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英雄联盟之神级召唤师 > 第66章就好像那啥花朵,开满山坡
    赛场上的恐怖波动持续了足足将近5分钟之久。

    三层结界在这持续的五分钟内,碎裂了两层,连最外面的一层结界上都布满了裂痕,看上去随时都有着要破碎的迹象。

    几位长者面面相觑,都不敢置信这等恐怖的波动,是由一名黄铜4星的小子所致,就在他们商量着再开两层结界的时候,盖伦大手一挥,沉声道,“不用了,已经结束了。”

    “咔嚓!”盖伦话音刚落,随着最后一层结界的碎裂,赛场上滚滚的浓烟朝着场外四周散去。

    浓烟呛鼻,但是台下的观众们却没有一个愿意离开。

    他们都捏着鼻子,瞪大了眼睛朝着赛场上望去,生怕错过一丝什么。

    随着一阵缓缓的北风拂过,将那满目疮痍的赛场面目暴露了出来。

    众人都呆滞了。

    这哪里还是方才那平整的沙地,几乎整个地表都被掀起了一层,碎石随处可见的零散堆积着,坑坑洼洼的如同比尔吉沃特的爆炸实验现场般,原本平铺在地面上有着极强抓地力的细沙,也因为那场恐怖的波动,被震荡成了更为细末的粉尘,随着微风而散。

    此时一道纤细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走上了台,那是一位穿着白裙的女子,她的神情似是有些茫然,有些呆滞,隐隐中夹杂着一丝绝望。

    她那精致的如同细腻的水墨画勾勒出来的脸颊上,挂满了泪痕。

    她在赛场上翻找着,不惜自毁形象的,用一双素白娇柔的手去翻开那一块又一块的大石头,嘴里似是在低呼着什么。

    “迦娜……”台下的阿狸还是头一次见到生性淡漠的迦娜露出这般神情,那可怜的模样看的她都心中为之一疼,她别过脸去,不忍再看。

    连赛场都被那恐怖的波动给搅的天翻地覆,宛如修罗场般,如果说里面还有人的话,恐怕也早已是尸体一具了吧。

    不知怎么着,阿狸回想起那天晚上6川对自己伸出的手,对自己说的话,他说来,加入我们的队伍吧,从此以后你不再是孤身一人

    阿狸的鼻子忽然一酸,眼泪也跟着扑腾扑腾的掉了下来。

    就连举无轻重的提莫此时也扁着嘴巴,情绪十分的低落。

    场上的观众见此状纷纷无一例外的惋惜着。

    如果那小子不死的话,简直是武道一途百年难遇的天才,加以培养……或许足以到达一种让人仰望的高度。

    以黄铜4星跨越了四个等级,将黄铜门的武士逼的无路可退,这等事迹实在太骇人听闻,但却又是台下所有的观众永目共睹的结果。

    只可惜……这小子太疯狂了,明明可以逼的屠投降认输,可是他在最后那一份疯狂的执念,甚至疯狂到让人莫名其妙的地步。

    没有人会明白6川的举动是为了什么,能够明白的仅有迦娜。

    他是为了自己,才会那么努力的去……

    迦娜哽咽着,一双素净的小手此时因为在残砖破瓦中不断翻找的缘故,已然被划伤了许多道口子,殷红的鲜血大滴大滴的顺着她的指尖划落,脑后被束好的一袭马尾,也在此时披散开来,柔顺的米色秀因为沾染了许多尘土的缘故,粘成了一簇一簇的,迦娜此时的模样极为的狼狈。可是她却顾不上疼痛,也顾不上颜面,声音颤抖颤的喃喃自语着,“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我们回家……我们回家好吗……”

    在族人被灭杀的时候,她孤身一人。

    在被追杀的几次陷入险境的时候,她孤身一人。

    在她几乎快要放弃活下去的勇气的时候,6川出现了。

    他当时看上去明明那么的没用,油嘴滑舌不靠谱,可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他逐渐成为了一行人中的主心骨,他不求回报的一次又一次帮着自己。

    出事的时候,他永远都会站在自己的身前,替她拦下一切危险。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迦娜开始习惯着6川的一切,他那总是挂在嘴角的贼兮兮的笑脸,他那算不上硕壮却比任何人都要高大的背影。

    还有他经常性独自一人呆呆望着天空时候才会出现的落寞神情。

    他来自哪里?他为什么会穿着那么奇怪的服饰从天而降?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奇怪的一个名字?

    这些迦娜无从得知,即便是在6川以神的名义替她解释过后,可迦娜并不是傻子,她隐隐能猜出6川在对她说谎,但迦娜还是相信了。她愿意去相信一个肯为了她而去拼上性命的人,即便是他找的借口再蹩脚,迦娜都不会揭穿他的谎言。

    他或许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吧。

    直到现在,迦娜才现6川离自己真的很遥远很遥远,远的触不可及,明明刚才还对自己笑着说不用担心,为什么现在却……

    就在迦娜不断的翻找也没能找到6川,几乎快要崩溃的时候,忽然她身旁的一堆砖砾出一阵轻响,将迦娜吓了一跳。

    她抬眉望去,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手缓缓从砖砾中伸出,一阵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有人吗……救命啊……我骨头都要断……断了……”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迦娜心中一颤,他还活着!

    迦娜急忙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冲上前去将压在6川身上的大块碎石给挪开。

    她不敢动用自己的风意,生怕力度控制不当,反而让6川的伤势更严重了,6川此时整个身子都被砖砾埋了起来,不能够确定他到底伤到了什么地步,但是从他那虚弱到了极致的声音中,也能够猜出个一二来了。

    看着迦娜忽然像是疯了似得搬移着一处的碎石,嘉文眉头一挑,急忙命令着侍从上前,去帮迦娜。

    几位侍从在经过小心翼翼的数分钟救援过后,6川终于从那堆砖瓦沙砾中被刨了出来,被侍从们又七手八脚的抬放在就近的地面上,因为不能确认伤势的缘故,侍从们不敢随意的将他抬走。

    此时的6川浑身是血,在他身边几米远的位置,还有一块已经破碎的四分五裂的盾牌。

    “我的多兰盾啊……就这么碎了……”6川有些肉疼盯着刚才救了他一命的多兰盾,哀嚎道。

    那小气巴拉的模样让迦娜一阵好气又好笑,她止住哽咽,生怕被6川现自己刚哭过,极力的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冷哼道,“都是你自己活该。”

    “迦娜……”6川虚弱的唤了一声迦娜,她那洁白的长裙现在已经成了灰扑扑的,精致的俏脸上也满是尘土,披头散的毫无气质可言,但是就是这样的迦娜,在6川眼中却越的可爱了起来。

    “嗯?”

    “你哭了……”

    “……没有。”

    “你哭了,你眼圈都红了……”

    “……闭嘴,我说没有就没有。”迦娜脸蛋一红,好在那些尘土帮她遮掩住了。

    就在此时,台下的观众们见到6川又活着被人给挖了出来,顿时爆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他们再次开始呐喊起来,与原先的加油助威又有些不同。

    这次,他们在替一位传奇欢呼,自内心的喝彩。这是对于强者由衷的佩服。

    感受着那震耳欲聋的欢呼声,6川虚弱的笑了笑,又开口道。

    “迦娜……”

    “干嘛?一副要死的样子话还这么多。”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女人说的话基本不可以全信,因为此时迦娜的内心仿佛被什么失而复得的珍贵事物填的满满的,她也知道6川现在伤势过重,在等待治疗人员赶到之前,尽量保持少说话最好。

    但她还是想要听听6川的声音,看看他那一张满是狼狈的脸。

    “我替你……替你报仇了……以后你晚上不用一个人偷偷的……躲在被子里哭了……”

    “6川……”迦娜娇躯一颤,眼泪毫无预兆的倾泻了出来。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别……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我就,就住你隔壁……你一哭起来……虽然声音也很好听……但是吵,吵的我睡不着……”

    “去死!”迦娜脸颊泛红的挥起了小拳头,刚流出来的眼泪又被她止住了,每次在面对这个家伙的时候,迦娜总是抑制不住的想要揍他。

    “别打……我是伤人……咳咳咳……我要死要死的……”

    “噗次。”迦娜见6川那副德行,又轻笑了出来。

    “迦娜……”

    “又怎么了啊!”

    “你笑起来,真好看。就好像那啥花朵,开满山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