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欠世之道 > 第五十二章:自欺

第五十二章:自欺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夜谦离开了那里,他没有加入那场试练,他那一刀本能落到体宗女子的手上,让她的惯用手受伤,但是他没有那么做。师姐和他说过,和平,就不能无端挑起战争,无端伤人,而刚刚紫枫正是那个无端挑起战争的人,夜谦最后收手了,他和紫枫没有交情,和情欲谷也没有任何交情,真要说有,只能说夜谦对紫莲倩抱有同情。

    夜谦放弃了进入“虚”的机会,即使他对于“虚”很有兴趣,他不想等到自己死了,无颜面对那边的师姐。

    而此时,那台子下可是热闹非凡,可能是紫枫的战斗挑起了大家的血性。很多人莫名其妙地被迫和人动起了手,甚至不知道对方是谁,和自己有什么仇。

    紫枫和泠雪月的战斗早就结束了,两人就地打坐开始回复起来,体宗的人已经离开了,他们打输了,即使有了那女子的加入,还是输了,紫枫爆发了,看到泠雪月受伤的瞬间,便开始采取了不要命的打法,体宗的人是来撒气的,不是来拼命的,于是乎结果可想而知。

    紫枫身上添了一身的伤,不重但也说不上轻,至少一个月内是不能再出门惹事了。

    台子上的胖子依旧笑呵呵地看着大大小小的战斗,混乱的场面,却没有出手阻止,只是赞许地看了紫枫一眼。

    紫枫受伤,泠雪月也无意参加接下来的战斗,扶着紫枫离开了。

    胖子笑呵呵地看着,没有动作。

    混乱持续了一天一夜,后来加入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早已打红了眼的人强行拖入了战斗,渐渐地成了各个门派之间的斗争。可是却没有人发现,胖子离开了,胖子是“虚”在皇城的接头人,不少人都认识,所以可以肯定这不是一场骗局,因为对于“虚”没有任何好处,对于胖子也没有任何好处,对于其他门派更没有任何好处。

    于是乎,这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只是三天后,“虚”却放出了消息,已找到想要的人。

    夜谦离开战场,便回了小镇,骑上小银,奔往了药谷。

    跨越了太极山脉,来到了药谷,在门口久久徘徊,夜谦还是进入了药谷。

    药韵难得待在谷中,已经好久没有拿起炼丹要诀的他,重新捧起,认真研读,一次次地炼制着治疗灵魂的丹药,然后细细回想。丹青则是在处理药谷事物的间隙与药韵一起研究,只是两人的脸色,明显不是太好。

    夜谦进入了丹青的房间,看到了炼丹房中忙碌的两人,只是不到半月不见,药韵和丹青看上去竟然老了不少,俢元者想要保持外貌是很简单的,也许是有意,也许是无意,两人的须发,竟然多了几缕白色。

    两人看到夜谦回来,笑着打招呼,“小子,半月不来看我们,我们都以为你死了。”

    “发生了点事,给我几粒修复经络的丹药,受了点伤。”夜谦想笑,却只是扯了扯嘴角,没有发出笑容。

    两人不知道夜谦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能感觉到,夜谦变了,面前的那个夜谦,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夜谦了。

    “小子,你怎么又受伤了。怎么就这么爱瞎折腾,不知道药材很贵的啊。”丹青虽然口中抱怨着,但是眼中却尽是担心。放出神识,“怎么伤得这么严重。这是元气在你身体里爆炸了么?”丹青无奈地看着,这伤,确实不算轻,但是绝对没有丹青说得那么重,不至于到元气在体内爆炸的程度。煞气若真的那么强,那么饮血宗早已称霸大陆了。

    夜谦吃了丹青给的丹药,还被硬塞了不少治疗外伤的丹药,回复元气的丹药和治疗经脉的丹药,说是有备无患。

    夜谦感谢之后,便离开了。

    待到夜谦走后,两人却讨论了起来,“他怎么了,怎么感觉怪怪的?”

    “这段时间夜皇门好像发生了什么,似乎是一个女弟子被仙剑宗的一个老家伙掳走,遭遇了不幸。夜皇门的长老去要人仙剑宗死活不认,可能会谈蹦,可能又是一场大战要发生了。仙剑宗这个门派真该移到北方,这南方都被他们搞得乌烟瘴气的了。”丹青说道。毕竟是药谷谷主,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怎么着,听这意思你是要抬夜皇门一手了?”药韵看着手中的丹药,仔细地研究着。

    “那倒不至于,这大陆的格局可不能乱,就算我想帮,怕是也帮不了。”丹青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小子,出身夜皇门就是悲哀。里面的人都是什么来历你应该也清楚,还总是遇到一些他能力之外的事情,真的是苦了他了。”药韵收起丹药,叹道。

    “是啊。这天还捉弄他,他的魂伤,难搞。”丹青走到药韵身边,“愈魂丹,我们俩真的能行?难不成我们真要创造历史?”丹青的脸上有着兴奋的神情,难以抑制的兴奋,炼丹,是他永远无法割舍的。若这辈子这能炼出愈魂丹,他觉得他就算死,也值了。

    “试试吧。上一次失败,我感觉我领悟了不少。再研究个几年,应该有结果了。”几年,对于俢元者而言,太短了,转瞬即逝,可是他们怕夜谦撑不了这几年。

    “希望吧。”丹青的语气中,充满了不确定。

    骑着小银,到了药谷山门前,不然不知道该去哪里。是回一趟门派,还是去皇城。犹豫良久,夜谦终于还是拍马往南方走去,那里,是夜皇门所在的位置。

    一切,终归是要面对的,即使再排斥,再不愿被人提起。当那件事情,是自己亲手揭开,可能,还会好一些罢。

    抬头看着天空,夜谦终于挂上了久违的笑容,“师姐,你看得到么?一个月不见,你还好么?我在等着你回来,你听得到么?我知道你还在的,你能回来见我一面么?”

    眼泪从他眼角滑落,笑容很深,苦涩也很深。

    他只能骗自己,万一他自己信了,他心中那比魂伤还要深的痛,可能会好一点。

    人的一生,离不开两件事,自欺,欺人。夜谦就在自欺,但是这种自欺,却连安慰都算不上。只是对于那不愿意接受的结果的一种无力的挣扎罢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