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雷霆之主 > 第952章 再现(一更)

第952章 再现(一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中年男子沉声道:“他使了诡计,被他所趁,下一次却不可能了!”

    周庆山扫一眼周围,目光在几个深坑里流转,忽然轻轻一跃到了空中。

    一下看到了深坑内密密麻麻的,再次大声怪叫:“他杀了这么多?!”

    中年男子心下暗怒,对周庆山越发厌恶,脸上却云淡风轻,露出一丝笑容:“这谪尘指确实威力惊人,恐怕更胜心剑一筹。”

    “不可能!”周庆山脱口哼道:“寻长老,心剑从来都是天下第一,楚无方打不过冷非,那不是心剑不成,是他不成。”

    他目光扫来扫去,呵呵笑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他怎么一直没露面?还没恢复过来?”

    中年男子寻无计缓缓道:“就是因为感觉无方已经恢复,所以冷非才逃之夭夭。”

    他发出一声冷笑:“这家伙确实诡计多端,一见无方没恢复,便大肆杀伐,一见无方要恢复过来,马上逃之夭夭,不敢与无方正面厮杀。”

    这周庆山心思莫测,看着浮夸,却难掩其精明,在试探宫内的虚实呢。

    一旦暴露出虚弱态,他很可能趁火打劫,不但不帮忙,反而动手攻击。

    需得震住才成。

    “呵呵……,难道不是因为感应到我来了?”周庆山笑呵呵的左顾右盼:“楚无方怎么还不出来?”

    “无方已经恢复,但他想更上一层楼。”寻无计摇摇头叹息:“也算是拼了。”

    “哦,他闭关了。”周庆山呵呵笑道:“我就是好奇,冷非是怎么钻进来的。”

    他抬头看向天空的一朵白云,镶着金边,隐隐约约,很不显现。

    他能清晰感觉到威胁。

    他自忖换了自己怕是进不来的,这镇宗的力量太过强横,能杀死自己。

    是不弱于心剑的力量,要不是因为它不能离宗,只能镇守此峰,也不必依靠心剑了。

    寻无计道:“声东击西,用谪尘指引开力量,趁隙而进,说来也是咱们大意了,多少年没有人敢在惊神峰放肆了。”

    “钻了空子。”周庆山点点头,松一口气笑道:“还好还好,要是他能强闯进来,我便直接败退,不必跟他对上。”

    “周庆山,你的胆子够小的!”

    一道清朗声音中,楚无方飘飘而来,脸色阴沉,眸子寒光闪烁。

    他其实一直清醒着,在恢复力量的同时,也在不停的感知外面的一切。

    他眼睁睁看着谪尘指灭杀同门,肆虐宫内,心中的愤怒与杀机仿佛岩浆般翻涌。

    冲天杀机之下,他恢复速度陡然加快,加之又感应到周庆山不怀好意,终于提前恢复完成。

    他的一腔杀意无处发泄,看到周庆山那般浮夸、装疯卖傻,便像找到了突破口,倾泄而出。

    “楚无方!”周庆山脸色一肃,双眼紧盯着他。

    楚无方也紧盯着他。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击。

    寻无计能感受到四道目光仿佛在迸射着火花。

    “你没死!”周庆山哼道:“还真是好人不长命!”

    “彼此彼此!”楚无方冷冷道:“你不死,我怎么可能死!”

    “无方,这一次周公子能来,也是一番情义。”寻无计轻咳一声道。

    宫内刚才气极,已然启动了虚无之光。

    冷非再稍晚一会儿,恰好周庆山过来,两人缠斗之际,虚无之光落下,两人会一起被灭杀。

    但他绝不能显露出虚无之光的存在。

    至今没外人知道虚无之光,因为知道的都被灭杀,无一幸免。

    像冷非与周庆山这种有护魂神光庇护的,其实不适合用虚无之光,所以先前一直没用。

    后来是被逼急了,顾不得暴露出它,便要启动灭掉冷非,冷非知机的逃走。

    先前是要吓住周庆山,现在却要掩饰虚无之光的存在,所以要承周庆山的情。

    周庆山呵呵笑道:“毕竟是同出一源,楚无方算是我的师弟了,不必客气。”

    “谁是你的师弟!”楚无方冷笑。

    周庆山笑道:“难不成你是我师兄?”

    “咱们没什么关系!”楚无方冷冷道:“别乱攀交情。”

    “你呀……”周庆山摇摇头道:“师父若活着,一定会痛心疾首。”

    楚无方发出一声不屑冷笑:“你真以为师父认你当弟子?”

    “传我心剑,当然便是弟子。”周庆山笑道:“你是嫉妒了吧?觉得只该传给你,我理解,理解!”

    楚无方不屑。

    周庆山摇头道:“要说嫉妒,也该是我嫉妒才对,最少是我先得传的心剑!”

    “你不过是因为年纪大而已。”楚无方不屑的道:“否则的话,哪轮得到你!……而且师父也只是可怜你,可不是真喜欢你。”

    “无所谓啊。”周庆山笑道:“不管喜欢不喜欢,都是传了心剑的,楚无方,你其实给师父丢脸了,区区一个冷非都打不过。”

    “你也一样!”楚无方脸色阴沉下来:“区区一个冷非?你还真是口气不小!”

    周庆山笑呵呵的道:“他是不敢到我跟前来,要是来了,我一剑便斩了他!”

    “哈哈!”楚无方大笑,脸上却挂着不屑。

    “确实是好大的口气!”冷非忽然出现在他们跟前,负手而立,淡淡微笑。

    “冷!非!”楚无方死死瞪着冷非,双眼顿时烈焰熊熊,声音仿佛都在燃烧。

    周庆山好奇的打量着冷非:“你便是冷非?”

    冷非淡淡看向他:“你便是周庆山?胡前辈寻找弟子还真是生冷不忌!”

    “你什么意思?!”周庆山顿时喝道。

    冷非道:“且不说你相貌,容貌毕竟只是外相,不足为凭,可你这般性情,委实拉低了心剑的层次。”

    “我性情怎么啦?性情怎么啦!”周庆山不满的喝道:“你管得倒宽!”

    冷非摇头道:“浮躁夸张为表相,可你既然实力足恃,何必耍这些滑头?”

    “我喜欢,你管得着嘛!”周庆山悻悻道。

    师父生前也不喜欢自己的性情,说自己没必要如此,是胆气不足,自卑入骨。

    冷非这话戳到了他心口。

    冷非看向楚无方,笑了笑:“恭喜你了楚无方,这么快便恢复。”

    他抬头看一眼那座闪着白光的宫殿,摇摇头:“你们惊神宫确实不容小觑。”

    “冷非,你找死!”楚无方愤怒之极,这冷非嚣张如是!

    冷非点点头:“我便是找死,看看同归于尽,能把你们惊神宫弄成什么样。”

    这话让楚无方与寻无计心下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