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农宅手札 > 第020章 春风

第020章 春风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周新春点点头,“这倒是好了,你以后可要做官太太了。”

    “那当然。”关莺一脸的得意,她还和白朗约了过两天再见面呢。

    徐明宇本来想自己来的,可临到场了又怯场了,托了个刚要进女工宿舍的工友人,给周新春拿进去。

    等人拿进去了,他又后悔了,一来害怕被那个工友都掉了,或者那东西被谁捡了去。二来怕周新春看不到,便想去探探口风,到底是又有点要脸面。

    竟是僵持了下来。

    他连着数日不回家,他娘怕他怄气,又给他说先推迟了婚约,等他回去在商量,让他别害怕,早晚是要成家的。

    那带信儿的人十分纳闷,“明宇,这娶媳妇,有什么好害怕的?吓得连家也不敢回了。”

    “没有的事儿,就是厂子里有点忙,她老人家喜欢胡思乱想。”徐明宇笑着对那个同村说道,“你这就是去做什么?”

    “做什么?还不是你娘托我给你三哥说媳妇的事儿。”那人笑道,“你三哥要是你这样的品貌,我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徐明宇不好说他哥哥的坏话,哈哈一笑,“辛苦你了,改天一起出来喝喝酒。要是有好的给我三哥好生说一说”

    “这是当然,我看你小子是怕耽搁你自己吧。“那人笑道,拍了他的肩膀一下,“也不独你这样,我看小五就比还着急?”

    徐明宇这才想起自己好长时间没见弟弟徐明哲了。

    “明哲?她着什么急?他不是和我三哥在学电气焊呢,虽是隔了几条街,我倒是好久没见他了。”

    那人嘿嘿一笑,“他……比你们都强,自己找了个媳妇,现在都住在一起了。”

    徐明宇皱了皱眉,“你可别乱说,他才多大呀,不过十八九。”

    “十八九……不小了,他又不和你们似的高中毕业,初中就毕业了,先前在武馆又认识了那些人,……嘿嘿,你这个弟弟故事可多着呢。你可别说是我说的呀。”

    徐明宇皱了皱眉,“他不是那样的人。”

    那人嘿嘿一笑骑着车子就走了。

    挂着家里的事儿,徐明宇便捡了个中午回去了一趟。

    徐马氏见他回来高兴的将家里的白面也拿了出来给他切了面条吃。

    中午的是又说到成亲的事情,“你也不小了,这村里十七八结婚有的是。你现在二十三四的人了,我也没说过什么。但是哪个男人不成家立业的。”

    “娘,你说的那姑娘,我连人都没见过,你就给我订上了。现在好歹是新时期了,不行盲婚哑嫁了,您别这样行吗?”

    “哪样?我还不都是为了你,哪家不是这样呀?”徐马氏有些生气,“我倒是想给老三订上,还订不上呢。咱家条件不好,人家姑娘看上你,要求又不高,你就别挑了。”

    徐明宇将碗筷一放,心中堵得难受,他何曾挑过,但他又不想和徐马氏吵架。

    他娘过得不容易,一个地主家的大小姐到持家的农妇,她是受过苦的。

    “再缓缓吧,三哥那我在帮他想办法。其实……您也不用心疼那八十块钱,等我下个月提干了,一个月就能挣到七十五了。“

    “七十五?那么高?我问过了,不过三四十就不错了。”

    徐明宇只管捡了好的说,“是真的,我做的不错,领导要给我提干了呢。”他说着夹了一筷子野菜,“以后有事儿您就给我说。大哥孩子多,老二又不在咱们这边儿,就剩下我们三个了。”

    “别瞎说,什么老二老二的,那是你二哥。”

    “反正我是看不上他的做派,不过从老爷子那里学了个皮毛就出去骗人了。”

    他这话一出,徐马氏也不说话了,泪珠子啪嗒啪嗒落下来。

    “娘?您怎么了?是我说错话了。您打我吧,您被哭呀。”徐明宇急忙道,见她哭得伤心便跪在了他家跟前。

    见他下跪,徐马氏就心疼了,抹了抹眼睛,“没事,风迷了眼睛。娘就希望你们都好好的。”

    徐明宇也不吃饭了,又哄了他娘一番,说了好些纺织厂的趣事儿,“娘,我不是跟您作对,我是娶个有文化的媳妇。这样我说什么,她就能听得懂了。大哥大嫂的情况您也看到了。您在给我些时间,如果我还在做不到,我就听您的好不好?”

    “好是好,你可别太久了耽搁了人家姑娘。”

    “我知道了。”徐明宇说道,他又去了看看了他大哥,两个人说一会老三娶媳妇的事情,也没商量出个结果来。

    家里老头子是个居士,对这些事不太管,只大事儿的时候才会说个一两句。而且这样的事情,一般家里的人都不会打扰他,况且这会儿他肯定是出去锻炼身体去了。

    倒是有人奔波愁苦就有人欢喜得意,白朗最近是春风得意,一辆桑塔纳突然停在了纺织厂的门口。

    那些下工的工人顿时指指点点,不一会儿见两个人下来,一个高高胖胖的,另一个倒是精干,在一细看竟是白朗。

    “哟?是你小子呀。高就了?”赵成栋从人群中出来,平常王厂长不在,一些事务都是他统筹的,算是厂里的老干部了。

    白朗哈哈一笑,“赵主任,这是大哥王凤安。”

    “王哥,这是纺织厂的赵主任,赵成栋。您以后要是再去上海、北京的,也推一推咱们本地的纺织品,全部都是老百姓家里收上来的棉花,工人们又细心一个个的纺出来的。别的不说就那钩花技术咱们厂里也是有专利的。”

    王凤安爽朗地一笑,“一定一定,都是自家人,不卖咱们的产品卖谁的呢?“

    白朗又对赵成栋道,“可别小瞧了王大哥,这可是咱们这儿的万元户呢。百货大楼那个供销社不必说了,凤安通运都是他家的呢?“

    “久仰久仰,屋里坐一会儿吧。“赵成栋忙让道,在这小县城里王凤安的名头谁不知,率先响应改革开放,往上海做生意没几年就成了这县城里的数得着的人物。

    白朗面子上有了光,笑道,“不用了,我们今儿还有事儿,王厂长在吗?我那辞呈还要他签个字呢。”

    赵成栋指了指王厂长的办公室,“这会儿不在,回家去了。不过他家就在这厂子里,倒也方便。”

    “多谢了。”白朗说道,四下环视一周就见白杰凑上来,因道,“徐明宇不在吗?”

    “回家去了,不过一会儿也该回来了吧。”

    白朗嗯了一声,对王凤安道,“咱们先去王厂长那办手续吧。”

    周新春和关莺正在人群里,周新春碰了碰关莺,“那不是白朗?他好像刚刚在看你。”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