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农宅手札 > 第001章 亲事

第001章 亲事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没有山,没有水,不过是一望无际的田野,间或有零星的房子组成的小村庄。这些村庄少的几十口人家,多得百口人家,并不算大。但离得也不远,七七八八的就这么凑着。

    离得远了还能感觉到几分萧条,这萧条从寂静中来。若是离得近却也能够看到土墙上剥落的墙皮,还有藏在里面的小爬虫,甚是热闹。不过后来这种土墙就少了许多,多得是砖瓦房,先是青瓦,后来是红砖。房子的样式也变了几变,先是平房,后来是齐筋儿,再后来是抱厦,再后来还有楼房,一年年的变了下来。但是村里的人却越来越少了,用村里老人们的话,都飞出去了。

    那个时候大抵是都苦夏的,大人们每次去地里都要带着草帽和茶壶,热辣辣的日头能把人晒昏到里面。这种天若是给庄稼打药,一准一个中毒。不过就这样还时常听见谁家谁家打药出事了……也有没抢救过来的。

    反正生存不易,能够温饱便已知足。孩子们所求也少,中午不睡觉在大树下玩石子游戏。还有老人们凑道一块,在大柳树下讲古,讲的古很是新奇,比如哪个瘫痪多年的人站起来了吓了她一跳,又比如村长在大喇叭里喊他爹去开会,再比如谁家祖上出过金胳膊金腿的大官儿,哪家胡同里的孩子争气等等。

    当时觉得很是厉害,现在想来有些好笑,但是依稀还能看见那些孩子撒了丫子从这个胡同跑到那个胡同,仿佛这生活也就有血有肉了起来。有那调皮的孩子不小心撞开了谁家的大门,那家的事儿就像是一副画卷直直的铺展了过来。

    激烈的争吵声就从那门洞里漫了出来,那是徐太太和她最疼爱的小儿子徐明宇。或许应该称呼为老徐家的或者徐马氏最为合适,那个时候村里的人大都生活的比较粗糙,什么太太姑娘的一概没有,女人的名姓更是少能听见,大都是谁谁家的。

    这吵架怄气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了,徐明宇就是咬死了不松口,“好啊,您若是想要娶她,便娶吧,反正不关我的事。”

    “你这是什么话,八十块钱我都凑了出去,缝纫机、自行车都买了,你现在又告诉我不结婚。那……可是八十块钱呀,家里的老底都掏空了。你……你可真是要气死我呀!”徐太太是地主家的女儿,声音温温柔柔的,极为明理。可家里四个儿子,都要娶媳妇,那钱就是掰开了使,八十块钱已经是要了她的老命。

    徐老四梗着脖子,他长得极为英俊,修长的身材,俊眉修眼,白皮肤,关键是人还机灵。按理说照着他这家庭条件合该是打光棍的。但是徐老四争气,在一群糙皮兄弟里最为显眼。就冲着明星一样的长相,各村暗恋和倒贴的姑娘没十个也得八九个,光收的情书也都有百封了。

    “您就是说下大天来也不行,我已经请了单位的人吃了饭,宣告我和周新春已经定亲了。”他说着就踏上了一辆二八脚踏车,雪白的衬衣被他勒在腰间,雪白的衣袖的也挽在了胳膊上看起来十分清爽。

    这几天他都感觉不是很顺,隔了老远还能听见他那文绉绉的老娘难得大声骂道,“徐明宇,你这个小混蛋。”

    但好在总归有一件事是按照他的计划再进行,那就是娶媳妇,不能盲婚哑嫁,必须按他的计划来。

    他看中的姑娘清秀动人,活泼可爱,关键是还有能力。纺织厂里做工的再没有一个比她精细的了,她若是验收棉花,手指一划一划就能将水分、长度、质量什么的说个八九成,压根就不用再过称。这还不算,她若是说起话来,若说山便会让你感觉到山在前,若说人,便让你觉得人从旁走过。这若是下了工就属她身边围得人最多。

    徐明宇已经暗暗地观察了好长时间,这会儿老子娘催逼的紧迫,他觉得自己不得不拿出点实际行动来了。

    有着这想法,他一早上都过得心不在焉。中午下了班儿,便打了二斤白酒,买了一只熏鸡就几个小菜,直奔了场主任的办公室。

    那张成栋还没下班,正在屋里和人侃大山。

    那边儿的人显然不是他们厂子的,见来了人,便识趣的走了。

    张成栋也不过四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带着一副茶色眼镜,手里夹着一支石林烟,看人的时候眼睛都是从镜片上头看得,经常高深莫测的一笑,一弹烟灰,倒是多了几分看透世事的优越感。

    徐明宇将东西放在他桌上。

    他扫了一眼,“哟,明宇,这是干什么?咱们可不行这个。”说着又低声凑过去,“你这刚提了骨干,马上就是要成为车间主任的人了,怎么这么不小心,让别人看见又要说闲话了。”

    “怕什么?还不行我找您聊个天,说说知己话?”徐明宇说着就把东西在他那张旧式写字台上把东西铺陈开了,筷子、酒杯、吃饭的碗也都在他柜子有,只管拿了出来。

    赵成栋看了一眼,嘻嘻一笑,“你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又复对门外喊道,“小王,你回家的时候和你嫂子说一声,我今儿就不回去了。”

    “我能有什么事呀?”徐明宇笑道,“还不是请您给长长眼,我这不是到了说媳妇的时候了吗?”他说着给赵成栋倒了一杯酒,自己也倒了一些。

    赵成栋从眼镜上方瞅了他一眼,“这倒是稀奇了,我可是听说咱们这厂里给你写信的小姑娘家不少,说罢,你要打听谁?还来这套。”

    徐明宇看了他一眼,倒了几滴酒在桌子上,伸手沾了一笔一划的在桌上写个“春”字。

    赵成栋盯了他半晌,噗嗤一笑,“我当是谁呢?”那眼神里分明是带着勘破别人私密地窃喜,“论起来你们还是校友呢,比你大一岁,说起来你还得叫学姐呢。那丫头家里虽然穷了点,但是学习好,人长得又俏,这厂里没有一个不说她好的。就咱王厂长还想给她做媒说给他外甥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