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农宅手札 > 第084章 课堂

第084章 课堂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跟你娘说,不也得你先点了头吗?”周瑞家的说道,“你别害臊,婶子我也是过来人。嫁汉穿衣吃饭三件事儿,谁不经历呢。”

    周新红嗡嗡地发声,不知道说什么,只埋头在地里苦干。

    周瑞家一笑,“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

    “说定什么了?”正说着旁边突然插进一个声音来,就见周老娘和周老爹来了,周老娘手里还拎着一个竹篮子。

    那篮子里用铁丝把儿的搪瓷装着白开水,还有一个馒头一个窝头一盘子咸菜。

    “快去吃吧。”她说着递给周新红,周新红也饿了便接了去地头上一个树荫下去吃饭了。

    周瑞家地笑笑,“二嫂子来得正是时候,我那正好有门好亲事想要跟新红说一说。”

    她话音刚落,周老爹就蹙着眉看了过来。

    周老娘知道他又要发表那个长幼有序的理论,便拉了周瑞家的到一旁,问道,“是什么样子的人家?知根知底吗?”

    “准比你们家过得好,也肯定疼老婆。是我大姑姑家的堂弟。”周瑞家神秘兮兮地道,“这层关系,一说就成的呢。别人想嫁到他们家去还没这个机会呢。”

    周老娘有些心动。

    “要不,就先让他们见个面儿?”周瑞家的说道,“若是嫂子同意,我回去就去跟我那兄弟说。”

    周老娘犹豫了一下,想着反正只要不结婚到大姑娘前头,老头子还能说个啥,更何况她也怕女儿年纪太大找不到好的了,便忙答应了。

    周瑞家笑嘻嘻地道,“这事儿要是成了,我可算是你们的大媒人了呀!”

    “这没得跑。”周老娘心里也高兴,觉得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老小还小,如今还在北京打工,并不是特别的着急。

    见她吐了口儿,周瑞家还哼上了曲儿,指着从周家地里采摘的那些野草道,“二嫂子,我这也算是为你们出力了呀。就属你家的野菜长得好呢。”

    “那你要吃就多弄点儿呗。”周老娘说道。

    周瑞家的摆手,“我这也差不多了,下次想吃再来,不然的话一下子就吃没了。”

    “那我可不给你留着,这些东西长在地里可就和庄稼夺营养了。”周老娘笑着道,周瑞家干巴巴地道,“那是自然,说不定过一段日子又一茬子呢,这东西长得快。呸呸……我这个臭嘴。”

    她说着话儿,就往外走。

    远处也有人跟她打招呼,大家吵着嗓门互相问道,“下地啦?”“摘个野菜。”“小日子不错吗?还是周瑞疼你,啥活儿都先敢了。”

    周围一阵哄笑声。

    周老爹在地里对周老娘说,“她那性格能说什么好婆家,你也同意?”

    “怎么?有得说总比没人上门强吧。”周老娘的性格有些硬,反倒是衬得周老爹有些软,但实际上家里的大事儿都是周老爹做主,小事儿才是周老娘做主。

    便是家里的兄弟姐妹没有一个怕周老娘的,但是周新红和周新福这两个小的,却是怕他爹的。

    不过却也都是敬着周新春这个姐姐的,毕竟在家里就属她的地位高了。

    说来也是奇怪,据说周老爹找最准的算命先生算过一卦,说往后还要指望着大姑娘呢。

    更何况他本就喜欢,这喜欢上加喜欢,便让周新春的性格也越发的勇敢,有一股子上进的劲头,还崇向自由。

    周老娘虽然喜欢小闺女,但是周新红跟着她基本就是干活再干活。

    也许便是人的性格天生如此。

    总之这一个爹娘出来的,竟是两个样子。

    周新红吃完了饭,又顶着烈日干了一会儿活,脸也晒得烫烫的。

    “娘,我下午回学校去替那个老师。”周新红说道,“这会儿也不早,我就先走了。”

    周老娘点点头。

    “爹,我先上班去了。”

    “嗯。”周老爹头也不抬地哼了一声。

    周新红抿了抿唇,拿起竹篮子就往家里走了。

    说实话,她也希望他爹能跟她说个好话儿。

    在地里的时候,周遭都是老农民,倒是不显。周新红这一骑上车子,走在上班儿的路上,一张红彤彤的脸蛋,显得有些粗黑。

    竟不像是个当老师的,最起码还没有同屋子的那个五十多岁的王姓男老师白呢。

    王老师倒是多才多艺。

    周新红跟他比起来似乎差了许多,像是王老师那一代的很多老师都是城里下乡的青年子弟,他们在城里就已经接受了全面的教育。

    他们的出现倒是带出了一批优秀而多才艺的学生。

    周新德还赶上了跟下乡青年教师学习的机会,但是到了周新红的时候就是村里雇了几个识字的学生。

    这些学生里有好有坏,反正都是按照课本本本正正地教习了。

    至于那些才艺什么的反倒是被认为是没用的,因为考试不会考到。

    王老师的笛子吹得很好,学生们都很喜欢她。

    这让周新红十分羡慕他。

    据说他以前也是城里的,后来和村里的同龄人恋爱了,就留了下来。

    恋爱这个词儿,让周新红又高看了他一眼,觉得王老师似乎比他们这些年轻人还要时髦。

    毕竟她们这一两代这些从村里儿出来的孩子们,才敢真正的谈起这个词儿。

    周新红到现在还印象深刻地是上小学一年级起,桌子上就要画三八线,如果是男女同桌就更不能少了。

    倘若男同桌或者女同桌过线了,对方就会拿铅笔扎对方的胳膊。

    总之男女之间是很少说话的,仿佛多说一句话就会怀孕。

    “新红,我家里还有些农活没做完。上午我上得数学课,下午的时候你就把语文和思想品德给他们讲一讲吧。”

    周新红忙应了,毕竟王老师是她的前辈。

    不过因为她是新来的,还没有得到编制,工龄也没有王老师时间长,工资更是低了一半儿。

    都说这个编制是能够熬出来的,但是周新红却是懵懵懂懂,也不知道怎么去熬出来。

    家里面除了她大哥,更没有一个对这方面了解的人。

    这临到了说对象的时候,人家不细打听还好,若是打听细了就要受影响。

    周新红背好了课站在桌子前,对底下的学生道,“今天下午咱们上语文课,上次让大家写的作文,我给你批出来了。有几分不错的,我给大家读一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