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超凡重启 > 6、不成立的破绽

6、不成立的破绽

作者:流泪的啤酒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超凡重启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实话,聂远心里还是很怂的,猜测毕竟只是猜测,谁知道这个崩坏的世界里怨灵到底有什么能力?

    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必须站出来,不是因为想逞英雄,而是...自救。

    无论如何,哪怕坐以待毙束手就擒,怨灵们也不会因为他乖巧就放他一马,他除了主动攻略,寻找通关副本的方法之外,没有其余的选择。

    而且,他毕竟是一个男人,应该有所担当,哪怕是被迫的...

    ‘明明是一个游戏啊,为什么连一点信息都不透露?’聂远步子迈的很慢很谨慎,思维放在脑海中的人物面板上,期待上面会突然多出一个剧情介绍或者是副本攻略的模块,但很遗憾,什么都没有,‘封测难道不该是难度极低爆率极高一路平趟寻找漏洞的吗?这算哪门子的封测啊!’

    聂远脑子里胡思乱想,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削弱怨灵玩偶有可能会发动的精神攻击,十几秒之后,他的身体踏入了玩偶的警戒范围,散漫飘荡的玩偶陡然之间在半空中停滞,然后将面容转向他,紧接着,它们的身体变得虚幻,黑红色的光芒渗入周遭的空间当中,无数片段在他眼前快闪,全部都是他记忆里负面的回忆,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幕是父母死亡的情景。

    这就是怨灵玩偶的攻击方式,找到心底最大的破绽,然后将目标拉入幻境。

    瞬间的模糊之后,聂远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当中。

    他回到了车祸的那一天。

    天高云淡月明星稀,聂远一家三口由爸爸驾车行驶在从游乐园回家的公路上,这是聂远考到第一名得到的奖励。聂远游玩一天虽然有些疲惫,但精神仍然十分亢奋,兴致勃勃的和父母说话,父母含笑听着附和着。

    灾难突兀的降临。

    没有什么新鲜的,不过是一个疲劳驾驶的土方车司机闯红灯碾过了一辆普通的家用轿车而已。

    聂远作为当事人,亲眼完整的目睹经历了这一切。

    巨大的土方车头,昏睡的司机;脸色因惊恐而青白,眼中立刻留下泪水,但第一选择不是自救,而是将探头到前排的聂远紧紧搂住,把血肉之躯当作坚墙尽可能保护儿子的妈妈;最后一刻拼尽全力用超人般的勇气和意志力调转车头迎向土方车,毫不在意自己死活只为给聂远争取哪怕微薄到没有希望的生机的爸爸。

    结局同样不新鲜。

    坐在前座的父母毫无悬念的死亡,坐在后座的聂远生还,奇迹般的毫发无伤。

    于外人来讲,会在送上同情之余感叹聂远的幸运,但对聂远来讲,他眼中所见血肉模糊不成人形的父母,脸上身上感觉到的来自他们的温热的血液和逐渐冰冷的体温,是他心底最深刻,乃至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痕。

    是最恐怖的回忆。

    是伴随他一生,每每会使他从深夜惊醒的噩梦。

    场景重复播放,画面中父母的面容一次比一次更加清晰,而聂远却没有如同玩偶所思所想一般陷入自我崩溃自我否定的境地,他甚至根本就没有被回忆左右,他只是近乎贪婪的,主动沉入幻境当中。

    其实早在玩偶刚刚发动精神攻击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自己不会有事。

    灵魂树给出了反馈,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就不值一提,灵魂树不会说话,但它是聂远的天赋,是本能,这不是错觉,也不需要怀疑,所以他发自内心的感谢怨灵,能让他一次次的重新看到父母,重新和他们说话,重新感受来自父母的,爱。

    不知过了多久,幻境外的聂远早已经泪流满面,他喃喃自语:

    “你们的儿子,可不是一个只会自怨自怜自暴自弃的废物啊。”

    “你们在的时候,我是你们的骄傲。”

    “你们不在了,我同样是。”

    话音刚落,灵魂当中的树干轻柔的抖动,光秃秃的枝桠,可怜的一片嫩芽居然发出了婆娑美妙的声音,光晕温柔的照亮身体,涤荡心灵。

    幻境登时破碎,玩偶受到精神反噬,呆滞的僵停在半空当中。

    聂远脚步轻快的走到距离最近的玩偶身边,伸出手将它紧紧攥住:

    “谢谢,不过,还是请你们去死吧。”

    嘭!

    “嗯???”

    ———

    在聂远的感受当中,刚刚他无数次的重温了当时的一幕,但是在梅丽莎看来,聂远只是走过去,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前进,最后炸碎了怨灵玩偶。

    她重新凝聚出能量剑,一路小跑的来到聂远身边,刚要开口询问,就看到了聂远的脸,一时间把话都咽了回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来聂的猜测是对的,他一定想起了不好的事情。’

    倒是聂远无所谓的抹了抹狼狈的脸,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隐去了自己的往事,将怨灵的攻击方式详细介绍了一遍,然后对梅丽莎问道:“你有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回忆,或者无法遗忘的恐惧?”

    梅丽莎若有所思,聂远立刻说道:“你不用说出来,我只是想提醒你,只要你能记住回忆只是回忆,恐惧也已经过去,那么怨灵对你来说就造不成威胁。”

    梅丽莎点了点头。

    ‘恐惧吗?如果说有的话,应该是孤独吧。’

    梅丽莎,家庭条件优渥,成绩优秀,教养优秀,体能优秀,长相美丽,从小到大都是被人羡慕的对象,只是她生长在单亲家庭,父亲日复一日忙于工作,以至于她在六岁之前最多的记忆就是独自一人和一屋子的玩具说话,住在空旷的大房子里,晚上只有在满屋灯火通明的情况下才能入睡。

    ‘不过,早就已经过去了啊。’梅丽莎笑了笑想到,她早就已经可以坦然的回忆幼年的孤独,‘现在的我,可不孤独。’

    这样想着,梅丽莎顿时觉得恐惧...好吧还在,但已经不能够影响她了。

    聂远将自己所知的全盘托出,然后郑重的提醒之后也不再多说什么,对方并不是一个需要自己照顾的小女孩,梅丽莎的战斗力甚至还要强于现在的自己。

    他正在研究自己的隐藏天赋。

    按照聂远了解当中的游戏,副本中的怪物是可以再次刷新的,在副本当中杀死一个怪物并不会立刻提供‘经验值’收益,而是会在通关结算里一次性给予,可是刚刚在他炸掉玩偶的时候,确确实实的感觉到灵魂树从玩偶当中汲取了某些东西出来,聂远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能感觉它化作了灵魂树的养分,微微增强了树的生命力。

    ‘不对,不应该是经验值,灵魂树...既然叫这个名字,也许它吸收的,是怨灵?是精神力?’

    不过随即更多的疑惑出现。

    ‘初始怨灵伊芙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进化游戏制造的NPC?如果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它现在的情况,是被游戏规则压制?游戏系统认为现在还不是它出世的时候,所以制造了一个副本,用来禁锢它,当作给玩家升级的机会?’

    ‘岛上所有的玩偶都是伊芙的分身,它们的力量都来自于伊芙,也许玩偶的实力不止于此,只是普通难度限制了它们的力量,那么玩偶被干掉之后,力量会重新回归伊芙本体,等到副本重置之后才会出现。’

    ‘也就是说,灵魂树发现了一个漏洞,并且可以直接应用这个漏洞?’

    聂远不由的有点兴奋,没人不希望自己是不同的,在游戏中利用漏洞会引起其余玩家的鄙视,但在这场不是生就是死的一条命游戏里,有漏洞不利用,那就是傻子。

    ‘如果它只是一个被制造出的NPC,’聂远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头绪,进化游戏实在是太诡异,诡异到居然显得有点...随意的感觉,好像就是给了人类一个新的方向,然后根本就不理会人类是死是活,也不在乎游戏会变成什么样,‘封测,升级包,也许到了正式运行,会有更多的信息透露出来吧?’

    ‘可是,灵魂树除了增加精神抗性以外,到底还有什么功能呢?’聂远想事情的时候眼神很涣散,看起来就像一个傻子,梅丽莎等了一会之后走到一边变异蜈蚣的尸体旁边二话不说将它彻底斩断之后仔细翻找,既然是游戏的话,杀怪应该会爆装备吧?

    聂远眼睛一亮:‘对啊,爆炸天赋因灵魂树而诞生,是不是汲取了更多的力量之后,灵魂树可以加快我第二天赋的觉醒时间?或者,能够升级天赋?’

    活在现代社会,饱受网络小说洗礼的他不缺乏这种想象力,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正确,如果是真的,他觉得自己有成为一个挂比的可能。

    这时梅丽莎的声音传来:“聂,过来这边,我发现了奇怪的东西!”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