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农宅手札 > 第130章 审判

第130章 审判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徐明宇这次去首都,呆了大概四五天,回来的时候脸色倒是还好。

    似乎事情成了一半儿。

    为了感谢白朗,徐明宇还特意凑钱请了他一顿。

    等到了晚上,夫妻俩才正儿八经地一起躺在新房子的床,外面的门洞子里锁也锁好了,里屋的锁也锁好了,窗帘也拉上了。

    洗漱的干干净净,总之是从内到外一身轻松。

    徐明宇也高兴,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

    两个人到了后半夜又醒了一次,这一次,徐明宇拥住了周新春,吻住了她的耳朵,低声道,“媳妇儿,给我生个孩子吧。”

    周新春半推半就,却是难得的主动配合。

    这一晃就到了六月开庭的时候了,有了徐明宇前番的准备,徐正判了一年,但是赔款五十万却是躲也躲不过了。

    这下不止徐正蒙了,就连徐明宇也呆住了。

    老五更是心虚,老板进了号子,还欠下这么多款项。

    工人的活儿自然是干不下去了。这上门要工钱的,来找徐明宇要账的就是一大堆。

    徐大嫂也是个混不吝的,见了这种状况就要赖账。

    老三两口子也不干了,开始跟徐大嫂吵架。

    家里鸡飞狗跳,好在是老五也成了亲了。

    家丑就家丑吧,徐马氏也是整日以泪洗面。

    “五十万啊,就是打死我们当家的,我们都没有这么多钱啊!”徐大嫂哭着对那政府的官员说,“干脆让这个杀千刀的坐死在牢里算了。我的娘啊。”

    她唱作俱佳,那些办事儿人员也是极为头疼。

    周新春在县城里不怎么回家,也是听到了一些风声。

    徐明宇更是回家看了两次。

    老五和老二更是龟缩起来了,不敢回家。

    徐大嫂也不知道从哪儿得了消息说是老五在城里买了房子了,硬是找上门,指着老太太的鼻子骂老太太偏心。

    “县城里的一套房子多少钱呀,他说买就买上了。还买了那么好的小区。我看这个窟窿就是他闯下的。我们当家的又不跑外,怎么就和那些人打上交道了?”徐大嫂跪在老宅的大门口哭哭啼啼,“你们就是偏心啊。他这去坐牢了,谁养孩子,孩子就算是大了,说亲都困难。”

    旁边看热闹的村民不少,也有人觉得徐正冤枉的。

    “就是啊,这徐正为人本分。不是这样的人。”

    “听说他们老五挣了不少钱,以前还经常去歌舞厅呢。”

    “可不是在县城里都买了房子。真是坑了老大一家子呀。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家的沙发厂不是兄弟几个一起开的吗?怎么就只有徐老大背锅呀?”

    “哎哎,这老大可真是不好当。”

    徐大嫂虽然哭,耳朵却关注着村里人的七嘴八舌。

    听到有人说沙发厂是兄弟几个一起开的,就该一起承担,她眼睛猛地一亮,嚎得更厉害了。

    徐马氏在家里干着急,外面围了一圈儿的人。

    老头子还是在老神常在。

    没办法,她只能忍着异样的眼光出去劝那徐大嫂。

    老三家听了有人说是沙发厂是全家的,就得全家一起出这笔罚款,心里也是骂娘。

    看了一会儿热闹就往一边儿躲了去。

    完了还将老三拉过去,“你可一定不要犯傻啊。五十万,那是说着玩吗?那可是个填不完的坑啊。”

    老三也被这个数字吓到了,忙不迭的点头。

    “娘啊,你说句公道话。这沙发厂是我们家徐正一个人的?还是咱们全家合伙的?”

    徐马氏有些为难,不知道怎么说。她三个儿子都在那干活,可要另外两个儿媳妇跟她闹起来怎么办。尤其赵梅还是新娶得,眼见着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

    “娘,你可不能偏心?既然这是合伙的生意。凭什么欠了钱,就只是我们家老大来出?”

    徐马氏是个讲理的人,不得不说这个向来不讲理的媳妇儿,这会儿说得有几分道理。

    但是徐马氏怎么回答,她若是回家了其他家岂不是也要拖累死。

    这样他们老徐家是一辈子都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这是造得什么孽啊,她一边儿想一边儿也哭了起来。

    婆媳两个在大门口抱头痛哭。

    王春花儿戳了戳老三的胳膊说道,“咱大嫂也够心黑的,非逼着老婆子说是咱们公中里的欠的钱。这是要把咱们都拖下水啊。”

    老三是直脑子,他不会想这个钱是为什么欠下去的。

    只觉得他大嫂是要害他们。

    两口子也是满心的不满。

    那些看热闹的人见这样,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有年龄大的开始哄人,有那上年纪的有了媳妇儿的也跟着掉了几滴眼泪。

    这老徐家算是完了。

    徐明宇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他娘和他大嫂抱头痛哭的场面,直觉得胸中一股哀怨和豪气冲天而起。

    他是个男子汉,家里出了事儿,他理应帮这个忙。

    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过是纺织厂的一个小干部,一个月也就那点儿钱。

    一年下来千数块,哪里能够还得上这样一个大窟窿。

    “先去院子里吧,总会有办法的。”徐明宇站在大门口去劝他娘和他大嫂。

    谁料徐大嫂觉得他是个奸诈的,见他在一旁说话儿,便说道,“明宇啊,你当初为什么退出啊?是不是看到厂子有问题了?有问题你怎么也不和你大哥他们说一声呀?你这是安得什么心呀?”

    “是啊,老四。这厂子会出事儿,你咋不早和咱们说啊。”王春花抱着孩子从一旁出来。

    老三跟在她后面,活像是一只哈巴狗。

    王春花儿将家里的钱掐的死死的,只进不出,老三到现在了,身上穿得还是几年前的破衣服,脏得都发亮了。

    徐明宇皱了皱眉,这话说得。

    “明宇又不会未卜先知。”徐马氏不忍儿子受夹缝气,忙帮着解脱。

    王春花闻言撇撇嘴,“生意做得那么好,那他为啥好端端地退出?”说完还冲着徐明宇翻了一个白眼球儿。

    徐大嫂终于听到个有人替她说话,也哭着问,“是啊,明宇,这是为啥?谁还嫌钱多呀?”

    两个正逼问着,就听屋里徐老爹咳嗽了一声,“明宇,你进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