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七百八十六章 孝义黑三郎

第七百八十六章 孝义黑三郎

作者:七只跳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真正了解其中内幕的人势力、帮派根本就不会参合到其中,所以得知丐帮竟然接下英雄帖,自然是令许多人为之不解,难道说乔峰不知道一旦针对楚毅这等天子心腹动手的话,将会给丐帮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众人瞩目之下的聚贤庄迎来了一波波的江湖中人,或许是因为丐帮忽然接下了英雄帖的缘故,许多根本就没有接到英雄帖的江湖中人也都奔着聚贤庄而来。

    游驹、游骥兄弟二人那叫一个激动啊,每天都在门口处迎接这些远道而来的人。

    在游骥身旁,一名少年脸上带着几分稚气却是被游氏兄弟带在身边,不用说游氏兄弟让少年出现在这种场合之上便是想要培养少年。

    做为游氏兄弟唯一的男丁,可以说游坦之就是下一代的聚贤庄之主,早早的接触这些江湖中人,同这些江湖中人结下友谊还是很有必要的。

    游驹此刻正冲着一名大汉拱手道:“欢迎,欢迎,我等兄弟久仰无影手之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无影手陈刚在江湖之上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之人,尽管说没有接到英雄帖,却是冲着丐帮、冲着乔峰之名前来。

    游骥当即向着身旁的游坦之道:“坦之,还不快见过陈大侠!”

    游坦之闻言连忙冲着陈刚一礼道:“游坦之见过陈大侠!”

    花花轿子人抬人,游氏兄弟好歹也是江湖之上颇有名望之人,对他这么的客气,虽然对于自己没有接到英雄帖颇有不忿,可是面对游氏兄弟这般的客套,陈刚心中那点不忿自然是烟消云散,脸上带着几分笑意道:“游公子果然不愧是两位庄主调教出来的少侠,他日必然能够成为江湖之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游骥连连摆手道:“陈兄真是谬赞了,坦之可当不得这般称道。”

    这会儿一名大汉背着一只精钢锻造而成的断矛,大步而来,冲着游氏兄弟道:“两位庄主,江湖传言,丐帮以及乔帮主会亲自前来参加除奸大会,至今也不见丐帮之人,不会是江湖之上的一众朋友乱传的吧!”

    事关聚贤庄的声誉,此刻听到有人怀疑江湖之上的传言,游驹当即便道:“这位兄弟却是说笑了,就算是不信我们兄弟二人,那也要相信薛神医啊,再说了,事关丐帮以及乔帮主,我等又怎么敢做此谣传!”

    虽然说这样的解释这几天当中几乎都要解释个十几二十遍,但是关系到聚贤庄的声誉问题,所以但凡是有人怀疑游氏兄弟都会细细解释一番。

    说着游驹冲着游坦之道:“坦之,且将丐帮宋长老回复的信函给这位大侠瞧一瞧。”

    在这些江湖中人眼中,丐帮四大长老之一的宋长老的亲笔信函那绝对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有着信函在,至少在一众江湖中人的眼中,宋长老的信函便代表着丐帮,代表着乔峰,若非如此的话,也不会有人信誓旦旦的言及乔峰必然会出现在聚贤庄。

    时间一晃就是几日过去,聚贤庄已然聚集了差不多近百名左右的江湖中人,这些人大多只是一些再普通不过的江湖中人,真正能够在江湖之上喊出名号的其实也不过那么一二十人罢了。

    不过能够聚集这么多人,却也能够看出薛神医、游氏兄弟还是颇有号召力的,不然的话事关楚毅这等天子宠臣,若非发出号召之人有着名望的话,还真的不会有多少人响应。

    这一日但凡是身在聚贤庄的一众江湖中人尽皆得到一个消息,丐帮的人即将到来。

    身为地主的游氏兄弟并薛神医自然是要亲自出庄数里相迎。

    而应邀前来聚贤庄的那些江湖中人之中小有名气者也都跟着游氏兄弟、薛神医一同出迎。

    离庄数里,游氏兄弟还有一众江湖中人站在那里远远望着官道尽头。

    按照游氏兄弟所收到的消息,丐帮来人差不多就是这个时间赶到。

    很快就见一道快马急奔而来,正是游氏兄弟所派出去的庄丁,就听得那庄丁远远的便冲着游氏兄弟喊道:“庄主,到了,丐帮的诸位马上就要到了。”

    听得这庄丁的言语,一众江湖中人不由的精神为之一震,许多人更是一脸期待的看向官道尽头。

    在江湖之上有着北乔峰、南慕容的称呼,但是这些江湖中人却鲜少有人能够见到乔峰以及慕容复。

    毕竟以乔峰、慕容复的身份,也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够见到的,哪怕是在丐帮之中,乔峰并不摆什么架子,但是丐帮之中真正见过乔峰的弟子其实也不算太多。

    一阵烟尘滚滚而来,不少人睁大了眼睛盯着远处,很快就见一队人马出现在视线当中。

    来人不少,为首之人则是一名昂藏大汉,龙行虎步,一身的英雄气概,当真是令人见之不禁心折。

    不用说此人便是名动天下的北乔峰。

    乔峰身后则是数十名丐帮弟子,其实按照乔峰的意思,这除奸大会他自己前来也就可以了,但是不曾想宋长老、全冠清等人竟然将消息传了出去,如此一来,即便是乔峰身为丐帮之主也不得不自丐帮之中挑选了一部分人一起前来。

    奚长老、全冠清几人自然是亲自随同乔峰前来,白世镜做为乔峰的结义兄弟,很是不放心乔峰的安危,说什么都要跟上来。

    在白世镜看来,奚长老、全冠清一伙人在丐帮之中素来都是对乔峰的命令阳奉阴违,他总觉得此番奚长老、全冠清等人有什么阴谋,只是他们被奚长老等人拿大义名分压下,纵然是一帮之主的乔峰也不得不前来趟这一趟浑水。

    待到双方距离有数丈的时候,游氏兄弟当即携同薛神医一同上前冲着为首的乔峰便是一礼道:“乔帮主并丐帮诸位英雄远道而来,参加除奸大会,游某深感荣幸。”

    乔峰爽朗一笑道:“乔某身为江湖中人,铲除奸佞之辈乃是我辈侠义之士之本份,庄主登高一呼,敢为天下先,乔某甚为佩服。”

    乔峰一番话顿时令游氏兄弟脸上绽放出笑容来,乔峰那是何等的英雄人物,能得其称赞,游氏兄弟只觉得此番纵然是搭上了性命,那也是值得的。

    薛慕华上前冲着乔峰一礼道:“薛慕华见过乔帮主。”

    乔峰连忙还礼道:“薛神医妙手回春,我丐帮几位兄弟皆得神医之援手方才得以保全性命,请受乔峰一礼。”

    说着乔峰冲着薛神医一礼拜下,那种爽直,义气的性格展露无余,就算是没有同乔峰打过什么交道的一众江湖中人只是通过乔峰这一番言语举动便感受到而来乔峰身上冲天的豪迈之气。

    “北乔峰果然是名不虚传,今日一见方知乔峰之风采。”

    “南慕容能够同乔帮主并称,也不知那南慕容是何等惊艳之人物!”

    一众江湖中人心中感叹不已。

    聚贤庄早早的便准备了宴席,随着乔峰并丐帮之人到来,可以说将除奸大会的气氛推倒了顶点。

    宴席之间,游氏兄弟向乔峰等人介绍了已经前来的一众江湖中人,却也让乔峰等丐帮之人了解到这些时日应邀而来的江湖中人到底有哪些人物。

    宴席过后,一处院子当中,丐帮众人便被安排在了这一处颇为宁静的院子,此刻乔峰、白世镜、全冠清、奚长老等丐帮的高层皆是聚集在此。

    白世镜皱着眉头道:“帮主,以属下来看,这所谓的除奸大会根本就是一个笑话。除了寥寥几人还算有那么点名气之外,其余之人皆是无名之辈。”

    奚长老当即便冲着白世镜道:“执法长老,此言差矣,白长老且想一想,就连这些江湖之上的无名之辈都尚且知道行侠仗义,铲除奸佞乃是我等江湖中人之本份,若是丐帮不来,岂不是说我丐帮山下皆是浪得虚名之辈……”

    白世镜闻言不禁指着奚长老道:“强词夺理,真是强词夺理……”

    论及辩才,白世镜自然是不如奚长老,被奚长老给气的怒目以视,眼看着两人就要斗起来,坐在那里的乔峰心中轻叹一声开口道:“白大哥,都是自家兄弟,坐下好好说话。”

    一声轻哼,在乔峰的劝说下,白世镜这才落座。

    深吸一口气,乔峰看了在场一众人一眼道:“诸位,既然已经来了,那么其他的都不必再说了,我丐帮以侠义为准,楚毅此人闯天山,灭慕容,辖东厂,所行皆在规则之内,只观其行,却也算不得什么恶人……”

    一声轻咳,奚长老道:“帮主慎言啊,楚贼恶名遍天下,若是帮主此言传出去,只怕会有损帮主之声誉。”

    乔峰摆手一笑道:“乔某行得正,坐的端,即不会以言伤人,也不会昧着良心污人清白,乔某只是道出对楚毅的看法而已,难道乔峰连说话的自由都没了吗?”

    虽然说乔峰脸上满是笑容,但是奚长老、全冠清几人却是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威势扑面而来,只是对视一眼便禁不住心虚的低下头去。

    眼见压下了奚长老、全冠清等人,乔峰一言而决道:“我丐帮虽加入除奸大会,但是是否动手,介时乔某自有判断。”

    迫于乔峰的威势,奚长老、全冠清几人对视一眼,张了张嘴,倒也什么话都没有说。

    随着丐帮众人的到来,一众江湖中人的气势达到了顶峰,薛慕华、游氏兄弟自然不是傻子,当即便率领一众人离了聚贤庄,奔着楚毅一行人所在而去。

    有丐帮的消息渠道在,楚毅一行人的行踪自然是逃不过一众人的掌握。

    山东郓城

    郓城县做为山东一大县,却是出了几位名动江湖的人物,其中最为出名的当属有着呼保义、及时雨之称的宋江。

    此时宋江正是郓城县押司,这一日宋江正在衙门当中做事,突然闻得一吏员道:“宋押司,你可知今日县尊大人出城所为何事?”

    看着那人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捋着胡须的宋江微微一笑道:“哦,此事宋某还真的不知道,杜兄莫非知晓县尊此去所为何事吗?”

    杜孔四下看了看,低声向着宋江道:“好叫押司知晓,县尊大人此去乃是迎接都查生辰纲一案的天使,楚毅一行人去了。”

    宋江脸上露出几分惊色,禁不住道:“什么,天使楚毅难道说是那东厂提督,楚毅?”

    杜孔低声笑道:“看来宋押司也是听说过这位的名头的,不错,正是此人,据说啊,此人乃是奉了圣旨前来彻查生辰纲被劫一案,啧啧,以东厂的手段和能力来看,那一伙贼人怕是难逃一劫了。”

    说着杜孔意有所指的看了宋江一眼道:“坊间传言,劫了生辰纲的贼人正是东溪村晁盖一伙人,宋兄同晁盖交情匪浅,当与这些贼人撇清了关系才是啊!”

    别人或许只是听闻坊间传闻,但是宋江却是再清楚不过,那劫了生辰纲的贼人正是晁盖一伙。

    宋江结交江湖中人,同晁盖自然是交情匪浅,如今陡然之间得知朝廷竟然派了楚毅前来彻查生辰纲被劫一案,心中自然是万分震惊。

    尽管说楚毅一行人离京的消息被人散播开来,但是对于楚毅一行人的目的,却是鲜少有所提及,因此哪怕是同江湖之上许多人牵连颇深的宋江也根本不知道楚毅一行人竟然是为了彻查生辰纲被劫一案而来。

    注意到宋江的神色有些不对,杜孔不禁一副关切的模样道:“宋押司,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脸上露出几分笑容,宋江道:“这几日也不知怎么了,总是感觉精神不济,倒是让杜兄见笑了。”

    杜孔道:“若是如此的话,押司还是以身体为重才是,不若押司向主簿大人请了假,歇息几日。”

    拱了拱手,宋江稍作沉吟道:“杜兄言之有理,宋某等主簿大人归来便行向主簿大人请假。”

    一个下午,宋江整个人便一副心事重重地模样,所幸衙门里的一众吏员也都从杜孔口中得知宋江身子不大舒服,所以大家也都没有多想,只是关心宋江,让宋江好生歇息。

    目送宋江自衙门离去,杜孔却是同一人站在一处道:“哼,宋江一向喜欢结交江湖中人,晁盖一伙人若然事发,宋江怕是也脱不了干系。文远兄,你说这黑三郎急匆匆离去,这是想要做什么?”

    张文远冷笑一声道:“要是我的话,第一时间便去县尊面前告发晁盖一伙人,但是这位及时雨会做出什么选择,那可就不好说了。”

    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举动尽数落在他人眼中的宋江匆匆回了住处,稍作收拾当即便离城而去。

    东溪村,晁盖、吴用、公孙胜几人正在饮酒,天色逐渐暗淡,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大门砰砰直响,这突如其来的响动却是将晁盖几人给吓了一跳。

    晁盖当即起身,压低了声音道:“什么人?”

    门外传来一个晁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晁盖兄弟,是我,宋江!”

    微微一愣,晁盖一把拉开门,看到站在门外满头大汗一脸急色的宋江不禁道:“宋江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任是谁看到宋江那一副满头大汗,一副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发生的模样都会感到惊讶。

    宋江自公孙胜手中接过一杯茶水,咕噜咕噜咽了下去,一把抹去嘴角的水渍,喘着气看着晁盖几人道:“晁盖兄弟,大事不好,大事不好啊,你们的事发了!”

    听得宋江这么说,晁盖几人不由一愣,疑惑的看着宋江,只听得公孙胜道:“宋江兄弟,此话从何说起啊?”

    【父亲从重症监护转出,长出一口气,更新争取不断,还请多多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