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位面捣蛋王 > 第五十四章 诛杀威斯克
    阿什福德沉思了一阵,他满脸凝重地说道:

    “困难,T病毒变异速度太快,在你们离开这段时间,从测试用小白鼠身上已经发现了超过三十种不同异变病毒,而疫苗具有针对性难以快速完成,血清倒是可以生产,只要有抗毒血清,被感染的人在及时的注射下还是能恢复的。”

    唐铨松了口气点头到:

    “只要有血清就好......”

    话还没有说完,阿什福德苦笑道:

    “也不一定好,我在研究中发现,T病毒空气传播的异变体最快是三小时发作,但是提前能够根据肤色呼吸体温和瞳孔看出来,这样注射血清都来得及;

    但是被攻击后病毒发作最快的有半个小时,若是这种变异病毒,被攻击后若不第一时间注射血清,时间越久病毒扩散越快,到时候起码得注射高倍剂量的血清才能控制,还得清创才行;

    若是在战斗中,有多少人来得及清创注射,所以到时候这种丧尸会很多的。”

    唐铨点头说道:

    “看来麻烦不容易解决呢,我会尽快去澳国购买充足的奶牛场和马场,到时候把实验室建立在澳国,我们必须抓紧生产血清,你同时继续研究病毒可控性和进化药剂,时间只有两年不到,我们可不能坐以待毙。”

    “嗯,我会抓紧研究的。”

    关掉通讯,唐铨撑着下巴低声自语道:

    “还说彻底颠覆生化世界,那估计少说几万几十万经验值会有的,现在看来病毒在空气和丧尸中不断变异,一旦条件适合,全球生化危机还是会到来,看来我也只能不断制造血清,在必要时运回这个世界的国内了,到时候至少能够保住很多人的命,生化世界最终成为华夏的,这应该也不错。”

    小昭在屋外的平台上传授指点艾达王的身法,唐铨透过玻璃窗看了一阵,现在抓获阿莱克希亚和杀掉她变异的父亲奖励还没到,那是因为他没离开这里和事件发展没结束的缘故;

    他现在的破坏行为已经很大了,大到许多发展剧情都已经颠覆,但是大家熟知的事情还没展开,所以他要想获得更多利益,今天就是一个机会。

    “嘀嘀嘀......”

    随着一阵蜂鸣声,正在外面修炼的小昭和艾达王冲了进来,两人在唐铨身后看向监视系统,在监视画面中,一架飞机正急速坠落,看到这飞机从千米之外便卷起雪地的积雪犹如雪龙般接近监视画面,艾达王啧啧说道:

    “这降落方式好牛。”

    小昭倒是一点不惊讶,玩过这个游戏还轻松通关的她对即将来的人也有数,最先到这里的是几个人,一个是艾尔弗雷德,也就是阿莱克希亚的恋妹哥哥,另外的就是克莱尔和她正在感情升温即将异变的男朋友外加威斯克,最后便是克莱尔的哥哥克里斯现身。

    唐铨仔细看着画面,在飞机停下的瞬间,一个金发男子冲出货舱从通道中下来,一旁的小昭嘻嘻一笑迅速掠出监控室,不一会货舱中又走出一人,这人带着墨镜一个大平头,身穿黑色夹克显得极为精壮。

    男子看了下前面的足迹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随即便跟着足迹走向通道口,在唐铨身后的艾达王低声说道:

    “威斯克......”

    “是他,来得很准时。”唐铨低声说道。

    在另外一个监视画面中,之前跑进来的金发男子阿尔弗雷德迅速沿着通道下来,到了一个房间,他四处张望了一下便拉出一个木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假发和一套长裙便迅速换上。

    阿尔弗雷德换上女装假发不说还开始化妆,不一会他的外貌就和被抓起来的阿莱克希亚变得一模一样,当然心口位置他这完全可以开飞机,阿莱克希亚的却好比两座大山。

    “你真的喜欢你妹妹么?看你这装扮有些好玩呢?”

    就在阿尔弗雷德伸手抓向放在梳妆台旁边的一把狙击枪时,在他房间中想起了小昭戏谑的笑声,阿尔弗雷德抓起狙击枪一甩便向后顺着声音扣动扳机,这种甩狙可算得是高手中的高手,奈何他遇上的是小昭,在枪声响起的同时阿尔弗雷德只感觉脑门一痛便彻底失去自觉和生命。

    小昭上前捡起阿尔弗雷德的狙击枪看了看,顺手扛在肩膀上便走了出去,在通道中她侧身看了眼身后,转身笑嘻嘻地便走回平台之上叫道:

    “我回来了......”

    唐铨走到小昭身前抱了抱她,松开手便对着通道口说道:

    “威斯克......到了这里还不敢现身么?”

    “居然知道我,看来你也是什么势力的人了?”

    威斯克大步走出平台,从他墨镜上看不到一丝变化,唐铨示意小昭走到一旁,缓缓拔出倚天剑指向威斯克说道:

    “我只想知道你能不能接下我一剑?”

    威斯克嘴角又浮现起笑意,就在这瞬间他和唐铨同时冲向平台中心,速度之快外人只能看到平台上留下的残影,可实际上这一瞬间唐铨手中的剑一剑刺向威斯克咽喉,在半道山威斯克急忙偏转脑袋避开,而唐铨手腕一转去斩向威斯克腰间。

    作为速度进化的高手,威斯克反应很快,他急忙顿住脚步后退,可一下失去了所有先机的他却发现唐铨的剑斜斩到半路时却转了半个圈劈向他的手臂。

    威斯克急忙侧倒一手撑地双腿连环向唐铨反攻,可他做梦没想到唐铨的左手犹如闪电般一把抓住他的其中一条腿,而已经看似一招快使完的长剑急速落下。

    “嗤啦......”

    从两条裤脚正中心一下落到脑门顶端,威斯克没有挡住唐铨完整的一招攻击被直接片成两开,顺手将尸体收起用消毒剂将平台上的血迹清理干净,小昭显得很郁闷地说道:

    “公子爷,干嘛这样杀人,好凶残的感觉。”

    “凶残么?”唐铨问道。

    小昭急忙点了下头,刚才唐铨杀威斯克那可是一剑两片,看着一个人被破开成两片的场面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