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欠世之道 > 第一百四十三章:双宿双飞

第一百四十三章:双宿双飞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凰虚影身上本所剩无几的锁链此时闪烁着暗沉的红光,锁链内部依稀可见血液流动。此时的囚凰阵,俨然已与地院院长融为一体。

    情帝双手无力垂下,其实他已经做到了他能做的,那就是将夜谦送出帝院,将消息带回兽族。他与凤夕本就是残魂,消散本就是应该,可是看着凤夕,他任然抱有幻想,幻想着凤夕可以依附在小凤凰身上,回到兽族。幻想着兽族有什么秘法,能够将凤夕救回。可是眼下的情况,似乎一切幻想,都无法成真了。

    凤夕和凤羽的选择,是两人的决定,本就与情帝无关,但是情帝却将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

    “啾!”此时的凤凰只能发出属于凤族最原始的嘶鸣,即使人族听不懂,却能清晰感受到其中的痛苦。

    凤羽的金色双目更是黯淡了不少,而之前那如太阳一般的光芒,也在囚凰阵彻底启封的瞬间便熄灭。

    帝院院长的双腕依旧不断地流淌着血液,那血液仿佛在寻找着自己的归属一般,自主朝着凤凰身上的锁链汇聚,让本暗沉的红光渐渐夺目。

    情帝双目闪过一丝不忍,本想离开这里,回去看看他所创立的门派现在如何,情欲谷是他所创,就好似他的孩子一般,可是现在,他知道,他回不去了。双目闪过一丝怀念,之后,是疯狂。

    情帝的残魂缓缓升空,直至与帝院那道与外界隔绝的屏障齐高,此招过后,也许,是万劫不复。可是他还是笑了,笑得很洒脱,却不失解脱之味。然后,他的残魂消失了,很突兀,只留下一缕声音落入了帝院每一个人的耳中,“你们或许忘了我的成名绝技了吧,今日,便让此招展现它的最后一次辉煌吧。大千世界皆遍情!”

    随着声音落下,每一个人的脑海中,一幅幅画面在脑海浮现,出声后的第一声啼哭,父母慈爱的注视,朋友的笑骂,爱人的呢喃,种种画面,一一浮现。可是其中,只有美好。可是这美好,却让人忍不住落泪。那是思念,对于每一个故人的思念。当以旁人的视角看着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时,这些幸福,显得更加幸福。

    “我一生经历太多,亲人的离世,爱人的误解,朋友的叛离。我希望我在的这一世,没有伤感,即使这是一场梦。”这是情帝创立此招时说的话语,他巅峰时,甚至将此招用于整个遗仙大陆,虽然时间只有短短的一天。可是这招的最后,却依旧以眼泪收场,他知道这只是一场梦,只是一场空。看完一切,最终涌上的,依旧是思念。

    而这一次,他只是将此招落于整个帝院,可是效果依旧,每一个人的双目都失去了焦距,可是其中充斥的,都是回忆,回忆,回忆。

    陷入回忆的,还有凤夕。看着眼前一幕幕与情帝的过往,“凤羽”眼中落下两滴血红色的泪,泪滴落地,两朵火莲绽放,将帝塔包裹。

    “孩子,我恐怕无法和你一同回到兽族了。孩子,回去告诉他们,我不恨人族,只是想要,回家。”凤夕的声音在凤羽脑海中响起。

    然后,凤羽的双翅不断拍动,凤凰虚影就如同放大的凤羽,一起着同样的动作,缓缓地,火焰遍布了凤凰虚影的全身,火焰由最开始的红色慢慢变成了金色,只是此时的帝院众人,都陷入了回忆,无法看到,距离他们那么近的位置,多了一颗太阳。

    “凤凰涅槃,焚世之炎。”“凤羽”口中轻念,凤凰虚影跟着一起燃烧起来,火焰将凤凰身上的锁链燃断,将整个囚凰阵点燃,然后,凤羽挣脱了锁链的束缚,在空中拍打着翅膀俯视着整个帝院,双目变回了凤族本身的红色,她的身外,有一层金色的原型护罩,同样燃烧着火焰。

    凤凰涅槃,是凤凰临死前的最后挣扎,威力有多大,没有人见过,因为见过的人,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包括凤族自己也不知道,因为涅槃后的凤凰,是另一只崭新的凤凰,没有记忆,没有修为。可是此招凤族都是以生命发动,凤夕恐怕是第一只以灵魂发动的凤凰,还是残魂,且刻意提醒凤羽控制范围。

    凤凰涅槃的焚世之炎很快便熄灭,但是,本应出现的凤凰蛋,没有出现。以灵魂发动的凤夕,不知后果如何。传说,连轮回,都无法偷入。

    “紫缘哥,我来陪你了。”

    凤羽发出一声嘹亮的凤鸣,冲天而起,将帝院的护罩洞穿,不见了身影。临走前,她的目光望向远处,那里,是住宅区,夜谦,小和尚和她三个人的小院落所在的地方,她的眼中,尽是思念。

    天空中此时仿佛能够看到两道身影,他们相拥,深吻,之后携手走向远方,越来越远,直到离开人们的视线。两人的脸上挂满笑容和幸福,一切,好像就是他们想拥有的,一切,就好像是他们愿意发生的。十几万年前的二人,未携手走入婚姻的殿堂,十几万年后的今日,二人,却携手走上了一条万劫不复的道路。可是他们,很满足。

    情帝的大千世界皆遍情于她,同样生效。而她于凤夕当时一体,感受了两段回忆,凤夕,竟以自己的生命将情帝的生命换回,她将凤凰的涅槃之炎渡入了情帝体内,凤夕与情帝,可以算作血脉相连。凤凰,一生只爱一人,涅槃之炎注入谁身,凤凰之心专于谁人。这段情让她动容,感伤。看着两人消失的画面,她笑得很欣慰。

    当帝院众人从回忆中醒来,凤凰虚影早已不见,剩下的,只有熊熊燃烧的帝塔,和头顶上待修补的护罩,护罩上的窟窿边缘还在燃着火焰,慢慢将这个窟窿放大。

    帝院院长深情落寞,深深地看了一眼整个帝院,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凤羽突破了囚凰阵,却并没有毁掉囚凰阵,因此,地院院长侥幸活了下来。他不懂,不懂为什么凤凰要留下自己,为什么要刻意控制火焰的范围。

    两个帝的终极大招,即使是两个残魂施展,那威力,也不是一个帝院能够承受的。他看着这个本该消失的帝院此时依旧完好无损地屹立于此,迷茫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许人家,真的只是想回家,也许兽族,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残暴。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能做的,只有放出任务,阻止夜谦和凤羽回到兽神谷,即使可能要将二人抹杀,他也在所不惜。这个帝院,于他而言,于鬼族而言,都有着特殊的意义,他不能放任任何会对帝院造成威胁的可能性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