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欠世之道 > 第一百三十六章:周年庆开始

第一百三十六章:周年庆开始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个月里,整个帝院都弥漫在周年庆即将开始的欢愉氛围之中,反倒掩盖掉了依旧弥漫在帝院长老之中的紧张气氛。

    没有任何征兆的,帝院内的老生,开始对兽族下手,帝院内进入的所有兽族,逼不得已躲进了试炼之地之中,包括“神”的成员,无一例外,仿佛约好了一般。

    凤羽反而因为一直留在帝塔内,反而没有受到众人的骚扰。可是帝塔外却多了数个徘徊不走的身影,轮流蹲守,时间,正好半月,与凤羽进入帝塔的时间,“碰巧”吻合。

    夜谦担心凤羽出事,带着魔焰与那几人发生了冲突,还被关了三天紧闭。二人只是被关了紧闭,蹲守的三人,恐怕是没有办法参加这次的周年庆了。只是二人在反抗执法长老宫诚时,却是受了点小伤,也算是见识到了帝院的圣级长老的恐怖实力,确实让他们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毕竟硬修为的差距摆在这里。

    半月时间,兽族除了凤羽,全部都进入了试炼之地,而凤羽则半月没从帝塔中出来。

    时间悄然而过,周年庆终于开始了。

    兽族众人突然之间从试炼之地倾巢而出,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帝院命令禁止闹事,若有闹事者,一律关一月紧闭。当那些觊觎兽族浑身宝藏的人看着兽族大摇大摆出现在帝院大街时,真的是恨得牙痒痒,但是又不能动手的那种憋屈感,让他们感觉心中有一团火在燃烧,却又无处发泄。若是放在平时,即使是会受到帝院的惩罚,他们也要下手解解气。

    这个特殊的日子,即使是有兽族这些看着让人眼馋的角色,帝院内依旧是一片欢庆。

    一个个帝院学生穿梭在各条街巷,寻找着藏在帝院某个角落的长老。这就是帝院的周年庆活动。

    长老会随便挑一个地方,等待着学生的到来,然后完成长老布置的小任务,便可以获得对应任务的积分,最后凭借积分进入藏宝阁内各凭本事获取寻宝。当然,小任务之所以称之为小任务,就是因为不难。

    可是参与第一次的学生不会知道,这一次周年庆活动的长老,似乎格外难寻。而参与过的也只是单纯的认为可能是之前太简单,所以这一次增加了游戏难度。

    而夜谦本不想参与,他并不相信凭借自己的运气可以在藏宝阁中获得什么东西,况且他没有忘记凤羽的那句话,但是却被魔焰强拉了过来。不得已,夜谦也带着小和尚陪着兴致满满的魔焰到处找寻着帝院长老的身影。不过途中却又多了两人,南宫箴和夜谦刚入帝院时认识的哀浅。“虚”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活动,而南宫箴和夜谦等人只是偶遇,便结伴而行了。

    “南宫,说说看,这活动怎么做,我还等着拿帝器呢。”魔焰满脸兴奋,但是夜谦却明白,魔焰只是无聊,单纯的为了找乐子而已。

    “找长老,做任务。就这么简单。不过你不要对于好东西抱有太大的希望。那些获得了好东西,要么修炼途中发生了什么,要么就留在了帝院,据我所知,都数,都选择了留在帝院。而消失的,很有可能,也和帝院有关。”哀浅看着魔焰,很认真地说道。

    南宫箴讶异地看着哀浅,可是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到任何质疑,反而更多的是好奇。

    “那应该挺好玩的吧。”魔焰似乎已经开始想象起了那种画面,一脸憧憬的样子让哀浅无奈地叹了一声当我没说,便默默地跟在了四人身边。

    小和尚第一次在帝院中四处走动,好奇地看看这又看看那,对于每一件事都感觉很好奇。光光的小脑袋就没有停过,不停地在转动着。要不是夜谦领着他,估计不一会儿就走丢了。

    “难得平静一天,怎么就感觉少了点什么呢。”南宫箴看着从身边擦肩而过的身着仙剑宗门派服装的几人,感叹道。

    换来的,又是哀浅无语的表情,他不知道他跟在这几人旁边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他更不知道,刚刚那几个仙剑宗的人是否听到了南宫箴的话,事后会不会回来找自己。

    “少了那群虚伪的家伙上来挨打,确实是有点手痒。”魔焰立马跟了一句,声音不可谓不大。

    哀浅扶额,得,不用担心了,刚刚听没听到不知道,现在铁定听到了。人家这不是回来了么。

    “别以为今天是特殊的日子,我们就不敢动你。”几人本就听到了南宫箴的话,只是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不太希望惹事生非,毕竟现在手上还没有积分,万一出点事情,到时候手头上的积分连藏宝阁的标准都到不了,那真的是没地方哭去。

    魔焰立马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大喊到:“宫诚长老,“神”欺负人啦,您不出来管管么。”

    果然,下一秒,一道身影便出现在了几人身旁,不是宫诚又是谁,“今日是帝院周年庆,闹事者,紧闭室见。”

    “他他他,就是他们,他们威胁我们,还扬言要打我们。”魔焰赶紧走上前,指着那几个仙剑宗的人说道。

    宫诚却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魔焰,“不要把我当傻子。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中,你们若想打,上生死台,我可以亲自送你们上去。”

    “你们几个听到没,宫诚长老都说了,想欺负人去生死台上欺负人去,不要在这里欺负我们几个后辈,欺负我们这些后辈就是不要脸。”魔焰又转身对着仙剑宗的几人说道。只不过话语中,除了上生死台几个字一样,似乎其他,没有一句是宫诚长老说的。

    但是宫诚也懒得理魔焰,他的出现只是为了制止未发生的纠纷,或者惩戒已发生的纠纷。虽然魔焰的话语正在朝着发生纠纷的方向走着,但是他却深知自己没有资格命令一个人闭嘴。

    “可敢和我上生死台,签生死状。”仙剑宗的一人明显生气了,上前一步。

    “哟哟哟,刚刚说了欺负我们这种后辈就是不要脸,你就不要脸起来了。不过本少爷可是很忙的,院里的小花没浇,小草没除,小鱼没喂,哪有时间和你这个不要脸的伤生死台,走了。”魔焰说着,毫不拖泥带水,转身便走。

    “怎么,你怕了?”那人此时恨不得抽出腰间的佩剑,狠狠刺向魔焰,可是他宫诚在身旁,不能冲动。

    “一个前辈对着一个晚辈说你怕了,你这脸确实是没有啊。你那么厉害,怎么不找宫诚长老上生死台呢。等你儿子出生,我再找你儿子上生死台,是不是也算理所当然了。不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恐怕找不到媳妇儿。哎呦,离远一点,万一不要脸传染就麻烦了。”魔焰说着,竟然真的就小跑了两步,远离了几人。

    哀浅此刻唯一的祈祷就是,他们没看到我,他们没看到我。

    “算了,不要和他耍嘴皮,我们还有正事。”这时,另一个人扯了扯身边怒气正盛的伙伴,“你们五个,我们“神”记下了,希望之后在试炼之地内会有一个美好的会面和道别。”然后恨恨地看了宫诚一眼,几人便强拉着即将爆发的伙伴离开了。

    哀浅一数,五个?夜谦,魔焰,南宫箴,小和尚,那第五个是宫诚还是自己?应该?不是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