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539 这个男人会妖法

539 这个男人会妖法

作者:卖报小郎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的剑不出则以,出必杀人......”李羡鱼按照李佩云的人设,高冷的说完这句话,猛的发现自己入戏太深了,改口道:“但不妨与你切磋切磋。”

    他的身高与李佩云相似,声线的话,男人之间相互模仿声音不男,比伪装成李倩予时容易很多。性格的话,只需要大致契合就行,毕竟青木结衣与李佩云不是熟悉的朋友关系,估计还不及他对李佩云了解的深刻。唯一破绽是妆容,他可以改变脸部线条,但不可能完全一致,搭配了右护法的邪术才伪装成李佩云。

    青木结衣近距离观察我,她此时心里估计会产生疑惑:李佩云这厮竟然会化妆?!

    除此之外,手套也是破绽之一,幸好机智的我左右手都戴了皮手套,完美的掩盖了这个破绽,只要在接下来的相处中不用左手触碰青木结衣,她就不会发现我是李羡鱼。

    青木结衣嫣然一笑。

    青木大辅则心里一动,李佩云似乎对结衣态度很特殊啊。对于结衣撩拨男人的魅力,他是很自信的。他们青木家的女孩都是让男人欲罢不能的绝代尤物。

    虽然同样拥有魅惑血脉的男人,包括自己在内,没有福气体会到这种风情。

    李佩云来了!

    中国的李佩云,那位妖道传人,号称中国血裔界最强年轻人之一,与两华寺的极道传人戒色、上清派丹尘子以及横空出世的战魂传人李羡鱼齐名。

    这个消息在李羡鱼与青木结衣走向剑道场地时,迅速风靡青木家的别墅区。

    青木家的剑道场是露天的,没有铺设水泥,也没更高档塑胶橡胶铺设,很朴实的黄土地,夯的非常严实,踩上去坚硬如铁。

    黄土地是正确选择,血裔高手切磋,哪怕刻意控制着力量,也会轻易撕裂地面,造成场地满目疮痍。

    就算青木家不缺钱,反复的铺设水泥或其他高级材料也是件麻烦的事。

    此时,剑道场地外围聚拢了不少青木家的人,仍有不少族人陆续赶来凑热闹。

    “哇,李佩云本人诶,比想象中的要帅,站在那儿渊渟岳峙。”

    “听说他在欧洲教廷大放异彩,一人抵挡百余名教廷高手,思过诶.....”

    “李佩云本人,似乎比欧美联赛直播里的更有魅力。”有男人说。

    “是啊是啊,莫名的产生好感。”

    年轻人们叽叽喳喳的议论,年纪大的长辈则沉默的围观,翘首期待李佩云与青木结衣战斗,此时,两人正站在剑道场的中央。

    青木结衣手里握着一把打刀,俏脸严肃,目光平静,摆出严阵以待的架势。

    李羡鱼双手空无一物,站姿轻松,面无表情。这正是李佩云面对实力低于自己的对手时的傲慢姿态。

    秀儿本质是一个很骄傲的人。

    青木大辅站在不远处,考虑到李佩云的感受,用中文发号施令:“点到即止,开始!”

    李羡鱼听着对方的中文,总会产生自己与同胞在交流的错觉,青木大辅的中文很纯正,绝不是抗日剧里带着浓重口音的中文,想必是受过非常优秀的语言教育。

    只能说这些血裔大族的底蕴太深,家族里的优秀人才不说全能,掌握的技能和知识绝非普通文化人能比。像李羡鱼自己这种普通人家养大的娃,日语仅限于简单的口语问候,还是动漫学来的。

    青木大辅话音方落,青木结衣刹那间动如脱兔,她左手提着打刀,右手按住刀柄,朝着李羡鱼狂奔而来,速度快到拖出残影,在场实力低的年轻人几乎捕捉不到她。

    两人相隔数十米,青木结衣半秒不到便袭近李羡鱼,天地间明亮的剑光一闪即逝,然后才是打刀出鞘的铿锵声。

    青木家的长辈们眼睛一亮,结衣的剑术愈发强大了,这手居合斩,虽说不及年轻一辈的代表性人物宫本秀吉的居合那般犀利,但火候极深,就算是他们也斩不出如此凄艳的弧光。

    而且,她在抽刀之前,发动了异能魅惑,那是能把心如铁石的男人化作绕指柔的魅力。

    按照游戏术语,便是给敌人套了一层虚弱buff。

    李佩云瞳孔微微呆滞,出现一刹那的失神,似乎被她的美丽所惊艳。

    弧光斩在他脖颈,发出“锵”一声锐响。

    在场众人神色一变,青木大辅的瞳孔也缩了缩。

    一根手指抵在了刀锋上,血肉之躯硬抗青木家的名刀,却撞击出金铁交鸣的锐响。

    青木大辅震惊之后,心里了然,李佩云修炼妖道传承下来的三才剑术,其中精之剑号称防御无双,更甚佛家金刚不坏身。以手指对抗刀锋便不足为奇了。

    李佩云果然厉害。

    李羡鱼屈指弹开刀锋,一瞬间打出数十拳,青木结衣横刀抵抗,虎口崩裂,她以左手小臂抵住刀身,又硬抗了李羡鱼几拳,借势后仰翻腾,跃开一段距离。

    青木家的狐媚子抛给李羡鱼一个楚楚可怜的眼神,趁他被魅惑异能乱了刹那的心智,皓腕里滑出一把小巧的六刃手里剑,精准投掷。

    你又不是三无,你投的手里剑毫无威胁力.....李羡鱼心里吐槽,果断摆脱魅惑,闪身避开。

    他其实完全免疫青木结衣的魅惑,只是演戏而已,毕竟李佩云是无法完全免疫同级青木结衣的魅惑的。

    青木结衣剑术高超,堪称剑道宗师,李羡鱼顶尖S级时的战力,如果不使用气之剑,不使用其他会暴露身份的花里胡哨的驳杂招式,纯碎靠拳脚功夫,会赢的非常吃力。

    两人交手数十招后,青木结衣小腹挨了一脚,倒飞出数十米,双脚落地,又滑出数米。喉咙腥甜翻涌,倔强的不肯吐出来。

    青木大辅无奈的宣布切磋结束。

    “咿,好弱。”

    “是李佩云太强了,打的结衣毫无还手之力,而且明显没有出全力。”

    “这就是中国年轻一代战力的巅峰吗。”

    “战力巅峰?虽然我对李佩云很有好感,但李羡鱼那个恶魔才是中国年轻一代的战力巅峰吧,听说李佩云在他面前都要畏惧三分。”

    周边的年轻人热烈的讨论。

    李羡鱼环顾四周,发现不少年轻美貌的女孩盯着自己双眼放光,但更多的是年轻的男孩......盯着自己两眼放光。

    该死,魅惑异能的被动怎么关?

    他有预感,这该死的魅惑异能迟早要出事,它的存在,让自身宛如黑夜里的萤火虫,闪烁夺目,没有任何男人能抗拒它的魅力。

    短时间内或许不会察觉到什么,毕竟三观正常的男人,顶多觉得李佩云人还不错,让人莫名的心生好感,但时间久了,爱意就会在心里萌芽,从而产生怀疑。

    天狗就是很好的例子,之前敌对时,他因为对死亡的恐惧和对自己武力的敬畏,没时间思考“爱意”这玩意。但经过了一晚上的冷却,恐惧减弱了,天狗现在对自己颇为信赖的样子。

    天狗只是个杀手,眼界不如青木家,他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真身,因为李羡鱼拥有古妖遗蜕这种隐秘他是不会知道的。

    但青木家就未必了。

    “李君,我连让你施展气之剑的资格都没有了吗。”青木结衣听着耳边族人的议论声,提着打刀,有些幽怨又不服气的样子。

    小狐媚子,还跟我施展魅惑呢?

    信不信我让你爸妈离婚?

    李羡鱼不得不装出刹那的恍惚,以回应她的魅惑能力,然后迅速挣脱,皱眉且不耐的语气道:“我若是使出气之剑,你的刀,已经没了。”

    青木结衣撇了撇嘴,忽地嫣然一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想见识一下李君的气之剑。”

    看着几米外,纯真中透着妩媚的脸蛋,李羡鱼心生警惕,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破绽,但似乎青木结衣对他的身份起疑了。

    以李佩云的性格,要么懒得理睬对方的要求,要么一脸高傲的施展出气之剑。

    李羡鱼表情冷淡的点点头,扬起右臂,嗤一声,掌心白光喷涌,凝聚成一把四尺长的气兵。

    气之剑出鞘的刹那,在场的年轻人感觉到了窒息般的压抑。双腿忍不住发软,呼吸急促。

    这是顶尖S级境界的气之剑,李羡鱼感觉自己若是毫无保留的施展,这群渣渣得原地下跪了。

    青木结衣眸光闪了闪,又惊讶又恍然,嘴上嫣然笑着:“结衣最近剑术到了瓶颈,日夜苦练,始终不得寸进,李君有何指教?”

    日夜苦练的修炼方式是没有灵魂的......这样的回复方式独属于李羡鱼,不属于李佩云,李羡鱼轻描淡写的语气:“天资决定一切。”

    青木结衣悄不可察的皱了皱眉。

    李羡鱼打算告辞离开了,临走前,青木大辅将他请入静室,干笑道:“我那个不成器的侄儿......”

    李羡鱼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杀了干净。”

    青木大辅脸色微变,虽说青木龙斋做了二五仔,可终究没有成功投靠天神社,每一位顶尖S级都是家族重要的人才。

    这老家伙,刚才问你草雉剑的事,你跟我推三阻四,还想要回侄儿?

    “我不能直接问草雉剑的事,目的性太强,容易让他多想。”李羡鱼漫不经心道:“自从我修成气之剑,天下法器再难入我眼。倘若草雉剑还在岛国,或许值得我出剑.....不,即便是草雉剑,也抵挡不住我气之剑的锋芒。”

    他说话的时候,可以模仿李佩云目中无人的语气,浑身都是戏。

    青木大辅眉头一皱,心生不喜,反驳道:“李君的气之剑虽然传承自妖道,是举世无双的气兵。然而草雉剑是我岛国传承悠久的神兵。历史便已为它证明,当年米国.....”

    “米国什么?”李羡鱼追问。

    青木大辅不语。

    “罢,话不投机半句多。”李羡鱼冷着脸转身:“告辞。”

    他假装自己是不喜青木大辅的态度,而不是关注草雉剑。老小子的远方侄子还在我手里,不信他舍得损失一位顶尖S级,肯定要叫住我。

    念头刚起,就听青木大辅挽留道:“草雉剑神秘莫测,我知道的大多事都是流言罢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李羡鱼嘴角挑了挑,面无表情的转身:“八岐大蛇的尾椎骨。”

    “《古事记》里确实有这样的记载,看一半信一半吧。”

    “真是八岐大蛇?”李羡鱼眉头一挑。

    “按照血裔界的说法,草雉剑出现的时间远比古事记里记载的要早,但两者有一个共同点:八岐大蛇!据说那是真实存在过的妖兽,祸乱岛国,最后被当时的血裔们联手杀死,从它身体里取出了草雉剑。李君想必见过草雉剑了吧。”

    “嗯,在万神宫里看见李羡鱼那个小子死在草雉剑下。”李羡鱼冷笑一声。

    妈诶,痛死我了。

    他至今还记得被草雉剑穿心的那种疼痛,元神都在燃烧。后来还是冰渣子千辛万苦把我的元神拼凑回来。

    依照正常思维,拼凑元神也于事无补,但神奇的是他就是复活了,所以李羡鱼一直没明白自己复活的原理,大概只有冰渣子知道。

    “那是一柄由位置的材质锻造的神兵,似玉非玉,似石非石。如果是八岐大蛇身体里取出来的,生物体内怎么会有金属锻造的剑?”青木大辅说:“其实当初从八岐大蛇里取出来的是一截玉骨,锋锐无双。后来人们加入了玉钢,将它锻造成了兵器,才有了现在的模样。”

    李羡鱼微微颔首,这种说法很符合科学依据。

    “八岐大蛇是什么形象?怎么出现的,这些都记载吗?”李羡鱼怀疑祸乱岛国的八岐大蛇就是万神宫里逃出去的古妖遗蜕。

    但他没有证据。

    “《古事记》提到,它是八首八尾的怪物,专门以处子为食,但那都是后人杜撰的。真正的形象不得而知,当初或许有古卷遗留下来,但岛国和你们中国一样,经过数次改革、动乱,很多东西已经湮灭在历史里,无从考证。仅有的也只是口口相传。”青木大辅惋惜的摇摇头:“我本人觉得,草雉剑比气之剑更强,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它有灵。”

    “灵?”李羡鱼一愣。

    “草雉剑原本是天神社的东西,天神社以前是血裔界的官方组织,现今的官方组织是年轻的后起之秀,当年推翻幕府,米国人在暗中帮了不少忙,其中包括打击天神社。而后来,二战之后,米国军队在岛国耀武扬威,血裔组织差点沦为他们的走狗。那会儿草雉剑已经易主,属于官方组织。米国人垂涎这柄神兵,要夺走它。”

    “但草雉剑复苏,无人操纵,斩杀了所有靠近它的米国血裔。米国怀疑岛国藏着极道高手,便打消了夺走草雉剑的想法。”

    想起来了,这件事李羡鱼在欧洲时听血骑士说起过,当年米国人确实觊觎那柄神器,要局为己用,但草雉剑杀了一批想法很大胆的米国血裔,让米国的超能者协会忌惮。

    米国的超能者协会把这件事记载了下来,教廷与超能者协会交流文化、资料时,血骑士曾在超能者协会的资料库里看到过相关记载。

    李羡鱼瞅了眼神色不忿的青木大辅,官方组织的靠山是超能者协会没错了,这符合岛国近代的国情,这个国家就像小受,一边心理上抗拒着米国,一边又不得不撅起屁股。

    “他日若是从宝泽手里要回草雉剑,我定再次拜访岛国,一争高下。”该问的事都问了,再多的,青木大辅要么不知道,要么绝对不会说。

    李羡鱼打算告辞走人,反正他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

    “青木龙斋.....”

    “改日,我会亲自把他送回来。”李羡鱼走到樟子门口,候在外头的天狗识趣的为他开门。

    青木大辅亲自把两人送出别墅区,李羡鱼却突然开口:“对了,青木家主可有闲置的车辆?”

    青木大辅一愣,立刻明白,让族人开了辆高档商务车过来。

    天狗负责开车,带着李羡鱼返回东京。

    箱根返回东京的话,自然是坐电车更方便快捷,天狗实在想不出李羡鱼为何要乘车,他把这个疑惑说了出来。

    李羡鱼道:“我估摸着,天神社的人这会儿应该快注意到我了,车站监控多,不方便。”

    天狗试探道:“真的要把青木龙斋还给青木家族吗。”

    你说话的样子就像是我的狗腿子......李羡鱼无奈的提醒:“你可别忘了,你和青木龙斋才是一条船上的,都是我的俘虏。”

    天狗恍然大悟,继而震惊,没错,他是俘虏啊,他和青木龙斋才是伙伴。可我为什么会不自觉的代入到家臣的位置,我是逼于无奈才委身于他的啊。

    该死,李佩云是精神力觉醒者吗?

    暗中给我洗脑了?

    “你知道天神社其他对外“服务点”的位置吧。”李羡鱼问。

    “知道,但都是一些小喽啰。”

    “足以。”

    两人说话需要通过手机翻译软件,比较吃力,得到满意答案后,李羡鱼停止与他交谈,靠在松软的真皮座椅上,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