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 第240章 安排

第240章 安排

作者:雪中回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后雅利奇吃了一个川贝炖雪梨,起身:“那我先回去了。”

    于是就施施然走了。

    春花几个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位主子从头到尾没问一句主子爷!

    得宠就是有底气啊!

    雅利奇一路回去,韩先生也就到了,她一直咳嗽,自己也知道自己是着凉了。

    准保是昨儿胡闹的。

    于是也没去看孩子,只问过孩子都好就是了。

    韩先生来,请安之后给她请脉。

    “倒是没有别的事,就是着凉咳嗽,过几日就好了,只需要注意些保暖,但是也不能太热了,如今屋里这样就好。”韩先生起身:“侧福晋没有别的问题了。”

    “那就好,多谢韩先生了。”雅利奇笑着叫人打赏。

    虽然这是四爷叫的人,前院里肯定也有赏赐,但是她的是她的,前院是前院的,也不矛盾。

    韩先生进来的次数多了,叫苏培盛和李禄提醒过几次之后就知道不能多话了。

    所以看过了雅利奇就出府去了。

    果然前院里领了赏赐,也算满载而归了。

    雅利奇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就是咳嗽。

    她坐在外间软榻上看书,不多时就见南山在外头跪下了。

    雅利奇惊讶:“出什么事了?”

    隔着门,南山呐呐:“主子,咱们的黄鹂鸟飞走了一只。”

    黄鹂是之前还没生孩子的时候四爷给的一对。

    都是极美的黄色毛发。好像不是很爱叫,雅利奇就叫挂在稍微远点的廊下。

    “飞了?还一只?”雅利奇兴趣起来:“你先起来,说说怎么飞了?”

    雅利奇记忆里,前世的时候有个好友,家里有很多田地,大约是地主?

    反正就很多地。然后她大伯给抓住了一只猫头鹰。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处理,就用那种筛子,铁筛子先盖着,想着天亮之后再说。

    不料一夜之间,那猫头鹰竟将铁筛子的铁丝咬断了七八根,直接破开一个大洞飞走了。

    雅利奇听说之后震惊的不要不要的。

    后来还听说那姐妹儿说家里收土豆的时候抓住的壁虎,也不知怎么了,一只自己咬着尾巴装死,一只直接装死。

    被她放在窗台上,咬尾巴的就那么放着,没咬着的就用一个大锁头压住尾巴。

    然后第二天一早,就见窗台上寂寞的留下了一个大锁以及压住的一条尾巴。

    壁虎断尾求生是真的!雅利奇震惊了好久。

    咳咳,跑题了,说回黄鹂鸟。

    “回主子的话,奴才该死,奴才给笼子换水,没注意那一只脚上的镣铐是开了的,就飞了……”

    “啊?还带镣铐?”雅利奇不忍道。

    她始终没仔细看,所以不知道。

    “是。”南山道。

    “好吧,你没有黄鹂鸟聪明也就罢了。飞了就飞了吧。这事要是主子爷罚你,你就挨罚,不罚就当不知道。以后尽心就是了。”雅利奇摆手,她自己不是很在意。一个奴才再厉害,还能追上带翅膀的鸟么?

    雅利奇走到那鸟笼子边,看着剩下的一只鸟:“你寂寞了吧,回头给你再要一只回来。”

    说着就跟北山摆手:“你去找李禄,就说我这里的鸟儿飞了一只,再要一只回来吧。就说是不小心飞了,别的都不必说。”

    北山哎了一下,心道南山好运气啊。

    然后就去了。

    南山又跪下:“多谢主子保奴才!”

    “好了,罚你……罚你十个手板,一会北山回来叫他打。”雅利奇本想说罚月例吧,不然罚跪这天气跪一会膝盖受不住。

    差点说出来,再一想奴才们的月例本就不多,罚了就艰难了。

    索性打手心吧,也打不坏,打完都不耽误事。

    主要是她要是完全不罚也不好服众。

    虽然只是飞了一只鸟的事,但是这事也难免叫其他奴才们不服气。

    何况,万一四爷要罚呢?那就是打屁股板子了。

    南山也知道主子这是轻拿轻放,心里更是感动了。

    说白了,都是做奴才的,没少见因为针头线脑就被主子打的。

    打死的也不是没有。

    他跟着好主子,又得宠,还好伺候。

    不过因此也不会觉得就好糊弄了,越是这样的主子越是不能糊弄。你好好的伺候,她就会护着你。

    你要是开始糊弄了,那她狠心下来,你就没个活路了。

    不到午时呢,鸟就送来了。

    一样漂亮的黄色小鸟,看着比原来的小一点。

    雅利奇叫人不必给镣铐了,可怜见的,直接换了个大号笼子,将两只关一起了。

    雅利奇见那两只互相歪头看,然后脑补出个相亲的场面来,自己噗嗤一下笑了。

    然后北山就打南山手板子去了。

    就在廊下,雅利奇自己还披着斗篷就在鸟笼子那看着呢。

    北山也不傻,知道南山是被主子护着的,他们平时虽然会有摩擦之类的,但也只是竞争,又不是有仇,自然不会下狠手。

    十个板子下来,南山手心红了,但是也真不碍事。

    他又磕头谢过雅利奇,就去忙活了。

    雅利奇看了一会鸟,就回屋了。

    本就咳嗽,可别吸冷气了。

    下午四爷一回府就给雅利奇这里赐下了一大罐子的川贝雪梨膏。

    知道雅利奇咳嗽不严重,四爷也放心多了。

    今日就知道出巡的时间是二月初十。

    四爷主动去了正院与福晋商议。

    福晋之前定好叫四爷带尹格格和耿格格,四爷倒也没意见就点了头。

    至于要带的别的,四爷直接叫萨嬷嬷去安顿了。

    福晋这样,也着实没什么力气起身管理。

    四爷怕她不安心,便道:“爷走后,你只管闭门好生养病。府里的事多叫嬷嬷们管着。李氏和乌苏里氏也会帮衬着你。爷等着你好了,就不必费心了。大阿哥就暂时还在你这里养着,既然爷这一走要这么久,就等回来在叫他前院住去。”

    “臣妾多谢爷,爷这样说,臣妾就安心了。”福晋笑着。

    她很怕四爷不在也叫大阿哥住前院去,那可就不好了。

    四爷拍拍她的手,终究是不想留宿,福晋也依旧不能伺候。

    四爷本意是自己不在叫大阿哥住前院怕孩子孤单,本来是好意。

    可这个好意,叫四爷后悔不已!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说。(大阿哥不会死。)