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英雄联盟之神级召唤师 > 第38章 :再遇见
    无畏先锋,又被称作为无畏军团。

    这是一支德玛西亚最为精锐的军队,整个军团只有3oo名骑士,以及十名少将,一名上将。共计311人,统一以银色盔甲为着装,军团内采用最严酷的优胜劣汰制,实力强的骑士向上爬,排名靠前几的骑士甚至有机会冲击少将的位置,而实力弱的骑士,则会被实力较强的新鲜血脉给挤出去。

    虽然严酷,但是正是因为这种制度,才保证了无畏军团一直以来的强大,每一位骑士都只能不断的进步,否则就会被淘汰。

    在敌人面前,无畏军团就仿佛一把尖刀,足以破开最坚固的防线。

    无畏军团虽然是德玛西亚最精锐的一支军队,可是它的立场却又非常的奇怪,它并不隶属于德玛西亚任何的一支部队,也不听从于任何一位皇室贵族的指挥,哪怕是现任皇帝也无权指挥里面排名倒数第一的骑士,他们甚至可以将皇帝所说的话当成空气。

    如果说无畏军团的骑士们听从谁的命令,那么只能是,也只服从于他们的最高指挥官——盖伦上将。

    无畏军团唯一的主旨就是保家卫国,若有敌人侵犯,他们会穿上战袍,血弑战场,用敌人的鲜血来祭奠德玛西亚的土地。

    其上将盖伦更是信奉着唯一的理念:人在,国在。

    这样一支连皇帝都无法管动的军队,就连每年国家庆典的时候都极少露面的队伍,现在却出动了十余人,却仅仅只是为了抓捕一人,这样的行为让尤尔很是费解,要知道想进入无畏先锋团,最低最低的要求也是需要达到黄铜3星以上的武士,而排名越前的武士,实力越强。

    不过想到无畏军团在德邦城中的威望无人能及,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士官能惹得起的,尤尔顿时做出了决定。

    “你们几个,给我拦住前面那个家伙!”尤尔指挥着自己的士兵,想将那慌忙逃窜的人给拦截下来。

    本来尤尔都躲在了士兵的身后,生怕那跑路的家伙一言不合大开杀戒,毕竟这可是足以让无畏军团出动十余人抓捕的对象,实力强劲也无可厚非。

    直到他听见了一阵女孩家特有的娇柔嗓音,“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快放开我,那些家伙要追上来了!”

    尤尔抬眼一看,才现眼前这个被自己士兵轻而易举就扣住了双臂的女孩,她有着一张精雕细琢,巧夺天工般的鹅蛋脸,娟秀的五官上带着一丝急切,一头金丝如水般洋洒在肩上,身上穿的却是一身皇室特制的丝绸长裙。

    皇室有着专门的服饰,只有皇室血脉的继承者才有资格穿戴,其衣服做工精美不必多说,最主要的是那胸口缝绣的一朵金色无名花,象征着皇室的身份,哪怕是德玛西亚城中最大的贵族,也不敢乱穿皇室服饰,那可是要掉脑袋的死罪。

    尤尔的脑子转的飞快,他能做上这个位置一直到今天还没有被人给挤下去,说明他还是有几分脑子的。

    “有着皇室血脉,而且又是一个仅有十七八岁的女孩……”忽然想到了什么的尤尔,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们居然俘获的是德玛西亚皇室唯一的公主,黛米殿下!

    “快放开她!”尤尔声音都有些颤,身为局内的最低级士官,他明白眼前的这位公主对他而言,是多大的一尊大山,尤尔说话的同时急忙单膝下跪,将右手按在胸前行贵族礼,“庶民尤尔见过公主殿下,刚才多有冒犯,请公主殿下原谅。”

    “呸!”黛米呸了一口,仅仅只是为了将跑路时不小心飞进嘴里的丝给吐出去,她捋了捋头,一扭头,一张精致的脸蛋上就挂满了绝望,像个孩子般撒气道,“米恩,你们够了!都关了我半个月了,你们还想怎么样啊!你们无畏军团不是不插手皇室的事情吗?干嘛管着我!”

    此时那十余名身穿银色盔甲的士兵终于赶到,走到黛米身前统统单膝下跪,齐声道,“见过公主殿下。”

    “繁琐的礼节,一群不会变通的家伙!”黛米双手叉腰,可是脸蛋上却又满是无可奈何之色,只能叹了一口气,“真烦!”

    自从半个月前她在德玛西亚城中险些遇刺之后,现任皇帝便将她给禁足在了皇宫之中,不允许她踏出半步。

    为了提防着自己这个玩心极重的小女儿又偷偷跑出去,皇帝还亲自与盖伦上将商量了一番,才请动他分出一小批人马,镇守在黛米的房间外。

    “公主殿下,虽然我们不听从皇帝的命令,可是我们对于盖伦上将的命令是绝对的服从,这次是他排我们来看守你的,如有得罪的地方,请公主殿下见谅。”此时从那一批银色盔甲的士兵中,走出了一位高大年轻的男子,他留着一头银色的长,齐至眉梢,一张棱角分明的帅气脸颊上,露出了一抹让无数妹子都会痴狂的温柔微笑。

    “切,说的那么好听,不就是看你是你们团里最弱的那个少将,根本没什么用,就把你派过来看着我?”黛米跑路未成功,只能说两句风凉话泄愤,那叫做米恩的少将,却只是微微一笑,不做任何反驳。

    “公主殿下,我们回去吧?”米恩微微侧身,替黛米让开了一条路,黛米无可奈何的提起了长裙的下摆,刚打算转身的时候,却现了站立于一旁的6川。

    “诶诶!你……怎么是你……”黛米有些惊讶的望着6川,支吾了半天之后说出了一句让6川差点想把那小妞给弄死的话,“你怎么还没死啊?!”

    “……”6川嘴角抽了抽,其实他刚才就将黛米给认出来了,不过别人一介公主殿下,以6川现在的身份,贸然上前跟黛米套近乎,万一黛米来了一句‘你谁啊’,6川反而显得更丢脸。

    而且6川也不是一个因为对方有多高地位,他就会上前讨好拍马屁的人,所以6川索性站在一旁不吭声,结果没想到这公主殿下眼尖,反而把他给认出来了。

    不过对于黛米来说,她就算忘记谁都不会忘记6川,就连黛米最近半个月的梦中,都经常梦见6川……当然,梦里并不是什么你侬我侬的甜蜜场景,而是她一脚踩在6川头上仰天大笑,再么就是把6川给绑在一颗大树上疯狂的用鞭子抽打他的场景,完事一边抽还一边说,“让你摸我胸!让你说我平胸!让你抱我!打死你!”

    6川被认了出来,只能干笑了两声,摸了摸脸颊,不做任何回应。

    他也不好回应,难道要顺口来一句‘没错就是我,不知道半个月未摸,你的胸大了没?’

    要真这样说,6川估计他会被那帮无畏军团的骑士乱枪戳死。

    此时心中最震惊的人,便是尤尔了。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随便从大街上抓来的一个人,居然跟公主殿下认识……这要真追究下来,他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此时的尤尔只能将脑袋埋低,不敢作声。

    “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黛米望向6川,还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却瞥见了他身后的一群士兵,冰雪聪明的黛米顿时便明白了什么。

    一群士兵围着6川一行人,还有没反应过来的士兵依旧在拿着长枪指着6川等人,如果说他们只是关系好然后一起逛个街等会去喝个花酒什么的,傻子都不信。黛米那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两圈,忽然狡黠的笑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黛米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尤尔,这个家伙就是刚才指挥一群士兵抓住自己的罪魁祸。

    “庶民克里斯·尤尔,是一名士官。”尤尔急忙回答道。

    “哦?士官?那么你与他是什么关系?”黛米伸出玉葱般的手指头,指了指6川。

    “……”这就是最让尤尔犯难的地方,他在微微犹豫过后,终于还是偏向了6川那一边,“他只是问问路……我让士兵给他带路。”

    “是吗?”黛米眸子轻眯,又看向了6川。

    6川还未作答,就看见尤尔那求饶一般的目光,刚才的威胁、傲慢全无,此时仿佛像是街角行乞的可怜人一般。

    “嗯,刚到德玛西亚半个多月,有些地方不熟悉。”尤尔虽然也很讨厌,可是现在已经低头认输了,6川本着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想法,于是顺水推舟说道。

    “好了,没你们什么事情了,先退下吧。”黛米随意的摆了摆手,仿佛赶蚊子般将尤尔一行士兵赶走,又看着6川,一双眼睛忽然弯了起来,也不知道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如果公主殿下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么我们就先……”见黛米眼中划过一抹光芒,6川暗道糟糕。

    这小妞想要报复!

    作为一个女孩来说,自己的身体都给人摸了,况且她还是一个高贵的公主,现在再次碰到6川,不想着办法整他,黛米都觉得自己窝囊。

    所以在6川话还没说完的时候,黛米就抢先一步道,“多谢勇士前些日子的救命之恩,后来父皇得知后,多次派人想要将您接到皇宫中亲自感谢一番,却又没有寻到您的踪迹,只得不了了之,今天再次遇见,也算是缘分相遇,所以望勇士无论如何也不要推辞,父皇已备厚礼相赠。”

    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6川也不好再做推辞,饶是是知道这个小丫头想整蛊自己,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而且6川还考虑到了一点。

    这德玛西亚的皇宫之中……可是有非常多英雄的,如果能把他们的好感度都刷起来,自己的实力定然会突飞猛进。

    就这样,各怀心思的6川跟黛米,在最精锐的无畏军团的护送之下,前往了皇宫。

    ——

    “尤尔大人,你怎么就这样放那小子走了……”就在黛米跟6川一行人走后没多久,海森还盯着他们离开的地方,心有不甘。

    “蠢货!你还不知道那个小丫头的身份吗?她可是当今皇室唯一的一位公主,别说我了,就算你的哥哥在场,公主殿下喊放人,他都不敢说一个不字!况且你刚才没有听见他们的对话吗?那小子对公主有救命之恩!恐怕就是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公主遇刺事件里面的那位勇士,皇帝都在到处找他想要感谢他,你真的是瞎了狗眼,什么人都敢惹。”

    “我……”海森有些懵的长大了嘴巴,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公主殿下的救命恩人?皇帝都要亲自感谢的角色?就那小子?

    看起来不像啊。

    “真是愚蠢至极,以后你的烂摊子别找我!自己收拾去!你不想活命,老子还想活!”尤尔气愤的丢下一句话后,带着自己的一帮士兵愤然离开,只留下还在愣的海森。

    他愣是没有想明白,街边上像是乞讨一样贩卖魔核的小贩子,怎么就成了公主的救命恩人。

    这年头的公主殿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