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七百八十八章 楚都点将

第七百八十八章 楚都点将

作者:七只跳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毅举杯,微微点了点头,何涛见状脸上不禁露出几分喜色。

    做为一名在地方上没有什么强势靠山的人物,何涛自然是不会错过一切抓住机遇的时机。

    而在何涛眼中,楚毅显然就是一个极佳的靠山。

    谁不知道天子对楚毅的倚重,甚至在皇城司之外独立出来东厂这么一个机构,而东厂这几年当中的做为也证实了天子对东厂的看重。

    如果说错过了这次机会的话,何涛觉得自己可能再也没有这样的际遇了,因此哪怕是明知道自己这般的举动很有可能会惹来一些人的鄙视,但是何涛并不在意,只要能够得到楚毅的认可,他人的看法又关他什么事情呢。

    何涛的态度就差没有直接说出来了,楚毅要是还看不出来的话,那就真的枉自在官场混了那么多年了。

    何涛这样的小人物楚毅自然是不放在心上,不过楚毅也没有回绝何涛的意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楚毅看着时文彬道:“时知县,本督奉天子之命督查生辰纲被劫一案,案发之地就在郓城县地界,不知时知县可有什么线索吗?”

    哪怕是通过东厂的消息渠道,已经掌握了一定的线索,但是该走的程序还是要做,而且楚毅也想看看,时文彬是不是徒具虚名之辈。

    时文彬显然是早就有所准备,毕竟他已经收到了消息,楚毅从汴梁城前来,所为的正是调查生辰纲被劫一案,如果说楚毅不询问此事的话,时文彬才觉得奇怪呢。

    就见时文彬将手中茶杯放下,神色一正看着楚毅道:“提督垂询,时某也恰好掌握了一定的消息,不过此案一直都是由济州府派来的缉捕使臣何涛何使臣负责,时某只是了解其中一二,至于说其中详情,不若请何使臣向提督详述。”

    何涛眼睛一亮,显然是没有想到时文彬竟然会将这么露脸的机会让给他,要知道此案虽然说是由他负责,但是案子的进展时文彬那是掌握的一清二楚,他所知晓的,时文彬也都知晓。

    但是时文彬并没有在楚毅面前表现的意思,反而是将机会让给了他,这让何涛看向时文彬的时候,眼中禁不住流露出几分感激之色。

    楚毅看了时文彬一眼,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请何使臣给楚某说一说看,都有什么线索。”

    上前一步,何涛恭敬一礼,然后将官府所掌握的线索一一道来,尤其是提到白胜的时候,何涛脸上洋溢着几分喜色,毕竟捉住了白胜,也就意味着案子有了进展,至于说找出其同伙之人,无非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楚毅笑道:“时知县、何使臣,不知道以你们之见,白胜的同伙又是什么人呢?”

    对视了一眼,时文彬深吸一口气道:“白胜素日里同东溪村晁盖晁保正相熟,二人关系极佳,本县怀疑那生辰纲被劫一案同这晁盖脱不了干系。”

    何涛看着楚毅道:“属下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肯定,生辰纲是被晁盖伙同一伙人劫去,只需要再给属下几日时间,属下有足够的把握撬开白胜的嘴巴,一定能够拿到白胜的供词。”

    立于楚毅身旁的杨志颇为不屑的道:“只怕等到了那个时候,那晁盖早已经逃之夭夭了。”

    虽然说不清楚杨志的身份,但是只看杨志那一身穿着打扮,再加上立于楚毅身侧,傻子都能够看得出来杨志绝对是楚毅的心腹人物。

    能够被楚毅这般倚重,再看杨志那相貌,脑海之中闪过关于楚毅的一些传说,何涛眼睛一亮,显然是猜到了杨志的身份。

    只见何涛向着杨志道:“杨提辖言之有理,何某所料不周,让杨提辖见笑了。”

    说话之间,何涛当即便向着楚毅大礼拜下道:“提督大人在上,属下愿即刻带人前去东溪村捉拿嫌犯晁盖。”

    楚毅看向时文彬道:“时知县意下如何?”

    时文彬道:“下官一切听从天使吩咐,全力协助天使督办此案。”

    轻轻的叩击桌案,楚毅向着一旁的杨志道:“杨志,你且带人走上一遭,协助何缉捕使办案,务必要将晁盖捉拿归案。”

    杨志一听,眼前一亮,当即领命,而何涛也是一脸的喜色,略带谦恭的向着杨志道:“杨提辖,还请多多指教。”

    很快一队人马便被集结了起来,足足有数百人之多。

    晁盖之名在郓城县那也是知名人物,谁不知道晁盖手下庄丁上百人之多,加之晁盖之勇武远近闻名,做为晁盖之旧识的何涛对于晁盖那叫一个重视,愣是在自己的权限之内,尽可能的集结了数百兵马。

    杨志对于何涛这般郑重其事显然很是不以为然,毕竟杨志身处京师,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晁盖的名头,在杨志看来,区区晁盖也不过是一个贼人头目罢了,根本就算不得一个人物。

    说实话,如果说不是楚毅点名的话,杨志都没有什么兴趣前去捉拿晁盖。

    似晁盖这等人物,由何涛前去捉拿便足够了,不过楚毅既然点名了,杨志自然是要走上一遭。

    打着火把,一队人马在何涛、杨志的带领之下出了城门,直奔着东溪村而去。

    何涛好歹也下来调查生辰纲被劫一案有一段时间了,甚至将目标锁定在了晁盖的身上,这种情况下,何涛若是连东溪村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的话,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队伍之中,朱仝、雷横二人做为县中的步兵都头、马兵都头,自然是随同大队人马一同前往。

    人群之中,朱仝、雷横二人低声道:“晁盖同宋江哥哥交情莫逆,却是不曾想竟然是劫了生辰纲的贼人,惊动了朝廷,甚至派来了楚毅这凶神下来,看来这次晁盖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雷横轻叹一声道:“若然宋江哥哥知晓的话,不知道要如何的伤心呢。”

    朱仝只是道:“要我说的话,宋江哥哥同那些江湖中人来往甚密本身就不是一件好事,若是能够通过晁盖的事情让宋江哥哥意识到这些江湖中人的真面目的话,倒也不差。”

    雷横点了点头道:“兄弟说的不差,此番过后,你我兄弟却是要劝说一下宋江哥哥,以后最好是同那些江湖中人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次是晁盖,幸而没有牵连到哥哥,否则的话,岂不是冤枉!”

    从东溪村到县城也不过十几里路罢了,不过官道年久失修,大队人马赶路却也快不起来,远远望去就见一条蜿蜒崎岖的长龙在夜色当中显得极为醒目。

    一路所过村庄具被惊动,不少人看到那手持火把的官兵大队而过不禁吓得紧闭门户,生怕惹上什么麻烦。

    东溪村晁盖庄子之中,除了被官府捉去的白胜之外,参与到生辰纲一案的众人尽皆在此。

    这会儿众人显然是已经统一了想法,那就是选一处所在落草,但是几人就何处落草起了争执。

    按照吴用的想法,那就是就近选一处山寨,然后夺了对方山寨,自立为主。

    但是公孙胜却是建议远走他处,因为附近的几座山寨皆入不了公孙胜之眼。

    宋江坐在其中,似乎显得有些尴尬,晁盖轻咳一声,止住了公孙胜同吴用之间的争执,看向宋江道:“宋江兄弟,你久在公门,见识肯定不一般,不知道宋江兄弟有何建议?”

    宋江一愣,回神过来,连忙道:“宋江才疏学浅,却是比不得吴先生、公孙道长之见识,保正莫要开玩笑了。”

    吴用捋着胡须道:“宋江哥哥,此处没有外人,哥哥有什么话尽管直言便是。”

    看了看一众人,宋江沉吟一番这才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么宋江便妄言了。”

    说着宋江指着几人面前一副简陋的地图,在地图之上一处点了点道:“依宋江之见,诸位若要落草,此地却是最佳。”

    几人看到宋江所指之处不禁眼睛一亮,晁盖更是道:“八百里水泊梁山!妙啊,真是妙啊,若是能够据此处而立的话,倒是真的不惧官军围剿。”

    八百里水泊梁山,可以说但凡是有那么点了解的人都知道此处,真要说起来的话,此地对于胸怀大志之人,绝非是什么上佳的落脚之地,但是对于一群没有远大志向,只求安稳的人来说,八百里水泊便是最佳的屏障,除非是闹腾的太过,否则的话,朝廷都懒得派兵马围剿。

    吴用皱了皱眉头道:“这八百里水泊梁山的确是一处不错的地方,可是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此地似乎已经被一伙贼人占据。”

    宋江点头道:“不错,说来此人宋某倒也识得,此人唤作王伦,乃是一落第秀才,占据了梁山泊,手下倒是有几位头领,但是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物,若是晁盖大哥此去的话,想来那位王头领一定会倒履相迎的。”

    公孙胜闻言不禁暗自摇了摇头。宋江说的简单,他们果真前去梁山泊的话,王伦只怕并不会像宋江所说的那般欢迎。

    忽的庄子之外传来一阵喧哗之声,就见几名庄丁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远远的看到晁盖便道:“保正,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有大队官兵正奔着庄子而来。”

    宋江陡然之间站了起来,脸上露出几分惊色道:“不好,肯定是官府派人前来捉拿诸位兄弟了。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倒是晁盖脸上只是露出一丝惊色,随即便冷静了下来,向着一脸慌乱之色的宋江道:“宋江贤弟莫慌,不过是一群官兵而已,为兄还不放在眼中。”

    说话之间,晁盖冲着阮氏兄弟、公孙胜、刘唐、吴用几人道:“几位可愿随我前去会一会官军。”

    看着晁盖那一副义盖云天的豪爽模样,阮小七高声叫道:“怕他个鸟,不过是一群官兵而已,待我将他们统统砍了喂鱼!”

    本来晁盖庄中养着上百之多的庄丁的,正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哪怕是以晁盖的义气,也抵挡不住官军的威慑。

    原本上百人之多的庄丁很快就逃的剩下不够三十余人,可谓是十去七八。

    不过能够在这个时候选择留下来的庄丁显然都是不怕死的敢战之辈,这些人跟在晁盖、阮氏兄弟等人身后出了庄子,顿时就见远处一片火龙接近。

    “点起篝火来!”

    熊熊火焰燃烧了起来,晁盖在庄子之前点起了篝火,自然是惊动了正奔着庄子而来的何涛等人。

    尽管说早已经意识到会惊动了晁盖,却是没想到晁盖的反应这么快,最关键的是晁盖非但是没有逃走,反而是主动的留了下来。

    到了近前,何涛借着那火光只看到前方黑压压的一片,为首之人正是有着托塔天王之称的晁盖。

    晁盖身侧几人皆是气宇不凡之辈,看的何涛禁不住皱了皱眉头。

    反倒是杨志目光在阮氏兄弟还有晁盖身上扫过,尤其是身形挺拔无比的晁盖。

    晁盖生的极其威猛,一心修行家传功法,甚至为了不让自己分心他顾,连妻子都没有娶,靠着这般的苦练,晁盖一身修为可以说非常之强,只差那一丝便可迈入无上大宗师之境。

    正是察觉到晁盖无形之中所流露出来的气势,杨志才会盯着晁盖几人看。

    何涛上前一步,手中长枪指着晁盖道:“晁盖,你们的事发了,若是识相的话,便行束手就擒,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晁盖闻言不禁哈哈大笑,声震如雷,庄子之前的一片大树也为之簌簌作响,官军更是被惊的目瞪口呆,似乎没想到晁盖竟然是这般的人物。

    “叱!”

    眼看官军神志尽为晁盖所夺,若是再任凭晁盖这般下去的话,只怕官军还没有动手便已经败了。

    就听得杨志一声断喝,那一声呵斥好似九霄神雷炸响一般令一众失魂落魄的官军回神过来。

    当先一步同晁盖四目相对,杨志身上气势冲天而起,同晁盖比拼起来。

    晁盖惊讶的看着杨志,并没有想到官军当中竟然还有人物能够同他一较高下,自然而然的多看了杨志一眼,就听得晁盖道:“阁下如何称呼?”

    就见杨志一指晁盖道:“晁盖,你且听着,捉你之人乃是天波府杨志是也!”

    天波府杨家的威名那可以说四海皆知,陡然之间听得杨志自爆来历,晁盖神色一正道:“不曾想竟然是忠烈杨家之后裔,若然阁下落入晁盖之手,定保全汝之性命!”

    杨志闻言顿时大怒道:“好个狂妄贼人,竟然也敢口出此狂言。且吃我一刀。”

    就见杨志一刀劈向晁盖,而晁盖也是神色肃然,单凭方才的气势比拼,气势两人修为相差并不算太大,但是真要说起来的话,还是晁盖稍稍强出那么一筹。

    杨志被晁盖刺激的大怒,反倒是晁盖显得从容而淡定,抽出重达数十斤的铁棒便向着杨志击了过去。

    嗡的一声,大刀与铁棒交击在一起,只发出一声轰鸣,轰鸣声响彻四周,也一下子将双方的人给惊醒了过来。

    何涛眼见杨志已经同晁盖大战在一起,当即便吼道:“所有人给我杀贼,一贼人首级赏钱五十贯!”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何涛话音落下就见那些官军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哗啦一下便冲了上去。

    数百的官兵一下子冲了上来,而晁盖一方,阮氏兄弟、刘唐乃至公孙胜也都各自取出兵器杀入人群当中。

    阮氏兄弟虽然说是水上悍将,可是在陆上的时候一样的勇武非常,所过之处几乎没有一合之敌。再加上刘唐、公孙胜杀入人群当中,竟然在人数差距那么大的情况下,愣是将官军的声势给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