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438 李倩予定是邪教之人(为盟主“败笔的人生”加更)

438 李倩予定是邪教之人(为盟主“败笔的人生”加更)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哎呀,真实身份一不小心就泄露了呢。”李羡鱼吐了吐舌头,神色不慌,带着俏皮和不好意思的尴尬。

    他早已摸清李佩云的脾性,这家伙吃软不吃硬,有心理洁癖,喜欢坦率直爽的朋友。

    女人是有特权的,这点不能反驳,因为是事实。

    李羡鱼若是做出矫揉造作,或者愧疚尴尬的表情,反而是把李佩云带进坑里,让他心生恼怒。反之,若是他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李佩云心里那股不舒服劲就会减轻。

    “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去接近杰森·卡舒布?我是背着任务来的。”李羡鱼说:“我是宝泽的编外人员,编外人员你懂不。”

    李佩云点点头,他是知道的,宝泽分正式员工、编外员工、临时工。临时工就是赏金猎人,接一些宝泽腾不出手来处理的任务赚取积分,通过积分从宝泽那里兑换自己想要的东西。

    只要不是邪教徒,任何血裔都可以当宝泽的临时工。不享受任何福利,不享受任何保险,出了事自己承担。这就是临时工,莫得人权。

    编外员工,成立的初衷是考察一些血裔家族中的子弟。给与他们正式员工的待遇,但不承认他们的身份,就像古代老爷们养在外头的外室,吃香的喝辣的,但没有名分。

    夏小雪和幽萌羽就是编外人员,编外人员需要长达三年的考察,确认你这个人不是二五仔,才能正式加入宝泽。通常从编外员工晋升正式员工,直接跨越见习、低级员工,成为一名中流砥柱的中级员工。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抓你的,”李羡鱼拍了拍李佩云肩膀:“宝泽其实对你不怎么上心,能抓就抓,不能抓就算。咱们现在是朋友,我这人帮亲不帮理,肯定站你这边。”

    李佩云:“......”

    虽然被隐瞒了身份感觉不爽,但听了这番话,他忽然觉得没什么。

    竟受用的很。

    “你们能用英语说话吗,叽里咕噜的,也听不懂。”里昂嘀咕道。

    李羡鱼和李佩云都没搭理他,后者想了想,眉头一皱:“所以,你打算掺和到这件事上?”

    “嗯。”李羡鱼点点头,舒展懒腰,挺胸的动作让36D硅胶亭亭玉立,里昂和卡路里眼睛都恨不得掉进去。血骑士也在偷看,然后被佩丝敲了个暴栗。

    “就像嗅到独家新闻的记者,放弃岂不是太可惜,这笔业绩要是做成了,我能休息一整年呢。”说着,他假装很仗义的样子:“不过你别掺和进来,出了事儿,我可以逃回中国,有宝泽庇护着。可你现在是打算在欧洲长期居住,可不能把教廷得罪死了。”

    她这是觉得我怕事?

    李佩云暗暗皱眉,嘴上漫不经心的说:“就算我现在抽身而退也晚了,不出所料的话,我和你都已列入教廷的通缉名单。既然如此,不如陪他们玩玩。反正我在欧洲闲了这么久,也觉得无趣。”

    对,我只是想找个乐子,不是不放心她。

    李羡鱼微不可察的翘了翘嘴角,满脸的感激:“谢谢。”

    李佩云摆摆手。

    血骑士在旁边瞄了他一眼,心说这个妖道传人太容易激将了吧。很容易被这个女人吃的死死的啊。

    但如果李佩云能加入团队,对于缺乏高端战力的自己一伙人来说,无异于久旱逢甘露,所以他没必要去提点李佩云。

    李佩云来欧洲差不多两个月了,两个月的时间里,有种人生失去目标的感觉。

    以前有一个李羡鱼在后面紧追不舍,让他不得不拼命修炼,生怕被赶超.....最后还是被赶超了。

    然后紧迫感变成了不能被落下太多,他开始追逐李羡鱼的背影。

    虽然恨,虽然讨厌,虽然压力大,其实日子过的很充实。

    所以当初得知李羡鱼陨落,李佩云暴怒的几乎失控,并不是对他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情,而是目标消失了,一下子,整个人都变的空虚。

    就好比你玩一款游戏,被BOSS虐的咬牙切齿,恨不得砸了电脑。可真有人帮你把电脑砸了,你会气的掐死他。

    来到欧洲后,日子过的并不好,他毕竟离家太久了,又是孤傲寡言的性格,不合群,与家族的人待在一起,没有那种暖融融心里得到寄托的感觉。

    在欧洲也不用担心被宝泽的人冲进来门来抓捕,一生之敌也死了,李佩云感觉自己的生活空虚寂寞冷,除了麻木的修炼,根本没有方向,没有目标。

    参加联赛也只是一种静极思动的消遣。

    现在,掺和进血骑士和教廷的事件里,虽然危险,可对他来说,同样是一种心理的慰藉。

    ......

    教廷总部位于欧洲边境的一座小国,很富裕,出了名的富裕。

    最发达的是旅游业,每年接待的世界各国游客多达几千万。同时,这里还是全世界信徒心目中的圣地。旅游业一半都是朝圣的信徒们带动起来的。

    政治制度与英国一样,君主立宪制,实际掌控国家的是教廷。国王全家都是教廷忠诚的信徒。

    龙骑士乘坐湾流连夜赶回教廷总部,递交了任务报告,天没亮,就早早的等候着教皇的召见。

    他站在大教堂外的高楼上,沉默的凝视着早起的信徒们进二号大教堂朝拜。

    二号大教堂是教廷内部的叫法,教廷还有一个大教堂,那里不对普通人开放,是教廷核心高层们开会、举行弥撒的地方:一号大教堂。

    一号大教堂开门的时间比二号大教堂晚,因为教廷的主教们需要忙活完二号教堂的事务,才能抽出身过来开会。

    龙骑士已经审完库尔特,并把他放回家了。

    唐德说的没错,当年佩丝确实被教廷内部的人出卖,而且出卖她的人是位高权重的人物。

    正是已经伏法的枢机主教(红衣大主教),这点已是毋庸置疑。

    而当年亲手斩杀枢机主教的就是龙骑士本人,罪名是勾结邪教。

    “炼制堕天使,很可能是枢机主教与邪教勾结密谋的事件之一。”

    这样的推测最符合真相,枢机主教虽然伏法,其党羽必然还在,那么有人接收堕天使佩丝便可以解释的通。

    “唐德如果真的问心无愧,为何要触犯教皇?这件事明明可以理解的。”

    龙骑士捏了捏眉心,一阵头大,里面肯定还有他没想到关键之处。他觉得自己肯定忽略了什么重要线索。

    至于枢机主教为何会有炼制堕天使的机密资料,他反而不奇怪,贪婪是人类的本质,哪怕是主也无法杜绝人内心的黑暗。

    不管是教廷还是那些覆灭教廷统治的“勇士”,龙骑士不相信任何一方会真的把堕天使的炼制秘法毁掉。

    当~

    钟声想起,意味着一号教堂的会议开始了。不知不觉,他在这里站了近一个小时。

    龙骑士踏着钟声进入一号大教堂,首先看见的是金灿灿的巨大十字架,高六米,通体纯金浇筑。背景是雕刻着主和生母的浮雕。

    穹顶的壁画描绘着天国的景象,在天窗折射进来的阳光中,笼罩着梦幻般的朦胧光晕。

    教皇格列·本尼迪克坐在专属于他的华丽王座,头戴金冠,身披华袍,表情祥和宁静,带着慈爱柔和的眼神望着一众高层。

    这个老人已经高居王座,俯视教廷长达一个世纪。

    他是教廷史上罕见的长寿教皇,龙骑士很小的时候,第一次觐见他时,他便是这般坐姿,这般神情,四十多年过去了,他的气血依然旺盛。

    这位是信徒心目中的神,更是教廷血裔们心中的神。

    从小听着他的传说长大,从小聆听着他的教诲,在他威严如海,又慈祥如父的目光中茁壮成长。

    谁都可以是堕落者,但教皇不会,就像古代的国王,任何人都会是叛国者,唯独国王不会,因为整个国家都是他的。

    会议的内容类似古代君臣奏对,由各主教们汇报工作情况,提出问题,再由教皇裁决。或各部门已经做出相应对策,教皇只需要点点头,说一句:OK。

    龙骑士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虽说他是战力巅峰的武夫,是悬在教廷成员头上的刀,但日常事务中,他并没有指手画脚的资格和权力。

    教廷有很多部门,国务院、枢机院、教会公共事务理事会、九大圣部、会议团、各大事务处等等。

    这些部门宛如机械部件,维持着教廷这个庞大机构的运转。

    长达两个小时的会议渐渐走入尾声,教皇格列·本尼迪克的目光掠过众人,落在角落里端坐的龙骑士。

    声音威严洪亮:“凯尔,你的任务报告我已经看过了。”

    凯尔起身,右手抵在心脏,九十度躬身,“抱歉,冕下,我未能完成任务。”

    周围的主教和部门负责人们窃窃私语。

    教皇淡淡道:“你已经尽力了。”

    “关于任务报告,我有一点需要补充。”龙骑士说完,得到教皇点头允许后,继续说道:“任务失败后,我便立刻让人查了李倩予的身份,此人来历神秘,能查到的资料只是“新人类”散修组织的成员。却查不到她过往的记录。”

    教皇面无表情,静静的听着。

    大多数人都不值得他关注,他听一听,只是因为教皇这个身份需要听一听。

    龙骑士继续道:“我怀疑她是隐藏极好的邪教徒,唯有如此,才能解释她的身份。”

    主教们面面相觑,龙骑士的意思,是断定血骑士与邪教徒为伍了。任务报告他们没看,李倩予这号人物更是从未耳闻,但他们知道龙骑士在负责血骑士的案件。

    就在一个多月前,血骑士背叛了教廷,圣殿骑士团长,本该是为教廷冲锋陷阵,抵御外敌的骑士,不料竟投靠邪教,背叛了主,背叛了教廷。

    再联想到几年前红衣大主教同样因此伏法,不禁令人感叹,近几年真是多事之秋。

    但也有人不同意龙骑士的看法,“或许是乔装易容了呢。”

    龙骑士摇头:“不可能,容貌易改,如此鲜明的异能特征却是变不了的。”

    如果是某个高手易容乔装,容貌可以变,异能是无法改变的,李倩予的魅惑异能,注定她绝非平庸之辈。然而之前却压根没有这号人物的信息。唯一的解释,隐藏身份的邪教徒。

    这附和邪教的行事风格,他们会在暗中培养秘密杀手,平时隐藏的很好,等到关键时刻才动用。这样的人,之前的履历往往是一片空白。

    龙骑士觉得这一切都显得迷雾重重,按照他之前的想法,血骑士和教廷或许存在误会,他虽然与堕天使联手触犯教皇,但罪魁祸首应该是已经伏法的枢机院大主教。血骑士本人不该与邪教产生关联。

    现在李倩予的出现,改变了他的看法。

    “如此鲜明的异能特征?”那位主教看向龙骑士。

    主教们纷纷看来。

    “那是我见过,最强的魅惑异能。”龙骑士回复。

    “是个女子?”

    “是的。”

    主教们面面相觑,竟然连龙骑士都这么说,那女子得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龙骑士继续道:“但属下认为,血骑士背叛一案,仍然存在疑点。属下恳请教皇撤销追杀令,换个方式彻查此案。”

    四面响起小小的喧哗。

    追杀令不但是教皇亲自下达,还经过会议团的一致认可,断断是不能撤的,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先例。

    “撤销?戒律骑士团从来不会要求撤销追杀令。”苍老的声音从教堂外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