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兵在1917 > 005 惊世骇俗(作者:马口铁)
天兵在1917

《天兵在1917》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005 惊世骇俗

    看着世上最奢侈的狗食碗,**有一种立刻扑上去抢夺的想法,他可是知道聚宝盆的意义,这件法宝也许在真正的神仙看来既没有攻击性又没有防御性,实在是鸡肋得很。但对于**来说,他又不需要那种可以毁灭世界屠神灭佛的大杀器,聚宝盆对于他来说再合适不过。

    **真是越看越喜欢,有了聚宝盆在这一世吃香的喝辣的不是轻而易举,想着想着意淫中的他口水缓缓的流了下来。

    “形象,安德烈彼得洛维奇同志,注意你的形象!”看着**的馋样,捷尔任斯基很是不满,对于这个年轻的小同志他还是有所希望的,但眼馋狗食确实有点有碍观瞻了。虽然那盆狗食确实比他们吃得要好,谁不知道彼得保罗监狱的伙食连路边的野狗见了都只会轻蔑的往上面撒一泡尿。

    **也懒得解释什么,就算解释了,恐怕捷尔任斯基这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也不会相信,毕竟换谁也不觉得眼前这个破破烂烂的破碗是什么宝贝,说是尿盆所不定信的人还多一点。他还不想让人当成精神病。

    “来见见我们的同志!”

    捷尔任斯基将**拉进了一个小圈子。此时**才发现在庭院里放风的人结成了不同的阵营,泾渭分明,彼此之间井水不犯河水。

    “那边是什么人?”**问道。

    “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和民粹派。”捷尔任斯基回答道。

    马上有人补充道:“一群对贵族老爷们抱有幻想的天真派。”

    好吧,**纯粹是个文科小白,说说中国历史三皇五帝夏商周隋唐元明清他还凑合,但是对于俄国的历史那完全就是一抹黑了。他知识面还停留在就是布尔什维克是多数派,孟什维克是少数派这个程度上。但是让这厮奇怪的是,从小圈子的人数来看,布尔什维克似乎并不占多数。反倒是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显得“兵强马壮”。

    “那么?”忽然有人问到,“安德烈彼得洛维奇同志你属于哪一派?”

    某人自从知道自己回到了1917年的俄国之后,已经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了,作为一个想要有所作为的人,保持跟胜利者一个步调是很重要的。他很清楚俄国革命的结果,虽然很想过灯红酒绿的日子,但此时就站错队似乎一点好处都没有。

    **立刻厚颜无耻的回答道:“我虽然没有加入任何一个党派,但信仰Marx主义。”

    “是吗?”问话的人似乎有些不相信,“恕我直言,安德烈彼得洛维奇同志,您的年龄实在是太小了,我不认为您在这样的年纪能理解Marx的理论!”

    “那您认为什么样的年纪才能理解Marx理论?或者说什么的人才是真正的Marx主义革命者。我认为您此言完全是唯心主义的论调,因为您不相信一个年轻人会理解Marx主义,所以就武断的认为我不是一个Marx主义的信徒。难道Marx主义只有七老八十的人才能理解?还是说我必须在这里背一遍《**宣言》或者《资本论》以证明自己?”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大概是**自信满满的样子唬住了这一位,他哪里知道不管是《**宣言》也好,还是《资本论》也罢,某个大言不惭的家伙都是只听过没看过,当年大学《马哲》的开卷考试这厮都没有抄及格。

    不过这一位还是不放弃找茬,又问道:“那您对未来的革命又有什么看法呢?我可不希望和一个民粹份子咬文嚼字!”

    **吸了口气,重头戏来了,他努力的从自己不多的政治课上学到的知识里搜肠刮肚,准备罗列一大篇革命的高调文章。

    “未来的革命当然是一场由无产阶级领导的暴力革命!”**自信满满的说道,“如今,我们革命的任务就是用革命的暴力推翻沙皇的封建统治,建立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共和国!而我相信现在这场革命的第一阶段已经来到了,广大的工人群众走上街头开始对沙皇的集权统治说不,没落腐朽的沙皇政权即将分崩离析,那时候我们这些坐牢的人将要担负起革命的领导责任,引导革命群众走上正确道路!”

    **满以为自己的高调将迎来一片喝彩之声,但是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迎接他是一片惊诧的目光,连未来的红色恐怖大师都以一种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他,仿佛被吓得不轻。

    **有些心虚,历史和政治课本上不是这么描绘二月革命中的布尔什维克吗?

    他疑惑道:“我有说错什么吗?”

    说错什么,只能说不学无术和一知半解真是害死人,自打1905年革命失败之后,布尔什维克就意识到了革命的基础很差,在俄国搞社会主义革命有些超前,就连列宁都认为未来俄国革命首先是一场资产阶级革命。布尔什维克未来将要走的是资产阶级政府中合法反对派的道路,等群众觉醒得更彻底,物质基础更加丰富的时候再进行新的革命。

    而**知道的这一切,不过是十月革命之后为了塑造布尔什维克的光辉形象而包装粉饰的东西。实际上在当时,就连包括捷尔任斯基在内的大部分布尔什维克,都没有意识到二月革命会胜利,甚至布尔什维克彼得格勒委员会在游行刚刚开始的时候,同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还有自由党人一样,打算劝说工人们停止游行和罢工,以避免遭到残酷的镇压。

    想象一下,秉持此种看法的他们怎么可能意识到几个月之后将会再进行一场彻底的十月革命。**的高谈阔论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不折不扣的疯话了。

    “安德烈彼得洛维奇同志,你不觉得如今革命的条件还很不成熟吗?我们现在连是否能推翻沙皇的统治都不知道,还谈什么无产阶级的革命?”捷尔任斯基当即反问道。

    **一愣,这厮当然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错就错在他被后世的各种赞歌和高调给忽悠了,完全不知道如今的布尔什维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不过**还真有点个性,前两世的遭遇让他积累太多的火气,他就像一根被压得紧紧的弹簧,迫不及待的想要反抗。别说他自以为是正确的,就算知道是错误的,他也会一倔到底。

    “为什么不能谈无产阶级革命!”**火了,一指监狱的高墙说道:“你难道没有看到外面蓬勃的革命形势,外面已经有三十万革命群众走上了街头,只要振臂一挥就能将沙皇掀翻在地!”

    “笑话,有三十万群众不假,但是彼得格勒也有几十万沙皇的大军,你难道认为赤手空拳的群众能对抗荷枪实弹的大军?”

    “为什么不能!你难道认为这几十万大军就跟沙皇是一条心,你难道没有看到他们早已厌恶了战争,迫切的需要和平!”

    这一点**还真是记得很清楚,沙皇的这十几万大军因为厌恶战争,确实加速了革命的进程,甚至正是因为他们的反水,二月革命才得以成功。

    不过有道是当局者迷,1905年革命的失败实在让这些布尔什维克无法相信军队会反水,对于**的言论,自然而然的认为是梦话和疯言疯语。若不是有捷尔任斯基从中调解,争得面红耳赤的双方恐怕会上演全武行。

    其实**大可不必在意,在列宁归国之后提出《四月提纲》号召全党进行新的革命时,大部分人也觉得列宁要么是疯了,要么就是从火星回来的。

    眼看着即将不欢而散,捷尔任斯基拍了拍**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安德烈彼得洛维奇同志,你能够坚定革命理想,而且富于斗争精神是好的。但是你也应该看到,你确实还太年轻了,有锐气是好的,但是也要符合实际……”

    对于捷尔任斯基的话,**是左耳朵进右耳多出,不光如此,他心底还愤愤不平的想到:“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不符合实际,等革命胜利了老子来抽你们的脸,看你们到时候怎么说!”

    等革命胜利了……好吧,**确实有厚黑的天赋,一个完全的政治投机份子也敢大言不惭的说什么等革命胜利了如何如何。那啥,你小子压根就没有一点革命理想和信念好不好。

    当然,**是不会这么看自己的,他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把自己想象成了一个无所畏惧的革命家,直接当着捷尔任斯基和一旁围观的宪兵的面大声宣布道:“费利克斯·埃德蒙多维奇同志,我认为长时间的坐牢才让你们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眼下正是革命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我们这些坐牢的人应该更果敢、更坚决的开展革命运动。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打破这个囚禁我们的牢笼,冲出去领导大众走上正确的革命道路!”

    这一番惊世骇俗的言论直接又将捷尔任斯基雷得外焦里嫩,那啥你个傻B,就算要越狱你也不能当着宪兵的面喊出来啊!你丫这不是找杯具么!

    果然,就在**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原本打酱油的宪兵立刻一股脑的冲了上来,一拥而上就将**给拿个正着。

    而就在此时,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还是主旋律的老电影看多了,亦或是故意所为,在被宪兵们拖走的时候也没忘记振臂高呼喊口号,完全一派革命烈士上刑场的表现。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差点喊秃噜了:

    “布尔什维克万岁,同志们,为了新中国……为了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冲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