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欠世之道 > 第六十六章:兽神血脉

第六十六章:兽神血脉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转眼,一月过去,夜谦的修为终于在即将离开的三天前突破了。

    锻魄期是一个特殊的阶段,灵魂由三魂七魄组成,三魂为胎光,爽灵,幽精,一般俢元者在锻魄期只要将这三魂打通,便可突破至地级。七魄为吞贼,尸狗,除秽,臭肺,雀阴,非毒,伏失,一般人会选择放养,因为于灵魂而言的影响不会太大,而且修炼难度过大,又复杂,一般只有炼丹师才会选择七魄的修炼。九成的帝,也是没有修炼过七魄的。

    可是夜谦不同,夜谦观察自己的灵魂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灵魂的裂缝,正好将灵魂分为了十块,三块大的三魂和七块小的七魄。修炼七魄的最大的难度就在于,七魄的感觉非常微弱且相似,几乎难以准确分辨出七魄分别为哪七魄,导致七魄一般即使修炼也是整体修炼,包括炼丹师也是如此。而且七魄对于灵魂虽有影响,但是影响并不是那么严重,所以一般修炼者都不会选择去修炼它。可是这些对于夜谦来说却没有难度,夜谦决定要好好三魂七魄全都修炼。

    而夜谦这次的突破,便是彻底建立了和胎光之间的联系,本只是与灵魂之间整体的联系,现在更加具体。

    终于,到了离开的时间,夜谦在那次寒潭之行后发现,五倍重力竟然对于他而言显得没有什么压力,而与同阶的兽对决,显得那么轻松,毫无压力,所以夜谦早早地进入了四层,偶尔还会去找五层的兽对决,虽然是输多平少胜无,可是夜谦还是显得很兴奋。

    夜谦的表情,不再不受控制。不再是曾经那种冷,自从那次听到无仙这个概念之后,夜谦突然感觉他找到了自己,那个被夜映莲压抑的自己,被自己压抑的自己。

    夜谦知道,师姐也不会希望他这样子,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问题。

    夜谦可以笑着面对那些友好的人,冷脸面对那些对他充满恶意的人。这一个月中,兽族两边的交流变得愈发密切,而两边的领地,也在缓缓延伸着,终有一天,两族将重回曾经兽族是一家的局面,毕竟两边本就没有仇恨,只是意见有分歧罢了。

    站在那个角斗场前,兽族分属两边的强者都到场了,夜谦身后站了很多人,有他认识,也有他不认识的。十个孩子依旧如往常一样在围在夜谦周围,负屃也如往常一般躺在夜谦的怀中,只是夜谦身边多了一个跟屁虫,那就是凤羽。妖艳的外貌和凤羽有些内向的性格显得冲突,夜谦也不再如曾经一样拒凤羽于千里之外,只是,心中感情的区域,却已经被夜映莲填满,其他任何人都无法进入。他变了,他变得成了他自己,那个不需要压抑的他。他也没变,他还是那个爱着夜映莲,一心复仇的他,希望振兴夜皇门的他。矛盾么?并没有,他只是释放了他的本心,仅此而已。

    龙王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站着,他的身边站着的则是凤凰和暗霓,兽族后来还是决定,所有想要出去的兽,都可离开兽神谷,只是,很多老一辈却还是决定留在兽神谷内,他们不争,不是因为他们不想,只是他们希望把这个世界,留给年轻人。

    离开兽神谷的队伍很庞大,这些人,注定会改变大陆的格局,将遗仙大陆搅得天翻地覆,可是夜谦的心中却有着莫名的兴奋,夜谦已经分不清楚他自己到底是什么,他流着人类的血,却也参杂着兽族的血,而且是兽神的血。他本就是一个玩性极重之人,只是被夜映莲所压制了而已。为了夜映莲,他放下了很多,现在,他释放了。可是,曾经的一切,他没忘。他依旧笑着,只是笑容中没有了意义,曾经的玩世不恭不见,曾经的善意不见,现在的笑容,只是笑,没有任何含义。

    天空突然打起了闷雷,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我想大家都知道这次离开要做什么。兽族,从未在人族之下过。这一次,兽族,要让人族知道,我们,还是王。”混沌开口,龙王依旧闭目养神。他的修为正在恢复着,龙珠与他的生命想关联,但是却不会让他丧失修为。一个俢元者,失去灵魂也不会失去修为,人与兽,有着诸多共通之处。

    “是。”巨大的应和声响起。十个小家伙也跟着喊道,虽然他们连这次出去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对于他而言,只是去玩。等到他们长大,也许就明白了,只是他们长大,最少还需五十年。比如凤羽,已经两百多岁了。可是若以人族的年岁来算,凤羽连二十岁都不到。

    “不管你们是否愿意,夜谦,是你们的领导者。”混沌的话,在人群中引起了轩然大波,龙王这边的人早已知晓,可是混沌那边的人却充满了不服之音,“夜谦,伸手。”

    “又来?”虽然嘴上拒绝着,夜谦却还是伸出了手,一道口子裂开,却在缓缓地愈合着。夜谦早已见怪不怪,这种皮肉伤,对于夜谦来说早已连伤都算不上了,兽神强大的血脉之力让夜谦惊讶不已,可是这一个月里,夜谦的修炼重心早已放在修为上,所以他天天往外面跑,找那些没有自我意识的兽族对打。兽神谷外围基本都是这样的兽,他们成为了元兽却依旧是兽心,只会杀戮,捕食,这种兽很强,却很笨。这些兽基本都是自我进化,变成的元兽,而不是像村落中的兽,是由元兽与元兽结合,生下的孩子便如同人类一般,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思维方式。

    夜谦的血液让兽族的人哑口无言,即使是早已知道的那些兽族,再一次看到也还是会愣住,那来自血脉之力的威严感,让他们无从反驳。兽族的血脉之力,是天生的,不可改变的。一个血脉弱小的兽,即使成了兽神,他的血脉之力也不会发生变化,这就是人类的天赋无法与兽族相比的原因。血脉是天生的,血脉越强大,天赋越强大。当然,血脉不强,也会出天赋异禀者。

    兽族的血脉强者对于兽族血脉弱者有一种天生的压制,这是天生的。夜谦的血脉,他们都感受到了那来自血脉的压制,他们才会愣,他们谁都知道,两个多月前,夜谦明明是人族,这让他们不解,甚至愤怒。

    “异类,滚出去,你不配领导我们。”有人出声,就有人附和。

    “没错,异类,用了什么诡计,敢欺骗兽族,活得不耐烦了。”

    各种质疑声响起,但是谁都知道,他们只是不甘而已。甚至连他们自己心中都明白,这只是不敢。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