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雷霆之主 > 第926章 代罚(五更)

第926章 代罚(五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冷非盯着周凡,似笑非笑。

    周凡冷冷瞪着他,不甘示弱,环豹眼满是坚定不移,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决心。

    赵思思则柔弱的看着他。

    冷非摇摇头:“周凡,你怎笃定我会同意?”

    “我只能赌这一把。”周凡道。

    冷非看向赵思思,摇摇头道:“思思姑娘是不想去洗心宫走一遭了。”

    赵思思轻轻摇头道:“我也害怕,洗心宫不是人呆的地方,怕是承受不住,只能退缩了。”

    冷非叹道:“思思姑娘还真是一往情深呐。”

    他忽然明白了赵思思的心思。

    她先前想要回谪尘阙,是怕周凡跟自己拼命,而现在不回谪尘阙,也是怕周凡跟自己拼命。

    说来说去,都是在为周凡考虑,不顾及她自己。

    这般女子也难怪周凡被迷住,无法自拔,陷入温柔乡里不出来。

    周凡呢,也是为了赵思思。

    他应该知道,谪尘阙有秘术能找得到赵思思,除非赵思思废掉她自己武功。

    所以他们是逃不掉的,他想护住赵思思,只能投降,别无出路。

    所以冷非并不急着出手,反而手下留情等着他们钻进罗网。

    赵思思轻声道:“柔弱女子,贪生怕死,让冷非你见笑了。”

    冷非摇摇头,看向周凡。

    周凡沉肃的盯着他:“答应不答应?”

    冷非道:“你听我的,包括对付落华宫?”

    “对!”周凡沉声道:“我其实跟落华宫闹僵了,所以才搬出来。”

    冷非眉头挑动。

    赵思思道:“他们一直因为我怀疑周郎,觉得周郎会背叛落华宫,投向谪尘阙。”

    冷非失笑道:“你们与谪尘阙闹得那么僵,怎能回去?”

    “不过洗心宫里走一遭。”赵思思轻轻摇头道:“我想回去便能回去。”

    “原来如此。”冷非慢慢点头。

    周凡道:“你最想对付的是惊神宫吧?”

    “正是。”冷非道。

    周凡哼道:“其实不必你出手,我便能收拾了他们!”

    “既然如此,那我便答应了。”冷非慢慢说道:“我可以替思思姑娘求情,将功折罪。”

    周凡露出笑容。

    冷非道:“不过到底能不能完全抵罪,我却不敢说,毕竟还是要谪尘阙做主。”

    “哼,只要你发话,谪尘阙不敢多说。”周凡道。

    冷非道:“我的夫人也是谪尘阙弟子。”

    周凡闭上嘴。

    他知道夫人属于谪尘阙弟子,便束手束脚,不能纵意行事,凡事要看在夫人的面子上。

    冷非道:“这样罢,我先去问一问谪尘阙,看能不能答应。”

    “好!”周凡沉声道。

    冷非抱抱拳微笑:“那我便先告辞!”

    他转身飘飘而去。

    看着他的背影,周凡沉声道:“思思,谪尘阙会答应吗?”

    “会的。”赵思思轻声道。

    周凡道:“怕是不成,她们太恨你了,觉得你彻底背叛,不容原谅!”

    赵思思笑了笑道:“她们再恨我,若对谪尘阙有益,她们还是会答应。”

    “你也太高看她们啦。”周凡摇摇头。

    他觉得赵思思这一次弄错了。

    女人毕竟是女人,感情为主,感性大于理性,首当其冲的不是利益,而是感觉。

    赵思思得罪她们太狠,她们恨不得吃赵思思的肉,喝赵思思的血,怎么可能原谅。

    赵思思微笑不语。

    ——

    冷非一离开两人的视线,身边出现了程瑶衣。

    她紧绷玉脸,怒气冲冲的瞪向冷非:“你真要答应原谅那女人?”

    冷非道:“程师姐觉得呢?”

    “不可能!”程瑶衣断然咬牙道。

    冷非笑道:“即使令周凡效力于谪尘阙,也不行?”

    “不行!”程瑶衣道。

    冷非道:“这其实未必不是思思姑娘的一片苦心,要先取之必先予之,先舍身于他,再将他扯到谪尘阙怀抱,可谓用心良苦啊。”

    他摇着头叹息:“目光高远,当真让人佩服!”

    “冷非,你就别扯了,她哪有这么高远的目光,她就是感情用事,被周凡迷住,失了自我,抛开一切。”程瑶衣咬着牙:“她就是一个狼心狗肺的!”

    冷非道:“我看她却不像。”

    “你不会也被她迷住了?”程瑶衣哼道:“别看她一幅娇娇柔柔的模样,其实不是个善茬儿!别忘了你已经有了唐师妹!”

    冷非笑道:“程师姐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感慨思思姑娘手段高妙罢了,心思通透,确实是难得一见的聪明人。”

    他这一阵子很少再用心计,一味的追求武功,现在碰到赵思思,倒有一点儿棋逢对手之感。

    “你还真想收了周凡?”程瑶衣道:“难道就不怕他背叛?”

    冷非笑道:“天神大誓之下,他敢背叛?”

    “能够背叛宗门的人,哪值得相信!”程瑶衣哼道。

    她对背叛宗门之人毫无好感,觉得他们不知感恩,是喂不饱的狼。

    冷非道:“不能一棍子打死所有人,毕竟世事各异,不能一概而论。”

    “……好罢,说不过你,但愿你能说服阙主!”程瑶衣冷冷哼道。

    她随后一路上不发一言,好像变成了哑巴。

    冷非知道她在生闷气,装作不知道,闪了几下便回到谪尘阙内。

    程瑶衣一言不发的离开。

    冷非站在护魂殿前,摇头笑笑。

    片刻后,程瑶衣出现,冷冷道:“随我来,阙主有请。”

    冷非随着她往前走,没着一座座玉桥,绕过了数座白玉大殿,来到一座大殿前。

    这些白玉大殿模样各不相同,不同的不但是细节,还有风格,有的粗犷,有的细腻,有的豪放,有的纤细,有的古怪,各成一格。

    眼前这座大殿却是粗犷狂放,透出凌厉与旷达。

    “阙主,冷非到了。”程瑶衣扬声道。

    “进来罢。”一道清冽声音响起。

    冷非与程瑶衣进入大殿,迎面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美貌妇人,约有三十岁,双眸修长,眉毛斜至鬓边,神采飞扬。

    “见过阙主。”冷非抱拳。

    他知道谪尘阙阙主名叫林白凤。

    “你想替赵思思求情?”林白凤坐在一张宽大椅子中,雪白宫装遮住了半边椅子。

    冷非缓缓点头。

    “可以。”林白凤沉声道:“只有一条,赵思思的刑罚你代替。”

    冷非道:“如何罚?”

    “看在唐澜的面子上,可以轻一点儿。”林白凤道:“不必废去武功,只需在洗心宫呆足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