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农宅手札 > 第069章 昏倒

第069章 昏倒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白太太忙携了她的手,“你是个好姑娘,但是这事儿不是你一个没成家的孩子能凑合的。”

    虽然不喜欢关莺,但是白太太还是更不喜欢这些打着各种旗号,往老公和儿子身边凑得杂七杂八的狐狸精,没得勾坏了爷们。

    白依芙被她话里藏刀的说得满面通红,“我也是担心嫂子,既然没事儿,我就先回了。”

    白太太频频点头,“回吧,回吧!”

    白依芙双手扭了扭,一双眼睛盯了白朗半天,见他果然没有要和自己说话的意思,便一跺脚跑了。

    周新春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心中暗忖这些城里的大户家就是不一样,难怪关莺让自己过来呢。

    都这个份儿上了,情敌还要趁机搅和一局。

    周新春在医院里呆了将近一夜,天明的时候,里面才唤,“生了,生了……”

    白太太急忙上前,“是男孩还是女孩?”

    那护士看了她一眼,“是个小棉袄。”

    白太太伸出去的手顿时一顿,还是一旁的白局长伸手接了过来,见她小小的皱巴巴地忙问,“护士,这孩子怎么小。”

    “孕妇营养没跟上,心情也不好,孩子自然吸收就不好了。”说着又把孩子接了过去,“外面天气凉,我先把孩子抱进去了。”

    白朗也是想要个儿子的,但是生下个女儿,若说不失落是假的,但是刚刚看到那只小小的手,心里又是一阵痒痒的。

    周新春也看了一眼,孩子的模样还没有长开,倒是长手长脚的。

    将来肯定是个高挑儿个儿。

    她累得打了个哈欠。

    白太太忙说道,“天不早了,你也回吧。”忽然又看见外面一片漆黑,又道,“现在医院里的椅子上凑合下吧,等明天一早让白朗送你回去。”

    周新春点点头,抱着肩膀在医院里找个角落靠住了。

    这一睡竟然睡过了头儿,早上的时候还是白太太过来说,“关莺要见你。”

    周新春忙起身,起身的时候头有些昏昏沉沉的,几乎是步伐不稳地到了关莺的病房那。

    因为是顺产,她倒是还有些精神,只是也疲惫,一见周新春,她就想落泪,一只手抓住了周新春的手,竟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白局长是公公看了关莺一眼便避嫌出去了。

    白朗见周新春在,也到了门口。只有白太太还站着那里,指着桌上的一个饭盒道,“让家里保姆做的鸡汤,新春你一会儿喂关莺吃一点。”

    周新春点点头。

    白太太也乐得不用伺候月子。

    “新春,真好,我竟然还能够活着来见你。”关莺哭道,“那个老巫婆就是故意的,我说不要这个大夫,偏偏家里没有一个人听我的。”

    周新春握着她的手道,“总算是熬过去了,不是吗?”

    “是啊!”关莺破涕为笑,“我,我还没见孩子呢?她怎么样?是个女孩,婆婆一定不高兴了吧。”

    “没有全家人都喜欢呢。”周新春说道,关莺嘟着嘴道,“这是个女孩,我以后岂不是还得生。可生这一次就要了我半条命,我都快吓死了。也不知道那老巫婆是不是对我使了什么手段。”

    周新春也不太懂,但是见村里那些生孩子的没有一个不是死去活来地,便说道,“说不定是咱们误会人家了,咱老家那些在家里生孩子的,哪个不是喊得痛得不行?”

    关莺抿着唇,想了想,“也许是我小人之心了。但是在这样的家庭里,由不得我不多想,尤其这婆媳关系,更是微妙着呢。”她脸上笑得有些勉强,“等你结婚了,就懂了。这人有时候真得做不得主!”

    周新春勉强地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今天王厂长家的话来,问道,“关莺,你上次说要和我说徐明宇的事情,什么事情呀?”

    关莺见她突然问,有些躲闪。

    周新春死死地盯住她,心里却是七上八下。

    关莺无奈,只得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是听家里的人说,徐明宇在老家还有一个未婚妻呢?怎么他还没和那个人分吗?”

    “这……这算什么?”周新春本来头就有些发晕,听了这些话,人就从床边儿出溜下去了。

    吓得关莺急忙大喊,“白朗,护士,白朗……”

    白朗也急忙闯进来,那护士在门口道,“你们喊什么,吓着孩子。”隔壁就是育婴师,这些刚出生的孩子因着关莺这一声,哭得是此起彼伏,连带着周遭的家长们也骂了起来。

    白局长老两口也跟了过来。

    “快……快,新春晕过去了。”关莺说道,她的额间沁出了汗水,身上也黏糊了一片,暗怪自己多嘴,心中又害怕周新春真的有个三长两短。

    那护士也进来,几个人将周新春抬到了别的病房。

    关莺本就没有太大的精神,被这一闹,更加萎靡了。

    但是周新春昏了过去,她心绪不宁,也没办法踏实入睡。

    半晌白朗过来,问道,“到底怎么了,怎么好端端地晕过去了?”

    关莺不耐地道,“可能是昨天没休息好吧。”

    “还不怪你,好端端的生孩子,为什么非要叫个外人过来。”白朗揣着兜走来走去,“这要我怎么和明宇交代。”

    “这还不是都怪他?”关莺嘀咕道。

    白朗皱着眉看向她,“是不是你给周新春说了什么?”

    “怎么可能?好了,我困了。”关莺说着就蒙上了被子,只是这一动,下面疼得厉害,脸色惨白。

    白朗还待说两句,见她脸色这样难看也不好在说什么。

    又见桌上的吃得还没动,想着她疲劳了一夜,便强自微笑着坐在她身旁,哄道,“是我不该质疑你。乖,先吃点东西在睡。饿着肚子怎么行。”说着便将桌子上的鸡汤打开了,给关莺盛了一小碗,然后用汤匙喂她道,“啊——张嘴。”

    关莺好久没有被他这样好生相待过了,听了这话,顿时眼圈儿红红的,一滴泪啪嗒落下。

    “好端端的,怎么哭了?月子里不能哭。”说着他腾出一只手给关莺擦了擦眼泪。

    关莺抬起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你好久没对我这么好过了,我们一直都在吵架,我并不想和你吵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