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 第15章 宫里的幺蛾子

第15章 宫里的幺蛾子

作者:雪中回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次日,雅利奇伺候走了四阿哥,就又跌回了榻上。

    不过今儿可睡不了多久了,因为这一天是初一……七月里了。

    她要去给福晋请安。

    至于四阿哥么,他回了前院带人进宫的时候才想起昨儿那件事。

    确实不算大事。他本想赏乌苏里氏几个菜的,不过想想不妥。

    赏菜是很不一般的赏赐了,比赏赐些个金银首饰还要不同些。

    小格格吧,哪都好,可就是太会装了。总是想叫他注意她。府里这么些人,他怎么可能总是注意她一个呢?(四爷,希望您记住您说过的话。)

    可小格格那嘴馋的样子,就算是装的,也挺可爱的。

    于是,四阿哥想了一会就对苏培盛道:“昨儿那鱼不错。”

    苏培盛啊了一下,就忙顺着夸了几句那是许太监的手艺,想必是又精进了云云。

    四阿哥觉得苏培盛懂了,也就不说这个了。

    进了宫,就见三阿哥打着哈欠也是刚来。

    见他来了,就招手:“老四。”

    “三哥没睡好?”四阿哥过去请安之后问。

    “昨儿喝了几杯。你听说了没,那位……又闹幺蛾子了。”三阿哥小声道。

    四阿哥皱眉:“三哥,你还是别这么说了,叫人听见不好。”

    三哥说的那一位,就是毓庆宫那一位,他们的二哥,太子爷。

    “是是是,你你三哥这个嘴。”三阿哥打了一下自己的嘴,不过依旧止不住话。

    他这个性子,就是爱说,你也不必问,只需没有过分强硬堵着他的话,他总是要要说下去的。

    四阿哥嘴上是说的好,可是内心里对毓庆宫也是好奇的不行。

    这些个皇子们,对毓庆宫以及大阿哥府上的事都是好奇的不行。

    “前几日不是闹了一出么,说是要信佛。”三阿哥小声道。

    前几日,太子爷和万岁爷那一出他们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只知道一顿午膳,太子爷是流着泪从乾清宫里出来的。

    万岁爷一下午也是脸色难看的紧。

    这些事,没人敢打听,就算是有人打听了也不敢说。三阿哥知道,还是他额娘的消息。

    “这是要怎么着啊……”三阿哥小声:“顺治爷那会子……”

    “三哥!”四阿哥忙出声:“别说了。”

    三阿哥顿住嘴,也有点变色,确实是不能说了。

    两个人到了乾清宫外,就见大阿哥已经在了,来的早的还有五阿哥七阿哥,以及住在阿哥所里的小阿哥们。

    众人互相见礼之后,就听里头传话,不见了,各自忙活去吧。

    大阿哥如今已经在兵部任职了,往下走,太子都没个差事。

    于是,大阿哥虽然如今只是个贝勒,可是也着实叫一众兄弟羡慕嫉妒。

    三阿哥四阿哥等人,进宫就是读书。

    三阿哥四阿哥五阿哥三个是一起出宫住的,再往下,七阿哥八阿哥就错开了几岁。

    其实他们三个很是尴尬,四阿哥都十八了,还每天进宫读书也是很累。

    可皇阿玛没说,他们谁也不敢自己提出不需要进宫读书了。

    要说办差,太子爷还没办差,他们怎么能办?

    四阿哥往读书的地方走,心里就琢磨着难怪太子爷憋屈的念佛去了呢。

    二十来岁了,大婚的本身就迟,如今还不能办差,自然是无趣的很。

    他自己也琢磨,要是真的读书到了二十几岁……

    哎。

    他是皇子,满心的抱负,可真不甘心蹉跎大好年华呀。

    康熙爷这头,用过早膳之后,起身活动。

    今日不上朝,他手里拿着一本书问道:“阿哥们都读书去了?”

    梁九功忙上前一步:“回万岁爷,都去了。”

    “太子也去了?”康熙爷又问。

    “这……太子爷想来是昨儿睡得迟了,今儿……歇了。”梁九功弯腰,小心翼翼的看康熙爷的面色,见面色不好看,忙道:“奴才去传个话?”

    “不用。”康熙爷皱眉:“自个儿不想上进,你催着有用?”

    说着,康熙爷将书丢在桌上:“他额娘去的早,朕捧着宠着他,倒是把他惯坏了。”

    听着这话,乾清宫里谁还敢站着?梁九功带头,全都跪下来了。

    心里也是感叹,太子爷这也是真能折腾啊。

    好好的,读什么佛经?是,大家都该读一读,静心么。谁还没学过写过几篇佛语?

    可不分早晚的拜,就过了。

    怎么说也是一国太子,又不是个一般人。

    康熙爷想的却不是这个。

    他怎么可能信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是想出家?保成……是怨他呢。

    怨他给他大婚太迟,也不许他当差。

    大阿哥都当差三年了,他还是个读书的太子。

    康熙爷想,其实他是不同着急的,这大清的江山迟早还不是要交到他手里去?

    哎……

    “你去,跟太子说,过了中秋,也该学着理政了。”太子不可能去六部或者别处任职。

    他就只能跟着康熙爷学,或者是帮康熙爷处理政事。

    再或者,去南书房,处理些事情。看看臣子们交上来的折子,发表自己的看法,在盖上一个太子印。

    梁九功面上丝毫不显,心里却是松口气,这是好事。太子爷听了定然是高兴的。

    太子爷和万岁爷和睦,大清才好啊。

    往小了说,宫里才安定不是?

    “奴才这就去,太子爷听了,定然是高兴的。”梁九功赔笑。

    康熙爷摆手,没有什么表情。

    梁九功也不敢再笑,忙出去了。

    毓庆宫里,太子爷听了梁九功的话,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高兴。他皱着眉头,满目愁绪:“皇阿玛就是不懂儿臣的心。”

    “梁谙达你也是个痴人。”说着,就摆手进屋了,也没说是答应不答应。

    反正不答应也不能不去,那是圣上口谕。

    只是进了屋里,他坐在桌前,紧皱的眉头也没松开。

    真是没意思。直到摊开一本经书读起来,眉头才渐渐松展开来。

    另一头,四阿哥等人读了一上午的书,实在是又饿又渴。

    终于能散了,三个已经建府,但是宫里还有额娘的赶紧去找额娘回血了。

    其余小阿哥们,跟哥哥们告别后,就急吼吼的回了阿哥所。

    实在是饿的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