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督主,狡兔死,走狗烹啊!【2更】

第三百二十七章 督主,狡兔死,走狗烹啊!【2更】

作者:七只跳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了楚毅的质问,谢迁不由眼睛一缩,正如楚毅之所言,他可是几朝元老,甚至在孝宗皇帝之时更是担任内阁首辅之职,论及一身才能的话,天下间少有人能够与之相比。

    开海、加税这些举措对于眼下的大明来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助益,谢迁心中那是再清楚不过。

    尤其是谢家更是江南有名的大海商,海上贸易之暴利,谢迁心知肚明,以他的见识,更加清楚一旦开海,朝廷之国库将会充盈到何种地步。

    虽然说开海会带来一些不利之处,但是这点不利与所能够获得的利益相比,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抛开自身的立场,谢迁绝对赞同开海,加税,但是他自身的立场已经注定他明知道开海、加税与国有利,但是他却绝对不会同意和支持这一点。

    被楚毅那么盯着,谢迁不禁张了张嘴,他很想告诉楚毅,开海、加税乃是祸国殃民之举,但是看到楚毅那一双似乎能够看透一切的目光,谢迁心中一声轻叹。

    大家都是聪明人,他又何必当着楚毅之面,违心的说出那么一番话呢。

    微微一笑,谢迁看着楚毅道:“老夫承认,开海、加税皆是于国有利,可是督主有没有想过,这般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的问题,为什么大明数代天子,近百年都没有能够做到呢?”

    楚毅平静的看了谢迁一眼道:“木斋公是要告诉楚某江南铁板一块呢,还是要告诉楚某和陛下要小心自身的安危呢?”

    谢迁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大笑一边道:“看得出楚督主也是明白人,一旦督主开海、加税,大半个江南必反!督主可信?”

    楚毅毫无惊讶之色微微点头道:“木斋公之言,楚某自然深信,我还知道,你们做了两手准备,若是木斋公于京城之中变天失败的话,那么接下来江南便会助宁王起兵造反,对吗?”

    谢迁听了楚毅的话,捋着胡须点头道:“老夫就没有想过能够瞒得过督主,果不其然,督主就如老夫所料的一般,什么都知晓。只可惜老夫棋差一招,竟然让正德小儿逃过了一劫,否则的话,今日你我二人将异位而处!”

    楚毅眼睛一眯,就算是他想到了江南这些权贵、豪绅会狗急跳墙对朱厚照下手,但是他也绝对没有想到对方竟会那么的疯狂,在皇宫当中动用火药,真的是差点就将朱厚照给坑死在乾清宫了。

    如果说朱厚照真的死了的话,搞不好就真的如谢迁所说的那般,二人要异位而处了。

    “可惜啊,老天不开眼,竟然让正德小儿逃过一劫,天意,天意啊……”

    看着状若疯狂的谢迁,楚毅不禁心中微微一叹,谢迁能力出众,可谓国之栋梁,只可惜家国天下,私心太重,才落得这般境地。

    端起茶杯,楚毅冲着谢迁示意,一饮而尽,然后缓缓起身道:“来人,请木斋公上路!”

    顿时两名锦衣卫力士上前,欲给谢迁带上枷锁,谢迁长袖一挥,神色不变道:“只可惜,老夫却是看不到楚毅你伏诛那一日了!”

    说着谢迁哈哈大笑,嘴角却是有黑血缓缓流淌而出,就见谢迁睁大了眼睛盯着楚毅:“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老夫且先行一步,黄泉路上恭候督主大驾……”

    渐渐的谢迁七窍之中有黑血流淌而出,一看便知谢迁不知什么时候服了剧毒。

    边上几名弟子微微一愣,反应过来看到七窍流血倒地而亡的谢迁一个个的禁不住痛呼:“恩师!”

    楚毅看着谢迁服毒自尽却是丝毫没有惊讶之色,其实谢迁趁着品茶的时候悄悄服毒的举动又如何能够逃得过楚毅的眼力。

    也就是楚毅没有阻止,否则的话,谢迁在楚毅眼皮子底下服毒自尽能够成功才怪。

    立于楚毅身旁的曹少钦不禁皱了皱眉头道:“督主,这老贼临死都不忘挑拨离间,就这么让他死了,真是便宜他了……”

    楚毅嘴角露出几分笑意,毫不在意道:“他好歹也是几朝元老,就算是死,他也要保全几分体面,本督成全他便是!”

    曹少钦道:“督主仁善,要是换做奴婢的话,定要将这老贼千刀万剐了不可!”

    摆了摆手,楚毅道:“将人带走吧!”

    谢迁的几名弟子还有蒋冕的亲眷一个个的被带上了枷锁镣铐,被锦衣卫、东厂番子押着出了蒋府。

    虽然说大家已经猜到楚毅此来定然是奔着抄家灭族而来,可是一直不见楚毅等人出来,大家不禁猜测不已,这会儿终于见到蒋府亲眷被押了出来,不少人禁不住露出了兴奋之色。

    正所谓看热闹不嫌事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能够看到一位阁老被抄家灭族,只怕心生同情者不多。

    当木斋公的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原本议论纷纷,甚至兴奋不已的百姓陡然之间见到了死人却是一下子被镇住了。

    不少人惊骇的看着那七窍流血,毒血滴落于地,看上去一副死不瞑目架势的木斋公尸体。

    “这……这也太惨了吧!”

    “果然不愧是楚督主啊!”

    “这老头是什么人啊,怎么看上去像是服毒自尽啊!”

    楚毅亲自出马,不只是惹来许多百姓看热闹,同样也是惊动了不少读书人。

    尤其是这几日随着朱氏一族被押赴京师的消息传来,可以说周边的读书人一个个的尽皆涌入了京师,试图联合起来,恳请天子饶过朱氏一族。

    所以说眼下京城之中,汇聚了京师周边许多的读书人。

    这些读书人对于楚毅那真的是如雷贯耳,可以说在他们的认知当中,楚毅之恶名几乎可以同乱秦之赵高,祸国之高力士等人相媲美了。

    如今混在人群当中看着堂堂阁老之家眷一个个的被带了枷锁押出来,当木斋公的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很快就有读书人认出了木斋公来。

    好歹木斋公在江南之地那也是有着极大的威望和知名度的,加之木斋公素日里也喜欢召开一些诗会之类,所以不少文人士子都曾拜见过木斋公。

    因此人群当中有人将谢迁认出来却是一点都不奇怪。

    “天啊,这……这竟然是木斋公,楚毅他杀了木斋公……”

    边上有人听了不禁眼睛一亮,皆是看向那士子道:“木斋公?这是什么人啊?”

    那士子似乎是为对于楚毅害死木斋公很是不忿,立刻便向着不少人解释道:“木斋公大家可能不知道,但是与李东阳、刘健两位阁老齐名的谢迁谢阁老,难道大家不知道吗?”

    “哎呀,竟然是谢迁谢阁老!”

    “我想起来了,谢迁谢阁老又号木斋,天啊,谢阁老怎么会在蒋阁老府中,又怎么会七窍流血而亡!”

    那士子咬牙低声道:“肯定是楚毅害了木斋公,他老人家一生皆为我大明而劳累,好不容易致仕,眼看着能够颐养天年,结果却被阉贼楚毅所害……”

    人群当中,不少士子看到谢迁七窍流血而死,心中自是无法接受,下意识的认为是楚毅毒杀了谢迁,自然不会给楚毅说什么好话。

    楚毅、曹少钦等人皆是耳目敏锐之人,夹杂在百姓当中的那些文人士子的愤愤之言他们或许不可能听得清楚,可是那些百姓看他们的眼神渐渐的发生变化,这一点却是能够感受得到的。

    身为读书人,站在人群当中,可以说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毕竟气质明显不同。

    曹少钦冷哼一声道:“督主,肯定是这些人在私底下污蔑督主!”

    楚毅只是神色平静的看了四周众人一眼道:“不过是一些无知小民罢了,难道本督还要同他们一般见识不成?”

    不是楚毅自认高高在上不将这些百姓放在心上,实在是这些百姓受自身眼界所限制,对于外界的信息根本就没有多少的判断力。

    好在这些人也就是凑一凑热闹,逞一逞口舌之利罢了,背后说楚毅两句坏话倒是没什么,但是真的让他们去对付楚毅,不敢说百分之一百不敢,至少千百人当中都未必能够寻出一人有那个胆色。

    曹少钦可不像楚毅这般宽宏大量,不予计较,上前一步,冷哼一声,尖声道:“尔等都听好了!”

    曹少钦这一声断喝却是运用了内力,方圆数百米之内,所有人耳朵不由嗡嗡一响,所有人都是忍不住的向着曹少钦看了过去。

    只见曹少钦指着木斋公的尸体道:“都看清楚了,这便是几朝元老的前内阁阁老谢迁,为万民所敬仰,有着极高声望的木斋公。”

    大家不解的看着曹少钦,曹少钦这么夸木斋公,不是在讽刺楚毅吗?

    可是曹少钦话音一转,冷笑一声道:“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平日里一副为国为民,忠君爱国模样示人的木斋公,竟然亲自谋划行刺天子,一场大火烧了乾清宫,若非陛下洪福齐天的话,只怕这会儿已经被这老贼给害死了!”

    “什么!”

    “天啊!”

    “这怎么可能,原来紫禁城之中那一场大火竟然是谢迁所谋划的!”

    “行刺天子啊,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难怪连沉寂已久,久不出手的楚督主都亲自出马了,感情是为了捉拿行刺天子的前内阁首辅谢迁啊!”

    不少人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混迹在人群当中,先前还为谢迁打抱不平的文人士子听了曹少钦的话,如遭雷击一般,几乎本能一般认为这是曹少钦在血口喷人。

    可是他们周围的那些百姓却是没工夫听他们解释啊,竟然一个个的信了曹少钦的话,立刻便改变了态度,对着谢迁便是一同的口诛笔伐,这态度转变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也正是这些人听风就是雨,楚毅才没有什么兴趣同这些人一般见识,实在是闹腾的太过的话,派一些人稍微传播一些谣言将水弄浑了便是。

    就像先前京城当中,那些文人士子花费了好大的功夫,努力的往他身上泼脏水,使得京中百姓一个个的认为他是有史以来数得着的大奸贼,于是他便派人将编造一些夸张到令人瞠目结舌的谣言传开,结果可想而知,京中百姓一下子将所有关于他的谣言尽数当做笑话来听。

    舆论的重要性,楚毅又怎么不清楚,可以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办报纸根本就行不通,哪怕是招人读邸报,楚毅也就是心中闪过念头便被他自己给掐灭了。

    真傻乎乎的去办报纸,那才是授人以利器呢。

    没有几代人的努力培养一大批能够读书认字,与自己志同道合的读书人,想要办报纸,还是洗洗睡吧。

    楚毅宁愿将精力花费到掌握兵权上去,也不会去想什么搞报纸去争夺舆论,除非是他能够沉下心来,花费数十年去努力,关键他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做这些,与其到时候招揽一批明显同自己不一条心的人去搞什么报纸,争夺舆论,最终只会授敌以利器,他宁愿不将这一大杀器祭出。

    报纸的确是掌控舆论的好东西,关键他根本就不适合自己这个身份来办啊!

    身份不同,立场不同,结果自然也就不同。

    如果说楚毅是读书人一员的话,想要架空皇帝,针对朝中阉贼的话,楚毅绝对二话不说将报纸这一大杀器祭出,保管让天子还有阉贼的意志出不了京师。

    吱呀一声,待到蒋府家眷尽数被锁拿,府门轰然关闭,封贴糊在那大门之上,一队锦衣卫力士留下看守。

    高头大马之上,曹少钦驱马上前,落后楚毅半个身位道:“督主,我们接下来去往何处?”

    看曹少钦那一副兴奋的模样,显然曹少钦对于抄家灭族之事非常的感兴趣。

    楚毅淡淡的看了曹少钦一眼道:“随我前去英国公府走一遭!”

    【嗯,第二更了,七千字送上,今天有事耽搁了,两更保底稳住了,月票拜托了!】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