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雷霆之主 > 第904章 怕死(二更)

第904章 怕死(二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冷非叹一口气,摇摇头:“算是我杀的吧。”

    “什么叫算是你杀的。”郑秋皱眉道:“是你杀的便是你杀的,不是你杀的,便不是你杀的,含含糊糊,模棱两可,委实不金香!”

    冷非道:“那便算是我杀的罢。”

    他故意装出一幅勉强神色。

    虽然说的是实话,动作神色却在否定这话,引起他们怀疑,让他们半信半疑,不能直接痛快的动手。

    这便是自己的机会。

    还没能悟得谪尘指,所以很难与天神相抗衡,不过在极寒深渊里,倒是可以一试。

    “这话到底是何意?”郑秋不耐烦的道:“说清楚!”

    他说话之际,蒋魁一直顾盼四周,总感觉不太对劲儿,好像太过安静了。

    冷非道:“他要杀我,所以被杀了。”

    “胡染尘的剑气?”郑秋沉声道。

    冷非慢慢点头。

    应该还能拖一阵子,他们并不能笃定胡染尘已死,所以神色才会变化。

    看来天神们还不能笃定胡染尘已死。

    那胡染尘便可能没死。

    他若有所思。

    “喂!”看他出神,郑秋沉声喝道:“你好大的胆子!”

    冷非抬头看他一眼笑了笑:“此话怎讲?”

    “面对咱们,你竟然还能发呆,还如此态度!”郑秋摇摇头道:“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罢?”

    冷非点点头:“我知道死字的写法,是你们不知道吧,还有什么要问的?”

    “胡染尘的剑气杀了承无剑?”

    “谁知道呢。”冷非摇摇头道:“是不是胡染尘的剑气,谁能说得清,说不定是胡染尘的传人呐。”

    “嘿,胡染尘没有传人!”蒋魁哼一声道:“别扯东扯西的,你今天是性命难保!”

    冷非叹一口气道:“我还真是不明白,为何你们天神要拼命的纠缠不休,死咬着我不放。”

    “因为我们相信直觉。”郑秋哼道:“你便是一个大患,越早除去越好。”

    冷非道:“将来可能会成为你们大患的人多了去,都要杀掉?那你们要杀多少人?”

    “能杀多少就是多少。”郑秋轻描淡写的道:“杀一个少一个。”

    冷非脸色微变,冷冷看着他。

    郑秋轻笑一声道:“怎么,觉得咱们杀性太大?”

    冷非道:“你们天神从不把咱们这个世界的人当成人吧?”

    “呵呵……”郑秋看一眼蒋魁。

    蒋魁哼道:“你们还想与咱们平起平坐?当真是做梦,还是老老实实的好,免得没命。”

    冷非摇摇头道:“我身在此地,你们若敢动手,莫无忌与承无剑便是你们的下场!”

    “哈哈……”两人同时大笑。

    冷非道:“据说剑气不仅杀肉身,还能灭魂魄,你们是用了护魂灯吧?”

    两人笑声戛然而止。

    郑秋皱眉冷冷道:“你怎知护魂灯?”

    冷非道:“有这个传说罢了,否则你们敢跑到这里来?就不怕魂魄灭绝?”

    “不错,咱们既然来了,便不怕剑气。”郑秋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先走一步。”

    他们两个转身便走。

    冷非一怔。

    他们一闪消失于冷非眼前。

    冷非掌控极寒深渊,知道他们确实是离开,而不是虚晃一枪而使计。

    这两个家伙到底是要干什么?

    来去匆匆,照理来说,护魂灯都准备好了,那自然是大干一场,纵使身亡也无所谓。

    可看现在的情形,两人这是未战先退,临阵脱逃了!

    他摇头苦笑。

    已然发现了一个特点。

    这些天神们看似强大无比,无法力战,甚至强大得让人绝望,而且威严肃得。

    可他们竟然怕死!

    也就当初的莫无忌胆气过人,奋不顾身,其余的却截然不同,都是怕死的。

    他很快就想明白。

    越是活得久,越是怕死,年纪越大越惜命,这是本性,纵使天神不死不灭,还是难逃这本性。

    这是求生的本能强化。

    他抬头看向虚空,两人已经消失于虚空中。

    冷非摇头失笑,心上的石头松了松。

    他再次凝神看向虚空,然后轻飘飘一指点出。

    虚空晃动了一下。

    片刻后,却再无动静。

    冷非叹一口气。

    还是没能领悟到谪尘指的真意,仅仅摸到了一层皮毛,还差得远,施展不出来。

    他再次捏住新的问天圭,闭上眼睛,脑海里再次观摩起谪尘指来。

    “轰隆……”

    虚空颤抖,然后一根手指出现,不停放大,然后将整个天空吞噬。

    他再次昏迷。

    半晌后悠悠醒来,长舒一口气。

    好像过了很久,仅仅观摩了两次,已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境变得沧桑,好像过了很久,世间已然变化。

    他露出苦笑。

    这般练下去,恐怕自己的心会枯寂,到时候会成为一尊雕像,没有了喜怒哀乐。

    他低头看一眼问天圭,脸色微变。

    新凝的问天圭上面出现了数道裂纹,马上便要毁掉。

    他皱眉沉思。

    为何每次用问天圭,都会毁掉问天圭,难道是谪尘指的力量震动问天圭?

    可谪尘指明明只是在自己脑海,没有释放出来,没有威力,为何还能毁掉问天圭?

    这其中必然蕴着玄妙,若能弄明白,说不定对自己参悟有益。

    他想到这里,精神一振。

    低头再次盯着问天圭,凝神看其裂纹,然后回想先前的裂纹。

    当初只有一道裂纹,然后用问天圭的力量时,才彻底碎裂,裂纹与现在的不同。

    他想了想,再次依法施为。

    一缕缕问天圭的力量从天地间抽取过来,然后与这块问天圭的力量相合,然后钻进一块新的坚冰中。

    新的更强大的问天圭凝成。

    冷非捏着它,再次进入脑海,观照谪尘指。

    片刻后,当他悠悠醒来,双眼闪过沧桑神采,低头看向问天圭,却见问天圭的裂纹更多。

    冷非沉思片刻,回想先前的裂纹。

    虽然仅片刻,可在他的感觉却像过了百年之久,还好他能过目不忘,否则还真想不起来。

    片刻后,他慢慢点头,若有所思的盯着问天圭,有所发现,两次裂纹确实有相同处。

    新的问天圭很快出现,他握紧之后再次闭上眼睛,开始第四次观摩,脸色已然苍白如纸。

    纵使有雷印恢复精神,连续受过三次重创,他仍变得虚弱,勉强支持最后一次观摩。

    当他再次醒来,看到问天圭的裂纹时,不由露出笑容。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