来都不相信任何人的自己,却愿意跟他组队的理由吧,迦娜嘴角扯出一抹不可察觉的弧度。

    “喂喂,你看着我傻笑什么呢?”6川伸手在迦娜面前晃了晃。

    迦娜回过神来,脸蛋一红,又很快镇定的冷笑道,“呵。”

    “……我现你这个人真没什么意思。”

    “谢谢。”依旧冰冷的声音。

    “所以说没有在夸你啊。”6川抽了抽嘴角。

    ——

    距离上一次黛米公主殿下被差点刺杀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多天。

    这十多天内,刺杀的消息也不知道被谁走漏了风声,继而在民间流传了开来,饭饱茶足之余,都会被人拿出来说道说道,毕竟这可是近期内德玛西亚最震撼的消息,大家在说事的同时,也暗暗庆幸好在公主平安无事。

    毕竟黛米公主在平民百姓中的形象,是非常文静乖巧,淑女的不行,每年庆典的时候,她乘坐的马车路过街道的时候,总会露出那一副恬静优雅的笑容,注视着百姓们,宛如女神降世,让庶民们为之疯狂。

    如果要是调取一份梦中情人的投票表,那么这位刚刚才举办过成人礼的公主殿下会占据德玛西亚百分之6o以上的票选,剩下的百分之4o会归于德玛西亚另外一个传说,关于天才魔法少女拉克丝。

    拉克丝会被黛米压票近百分之2o也是有原因的,传闻是她那生性彪悍的哥哥,有德玛西亚的居民表示,常常在把拉克丝当作yy对象的时候,会冷不丁的想起她哥,久而久之会早泄……所以还是yy公主殿下比较合适。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次公主遇刺的事件中,还有一位神秘英雄广为流传,由于一话胜一话的缘故,到了最后的版本,变成了一位至少黄金阶的勇士,脚踏七彩祥云,身披流光战铠破窗而入,仅仅是一根手指头,就碾碎了刺客的骨头,同时拉着公主殿下软若无骨的小手,上了南瓜车,对她柔声道:跟我走,我养你,也养狗。

    反正大概就是这类坊间传闻,虽然绝大部分都是夸大其词,不过依旧足以让人拿来津津乐道。

    不过不管在民间传闻的如何厉害,咱们的当事人6川同学,依旧淡定的在德玛西亚野味饭馆,赚着他的小钱。

    德玛西亚野味饭馆目前的收入已经颇为稳定了下来,一些刚忙完活路过的人们,都会顺路捎上一份,并且让他们送餐上门,体验一把贵族快感。

    6川更是被地中海老板当作送财菩萨给供了起来,整天压根不用他忙活什么,只需要帮忙出出主意,改进改进饭馆不足的地方就可以,这一度让一直站在门口微笑的迦娜恨的牙痒痒。

    不过考虑到6川这么拼命的赚钱也是为了能让她早点跟布罗格朗大师匠取得联系,迦娜这才愤愤的表示,放他一条生路。

    十多天内,6川并没有因为轻松了下来,而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提升自己的剑术。

    有着爆斩的开路,再使用起剑来,随着多日的练习,6川也算是得心应手了,随着剑术的精进,6川还意外的现,自己的实力比之前好了不少,只是可怜了6川那找不到女朋友的邻居,每一天都在‘爆炸’中惊醒。

    “喂。”夜晚来临之时,饭馆关门之际,忙碌了一天的迦娜洗完澡,换上一身睡衣后,敲开了6川的房门。

    “大姐,咱们讲点道理好不好,我是有名有姓的男人,你天天叫我喂是几个意思?”6川敲着二郎腿躺在床上,斜眼看着迦娜。

    迦娜二话不说脱下自己玲珑玉足上的拖鞋就朝着6川丢过去,“你咋不上天呢?这几天得瑟个没完了?”

    6川急忙一骨碌躲过,又从床上捡起拖鞋一路小跑的给迦娜送过去,“嘿嘿,那啥……别生气别生气,我也知道你天天站在门口当迎宾非常的辛苦,但是这位小同志你要知道,咱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有一个美好的将来。”

    “去!”迦娜接过拖鞋一把推开6川,“谁跟你有将来了,修好法杖咱们就各奔东西。”

    “唉,绝情的女人。”

    “呵。”迦娜嘴角挂着招牌式嘲讽的冷笑。

    “那么这位美丽的女士,请问你大半夜不睡觉的,杵我房间门口干嘛呢?”说话间,6川嗅着迦娜身上淡淡的体香,假装漫不经心的朝着迦娜身上瞥了一眼,两眼。

    好几眼。

    心中暗叹道。

    可惜了,这大妹子穿的太严实了,看不到什么春色,自从最早时候的惊鸿一瞥,就再没遇到过福利,当时要是能把那一刻记录下来,以后也是值得撸……咳咳,值得怀念的回忆。

    “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就是想问问你,过两天就到了一年申请一次的佣兵团开放日了。”迦娜说话间打了一个呵欠,看来忙碌了一天的她的确是有些累了。

    “佣兵团?干嘛的?”6川诧异道。

    【又是4ooo字章节,相当于2k作者2更呦~快夸我勤奋,晚上还有一更,大概在六七**十点左右,如果到时候你们还没有看到更新,就请紧握手中的西瓜刀……然后等到11点再刷新一下网页吧~】

    【再ps:其实这章不是我想拖的,主要是前面那部分对死亡的理解,这方面的问题困扰了我比较长的时间,这东西不好写……看到这里一定会有细心的读者要问了:末路大帅逼,那请问你为什么会写的这么透彻呢?马萨卡你杀过人?

    作者:呵(招牌式冷笑),不是跟你们吹逼,我隔一段时间就要杀那么几亿个人玩玩,不过动动手的事情,怕了没?怕了就赶紧投票,放你们一条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