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农宅手札 > 第159章 委屈

第159章 委屈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周新春抱起徐梦,正气得不行,听见王春花这诛心的话也气得不行,“三嫂指桑骂槐是什么意思?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徐俊了?你们欺负了梦梦,我没找你们算账呢,你倒是还上纲上线了。”

    王春花气呼呼地抱起徐俊,满是火气地道,“你没欺负他,他怎么哭了。再说你也是个大人呢,至于跟个孩子一般见识。”

    “梦梦才多大,他多大了。三嫂要护犊子也要讲点道理。大的在别人家翻箱倒柜,小的就抓人家女娃娃的脸。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周新红看着徐梦脸上抓了好几道红印子,心疼的不行。徐梦才几个月大,徐俊又多大了。

    被徐俊欺负,徐梦只有躺着挨的份儿。况且她只是扯开了徐俊的手,并没有打他。

    周新春满心的后悔,刚要是一回来就抱着梦梦就好了。

    王春花觉得受了屈辱,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姓周的你有什么好能耐的?我给老徐家生的是个儿子,你那是个丫头片子。欺负了就欺负了,谁让她不会投胎了,非要投胎成个女的。”

    “你说什么?”周新春生气道,“你,你……”

    若不是抱着梦梦,周新春恨不得上前去打她。

    脚下却还是用力地将一个小杌凳子踢到了王春花的脚下,王春花更是觉得受委屈了。

    王春花看了看那个凳子坡口大骂起来,“你他娘的的姓周的,我#@¥&……#。”一堆不堪入耳的脏话,不带重复的骂了出来。

    外面的工人的也都不干活了,都往屋子张望。

    周新春被她气得不行,若是像是王春花那样骂回去解气。

    可她是个文化人,哪里能说出那样子的脏话。

    更何况她也没脸那么骂,这股子气就顶在了她的肺上。

    王春花见得了上风越发的得意了,竟如唱歌一般的笑着骂了起来,专门捡着周新春心窝子的地方捅。

    “我告诉你姓周的,你觉得自己在那个破纺织厂上个班儿听能耐的是吧?哈哈,你们家现在赚了几个臭钱了是吧?我告你徐明宇本该娶得是我。不过他娶了你也所谓。你也是个没出息没地位的。要不然分家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去了,他偏偏不让你去。”

    王春花骂得带劲儿,外面的人都听直了眼睛,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一出风流戏儿。

    “你这是要气死我呀。”徐马氏急得不行,可惜两个儿媳妇都抱着孩子,她一把年纪了,又不能做什么,就想要把王春花给推出去。

    王春花被她这个一激,“好呀,你个老妖婆也向着她了。你当我不知道呀,不就是因为老四帮你们还那五十万的欠款,你就这样厚此薄彼,有你这么偏心的娘吗?可怜我那老三呀?”

    周新春先是听着说徐明宇本来该娶她就已经挨了一个闷雷了。

    只是她还不信,徐明宇是什么样的脾气、人物,怎么会看得上王春花儿。

    谁料又听着她喊什么老四帮你们还了五十万。

    他们家里哪里来的五十万,为什么分家的事儿,她不知道。

    周新春如一个晴天霹雳,没有想到她兢兢业业为了这个家,偏偏人家竟然还防备着她。

    “哪里来得五十万?”周新春声音都有些不利索。

    “嘿嘿,看来你是不知道。就是老大那边儿的罚款呀,徐明宇要了这个沙发厂和那五十万的欠款。”王春花有些得意,一副吵架胜利的样子。

    五十万,五十万呀。

    周新春一口气没有上来,抱着徐梦就往后倒了去。

    好在她是当母亲的,往下倒的那一刻将徐梦死死的抱在了正上方。

    速度这样快,她的后脑咣当一下磕碰到了地上。

    “新春!”徐马氏也吓坏了,双腿发软,哪里还有力气去扶周新春。

    徐梦哇哇大哭,外面看热闹的人也顾不得身份走了进来。

    有几个搀扶起徐马氏的,还有人赶紧将徐梦抱起来的,更有两个小伙子将周新春搀扶到了屋里的床上。

    缓了好半晌,徐马氏才恢复了一点神智,指着王春花道,“快,快把她给我老婆子赶出去!”

    这是要命呀这是。

    王春花只顾着吵架痛快了,没有想到变成了这样子。

    徐俊儿也不哭了,趴在他娘的怀里一个劲儿的往外看。

    见着满屋子的工人看着她,婆婆又说她,还有别人的想要发言。

    王春花心里有些怯意,又见真得有几个工人凑了过来,便壮着胆子喊了一句,“你们过来干什么?你们算什么东西也敢掺和我们徐家的事儿。”成功地将那几个小伙子喝住了,她又仰着脸冷声道,“要走老娘自己自己走,不用你们送!”

    说完抱着徐俊就出了周新春家里。

    这出了家门,王春花生怕周新春有个三长两短,又害怕徐明宇会找自己算账,心里越想越害怕,又担心周新春会不会死了。

    这下也不敢回家了,抱着徐俊便往老三干活的地方跑。

    她不知道具体的位置,跑了许多冤枉路按此找到徐忠。

    徐忠见她找来吃了一惊,“这是怎么了?”要知道王春花儿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王春花三步两步地到了他跟前,将徐俊放在地上一阵后怕地扑到徐忠怀里哇哇大哭。

    其他的工人都好奇看她们夫妻两个。

    被王春花这么依赖着,徐忠有点说不出的心软和难为情。

    可王春花哭起来没完,徐忠又担心她是不是受了什么欺负,一只手抚着她的后背,一边儿询问她,“这是怎么了?”

    就连徐忠老板家的也出来了,一边儿逗徐俊儿一边儿问道,“大妹子这是咋的了?谁欺负你了?你说出来,我们这儿这么多人呢,一定能够给你讨个公道。”

    别人越是劝说王春花越是觉得满肚子的委屈,越是止不住。

    过了好半晌才抽抽搭搭地对徐忠说,“好多人,他们,那么多人,欺,欺负我。”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哪里是一下子停下来的说出的话也都是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往外冒。

    她现在是又急又羞又怕。

    那老板娘见这个样子,也并不是真得想要听人家家务事儿,便说道,“大妹子,你别着急,慢慢和你男人说。我帮你带着孩子,来宝贝儿,阿姨带你到后面边儿玩,好不好?”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