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欠世之道 > 第一百四十六章:紫枫之心

第一百四十六章:紫枫之心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进入紫枫所居住的酒楼,进入紫枫奢华的房间,夜谦也算是开了眼界了。不愧是全大陆一年成交额最大的城市。

    这个房间不同于夜谦在皇城所居住的酒楼,不仅拥有卧室,客厅,甚至有练功室,炼丹室。配备之齐全让夜谦目瞪口呆。也许是云霄城的经济收入位居全大陆首位的关系,这里的酒楼开始以质揽客,

    紫枫拿出了一堆稀奇古怪的酒,可惜他遇到的是夜谦,当他得知夜谦喝酒只喝果子酒时,满脸心疼地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了三瓶用艳色装点的瓶子,打开瓶盖,果香扑鼻而来。不是果子酒又是什么。

    然后,便是各种问题一股脑吐出,当然,都是关于帝院的。

    夜谦闲来无事,也意义耐心解答。换来的,是紫枫一脸的神往之情。夜谦无意问起紫枫为何不入帝院时,紫枫沉默了。

    “有些时候,我不能为了自己而活着。”紫枫的脸上不再是玩世不恭,而是认真,却又无奈。夜谦能够看出,紫枫并不是那种喜欢被束缚的人,他只是想要自由自在地活,不想有任何牵挂。可是他的出身,注定了他无法成为这样的人。

    “因为你父亲?”夜谦随口一问,却换来紫枫满脸的杀气,即使是情绪不外露的他此时都失态了。

    “你妹妹和我说的。你放心,如果我想说出去,恐怕你们情欲谷早就不在了。”夜谦反而是一脸的无所谓,这么近的距离,夜谦还真不怕紫枫,即使紫枫此刻已经是地级巅峰的修为。

    紫枫收起满脸的杀气,“那傻丫头,真是什么都往外说。不过她好像对你挺有意思的,没少念叨你。还喊着要和你双修来着。”表情说变就变,由凶横到调侃,用不到一息。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男人也不差。

    夜谦摆摆手道:“她一个小姑娘懂什么是双修么,就天天喊着双修。现在顶多就是好奇,你得好好教育教育她,别让她跑偏了。毕竟你是她哥。”

    “身处这种环境,说她真不懂,恐怕是装的。你也知道,一个门派的修炼方式,是根深蒂固的,若说改便能改,我宁愿舍弃一生自由,来扳正这个歪曲的修炼方式。”紫枫的脸上依旧是一幅玩世不恭的样子,很随意说出的话,却是那么惊人,仿佛他只是说说而已。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又是那么认真。

    “修炼方式歪曲?”夜谦倒是很好奇,毕竟情欲谷一直以欲闻名于大陆,这个念头已经在每一个人的脑海中深种,一代传给一代,也早已为人所认可。夜谦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这种修炼方式是错误的,而且,还是情欲谷的少主。

    “情帝以情入道,而非欲。我们这些修炼情欲诀的岂会不明了。可是,人总是懒惰的。随欲而为,后为欲所困,却功力大增,谁还在乎它原本的修炼方式呢。阴阳本互补,扭曲如今却由主导者吸取对方之精华,情欲谷,早已不是情欲谷了。也许如今,称之为欲谷更为适合吧。”紫枫的口气中,尽是自嘲,对于自己的嘲讽,和对于自己所处门派的嘲讽,“可是即使如此,还是有那么多人,络绎不绝地来到这个“罪恶之地”“朝圣”,表象,对于人的欺骗,可真深。”

    “为什么不离开呢?”这句话,夜谦总觉得那么熟悉,这是他上一次想问紫莲倩却没有问出口的问题。

    “呵呵,为什么不离开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就因为它叫情欲谷,而我姓紫吧。”紫枫笑着说着,将一整壶酒倒入口中。

    夜谦沉默,“如果有一天,它毁了,没了,你会怎么做。”夜谦问完,觉得有些不妥,赶紧说道:“不是有意冒犯,抱歉。”

    “其实大陆上谁不知道,失去门派顶梁柱,若没有后来者填补这个空位,那么这个门派就离倒台不远了。母亲也在用他认为对的方式尝试着拯救这个无首的狼群,只是如果可以,我希望那个筹码是我,而不是那傻丫头。那傻丫头,还小。即使这样的后果,是它灭亡了。若它真的亡了,我会替它灭掉所有参与者,然后,离开这个世界。”紫枫依旧笑得没心没肺,除了谈道紫莲倩时,脸上流露出了深深的柔情和心疼。

    “为什么不是重建?”夜谦听得真切,但是内容却与他认为的不符,他以为,紫枫和自己一样,若亡,则复仇,重建,振兴之。

    “我不想再一次看到它被世人误解,却束手无策。”紫枫难得收起自己的玩世不恭,没心没肺,显得格外认真。情欲谷很大,大到整个大陆都能知道他们的名号。可是同样,误解也很深,深到这误解,已经成为了世人眼中的事实,甚至不只是世人,可能连自己,都已深陷误解不可自拔,不知事实为何。

    夜谦没有说话。他自问,若夜皇门在别人眼中,甚至是门派的门徒眼中,都是另外一个门派,他会怎么做。他不知道,他承认他无法做到如同紫枫一样洒脱,灭了,就灭了。复仇却不重建。但是若真的要他说出自己会不会重新建立这个门派,继续让世界误解下去,他却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只有哪一天,真的遇到了,他才有答案。而这辈子,他不认为自己会得到答案。

    夜谦拍了拍紫枫的肩膀,仰头,一瓶果子酒下肚。

    “哇,败家子,这果子酒可是我费了好大劲才弄回来的,一共就这么三瓶,你这就一瓶干完了。拿回来拿回来,太浪费了。”紫枫满脸心疼地吼道,只是动作,却只是拿起另一壶酒,灌入口中。然后,脸上恢复了他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的没心没肺,仿佛一切事情都不会在意一般。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和夜谦说那么多,也许是因为夜谦是紫莲倩唯一相熟的非情欲谷中人吧。

    人心中,总是藏着无数心事,表象,不过就是拿来唬人的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