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雷霆之主 > 第900章 驱赶(二更)

第900章 驱赶(二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凝神贮立,片刻后便有些不耐烦。

    不知道下面的情形如何了,但绝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承无剑之死可能震慑一时,却无法持久。

    天神们说不定很快就能弄清楚,承无剑不是死于胡染尘的剑气,而是死于自己之手。

    到那个时候,自己还没回去的话,肯定会肆无忌惮的发泄到斩灵宗身上。

    斩灵宗必灭无疑,宫梅与李天心也难逃性命。

    假如真如他们所说的,胡染尘已死,那剑气很可能不再出现,天神们追到极寒深渊,纵使会被自己留下的力量所挡,可若是天神多了,还是挡不住。

    两女终究难逃性命。

    所以自己在此耽搁得越久,越是危险,需得尽快习得谪尘指,或者是找到跳出樊篱跃进一步的契机。

    “咳咳!”他轻咳两声。

    声音远远的传将开去。

    片刻后,一道银铃般的悦耳声音从大殿里悠悠飘出来:“殿外何人?”

    冷非抱拳沉声道:“在下冷非,内子唐澜。”

    “唐师妹的夫婿,冷非。”银铃般声音中透出一股戏谑,若有若无却瞒不过冷非的感应。

    他神色不动,装作没听出来,抱拳道:“正是,想要见一见内子。”

    “不巧得很,唐师妹正闭关修炼,不能打扰。”银铃般声音悠悠响起,不紧不慢。

    冷非道:“我有急事寻她。”

    “便是天塌下来,也不能惊扰了唐师妹闭关,否则,轻则走火入魔,重则性命不保永世不能复活。”

    “就没有通容的办法?”

    “没有。”

    “唉……”冷非摇头叹息道:“看来她是帮不上忙了,身为谪尘阙弟子又有何用呢。”

    “你这拙劣的激将法,还真是可笑!”悠悠声音响起,轻哼一声道:“说来听听吧,有什么困难?”

    冷非摇摇头:“罢了,不说也罢,反正你们谪尘阙不可能帮忙。”

    “谪尘阙不理世俗中事,你最好打消了这些念头。”银铃般声音悠悠说道:“不说也随你,去吧。”

    冷非道:“我那世间要被天神所掠夺,所以想要找到克制天神之法,据说谪尘指能镇压天神。”

    “你想修炼谪尘指?”

    “正是。”

    “咯咯……”银铃般的笑声在空中回荡,悠扬悦耳,却让冷非听得很刺耳。

    他皱了皱眉头,不悦的道:“有何不对?”

    “你还真是好大的口气!”银铃般声音娇笑道:“谪尘指可是咱们谪尘阙的顶尖神功,你想修炼就能修炼?且不说你不是谪尘阙弟子,更不是女子,便是给你修炼,凭你的资质也练不成,还是趁早死了这份心!”

    冷非道:“需得女子修炼?”

    “正是。”银铃般声音哼道:“你就别胡吹大气啦,看在唐师妹的面子不跟你计较,你也别给她丢脸!”

    冷非泛起新奇之感。

    他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说,别给唐澜丢脸,先前的时候,纵使自己只是一介山野之人,娶唐澜这位公主,也没人这般说。

    女子再次哼道:“你再不走,我可要动手啦,趁着我没发脾气,直接走!”

    冷非道:“我想翻阅一下谪尘阙的藏书,甚至不是武功秘笈,杂书也可以。”

    “想得美!”银铃般声音哼道:“不是谪尘阙弟子,不能踏入藏书楼!”

    冷非摇摇头叹道:“我可是谪尘阙弟子的亲眷,竟然如此不近人情,还真是让人失望!”

    “滚罢你!”银铃般声音娇喝。

    若非冷非是唐澜之夫,她一句话不会多说,说这么多话已经足够给唐澜脸面。

    唐澜纵使找过来,也没什么话说,自己做得仁至义尽,现在出手也理所应当。

    排山倒海般的力量压过来。

    冷非双眼射出金光,划了一个圆洞。

    一股清风拂面,汹涌力量中间出现一个圆洞,恰恰穿过冷非,好像一个圆环套过去。

    “咦,有点儿道行!”银铃般女子哼道:“再来!”

    大殿里射出一道白光,速度看似冉冉而至,其实奇快绝伦,不给他躲避之机。

    目光化为金剑,轻轻划过白光。

    白光却毫无阻碍,已然到了冷非近前。

    下一刻,雷印周围的流光一下逸出一半,钻进脑海。

    天地顿时一缓。

    白光一下变得清晰,却是一根白玉簪,通体无瑕,散发着温润的光泽。

    冷非思维如电,想着克制之法。

    轻轻一挥手,斩灵神刀施展,同时双眼迸射金光,与斩灵神刀同时作用。

    白玉簪一颤,好像失去了力量,颓然下落。

    冷非跨一步接住。

    入手细腻温暖,而且散发淡淡幽香。

    “大胆!”娇嗔声中,白玉簪一下挣脱出他手掌,朝着他心口扎去。

    这一下速度如电,又近在咫尺。

    雷印周围剩下一半流光脱离,钻进脑海。

    天地再次一缓。

    冷非依法施为,斩灵神刀加上金剑,两者合击,令白玉簪再次颓然下落,到他手中。

    这一次他紧紧握住,与白玉簪中汹涌的力量相抗,周身无法自抑的亮起金光。

    白玉大殿只飘出一道曼妙身影,轻盈来到近前,却是一位绝色女子。

    竟然与唐澜不分上下,各擅秋场。

    唐澜胜在精致与冷艳高贵,她胜在娇艳夺目,身体每一处都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一袭白衣如雪,神情圣洁庄重,不但掩不住她的娇艳,反而更增几分诱惑。

    冷非紧握住白玉簪,浑身紧绷,如临大敌。

    白衣女子轻轻一笑道:“你便是冷非?好大的胆子呀,唐师妹知道你夺我簪子,如此轻薄,一定不会怨我动手打你。”

    冷非道:“姑娘何必咄咄逼人。”

    “我便咄咄逼人啦。”白衣女子轻哼道:“你奈我何!现在你是自己离开,还是被我打出去?”

    冷非皱眉道:“就不能通融一二?”

    “不能。”白衣女子轻轻摇头:“你不可能练谪尘指,也不能看咱们的藏书,凡人一个,不要做美梦啦,仙凡有别,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另娶女子罢,别平白耽搁了自己,……忠言逆耳,你可以走啦!”

    她说罢,挥挥袖子。

    冷非脸色肃然,轻轻一抛白玉簪。

    白衣女子满意的伸手接过来。

    “咦?”她忽然一怔,抬头看向冷非:“好小子,有几分本事呀!”

    她感受到了天神之力,之上还有逼人锐气,差点儿割伤她肌肤。

    她收起了轻视神色,上下打量冷非。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