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农宅手札 > 第128章 闲话

第128章 闲话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新春!这事儿是我做的不对,可那是我大哥呀。”徐明宇见她神色不对,不敢逼问她,“这个钱,我一定能够还上的。你就不要操心了。”

    “你怎么还?”

    “我是个男人,自有我自己的办法,你就不要瞎担心了。”

    “拆了东墙补西墙?还是犯法?”周新春觉得无比的失望,“咱们俩都是工薪阶层,收入也算不错。可这一年到头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两千块钱。徐明宇,我觉得这不是你个人的事情,这是全家的事情,最起码让你大哥大嫂知道!”

    她落地有声。

    徐明宇怔怔地看着她,好半晌才说道,“周新春,算我求你了。”他一双手抓着头发。

    周新春忽然一愣,心里又有些软,只是到底咽不下这口气,“那好,一过年咱们就搬出去住。你要是找不到房子,我就去找他们说个明白!”

    她实在是受够了这种婆媳居于一个屋檐下了。

    工作了一天不说,仿佛她只要在这个家里呆着就是毫无事情,就必须要不断的干活。

    她没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没有时间看书,没有时间休息一下。

    倘若她看到你的时候,你没有在干活,那似乎就代表你一直在偷懒。

    周新春说完死死地盯住了徐明宇,他们才一年就闹成了这样。

    但是他们的感情却是来之不易。

    周新春想给他和自己一个机会,想要试着像书上说得那样经营自己的一个小家。

    这或许是她作为女人的一点儿私心吧。

    “好。”徐明宇半晌才答应道,以前徐老爹不是没和他说过,他只是心里一直没有同意。

    这些日子,他也是发现了。周新春在家里的时候很放不开,甚至可以说有些不自在。

    夫妻俩算是暂时达成了协议,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了院子。

    刚刚吵了那一场,周新春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眼圈儿红红的。

    这一进来,老五就坐在桌边而啃一块烧红薯,“哟,原来四嫂是出去找四哥了呀。”

    周新春没有理会他,直接撩开门帘进屋了。

    徐明哲有些不高兴,却也没表现出来,嘻嘻哈哈地对徐明宇说道,“四哥,那二百块钱你不会那么小气吧。都给赵梅上医院花了,我哪里还有。再说了,您给三嫂打柜子,给三哥娶媳妇添钱,可比这多了呢。”

    徐明宇不想在弟弟面前丢脸,闷声哼了一声。

    周新春不想还有这事儿,更是气上加气。

    徐马氏也不知道,这会儿听了心里觉得老四吃亏,可又觉得老四能干,其他几个儿子没有出息,这能干的主动帮着不上进的,也是好事儿。所以也就闭了嘴。

    晚上吃饭,除了徐老爹倒是一家人吃得都不是滋味儿。

    周新春自己想来想去,刚刚已经和徐明宇因为钱吵过架了。

    再要是因为这个,恐怕伤了夫妻感情。

    可是到底别别扭扭的。

    不过她自己也心虚,毕竟她被那个人抱住摸过身子。

    还是公爹徐老头给自己出了这口闷气。

    不管怎么样,看在公公对自己一派大方,如自己亲闺女一般上,她心里总算是好受了一些。

    今年是徐家运势不好,说不定过两年就能好起来。大家团结一心,总会越来越越好的。

    徐明哲最近赋闲,便经常和村里的一些老少爷们搅和在一起抽个叶子牌、打个麻将什么的。

    吃饭的是突然说起闲话来,“县里最近征了一批兵,前头胡同里那个徐青,竟然被选上了。”

    周新春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徐明宇也蹙了蹙眉,老爷子和徐青打架的事儿,他也听说了。

    心里对这个徐青很不满,只是事情过去这么久了,他也不好说什么。

    “这是好事儿啊。”徐马氏倒是没有他们这么多想法,毕竟当兵这件事儿在村里说起来,还是很光荣的。

    当兵就代表着正义,代表着是国家的人了。

    走到哪里都要被高看几分,对于那些不好找工作的乡下小伙子,更是一条难得的出路。没有关系,想要征上除非特别优秀,就这,也难,竞争太激烈了。

    徐明宇倒是不怎么关心别人家的事儿。

    倒是徐明哲有些惋惜,“要不是爹和他们家打了一架,咱们也能跟着沾沾光。你们不知道,现在徐盛家在村里多牛呢。现在村里有什么承包项目的都要和他商量呢。”

    “什么承包?”

    “我也不太懂,据说跟着人家南边儿学。我又不种地,不太清楚呢。估计跟租地差不多吧?”

    “现在开始了吗?”徐明宇问道。

    徐明哲巴拉了一口饭,“只听了个信儿,咱们家里人除了大哥和三哥,都不在村里。村里有啥消息也不太知道。就说家家户户装电线安电灯这个事儿吧,听说已经开始了。村里好几家都已经用上了呢。就不知道年前能不能装到咱们家了。这村里也是,啥也看关系。关系好的,你就让你先装。浇地也让你插个儿。哼!”

    老五一顿吐槽,徐马氏看了他一眼,“少说两句吧,人家大队里怎么安排你就怎么干就是了。”

    徐明哲不满地三口两口把饭碗巴拉干净了。

    徐马氏吃饭慢,中间还去看了徐老爹吃得怎么样了。

    晚上夫妻两个躺在床上,各朝一边儿,徐明宇忽然叹了一口气道,“你说这变得多快啊,日新月异。你说咱们小时候,怎么会想起有电灯这个东西?”

    周新春靠里面挨着窗户,外面一轮明月正透过窗帘照进来,悠悠地叹了一声,“谁说不是呢?睡吧!”

    第二日的时候徐明宇就挨家挨户地找了那些借款的朋友,一顿好说歹说,又说给利钱。

    除却几个没办法的,倒是都答应了。

    徐明宇也隐隐地有些压力,不过他还是想要一个人扛起来。

    不想让任何操心。

    日子看着平淡,眨眼就滑过了,还算热闹的过了一个春节。平日里舍不得买的大鱼大肉,也努力换了票子弄了来。

    就连县城大街上的匣子里也到处飘的是《春天在哪里》《冬天里的一把火》。翻了年儿,大家都按部就班的为生存奔波忙碌。徐明宇倒是没有失言,在离着纺织厂一公里的地方租了一个小院子。

    不过徐老大的事情也被提上了议程。

    火车站,徐明宇提着一个黑色的皮包,满心焦急地望着大厅的门口处。

    陪同他的还有白朗,白朗这是特意告了假的。这会儿他低头看看腕表,“你们家明哲是怎么回事儿啊?这多快检票了!这到底是你们办事儿呢?还是我,一点儿时间观念都没有。”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